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中国正史》TXT全集
“鬼话”中国正史
书籍作者:柏杨
书籍类别:历史小说
书籍格式:TXT
授权方式:免费下载
书籍大小:解压后(228.26 KB)
书籍字数:115634 字
更新时间:2017-01-09 14:15:39
上传用户:有昆锐
已被围观:451
快捷下载: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内容简介

    “鬼话”中国正史 柏杨.rar “鬼话”中国正史TXT下载 《“鬼话”中国正史》一根白发定终身玉皇大帝高坐云端
    西洋有这么一则小故事,一个旅客云游四方,游到了一个村落,山明水秀,气象非凡,不禁肃然起敬,向路旁一位糟老头问曰:“你们这里出生过啥大人物呀?”该糟老头想了又想,赧然曰:“非常抱歉,我们这里从没有出生过大人物,出生的都是小孩。”我想这则洋幽默应该大量印刷,送给中国一些所谓的“大人物”,和一些写历史书、读历史书的朋友。盖中国人似乎跟洋大人恰恰相反,有些家伙一生下来就是“太祖”,有些家伙一生下来就是“高帝”。
    拿破仑先生曰:“一个人不是一生下来就伟大的,而是在成了功之后,左思右想,才发现自己伟大的。”惟中国不然,看中国史书,尤其看所谓“正史”,都会发现一点,所有的大人物,全是生下来就伟大不堪。当他娘在产床上辗转反侧、呼天号地、汗流如浆、血崩如注之际,小子呱呱诞生,别瞧该小子一身都是羊尿液,却像耶稣基督亲自下凡,不是红光满室,就是天上打雷;不是应验预言,就是一生下来,就有并吞万国、统一世界的大志,花样百出兼丑态毕露,从没有一个例外。
    这种“上天注定”的学说,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可怖的一部分。二十六史里飞象过河兼鬼话连篇,仅只造造产床上的谣,骗骗天下类似乎你我这种可怜兮兮的小民,不过小焉者已。
    呜呼,话说玉皇大帝高坐云端,偶尔往下界一瞧,只见天下大乱,杀声震天,不禁大怒曰:“俺刚跟王母娘娘亲了个嘴,正要动手动脚,却被打断,气死我也,紫微星何在?”紫微星正在太白金星家推牌九,闻声呼唤,急急上殿,玉皇大帝曰:“下界闹得不太像话,派你前往去当一名头目,努力二抓可也。”紫微星领了玉旨,走到南天门,然后托塔李天王照他屁股就是一脚,把他踢下凡尘。他就趁着下跌之势,撞到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肚子里,然后劈哩拍啦,隆重降生,成了“太祖”、“高帝”。
    该“太祖”、“高帝”既有如此尾大的来历,当然得有点异禀异样,才能对得起托塔李天王南天门上那一脚。于是,你阁下在史书上瞧吧,每个有头脸的家伙,都一定有其使人紧张的节目。有些人可能真的有点奇特之处,那当然更锦上添花,加油加醋。有些人却偏偏如猪如狗,如虎如狼,啥奇特之处都没有,但只要一朝权在手,能够发号施令,自然也会有保镖护院型文人,英勇地为他杜撰。
    异禀异样的学说在中国横行猖獗,凡三千年,迄今不衰。正史不像正史,而像鬼话,头目们所以有那种地位,不但金多如土,还可以随时修理别人,不是纯靠人力,人力有屁用乎?而是完全靠玉皇大帝的旨意。你阁下如果想从卑微的地位往上挣扎,那就是桀骜不驯、不安本分的莠民。盖你既没有经过玉皇大帝亲自召见,惟一的出路就是只有被人骑到头上,想歪歪脖子,松动松动,便是罪大恶极,更不要说自己直直脊梁矣。
    我们说中国的二十六史,即所谓“正史”,简直飞象过河兼鬼话连篇,顺调分子听啦,一定义愤填膺,痛不欲生。其实说它是鬼话还算客气的,真乃是一大缸酱也。中国人也真怪,一旦略露头脸,就非冒出一点异禀和冒出一点异样不可。这种干法,洋大人不太了解,你听谁说过华盛顿先生是一条爬虫──龙乎?又听谁说过林肯先生降生时满屋红光,红光满屋乎?只有中国政坛上的头目,不管他是大一统天下的祖字辈也好,或是可怜兮兮小局面的崽字辈也好;百年以上长命王朝也好,三载五载短命活剧也好,千篇一律,全都不同凡品。权势越大,异样也越精彩,我们现在就按照着“正史”的顺序,逐个王朝研究研究他们的开山老祖──包括原始头目和第一任头目。特别声明的是,我们毫无不敬之意,谁要说我们不敬,谁就是王八蛋。柏杨先生的目的只是请读者先生开开眼界,瞧瞧奇景,盖这也是人生的一乐也。
