《流氓高手II 全集》TXT全集
流氓高手II 全集
书籍作者:无罪
书籍类别:都市小说
书籍格式:TXT
授权方式:免费下载
书籍大小:解压后(3.84 MB)
书籍字数:1123094 字
更新时间:2016-12-27 16:57:54
上传用户:敏兴发
书籍来源:未知
已被围观:4424
快捷下载: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内容简介

    《流氓高手II》全集.rar 《流氓高手II》TXT下载 中大的BBS上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传说,据说当年的猥琐宗师方少云在离开中大时,曾经在中大的某一个角落留下了一本淫荡秘笈。而得到这本秘笈的人,非但能够成为高手高手高高手,而且还能收获一段完美的爱情。
    ***
    本书校园为主,且是完全独立的故事,有飞扬的青春,有让你难忘的女孩儿,所以在大学混过的一定要看,而还没去混过的,更是不可不看。本书将于2009年11月底左右更新完毕。保证给大家一个完美的结局。
    目前已完本的书有《SC之彼岸花》《流氓高手》《神仙职员》《国产零零发》,《扬眉》已经是我第五个完本。 从2月首发到结束,《扬眉》一共陪伴我和大家走过了五个月的风雨历程。 这五个月,可以说真是风风雨雨。 从结婚到到现在,扬眉这一路走得很是坎坷。其实最初创作扬眉的时候,我是想写一个类似于古龙的七种武器的故事。 也就是说,每一卷都有一个独立的故事,一个很有个性的人物。 比如第一卷是丁立复仇的故事。而第二卷,可能会写萧青的故事,第三卷或许是高枫,或许是方羽。 七个不同的人物,然后窜成一条完整的主线。 这七个人每个人的身上,都会发生些动人的故事,而背后的主线,就像是七种武器背后的组织,青龙会。 很多看过七种武器的人就都知道。七种武器每个故事,都是讲一个人物如何破掉青龙会阴谋的。 而我构思中的主线,背后的阴谋就是操纵比赛的幕后黑手,操作比赛胜负,赌博赢利的组织。第一卷的肖平,只不过是组织中的一颗棋子一样的人物。也就是说,相当于七种武器中青龙会的一个堂主。 构思中,七卷的人物,不论是丁立、萧青还是高枫,都会机缘巧合的破掉这个组织的一个阴谋。 而七个人的机缘巧合凑在一起,最终就会导致这个组织的灭亡。 这个构思一开始就很庞大,只可惜我采用古龙笔法过重,基本上都带上了他的烙印。而对于网络文学来说,天天出两章,这样写下去,可以说很多人都会失去耐心。 所以扬眉一上架,人气就迅速的低迷。人气一低迷,再加上我当时比较繁忙,创作热情就大为降低。无奈之下,我只有重新改回自己的风格。所以才有了柳逐浪为主的故事。 所以可以说,第二卷开始可以成为独立的故事,成为流氓高手的一个外传。 而因为流氓高手II的关系,扬眉的写法大受限制,很多精彩的段子无法全部写出,所以扬眉的确不能说得上是经典。所幸的是,扬眉很完美。 给了所有人一个完美的结局。 而这点,或许是以前我的构思不具备的。 好的人有好的结局,看上去会很感动和轻松。 所以我自认为,扬眉要比国产零零发和神仙职员要来得好一些。 而创作这本书让我最高兴的一点,是很多原先的朋友回来了。使得我在只有两万多收藏的情况下,有一段时间还能一直坚挺于周推荐榜。 写书是乐趣,而认识这么多真实的朋友,那就是幸运了。 还是一句老话,无以为报,只有低调做人,努力更新。 接下来说这本流氓高手II。 流氓高手II是我构思了很久的一本书。 这本书将会是一个全新的故事,而之所以叫流氓高手II,那是因为这本书的笔法,将和流氓高手差不多。 很多人或许通过扬眉的结尾和简介,已经猜出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不过,老无书写的故事,又有多少人能够猜得到下一步的发展? 可以保证的是,这个故事,将会让你感到有血有肉,将不是彻底的YY。在平凡之中,带点淫荡和感动。 淡淡的,将会是这样的氛围。 看到的,请先收藏上架吧,明天开始,流氓II将会陪伴你走过下一段的时光。
    同人(书友创作),凑字数~
    不管多少年后,lulu都不会忘记牵着kay嫩嫩的小手,走在中大校园里的日子。就像人们总是无法忘记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一样。即使今天,lulu也不时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磨着kay陪她到中大去散步。 方多云好不容易摆脱两个妈妈的视线,心中埋怨他那个超级无敌大笨蛋爸爸,别人找一个妈妈就已经够头痛的了,怎么他却偏偏找了两个。 趴在路边的长椅上,小小的喘了口气,眼睛忽然直勾勾的望着对面的柳树下。 “很好,很强大。”看着对面正若无其事对啃的两人,方多云对自己那个妩媚的妈妈更为信服,果然,这时代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代浪。自己那个笨蛋爸爸和两个飘亮的妈妈在他面前也不敢打这么大的波,没想到前面那两个哥哥姐姐干这事的时间这么长。 “你在看什么?”一直小手挡住了他的视线,脆脆的声音好像风铃一样好听。 方多云转过头才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同样大的小女孩,个子比他高了一点。“我在看人打波啊。你也想看吗?你看你的,别挡着我。”伸手想打开她的手。 小女孩的脸顿时通红,小嘴嘟了起来,生气道,“我不看,嗯,你不能看,那个少儿不宜。不许你看。”说着拉着他就跑。小女孩的力气比方多云大的多,无奈的被拉着跑开。 等小女孩喘着气停下时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怎么回去了。小女孩这时也停下来。对他开始了学前教育“你以后不可以看那些,那些是不好的东西。很没羞的。”边说边拿自己的小手在自己脸划。 方多云很奇怪,“为什么不可以看?我爸爸和两个妈妈经常打波,难道他们在做坏事吗?”这个问题明显超出小女孩的知识范围,眼中有些疑惑,不过很坚定的说:“嗯,没错,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看。这样是不好的。” 不过念头一转,这个问题就抛到脑后去了,注意力转到另外一处:“你也有两个妈妈吗?我也有两个妈妈。” 方多云使劲点点头:“我靠,不会吧。Oh,yeah,幼儿园里的那些家伙都只有一个妈妈,总是笑话我,原来不只我有两个妈妈。” 