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骤雨》TXT全集
暴风骤雨
书籍作者:周立波
书籍类别:军事小说
书籍格式:TXT
授权方式:免费下载
书籍大小:解压后(3.84 MB)
书籍字数:250538 字
更新时间:2017-01-09 14:00:31
上传用户:吾忆丹
书籍来源:未知
已被围观:1562
快捷下载: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内容简介

    暴风骤雨 周立波.rar 暴风骤雨txt下载 七月里的一个清早,太阳刚出来。地里,苞米和高粱的确青的叶子上,抹上了金子的颜色。豆叶和西蔓谷①上的露水,好像无数银珠似的晃眼睛。道旁屯落里,做早饭的淡青色的柴烟,正从土黄屋顶上高高地飘起。一群群牛马,从屯子里出来,往草甸子②走去。一个戴尖顶草帽的牛倌,骑在一匹儿马③的光背上,用鞭子吆喝牲口,不让它们走近庄稼地。这时候,从县城那面,来了一挂四轱辘大车。轱辘滚动的声音,杂着赶车人的吆喝,惊动了牛倌。他望着车上的人们,忘了自己的牲口。前边一头大牤 子④趁着这个空,在地边上吃起苞米棵来了。
    ①西蔓谷即苋菜。
    ②长满野草的低湿地。
    ③没有阉的牡马。
    ④公牛。
    “牛吃庄稼啦。”车上的人叫嚷。牛倌慌忙从马背上跳下,气乎乎地把那钻空子的贪吃的牤 子,狠狠地抽了一鞭。
    一九四六年七月下旬的这个清早,在东北松江省境内,在哈尔滨东南的一条公路上,牛倌看见的这挂四马拉的四轱辘大车,是从珠河县动身,到元茂屯去的。过了西门桥,赶车的挥动大鞭,鞭梢蜷起又甩直,甩直又蜷起,发出枪响似的啸声来。马跑得快了,蹄子踏起的泥浆,溅在道边的蒿子上、苞米叶子上和电线杆子上。跑了一程,辕马遍身冒汗,喷着鼻子,走得慢一些,赶车的就咕噜起来:
    “才跑上几步,就累着你了?要吃,你尽拣好的,谷草、稗草还不乐意吃,要吃豆饼、高粱。干活你就不行了?瞅着吧,不给你一顿好揍,我也不算赶好车的老孙啦。”他光讲着,鞭子却不落下来。辕马也明白:他只动嘴,不动手,其实是准许它慢慢地走。车子在平道上晃晃悠悠、慢慢吞吞地走着。牲口喘着气,响着鼻子,迈着小步。老孙头扭转脸去,瞅瞅车上的人们。他们通共十五个,坐得挺挤。有的穿灰布军装,有的穿青布小衫。有的挎着匣枪,有的抱着大枪。他们是八路军的哪一部分?来干啥的?赶车的都不明白。他想,不明白就不明白吧,反正他们会给他车钱,这就得了呗。他是昨儿给人装柈子①进城来卖的。下晚落在王家店,遇到县上的人来雇元茂屯的车,他答应下来,今儿就搭上这十五个客人。不管好赖,不是空车往回走,能挣一棒子②酒,总是运气。
    ①劈柴。
    ②一瓶。
    车子慢慢地走着,在一个泥洼子里窝住了。老孙头一面骂牲口,一面跳下地来看。轱辘陷在泞泥里,连车轴也陷了进去。他叹一口气,又爬上车来,下死劲用鞭子抽马。车上的人都跳下地来,绕到车后,帮忙推车。这时候,后面来了一挂四马拉的胶皮轱辘车,那赶车的,看到前头有车窝住了,就从旁边泥水浅处急急赶过去。因为跑得快,又是胶皮轮,并没有窝住。胶皮轱辘碾起的泥浆,飞溅在老孙头的脸上、手上和小衫子上。那赶车的扭转脖子,见是老孙头,笑了一笑,却并不赔礼,回头赶着车跑了。老孙头用衣袖擦擦脸上的泥浆,悄声地骂道:
    “你他妈的没长眼呀!”
    “那是谁的车?”十五个人中一个三十来岁的中等个子问。老孙头瞅他一眼,认出他是昨儿下晚跟县政府的秘书来交涉车子的萧队长,就回答说:
    “谁还能有那样的好车呀?瞅那红骟马①,膘多厚,毛色多光,跑起来,蹄子好像不沾地似的。”
    “到底是谁的车呢?”萧队长又追问一句。
    见问得紧,老孙头倒不敢说了,他支支吾吾地唠起别的闲嗑②来避开追问。
    ①骟马即阉马。
    ②唠嗑即聊天。
    萧队长也不再问,催他快把车子赶出来。老孙头用鞭子净抽那辕马,大伙也用死劲来推,车子终于拉出了泥洼。大伙歇了歇气,又上车赶道。
