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声明:本书为落吧书屋(luo8.com)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

正文卷


------------

第一章 有人害朕

    洁白蚊帐内,十六七岁少年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头上冷汗岑岑,被子里的身体在剧烈颤抖。

    床边站满了人,一个个是满脸担忧,忐忑。

    “啊~”

    少年猛的坐起来,大口喘气吸气,双眸大睁,血丝遍布,惊恐莫名。

    他急剧的呼吸几口,稍稍冷静,眼神有些迷茫,道:“我不是掉下山崖了吗……”

    “官家……”

    他耳边传来一道战战兢兢的声音。

    少年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穿着古代官服,带着官帽,一脸不安的中年人。

    少年一怔,刚要说话忽然脑中剧烈一疼,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在倒下去的刹那,他听到一阵阵‘官家’‘官家’的急切喊叫声。

    ‘官家,不是宋朝皇帝的称呼吗……’这是少年昏迷前最后的念头。

    ……

    “我想吃鱼,要很大的那种。”

    “官家,鱼太腥,有刺,不行。”

    “我要吃肉,大块的。”

    “官家,太油腻,伤胃还容易肥胖,不行。”

    “我想吃狗肉,冷冻的。”

    “官家,太凉了伤身体,不行。”

    两天后,福宁殿。

    少年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坐在床上,看着床边的年岁相当的小黄门也就是小太监,两人的对话在‘我想’与‘不行’中交替着。

    赵煦心里轻叹一口气,目光有些茫然看向门外。

    外面是宋朝的天空,与他原本的世界隔着一千多年。

    他还记得他在极限攀岩,一脚踩空,漫长的跌落中,居然出现一千多前的开封,宋朝皇宫的一口废井里。

    他成了宋朝的第七任皇帝,历史上的宋哲宗,同名同姓的赵煦。

    前世,他是跨国公司高管,经济学博士,年少有为。现在,他是大宋皇帝,九岁登基,已在位七年。

    庄周梦蝶,相隔千年的两人,恍然间已成了一个。

    “会是谁要害我……”

    赵煦看着门外低声自语,他不记得为什么去那口废井,隐约间,似乎有人推了他一把。

    赵煦脑海里闪过一个个人影,目光明灭不定。

    赵煦心里揣测,现在是元祐七年,他今年十七岁,大致知晓,历史上的宋哲宗,二十出头就突然驾崩了。

    现在的情势有些复杂,虽然心里闪过一个个人影,却没有明确的线索与目标。

    赵煦无法断定是要害他,却感觉到了危机,一次不成,肯定还会有第二次!

    赵煦目光转向眼前小黄门,他双手缠着纱布,隐有血迹,道:“谁做的?”

    小黄门陈皮转头看了眼外面,有些畏惧的低声道:“官家,周公公在查是谁害官家。”

    “周和?”

    赵煦神情微动,目露思索。

    周和是黄门令,也就是宫内大总管,是高太后的心腹。周和在追查害他的人,有查到什么吗?他那位垂帘听政的祖母高太后会是什么态度?

    赵煦心中转念,看着小黄门陈皮,道:“皮皮,现在,朕与你是绑在一起了,他们要是害死了朕,也必然会杀你灭口。”

    陈皮脸色立即发白,双眼直直的看着赵煦,里面全是恐惧。

    他在宫里也见的多了,心里十分清楚,有人要害官家,他这个贴身太监是怎么都逃不过的!

    赵煦看着他的表情,暗自点头,道:“过来,帮我去做几件事。”

    陈皮现在恐惧非常,根本不会思考,下意识的上前。

    赵煦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最后道:“一定要隐蔽,不要让人查到你的头上。”

    陈皮双眼大睁,张口结舌。

    赵煦坐回去,淡淡道:“这叫反其道行之,不管是谁要害朕,宫里必然全力保护我,短时间内,你我的命就算保住。”

    陈皮听着,顿时明白,恐惧稍去,重重点头道:“官家先休息,小人这就去办!”

    赵煦嗯了一声,轻吐一口气,缓缓靠在床头,闭目养神。

    他落入井中,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没办法立刻恢复,按照太医说的,需要消除惊悸,安心静养。

    赵煦没有睡觉,他还在回想着前前后后的事情。

    他不记得怎么去的那废井旁,也不清楚跟谁去的,为了什么。

    ‘可能是惊吓过度,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记起来。’赵煦心里自语,尽可能的让自己镇定,平复心情。

    大约一炷香时间,陈皮又跑回来,来到赵煦床前,瞥了眼外面,低声道:“官家,我都按照您说的做了。”

    赵煦睁开眼,见他还是惊慌,微笑着道:“不用担心。待会儿你出去后,看到人,不管熟悉不熟悉的都盯着打量,而后就在福宁殿内,不管谁叫你都不要出去。”

    陈皮表情不安,看着赵煦,犹豫着没敢马上答应。

    赵煦挪动了下身体,一笑道:“忘了前面的事情了?很快,祖母就会亲自过来,将所有人都换掉,加强对我们的保护,或许还会给指派一些人给你,给你升官。”

    陈皮眨了眨,有些不信的道:“娘娘会亲自过来,给小人升官?”