两人顿时倍感亲切,小女孩突然叫道:“坏了,妈妈让我那里等她,现在这是在哪里?”这时才想起来找自己的家长,不过左看看,右看看才发现自己刚才光顾着跑了,现在都不知跑到哪里来了。 女孩子焦急的向原路寻找,方多云傻傻的跟在他后面。记得大妈妈经常跟他说:“男孩子一定要学会英雄救美。这可是你未来成家立业不可或缺的技能。你的小妈妈就是被你爸爸用这招骗来的。” 至于什么是英雄救美他不知道,大概就是一定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女孩吧。 走了好一会儿,在这里转来转去,女孩子也没找到原来的地方。顿时急得眼泪在两只亮晶晶的大眼睛里打转。不过努力不让它流出来。 方多云见对方要哭的样子,劝道:“不要哭,没事的。你妈妈一定能找到你的。” 女孩有点倔强,虽然眼里还含着眼泪,小嘴却嘟了起来道:“谁哭了,我才不哭呢。我根本不怕,妈妈一定会找到我的。我只是怕你迷路而已。” 方多云摇摇头,道:“我才不怕迷路呢。我老妈很牛气的,在中大可是传说中的大姐头,跺跺脚中大都会抖三抖。我就算是跑到岳麓山某个山洞里当野人,老妈也能把我揪出来。” 女孩顿时被逗笑了,虽然眼睛中的水分没有一点消失,不过已经被逗得“咯咯”的笑出声。边笑边用白白的小手擦了擦眼睛,把眼泪弄没。 方多云在身上找了半头也没找的面巾纸,无奈的递过自己的手绢,女孩接过手绢,有点小感动。不过后面的话让她差点把手绢丢到方多云的头上。 方多云有点不好意思道:“手绢你就先凑合用吧。嘿嘿,昨天我用来擦鼻子忘洗了,可能有点脏。”看对方逐渐变了的脸色,他赶紧补救,道:“不过我只用了正面,反面没用。” “哼”小女孩明显生气了,她转身就走,一副我再也不理你了的表情。 方多云忙把她拉住,摸摸脑袋,不好意思道:“你别生气,我不是诚心的。” 小女孩扭过头,一副你说什么我也不理你的样子。方多云可没有哄女孩的经验。他的小妹妹还太小,在家连抱一下父母都不让。 嗯,怎么办,老爸平时怎么哄老妈的?脑筋开动,好像小妈妈很好哄,只要那个笨蛋爸爸一副讨好的表情再加上几句好话就给骗得不生气了。至于自己的老妈得使n种特殊的手段才行。有时候他觉得家里人很好玩,老爸在外面总欺负人,可回来就得被老妈欺负,老妈看起来很神气,不过只要小妈妈一生气,老妈马上就老实了。小妈妈应该是家里智商最高的,家很多主意都是她来决定。可是经常被那个笨蛋爸爸哄的一愣一愣的,在老爸怀里就像个温柔的小绵羊。用老妈的话就是,清水点臭豆腐,啥人降啥物。 摸了摸脑袋,倒是想出来一个主意,一脸讨好的道:“我带你去打飞机,你别生气了。” 小女孩不明白什么是打飞机,以为是一个很普通的游戏。觉得因为这么一个小游戏就原谅他不是很甘心。所以还是不理他。 方多云继续努力道:“打飞机很好玩的,我爸爸都在玩,妈妈时常也看着他打。有时还替他打呢。” 小女孩心中有些动摇,道:“真的很好玩?” 方多云肯定的点点头,道:“当然了,我还能骗你吗,走我带你去玩。”说着牵着她的小手就往校外走去。 两人都不大,而且长得水灵可爱。牵着手走在一起是很吸引人眼球的。路上的人都回头看向他们。小女孩让人看的有点含羞,脸颊微红,可行止间还是很自然,面带微笑,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体现出良好的家教。 至于方多云,这小子纯粹就是玩世不恭,一副看啥看,没见过这么小的帅哥泡妞吗。对看过来的目光都加以无视。 两人边走边聊,方多云道:“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小女孩好奇道:“什么笑话?” 方多云笑嘻嘻道:“很好玩的,就是说从前有两个小孩子。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小女孩总是向小男孩炫耀自己的新玩具.小男孩没办法,只好脱掉裤子说露出自己的小JJ,说这个你永远没有!女孩也脱掉裤子说,我妈说只要有这个,你那玩意儿要多少有多少!” 小女孩听得满脸通红,啐了他一下,笑骂道:“你,流氓!” 方多云嘿嘿一笑,道:“怎么这个不好听吗?那我另外再说一个。就说有一个小电影院新开张……” 小女孩连连摇摇头捂住耳朵叫道:“我不听,我不听。你流氓。” 方多云说:“要不我讲个不流氓的?” 小女孩明显搞清楚眼前这位是个什么东西,坚定不移的摇头。方多云道:“这次真的不流氓了。很搞笑的。” “不流氓也不听,你太坏了。”小女孩这次不受诱惑,坚决的和他划清界限。 方多云耸耸肩,道:“随便了。” 正说着两人已经到了一个网吧前。方多云领着小女孩进了网吧,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叫道:“老板,两台机器。” 开网吧的老板也算是见多识广,可还是第一次见到两个五六岁大的小孩来网吧。这网吧开在大学校门前,平时就算小学初中的也不常见,怎么也没想到还有上幼儿园的来这里。 看着老板奇怪的眼神,方多云极为嚣张的道:“老板看够了没,怎么没见过这么帅哥和美女泡吧吗?” 老板明显有被嗝的倾向,好半头才道:“小朋友,你家大人呢?不是自己跑来的吧。” 方多云一副你少见多怪的样子道:“切,怎么?难道你打飞机还要家长在旁边看着吗?”老板头上带了几丝黑线,很无语。心中暗道:“这是谁家的孩子,生的这么极品。” 方多云明显没有和他继续聊的冲动,道:“赶紧的,多少钱一小时。” 老板诚实的道:“三块钱,两台六块。老板决定赶紧把这位打发走,眼前这位不是他能降的住的。” 方多云,脸上全是惊讶的表情,夸张道:“我靠,这么贵。你是不是看我们小骗钱啊。”网吧不大,也就几十台机子,众人早已被门口的声音吸引了过来。都看笑话似的看着老板和方多云的闹剧。 老板郁闷道:“你不要乱说啊。我这儿做生意可是童叟无欺的,你看那写着,每人三块钱一小时。”说着指了指墙上贴的价位表。 方多云直接无视,道:“老板啊,你这可是摧残祖国未来的花朵啊。三块钱,你这是拿水泵来抽我们这些无辜儿童的血啊。这是对我们幼小的心灵进行无情的践踏。会给我们纯真的童年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 老板:“我xxoo……” 老板让他整的也有点儿急了,道:“三块钱就三块钱,没的讲。没钱你来网吧干什么。” 方多云见对方急了,也有点怕怕赶忙道:“老板别生气,有话好好说。你看外面,不管是去公园还是做飞机,像我这么大的都是半票。我们要跟的上潮流。你这里怎么也得给我们来个半票优惠吧?” 小女孩有点儿听不下去了,怕真的把人家惹急了出事。伸手拉了拉方多云的衣角,让他别再说了。如果没钱的话,她手里有。 老板也不想再闹下去,看着周围的人都望着他这里,他可不好意思和这两个小孩计较。