    “老孙头,你光打辕马,不是心眼太偏了吗?”萧队长问。“这可不能怨我,怨它劲大。”老孙头笑着说,有着几条深深的皱纹的他的前额上,还有一点黑泥没擦净。
    “劲大就该打了吗?”萧队长觉得他的话有一点奇怪。“队长同志,你不明白,车窝在泥里,不打有劲的,拉不出来呀。你打有劲的,它能往死里拉,一头顶三头。你打那差劲的家伙,打死也不顶事。干啥有啥道,不瞒同志,要说赶车,咱们元茂屯四百户人家,老孙头我不数第一,也数第二呀。”
    “看老孙头也戴光荣花了。”
    老孙头笑眯左眼说:
    “参军的光荣,咱送参军,也沾点光。这回咱也报了名。萧队长叫咱留下,说在后方赶车也重要。要不是叫他留下,咱也走了。有出息的人,谁乐意呆在家里,守着老婆子,成天听她絮絮叨叨的。”
    这话给他老伴听到了,回敬他一句:
    “你才絮絮叨叨呢,你要去,人家也不能要你。”
    这时候,音乐都停了,军属代表老王太太在说话。她的话,句句是对她大小子说的:
    “你只管放心,不用惦念家。房子地有了,牲口也分到手了。啥啥都齐全了,你新媳妇有家里照顾,不用挂心,咱们翻身了,南边的穷人还没有翻身,光咱们好了,忘了人还掉在火坑里,那是不行,你去好好地干吧,孩子。”
    郭全海听到这儿,走出来说:
    “老王太太的话是对咱们大伙说的,咱们到了连队,都得好好干,争取立功,一人立功,全屯光荣。”
    接着,李大个子走过来,站在四十一个人的跟前。他出过担架,上过前方,习惯了敬礼,举起手来说:
    “我代表农工会向大伙敬礼。你们放心去,后方有咱们,大肚子管保反不了鞭了。你们上前方,多打胜仗,多抓俘虏;咱们在后方,多打粮食,多交公粮;咱们把公粮晒得干,扬得净,叫你们吃了,打仗更有劲,早日消灭蒋介石匪帮,回家过太平日子。”
    临了是萧队长说话,他简简单单说了几句,鼓乐声停后,他说:
    “你们是东北劳动人民优秀的子弟,你们是元茂屯的工农代表,咱们的先烈赵玉林同志的屯邻,希望你们出去好好地干,今儿戴着光荣花出去,不久扛着光荣匾回来。凭着共产党的领导强,毛主席的谋略好,蒋匪快要垮台了,全国快要解放了。那时候,你们得胜还乡,”说到那儿,他抬手指指眼前一望无边的漆黑的平川,接着又说:“那时候,在这一大片土地上,咱们大伙来生产,开始用马来种地,往后就用拖拉机。”
    送行的和参军的都大鼓掌,萧队长临末说道:
    “好吧!请你们上车,祝你们都成为英雄,得胜回乡。”喇叭奏着《将军令》,军号吹着得胜号。参军的人都上车子了。小学生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在鼓乐声和歌唱声里,车子开动了。老孙头“喔喔,驾驾”地吆喝着牲口,十二匹膘肥腿壮的大马,放开步子往前奔跑了。到了车子看去好像一些乌黑的小点子,在地平线上往西蠕动的时候,送行的人才往回走。萧队长和李大个子并肩走上横贯屯子的公路,两人小声谈着屯里往后的工作。萧队长说道:
    “回头吆喝张景瑞、白大嫂子、赵大嫂子和刘桂兰上农会里来,咱们合计合计往后怎么办,咱们要开始整党和建党,建立支部,工作队都得取消了,日后屯子里的工作都靠支部来坚持开展。”走进农会院子里,萧队长又添一句说:
    “还有,老花的问题,咱们回头也研究一下。”
    下晚,老孙头趁着月亮,赶着空车,打县上回来的时候,捎回郭全海一个口信:叫刘桂兰不要惦记,安心工作。还说:小马驹子断奶以后,不要忘了送给老田头。
    全书完。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二日。哈尔滨。

24
0
+++本文作者周立波的其它电子书下载+++

下载地址


扫描二维码下载本书

用户评论

自古评论出人才,欢迎您发表您的精彩评论!
《暴风骤雨》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