    于是,我们开始──中国第一位头目,就是中华民族的始祖,纪元前二十七世纪黄帝王朝第一任帝姬轩辕先生,史书(《史记·五帝本纪》)上说,他一生下来时,不但漂亮英俊,而且只不过七十天,就会说话啦。按普通情形,小孩子因在母胎里住了十个月,皮肤既皱又丑,犹如九十岁的臭老头,至少要六个月之后,才能开始舒展。而成为“人形”,总在一岁半左右。但姬轩辕先生却一生下来就仿佛群英会里的周瑜,俨然英俊小生。而且最叫座的是,他还没有满七十天,就会哇啦哇啦。史书上曰:“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弱,不满七十天。可惜没有进一步记载他说些啥,只会喊爸爸妈妈乎?抑连忧国忧民的一套都出了笼乎?但姬轩辕先生露的一手固不特此也,史书上还说他十五岁时,就聪明得不像话,大概非如此乱盖,便不足以吸引观众而广招徕。其实不仅姬轩辕先生自己如此,连他的子孙也不肯谦让,曾孙帝喾姬夋先生比他曾祖父还要厉害,曾祖父姬轩辕先生只不过生下来就会说话而已,而姬夋先生生下来不但会说话,而且还会喊自己的名字。
    无名氏先生大概看了两个月的棋文章看腻啦,所以告诫曰:“不要啰嗦。”呜呼,这是一个基本问题,试问我不啰嗦,稿费谁给?为了钱有时候啥坏事都做得出,我只不
    过有点啰嗦,乞谅乞谅,总不忍心断我的财路吧。再一个原因是,有些事必须翻来覆去地前说后说,左说右说,里说外说,东说西说,才能说得明白,简简单单的三言两语,恐怕就更词不达意矣。
    柏杨先生当然会下象棋,至于对手,无名氏先生可能疑心我说的常败将军准是暗指那四位先生,非也,这四位先生,我连碰都不敢碰,我要是比他们下得好,今天还爬到桌上信口开河乎?夫下棋这玩意,跟其他行业最大的不同是,其他行业的朋友无不谦虚如仪,你问一位游泳健将技术如何,他必曰:“不行不行,不过会浮起来而已。”可是你问一个臭棋试试,没有一位臭棋不吹大气的:“我的棋至少九段。”柏杨先生有生之年,还没听说过有谁肯点头认输。即令心服,口也不服,壮哉,我说这话,不是说我也真不行,我当然所向无敌,无名氏先生千万不要误会了也。
    今天一大早,几个常败将军,连袂驾临柏府,找我算账,一个个攥拳怒目,吼曰:“柏老柏老,你下棋一向以橡皮筋闻名于世,怎么赃栽到俺身上?”结果请他们吃了一顿豆浆油条。打发走之后,我就坐在板凳上发呆,一则心疼这顿早点钱,二则也恨他们头脑不清。这年头似乎最流行栽赃,我不过栽他们一个橡皮筋,有啥账好算的哉?君不听说过一个大汉的故事乎,他阁下正在墙角小便,过来一个三作牌,一把抓住,要罚他钱。他灵机一动,急忙往旁边跨了两步,又撒了一泡,然后理直气壮曰:“三哥,别瞪眼好不好,我是看你刚才在这里撒,我才撒的呀。”三作牌曰:“岂有此理,你怎么胡搅蛮缠?”大汉曰:“这里明明两泡尿,不是你撒的,难道是俺撒的乎?”直把三作牌气得死去活来。柏杨先生下棋,有时候固然橡皮筋,其实并不太多,不过一旦常败将军不备,我的车就往往拐个小弯,倒是有的也。尤其是正在酣战之时,他去接个电话,回来之后,包管面目有点小不一样,这也是取胜之道,不可不知焉。
    台北《联合报》开始举行象棋名家赛,奖金两千元,比起日本来,真是可怜可怜,但这跟销路有关,如果也像日本一样,棋赛能增加报纸销路,奖金自然会提高,一旦高达八百万元的数目,象棋就是第一流的矣。
    = 完=

35
0

下载地址


扫描二维码下载本书

用户评论

自古评论出人才,欢迎您发表您的精彩评论!
《“鬼话”中国正史》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