一咬牙,当让狗叼走了,让步道:“五块钱,不能再少了。” 方多云提高声音道:“五块?这也叫降价。”看对方脸色有点儿发紫,马上转口道:“算了,五块就五块吧,这年头小孩就是吃亏。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不能反抗就闭目享受吧。”看他一脸无奈的样子,所有人都暴汗。对能教育出这样的小孩的人都150度的仰视。 从兜里掏出一张五十块钱的大钞拍在老板面前道:“老板找钱。” 那老板顿时被气的七窍生烟,很无奈的边找钱,边道:“你不是对面那家来找来整我的吧?” 方多云嘻嘻笑道:“老板,你可不能乱说啊,熟归熟,你这样说,我一样告你诽谤。” 小女孩看着方多云颇有一副看见外星人的表情。方多云让他看的不好意思,道:“别这么看我,我会害羞的。”小女孩很无语,在心里把他和流氓画上了等号。 方多云领着她来到机器前,道:“来吧,我来教你怎么打飞机。我可是很强的。” 网吧的人听的都暴汗,都怜惜的看向那个天真的小女孩,暗道:“可怜的孩子,跟这个小流氓混,早晚会被带坏的。” 唐邦斑是中大的学生,他的名字很有意思,反过来念的话,快一点就成了棒棒糖。所以这个外号从小学开始就一直伴着他。棒棒糖比较喜欢打星际,从高中开始就经常泡在网吧和人对打。他的偶像当然是王绯雨,无论哪个年代王绯雨就是所有星际爱好者心目中的神。 他的ID也学着偶像用##Pro_W##。这天本来在网吧厮混的他,竟然遇到一件新鲜事。他的对面竟然忽然坐下两个五六岁大的小孩。小孩子也能来这种地方?网吧里的所有人都有点目瞪口呆,老年痴呆提前到来。连坐在角落里鉴赏小电影的猥亵男都不好意思的关上了电影。 让人感觉颇为好笑的是,那两人是来打星际的。小男孩带着小女孩坐在一起开了两台电脑。小男孩还好意的为小女孩解说何谓“打飞机”。没想到直接让人家打击到了,“我还以为你说的打飞机是什么呢,原来就是星际啊。那个我四岁的时候就开始玩了。” 方多云很无语,半天才道:“好啊,好啊。那我们来两局吧。反正时间有的是。” 这是一家很出名的网吧,也是星际爱好者的圣地。因为传说中偶像王绯雨隐居在这里的时候就在这家网吧练习,花费n久的时间突破瓶顶,达到破碎虚空的境界。 对于所有星际爱好者来说,到这里打星际都带有一般朝圣的心态。 棒棒糖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两个小孩,不由得逗弄道:“小朋友,你也会打星际?” 方多云一副很臭屁的样子道:“当然,这年头还有不会打星际的吗?”话音刚落,让几个在一边玩泡泡龙的家伙小汗了一下,看来是被打击到了。 棒棒糖笑道:“那咱们俩玩玩,我让你一个农民怎么样。” 方多云一副不屑道:“你……?后面排队吧,没看见我得陪这位小姐姐约好了吗?放美女鸽子是要遭天谴的。” 网吧中所有人都绝倒,没想到这么点小孩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棒棒糖被说的哭笑不得,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竟然和这么彪悍的小孩说话。简直是自找没趣。 方多云和小女孩同时进了游戏,小女孩先建了主,道:“我们打LT,一副很专业的样子。” 方多云点点头,他更加熟悉bighunter,因为那是菜鸟天堂最常见的图。不过他对地图还没什么概念,这张图看老爸常玩。他也大概知道。 “go,go,go……” 小女孩见他进来后就没有动,奇怪道:“你不选族?” 方多云道:“当然,这年头不用随机会被人鄙视的。”中国现在排名头两位的高手都是用随机,致使随机已经变成了一种潮流。如果你在菜鸟天堂混,不用随机的话,你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那就开始吧。”小女孩选了神族后,就开始了游戏。 “5,4,3,2,1……” 方多云看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人族,不由得小汗一下。不得不说,他的人族用的最差,因为他总觉得打枪的没有叉别人来的爽。更加没有向人吐口水,还一闪一闪躲开别人攻击的来的淫荡。 摆弄着自己的scv,方多云想到,既然几人人打枪没啥意思,不如很多人一起打,那攻击力多牛叉。想着在有了第8个scv后,就建造了supply,看着造supply的时间太长,等着实在无聊,随手又添了两个scv。等终于有钱了就开始造兵营出枪兵。 等待兵营无聊的时候,他转头想看看小女孩在干什么,当他看见对方的屏幕时,“咣当”一声,他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悲愤异常的指着对方,道:“你怎么做野兵营?”所有人都知道,rush打的就是突然性,两个人就坐在旁边,一转头就能看见对方的屏幕。这时竟然还出野兵营简直就是找死。 不过,方多云无奈的看着自己基地中可怜的兵力。当对方叉叉进入自己的基地中时,枪兵还没出来。 “我叉……”无语的指挥着scv跑过去和叉叉拼命。可是对方的叉叉仿佛练过轻工一样,上跳下窜,他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围住。 好不容易熬到枪兵出来,人家第二个叉叉也几乎同时到来了。“我滴娘啊!”几乎牺牲了半数的scv才终于让两个叉叉消失。他好不容易喘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对方的屏幕,吓得他差点把鼠标扔了。 对方的野兵营已经从两个变成了三个,几乎同时,三个叉叉冲进了他的基地。方多云还不及操作,两个枪兵就被叉爆了。 方多云不再管自己的游戏,而是回过头,很自然的对小女孩说:“我觉得人族好像不是很好使,你那个神族感觉还不错,我们俩换换如何。” 小女孩本来以为对方是想让她,放放水,别一下把他打死了。让他多玩一会,以前和她一起玩的小伙伴就经常这样要求的。 没想到这位竟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大概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无耻的人,小女孩无语了半天,才好心道:“可以可以,不过得到下一局再说了,你的建筑物已经没了。” 方多云回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建筑物已经被清空了。游戏自动退了出来。 “我××◎#¥¥◎¥%!……” 重新开始游戏,小女孩好心劝说道:“你不要再随机了,记得选神族啊。” 方多云看着对方一副关心的样子,突然想起了老妈说过的话,“永远不要把女孩当傻瓜,那样你就是最傻的傻瓜。”欲哭无泪的选了神族,他打了ok后。想想对方叉叉的操作,悲哀的想:“看来今天我要被虐了。” 5,4,3,2,1……开始。 说实话,他还是会用神族的。比如他还是很喜欢偷偷金甲什么的,很多时候遇到什么都不会的菜鸟还是能一下把对方拍死的。造了一个科技树后,他就开始在角落里造了一个水晶,准备在那里造出金甲的建主物。 可是那水晶还没造好,高地前又出现两个叉叉。方多云心胆欲裂道:“你怎么又打rush?”小女孩奇怪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方多云很无奈道:“没有。”指挥着自己那唯一一个叉叉和所有的probe就开始准备来个绝地大反击。他无数次看见他那个笨爸爸,用几个probe和一个龙骑士就把对方的两个叉叉给弄死。“我比不上老爸,用那么多probe也总行了吧?” 愿望是美好的,可是现实是残酷的。等方多云终于抵挡住对方连续两波的攻击后,自己的probe一只手都数的出来了。看着对方第三波的叉叉,又看看自己可怜的龙骑士那点血。方多云大叫一声:“真男人,不操作。然后把自己所有的兵力往对方叉叉一a后。直接打出了gg。” “没天理啊!”方多云不服的大叫道:“再来!” 小女孩气定神闲,一副家教很好的样子,优雅道:“嗯,好啊。” 方多云心中大叫着:“我是受虐狂!我是受虐狂!又进了游戏。” 这回他从新选了随机,出来的还是神族。接受刚才的教训,老老实实把路口堵好。以防对方又rush,暗中发狠,到外面开了个野矿就直接造了飞机场,准备出大舰。等他终于有了半队大舰,出去溜溜时,就看见对方满屏蔽都是叉叉,看得他眼睛直跳。 就看对方队伍忽然如潮水般涌了过来,看着密密麻麻的叉叉,和不时出现几个闪电兵。他抬眼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表,这才不到20分钟,怎么对方人口就将近满了?难到对方用出传说中的showmethemoney了吗? 在对方有潮水一样的兵力下,方多云无奈的打出gg。 “再来!” 方多云虫子速飞龙,再次被两队叉叉,叉死。 “再来!……”声音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坚定。 “再来……! “再来……” “不来了,”小女孩耸耸肩道,“我累了,再说也没意思了。”不管方多云n种不同了战术,小女孩都是疯狂的暴叉叉和闪电兵,那气势让人以为坐在那里是一个身高八尺腰围八尺的猛男一般。方多云明显没有办法克制对方这么凶猛的暴兵,所有的战术在对方凶猛的攻击下有如女孩子那层膜,轻轻一捅就被强奸了。 方多云现在被虐的欲仙欲死,大脑已经半残了。网吧所有人都看热闹似的看着两人,尤其看嚣张的方多云被一个小女孩虐待致死,都是满脸的笑意。 其中笑的最夸张的就是坐在他们对面的棒棒糖,这家伙刚才让这小子一句话差点呛死,现在看对方被虐的如此之惨,毫不犹豫的大笑起来。 方多云本来就郁闷的不行,又见对方如此的嘲笑他当然不干了。“你笑什么?” 棒棒糖道:“没笑什么。”他只不过想逗逗方多云,到不想和他一般见识,对方看起来才五六岁大小,要给人家欺负哭了,他以后就别在这里混了。 他刚说完,方多云就道:“你不是笑我被人家虐了吗?好,咱俩来一局,我不信虐不了你。” 棒棒糖赶忙摇头道:“不来,不来。我可不和你玩。我还和mm聊天呢。”他这是睁着眼说瞎话,眼前他正在无聊的虐电脑玩。怎么可能在聊天。 方多云道:“就你长那个样子还和mm聊天,你也不怕吓到人家。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像你这种影响市容,玷污国民形象的家伙,应该生出来时就直接进入回收站,” 棒棒糖的脸一下进入了青紫色,比四川变脸还要快n倍,至少现在所有人都发现这家伙有暴走的可能。 棒棒糖心中怒气值全满,直接进入暴走阶段,大叫道:“来啊,who怕who!别被我虐的叫妈妈就行了。” 方多云一副我怕你鸟,建了个主机,问道:“你选地图吧。”一副高手让着菜鸟的架势。别看方多云一直在小女孩手里吃瘪,实际上是他的所有战术都发挥不出来。想气对方时,对方根本无视他的话,想吓唬对方,可是对方总是拍拍他的脑袋道:“小孩子总吓唬人是不好的。”弄的他实在没什么脾气。 现在他几句话就让对方失去了平常心,总算挽回了自封的心理战大师的称号。 棒棒糖绝对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小孩是如此的狡猾,就像很多家长实在不明白,在自己面前很老实的孩子,可竟然能在学校里拿起砖头来拍人。 “5,4,3,2,1……” 方多云还是随机,出现的是虫族,而棒棒糖则是人族。 棒棒糖可以说是菜鸟中的高手,方多云坐在他对面当然不知道他们到底打成什么样。可是听他们说话就知道,这小子应该是让人rush死的,在他想来让人rush死又怎么会是高手呢。再说两人的年龄都不大,手速和反应能力都还没有长成,不可能有多高的技术。 对于他来说,虐虐方多云让他明白,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天是很高地,地是很厚地,小孩子是不能嚣张地,这种事情是极端容易地。 想来这小子既然让人家rush了这么多次,一定把自己堵在家里,别人进不去,他也出不来。如此情况下,自己不开双基地是没天理了。 想也不带想,连兵营都没做,就在外面建起了分基地。他还幻想着用双基地暴坦克是多么的爽,忽然间屏幕有一片红的。奇怪之下点过去看了一下,5个drone冲上了他的高地。 “我靠,农民起义!”棒棒糖不可思议的看向对面正冲他眨眨眼睛的方多云,气急道:“别以为你这几个农民就能喷死我。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微操。” 说着调了五个scv冲向那五个drone。方多云嘿嘿一笑,就在这时,4条狗忽然从黑暗中出现,迅速的冲上高地,在drone和scv拼个势均力敌时,一下子压倒了对方的攻势。只一两妙,那五个scv就直接挂了。 棒棒糖顿时大惊失色,“竟然是6d!”没想到对方这么的狠,6d还带上农民起义。简直就是疯狂。这时另外一个基地已经作好了,上面剩下的十个农民在兵力上有绝对的略势,想要用这些兵力赢了对方,除非他突然苟小云附体才有些许可能。虽然棒棒糖极力挽回,可是形式还是如昨日黄花一样,在他眼前一点点破灭。最后只剩下一个基地、supply和一个建造一半的兵营孤零零的摆在那里。 方多云哈哈一笑道:“你放心,我让你十分钟再打基地。”说着把狗按了一下hold,摆在矿区里不动了。然后把剩下的两个drone都调了回去。 棒棒糖欲哭无泪,对方纯粹是玩他。眼下的形式就算他突然王绯雨灵魂附体也不可能赢了。再打下去他幼小的心灵都会留下阴影的。打了一句“MLGBD”就直接退了出来。 棒棒糖看着对方一副得意的样子,不服气道:“再来。”他实在没办法服气,任谁双基地开局遇到6d也只有挂的份。 方多云一甩头发道:“我不和菜鸟打了。”棒棒糖:“查查你个圈圈。谁是菜鸟。” “你连我都打不过不是菜鸟是什么?”方多云一副理所当然道。摇摇头,耸耸肩一副无奈的表情对着小女孩道:“看见没,这世界很多人都不能面对事实。长得吓人还要找mm,打得不好还要充高手。” “我靠!”棒棒糖顿时让他给弄得彻底暴走,抓着键盘就要杀过来。他旁边的同伴赶忙把他拉住,然后不顾他的挣扎把他直接架出网吧。“我们的脸让这家伙丢尽了,要不是这家伙请我们来的,真不想让人知道我们认识他。”架着他的几人想。“幸亏我们没暴出大号,不然以后没脸在学校混了。” 方多云看着几人离去,对小女孩道:“看见没,菜鸟就是这样的。明知道打不过,还不服气。”小女孩捂住嘴,甜甜一笑:“你在说你自己吗?” 方多云一下被卡的无语,这时才想起眼前这位把他虐了n场。仰天长叹,咋这年头女孩子都这么彪悍,简直没天理了。 小女孩忽然指着墙上一副cpl的宣传海报道:“妈妈说那个人很厉害。” 方多云抬头看去,一副CPL很常见的宣传海报,上面笨爸爸在那儿猥亵的笑着,底下是柳大哥和柳大嫂一副很装B的表情。 小女孩见方多云没有露出一点敬仰的样子,以为他根本就不认识,于是给他介绍道:“上面那个就是被人叫做猥亵宗师的高手,听说就算我爸爸也不一定搞定他。底下那个是江湖上人称神雕侠侣的高手。这些可都是高手高手高高手。我长大一定成为他们一样的高手,至少要比她厉害。”小手指指的正是方多云认识的柳大嫂。 方多云奇怪道:“为什么?” 小女孩说道:“因为我妈妈比她姑姑厉害,所以我也一定要比她还厉害。” 方多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他对这些还没什么概念。他只明白了,小女孩以后一定要成为一个星际高手。 小女孩突然拍了拍方多云的肩道:“你的狗狗用的也不错嘛,咬起人来也很厉害。以后好好练习啊,不要这么容易让我赢的这么容易啊。嗯,看你的资质不错,以后保护地球的重任就交个你啦。”方多云让她说的有点小激动,不过转念又想:“咦,这个台词怎么这么耳熟啊?” 这时,忽然一个焦急的声音道:“小鱼!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和你小妈找你半天了。差点就要麻烦彭大哥一起去找了。”一个很美的少妇跑过来抱住小女孩,看她的打扮,很有一种都市女强人的感觉。她身后跟着另一位美女,看起来也很年轻,打扮却是极为青春可爱。 网吧所有人都长大了嘴,看向这里不管在哪里如此的美女都是有震撼性的,更何况还一下子出现了两个。 小女孩道:“妈妈,我认识一个小朋友,和他一起来这里玩的。来我给您介绍一下。”说着回过头,“咦,刚才他人还在这里呢……” 方多云早早就跑了出来,他现在的心情极其的郁闷,竟然让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岁的小女孩给虐了一下午。想想就让他抓狂,抬头看向天空,又想起小女孩的话“以后好好练习啊,不要这么容易让我赢的这么容易啊!” 举起手向天挥舞道:“下次我一定把你打倒。”没有看人,一下撞到一个人怀里。等他推开那人时才发现是他老妈。 Lulu拍了一下他的脑袋道:“宝贝,又发什么疯呢?是不是想北北了?” 方多云这才发现自己无意中又走回最开始的树林边。 摇摇头,让自己脑袋清醒一下,刚才好像做梦了一般,被老妈牵着手,他说道:“妈妈,刚才我遇到一个小女孩……” Lulu嘻嘻一笑道:“怎么,这么小就想吊mm了,嘿嘿……” 夕阳下,方多云被lulu和kay牵着一直向前走着,不时传来lulu和kay的笑声。我们不知道他们会走到何方,也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发生在他们身上。世界上总有些人在创造着传奇,而实际上,我们所有人都参与在这个传奇之中。哪怕只是一个微小的角色。 LULU和KAY带着方多云一边走一边和小多云说着年轻时在中大的往事。 “那时候我不知道有多牛X,整个中大不知道有多少的牲口惦记着你的小妈妈,可是有你妈我LULU在,是个男的看到我们都远离三分。我跺一跺脚,中大都要发生8级地震。再说了,像你妈妈我这么漂亮如小白花一样的人,追我的不知道有多少,能从中大排到五一广场再从那里排到中大。可惜啊可惜,都是一群猥琐的人!你老妈我看不上。”LULU很是牛X的说。 方多云看着妈妈,又转过头看了小妈,很是不理解的问:“妈妈,既然你说的那么牛,为什么会看上我老爸啊?再说了,那个笨爸爸不是很猥琐吗?人人都叫他猥琐宗师来着!那么多猥琐的人你都看不上,为什么就偏偏看上了我那卑鄙无耻下流猥琐的老爸呢?” LULU说不出话了,总不能和孩子说,孩子,当初是你老爸把我OOXX了,要不你以为我会和他在一起啊!LULU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KAY笑了,很少看到LULU有这样吃瘪的机会,以前的方少云算一个,现在在加上小多云,爷儿俩合着就是LULU的克星啊! 不知走了多久,貌似这么一会,就到家了。 KAY刚要拿钥匙开门,突然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阵很是淫荡的笑声! “哇哈哈哈哈哈••••••老子是无敌,老子无敌。呜哈哈,呜哈哈。快使用原子弹,呵呵哈哈,星际争霸切记,猥琐无敌。”很明显,这是LULU和KAY的夫君,方少云传来的声音。 看到两个老婆和孩子回来,方少云说:“你们知道我今天干什么了吗?” “不知道!”三个人很干脆的回答。 “哈哈哈哈哈哈,我把苟小云和纳兰容容,嗯,还有王老大。我把他们强奸了,一百遍啊一百遍!哈哈哈哈••••••”方少云得意的说。 正说着说着,方少云的手机响了。接了一听,是苟小云的电话。 “MLGBD,小子你牛X了啊,今天居然把我们都强奸了。不过你还是不行,因为你搞不过我徒孙柳逐浪,现在我徒孙很牛逼啊,一天之内居然把美西战网强奸了个一百遍啊一百遍!你,不行。”说完之后苟小云就挂了电话。 方少云正想打击打击苟小云来着,没想到他就这样挂了电话。郁闷啊!MLGBD,还真被他说中了,自己还真是有点搞不过自己的徒弟。自己已经够牛X的了,王老大的九阳神功,苟小云的独孤九剑,纳兰容容的六脉神剑,还有自己创造的左右互搏,在江湖上已经够厉害了,可是那小子,靠,把自己的功夫都学会了,还偷学了林破天的一剑飞仙。自己有的时候还真搞不过。 方多云看到这里没自己什么事,闷头闷脑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哟!流氓你那么有本事啊!既然这样,老娘今天就给你赏个美女。怎么样啊?随便你怎么样都行。”LULU很是妩媚的对着方少云说,顺便把Kay推了过去。 听到LULU刚才那一声‘哟’字,方少云的骨头都酥了,脑海里在无限的YY着。 “一个怎么够,要来就来俩。”方少云猥琐的说。 “好啊!”LULU和KAY说。同时,双手搭上了方少云的肩膀。 “3P?好久没来了,今天晚上可以好好的爽一下了。”方少云心里很是猥琐的想着。 “嘶••••••”方少云抽了一口凉气。同时,他还感觉两条肋部那最软的地方被强奸了。就在他美滋滋的时候,LULU和Kay的手摸上了方少云的腰,然后,一个往顺时针拧,一个往反方向拧。 “我叫你狂,我叫你淫荡,我叫你YY。”这是LULU说的。 “咱们的儿子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你去看一下吧,我看他的心情不是很好,不知道今天他遇到什么了。”KAY说。 一直以来,最理解方少云的,就是KAY了,既然KAY说了儿子有事,就一定有。想完之后,方少云各自亲了两个老婆一下之后,就走进了方多云的房间。 在方少云看来,自己的儿子以后也要继承他老爸的传统,继续带领着中国统治着星际在世界中的地位。所以,从小到大,方少云就一直教导儿子怎么打星际,用各种各样猥琐下流的招数。就连做人方面也一样,不能做坏人,但也不能做什么好人,做个流氓就行了。当方少云进门的时候,看到多云在看着窗外的白云。 “怎么了,我的小宝贝。”方少云说。 方多云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笨老爸,小小的,叹了一声气。 正当方少云以为儿子会说什么苦衷的时候,就听到•••••• “老爸,今天我被一小女孩,强奸了,一百遍啊一百遍。”方多云说。 额•••••方少云无语了,像他这样年纪的时候,还在老老实实的听着老爸老妈的话,规规矩矩,都不敢这样和自己的父母说这样的话。但现在时代不同了啊,这江山代有淫人出,一代更比一代浪啊!自己的儿子也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了。 方少云不明所以,就问:“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我遇到了一小女孩,然后他迷路了,我就带她去打飞机,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儿子我被弄死了,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弄死了。而且,还把我强奸了一百遍啊一百遍。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方多云郁闷的说。“不行,我要发誓,我一定要把她强奸回来,一百遍,噢,不是,是一千遍啊一千遍。老爸,你教我厉害点的招数吧。” “好吧,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的说了,我就大发慈悲的教你吧,以后维护世界和平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老爸就交给你了。”方少云说,然后从怀里掏了一本书说。“喏,这本就是传说中的九阳神功秘籍。” “老爸,你不是最近看小说看电视看入迷了吧?”方多云说,然后接了方少云递过来的书。这不看还好,看了之后,方多云差点晕了过去。就算老爸说的鬼话也就算了,随便给些什么东西也就行了,可是,可是,这,这算是什么玩意啊,‘日本AV最新情报’,还熟女LOLI。我,我顶你个肺啊!你个死老爸,你这不是教坏年轻小孩,败坏社会风气么? 看到儿子用一种很气愤的目光看着自己,在看到了自己递给的东西。完了。这是方少云心里的第一个想法。这可是彭风冒着被老婆罚跪板砖的危险给自己弄来的好东西啊,不能给儿子了,得要回来。这是第二个想法。 正当方少云想办法要回来的时候,儿子说话了,听完儿子说的话,方少云差点没吐血三升,晕死过去。方多云是这么说的。“那好吧,既然是老爸送给我的秘籍,我就收下了,老爸你放心,我会‘好好’的研究这本‘秘籍’的。” “这个,这个是你老妈要看的,你就还给你老爸吧!”方少云窘迫的说。 “没事,你们的东西不就是我的东西嘛,礼物我就收下了。”方多云奸诈的说。 MLGBD,没了。儿子也学会看这个了。但方少云却没想到一个问题,他们是谁,LULU和他,那是江湖上人称的黑风双煞,既然是这样,那他们生出的孩子是什么德行,是个人都知道了。而且,夫妻两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看AV。方少云还想起了前不久KAY说的话,“快点把你电脑上的那些东西给删了,因为你儿子知道了,我还发现了他有的时候在偷看。咱们的儿子很早熟。” 不管了,爱怎么滴就怎么滴吧,反正不去干坏事就行,早点知道这些事情也没什么坏处,就当从小普及性教育吧。方少云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也就不不要这本书了。但方少云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儿子才6,7岁,这样的忽略,却为后来,发生了令方少云差点想砍人的事。 看到老爸还是不说话,方多云就继续说着,“对了,老爸,为什么那小女孩说她也有两个妈妈呢?难道除了我们家之外,还有人有两个妈妈的吗?你知道那小女孩是谁吗?” 女孩?两个妈妈?靠,我知道是谁了。看我不弄死他。 产生了那样的想法之后,方少云就意味深长的对儿子说,“知道,那小女孩啊,就是你未来的老婆。”
    首发 来了!” 一看到张朋的三个Probe冲进Ipxterran的基,远在北京的郭凡和纳兰容容的眼睛就同时亮了起来。/首/发 早在对Prada的时候,纳兰容容就已经看出,张朋有些刻意在隐瞒自己操作的威力。叉叉这种近身攻击兵种,在前期没有升级速度的情况下,面对枪兵的确是没有多少操作性。但是这种单纯的初期叉叉RUSHH的时候,以张朋的手速和操作水准,完全可以完美的操作更多的单位。 以神族初期的经济,在这个时候,再怎么做,都的确只能做出三个叉叉出来,可是就像人族可以拉来SCV来协助围堵卡位一样,神族也完全可以拉来Probe助战。 更多的操作单位,更大的操作量。 这点就像是有些选手,在单线或者双线的操作中,可以做到完全不输给有些手速惊人,操作水平极高的选手。但是等到三线四线的操作一打,他们却顶不住了一样。 像张朋用三个叉叉对抗Prada的两个SCV和三个枪兵,虽然拼不过,但是张朋的操作却远未到达极限,如果张朋多控制几个单位,将自己首先飚到极限的话,在纳兰容容和郭凡看来,Prada的操作量,可能就会跟不上了。 要么就是张朋那一战的时候没有想到这点,要么张朋是故意隐藏了他的操作威力,为了要给Ipxterran种下一颗失败的种子。 而在这一战开始之前,纳兰容容和郭凡也已经同样觉得,如果张朋是没有想到这点而再次RUSHIpxerran的话,那Ipxterran的胜率可能会达到八成。因为Ipxterran在这样的前期就可以占到一丝优势,而以Ipxterran的特点和能力,就完全可以将一丝优势一直拖到最后,转化成为胜势。这第一场拿不下,张朋那么多场次RUSH成功,形成的气势,可以说是土崩瓦解,完全无用了。但是如果张朋这么做是刻意的,那就说明,张朋根本就不是纯粹的匹夫之勇,他地纯爷们,也是建立在周密的算计上的。这样一来,胜负却又很难说了。 而现在,张朋果然是用出了这样的招数。 通过控制更多地单位。增加更多地操作量。来将没有操作性。变得有操作性。 但是。就在张朋地三个叉叉和三个Probe一冲进Ipxterran地基地时。郭凡和纳兰容容却同时怔了一怔。 因为在郭凡和纳兰容容地预料之中。张朋接下来地操作。肯定是Probe紧贴枪兵地如影随形操作。 所谓Probe地如影随行操作。就是Probe一直紧贴在枪兵地身边。只要枪兵稍有停顿。就会遭受Probe地攻击。这招操作在平时只有阻碍虫族或是人族地农民建造东西地时候采用。见得最多地就是一个Probe。一直紧贴着一个Drone。一直不让这个Drone造分基地。这种操作在平时是没有办法对付枪兵地。因为枪兵和Probe地移动速度相当。Probe很难贴近到枪兵地身边。而且就算是贴得近。恐怕在贴近之前也已经被打得差不多。机枪兵再随便潇洒地甩两枪。这个Probe就可以嗝屁去见马克思了。 可是现在在张朋这种叉叉RUSH地情况下却完全不同。枪兵地火力。势必是要对付近身地叉叉地。而只要叉叉和Porbe控制好了。基本上枪兵只有两个选手。一个就是被叉叉贴身。另外一个就是被Probe贴身。 而枪兵要打叉叉。本身就是通过退一退。顿一顿地操作来打地。现在要么不顿。一顿之下就是要被Probe~一下。这样一来。恐怕叉叉还身强力壮。枪兵就被Probe给~死了。 要么就是再多拉点SCV出来,或者枪兵想办法第一个击杀Probe,但是这样一来,就势必是一团乱战,Probe、SCV、枪兵、叉叉,绞在一起,胜负到底如何,张朋能够有信心留下这样的一手,肯定是不会吃亏的了。 Ipxterran估计是职业生涯最长地选手之一,他的比赛经验,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现在张朋的三个Probe才刚刚冲进他的基地,他地枪兵就很明显的都往后面退了退,然后基地里面又有两个SCV冲了出来,很显然也是一下子警觉了张朋要用这样地招数。 可是让纳兰容容和郭凡没有想到的是,张朋这个时候却并没有指挥着自己地叉叉和Probe朝着Ipxterran的枪兵包抄过去。他地三个Probe和三个叉叉一冲进Ipxterrran的基地,居然是直接一下子散开,直接就绕开了Ipxterran的枪兵,朝着Ipxterran的矿区冲了进去。 一个叉叉去叉正在建造重工的SCV,一个叉叉去叉一个正在建造Supply的基地…三个叉叉,三个Probe,竟然是分别对上了Ipxterran基地矿区附近的六个SCV “六线操作 张朋这样的操作一用出来,整个比赛场馆之中顿时是一片轰然炸响的惊呼声。 但是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很多高手的眼里,这样的操作和真正的,所谓四线五线六线的多线操作,是相去甚远。因为如果说是真正的多线操作,是应该在不同的地方,画面是要切来切去的。就像张朋击败晋圣俊的那场,一边控制龙骑,一边控制一个运输机吸引飞龙,那也只能算是双线操作而已。 只是因为张朋对运输机的操作太为恐怖,才让人觉得震撼。 而现在张朋这样的操作,是在单方面单独控制六个兵种,这样的操作,对于绝大多数的选手来说,已经是做不到的,但是落在郭凡和纳兰容容的眼里,两个人一时却是有点想不通了。 因为这种单面的六个单位的操作,只是要眼明手快的不停牵扯就可以了,只要点击足够精准,操作够快,就可以做到,这种操作地难度,甚至比三个叉叉加三个Probbe的如影随行般的操作还要简单一点点。而在郭凡和纳兰容容看来,张朋采取这样的操作,应该是占不到Ipxterran什么便宜地。 因为三个种族的农民之中,人族的SCV是最为彪悍,互相对A的话,SCV绝对可以轻松的把Drone和Probe搞定。现在张朋分出三个Probe去攻击SCV,Ipxterran完全可以简单地用SCV朝着Probe一A,再专心致志的去对付三个叉叉,这样人族的操作量,比起神族至少少上一半。 在现场观众的惊呼声中,在纳兰容容和郭凡略带惊诧的目光之中,张朋的叉叉和Probe,与Ipxterran的SCVV和枪兵绞杀在了一起。 在全世界观众的面前,Ipxterran马上就展现出强悍的操作技巧,所有的人看到,他地三个枪兵一直追击着张朋的三个叉叉,而在张朋其中两个叉叉攻击到他的两个SCV重伤的时候,他却都是及时的将他的SCV给拉开了。张朋的三个叉叉的攻击就像是一直在击打空气,而Ipxterran的枪兵,却是一直拳拳到肉。眼下的场景,就像是三个叉叉一直在三个枪兵地攻击下跑来跑去,无所建树,而另外的三个Probe,在混乱中分别单挑三个SCV。 这样三个叉叉和三个Probe,怎么可能打得赢。 张朋的第一个原本受伤就较重的叉叉,很快就在所有人的眼前被击杀,但是,让绝大多数地观众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地是,就在这个叉叉被击杀的同时,噗噗地两下,两个SCV也同时爆裂。 这两个爆裂的SCVV,并不是在三个叉叉所在地地点,而是分别在矿区之外的两个地点。 怎么回事?! 就在绝大多数的观众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郭凡和纳兰容容的脑海中却突然如同有明亮的闪电略过。 原来如此! 两个人忍不住同时深吸了一口气,互望了一眼,心里顿时全部明白了。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击杀两个SCV的,竟然是两个Probe! 而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击杀这两个SCV,就只有一种操作,极限农民甩尾操作! 原来张朋的真正杀招,竟然是极限农民甩尾操作! *** 极限农民甩尾操作! 很多人可能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种操作。因为很多玩星际玩了很久的人,甚至都不知道,其实虫族的Dronne和神族的Probe,也是有射程的。 只不过,因为无论是虫族的Drone还是神族的Probe,这两种农民的射程实在是太短了,生命值也太脆弱了,所以极少数有人会利用到这两类农民的射程。 但是有的时候,在有些顶尖的操作高手的视频里,就可以看得到用Drone或者Probe利用这两种农民的走位和甩尾般的操作,击杀人族的SCV。而基本上,即使是这些顶尖的操作高手,也只能玩玩一个农民的对抗。要同时指挥三个以上的农民和对手对抗而占尽上风,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一个人可以用得出来。 这个人就是微操作天下第一的芶小云! 当年的芶小云,曾经用四个Drone,和对方的三个SCVV和一个枪兵对抗,而迫使对方撤退。 因为这样的操作难度实在是太高,这种Drone和Probe的射程实在是微乎其微,所以这种操作,才被冠上了极限两个字。而这样的操作,在芶小云的手里,才会偶尔出现,所以绝大多数的观众,甚至已经不知道有这样的操作存在。 可是,现在这样的操作,却再次出现在张朋的手里。 一时间,很多在世界各地观战的高手,脸上都是齐齐变色。 而与此同时,纳兰容容和郭凡也忍不住有点苦笑了。 原来张朋连这种微操作都已经掌握了。 他的操作水准,已经让纳兰容容和郭凡都有点看不透了,那么,他的其它方面呢? 现在纳兰容容唯一可以肯定地一点是,那个在CUPL上,第一次见到时,还稚嫩的新人,现在已经真正的成长了起来。 而现在,他也已经看出了张朋初期RUSHHIpxterran的真正打法思想。 随着两个SCV地爆裂,张朋两个全新的叉叉,也冲上了Ipxterran的坡口。 张朋这次,竟然是没有出了三个叉叉之后就快速转龙骑,竟然是在继续出着叉叉。 而这两个叉叉一冲进Ipxterran的基地,整个Ipxterran的矿区周围,就已经全部乱了。 张朋对付Ipxterran地初期RUSH的打法思想,就是乱中取胜! 原本Ipxterran的操作和发展都清晰的很,全部都在Ipxteerran的计算和掌握之中。但是张朋三个Probe的极限甩尾操作,却一下子打乱了Ipxterran的阵脚,现在不能光用SCV朝着Probe一A了,那怎么用枪兵去杀Probe?分出一两个枪兵去杀,还是怎么办?这一瞬间,这样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已经让Ipxterran有点发晕,只能近乎条件反射般依靠自己的直觉操作了。而现在张朋又杀来两个叉叉,原本清晰的局面,就已经被一下子搅乱。 Ipxterran地经验虽然丰富,水平虽然高超,境界也是到了一定的程度,但Ipxterran对于张朋来说,毕竟是已经老了。 他的反应和判断,已经过了巅峰的时候。 张朋现在针对的,就是这一点。 *** Ipxterran突然有一点心慌。 这在之前的比赛,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并非是Ippxterran的情绪不够镇定,也并非是张朋的操作把他吓到了,而是Ipxterran~被张朋这么一打,有种突然被蒙上了眼睛,突然不知道前方有什么东西,有什么在等着自己的感觉。 看不清前路。 没有任何地迟疑,Ipxterran直接在矿区之中,放下了一个Bunker。 快刀斩乱麻。 一看到Ipxterran这样的动作,纳兰容容和郭凡就是忍不住在心里也暗赞了一声。 Ipxterran的确是超一流的选手。 这一个地堡虽然对于很多人族选手来说,放下就绝对是羞辱。因为一放下去,就相当于对对手示弱,所以绝大多数自傲的人族选手在面对对方地RUSH时,就算多损失一两个SCV,也不愿意做个地堡来防守。 可是现在,Ipxterran这个地堡,却如同定海神针一般。本来Ipxterran的矿区已经被张朋彻底地搅乱,但是这个Bunker一放下,整个矿区里面的防守,就已经不用去多操作了,整个局势,一下子就清晰起来。 张朋通过隐藏着地极限操作,一举造成的乱势,被Ipxterran地一个普通的动作,瞬间化解。 现在Ipxterran所有的操作,就是围绕Bunkerr,坚守矿区,和守护自己的一个重工形成。 Ipxterran一下子就看清楚,在这段时间的绞杀里面,虽然在自己的直觉操作下,张朋也损失了一个Probe和又一个叉叉,但是从时间上和双方目前的经济和兵力计算,他发现自己已经差了张朋一线。 但是,看得清楚了,Ipxterran却反而心定了。 因为人族本来就是一个韧性极强的种族,这个种族比起另外的两个种族,更容易将这种劣势扳回来。 更何况他这个时候一直准备着的是单重工双基地的开局,这样的劣势,和他选择的开局也有关,现在张朋的兵力虽然强势,但是张朋的经济全在兵力上,只要能够顶住,耗掉这样的兵力,那大家双基地一开,人族说不定反而能占据一点的优势。 现在,就只要顶得住就可以了。 “张朋危险!”Ipxterrran的重工终于成型!而在绝大多数的人以为他这次肯定会先出个布雷车的时候,所有的人却看到他直接就放下了附属建筑物。他这个动作,又是让纳兰容容和郭凡忍不住一阵赞叹。就凭这样的动作,就足以说明,Ippxterran还是超一流的顶尖选手。只有纳兰容容和郭凡这样级别的高手,才看得出Ipxterran要是直接出一个雷车杀张朋的叉叉就挂了,因为张朋的龙骑马上就会源源而来,而Ipxterran:现在这样,却可以在张朋两个龙骑到来的时候,做出一个坦克。然后Ipxterran只要直接升级坦克攻城模式,配合着SCV和Bunker,应该就可以支撑住张朋的强攻。所以,在Ipxterran这样的把握之下,张朋的RUSH,竟然好像要被他硬生生的挡住!

215
0

下载地址


扫描二维码下载本书

用户评论

自古评论出人才,欢迎您发表您的精彩评论!
《流氓高手II 全集》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