    赵煦微笑,道:“不着急,等着看。”

    陈皮觉得眼前的官家有些不一样了,迟疑的应了一声。

    ……

    慈宁殿。

    黄门令也就是宫内大总管周和急匆匆,甚至是小跑着进入高太后处理政务的偏殿。

    高太后满头银发,富态威严,身穿繁杂宫装,正在俯身批阅奏本。她听到脚步声,慢慢的放下笔,抬起头看向周和,神情淡漠的道:“查到什么了?”

    周和神色有些慌张,挥手将侍立在两旁的宫女,黄门赶出去,径直来到高太后身旁。

    高太后看着周和,赵煦被人推下井,她一直在让周和查,难道是查到什么人了?

    想到这里,高太后面露寒意。

    周和看了眼下面,在高太后耳边低声道:“娘娘,外面在传,说是娘娘害怕官家亲政夺权,是娘娘谋害官家,要另立皇帝……”

    嘭

    高太后一掌拍在桌上,怒目圆睁,喝道:“什么人嚼的舌根子,给哀家拉出去,通通杖毙!”

    做奶奶的太皇太后谋害皇帝孙子,这在重视伦理纲常的大宋,是要天塌地陷的!

    周和也是一脸惊疑不定,道:“小人查了查,是从宫外传进来的。”

    高太后神情震怒,眼神迸射杀意。

    散播这个谣言的人,其心可诛!
------------

第二章 借力

    周和见高太后大怒,又看了眼外面,低声道:“娘娘,必需想办法遏阻,否则在宫外蔓延,后果不堪设想。”

    高太后掌握权柄已经近八年,心里素质过硬,很快冷静下来,眼神冷幽,忽然沉声道:“将福宁殿的人全都换了,再调一队禁军保护福宁殿各个门,福宁殿的进出要严格盘查,御膳房,浣衣房,杂役等给哀家再好好的查,官家如果再有事,哀家要他们所有人陪葬!”

    周和连忙应着,急急转身出去。

    高太后看着他的背影,双眸厉色闪动,旋即又不屑的哼了一声,表情渐渐恢复,继续批阅奏本。

    ……

    到了下午,高太后带着一群人来到了福宁殿,直接来到赵煦的寝宫。

    高太后在一众人的簇拥下,走到赵煦的床前。

    赵煦听到动静,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

    高太后快两步,按住赵煦,脸上都是关心之色,打量着赵煦的脸色,道:“官家,可好一些了?”

    赵煦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高太后,这位就是后世评价极高,有‘女中尧舜’之称的的高太后?

    赵煦强行下床,给高太后行礼,道:“劳祖母费心,已经好多了。”

    高太后仔仔细细的看着赵煦,一转身,呵斥道:“太医,还等着什么!”

    一个中年人快步上前,弓着身,道:“请官家安坐。”

    赵煦笑着与高太后道:“祖母,已经好多了,无需再辛苦太医了。”

    高太后伸手替赵煦理了理衣服,道:“快给太医看看,不然哀家不放心。”

    赵煦心里分辨着高太后动作的真假,依言坐在床边伸出右手。

    太医小心翼翼的给赵煦号脉,片刻就起身向赵煦,高太后抬手,道:“娘娘,官家身子还是虚弱的很,并且惊吓过度,微臣开些静心调养的方子,官家静养两三个月应无大碍。”

    高太后表情放松了一些,温和的道:“有劳太医,下去领赏吧。”

    太医连忙抬手谢恩,带着药箱下去了。

    高太后转而坐到赵煦床边,拉着他的手,看着他苍白的脸,道:“哀家还是不放心,哀家已经让周和将福宁殿的人全换了,你今后一定要小心,对所有人都要警惕一些,莫要让哀家担心……”

    周和适时的插话,道:“官家,娘娘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

    赵煦看着高太后,面露愧色道:“令祖母忧心,孙儿惭愧。祖母放心,孙儿会小心的。”

    赵煦心里实则十分冷静,现在的皇宫里,他不能相信任何人。

    高太后见着赵煦神色,无法判断赵煦是否已经知道了那个谣言,拉着他的手,说着关心的话。

    周和,陈皮等人站立在不远处,各有心思。

    周和想的是,到底是谁在害官家,官家知道了那个谣言又会是什么反应?

    陈皮则在害怕,要是太皇太后知道是官家在散布谣言后果会怎么样?另一边又忐忑,要真的是太皇太后想要害死官家另立皇帝,他又会是什么下场?

    高太后拉着赵煦诉说了好一阵子的祖孙情,见赵煦好似不知道那个谣言,拍了下赵煦的手,面无表情的道:“官家,也不用太担心,有哀家在,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哀家会尽早查出这些魑魅魍魉,让他们明白,我大宋的官家不是好欺的!”

    赵煦觉得高太后这个反应,确实像是在维护他,并没有因为那个谣言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赵煦心里分析宫内宫外的情况,面色不动,微笑着道:“祖母说的是,孙儿到现在,全赖祖母庇佑。”

    高太后微微点头,又拍了拍赵煦的手,看了他片刻,转头看向殿中。

    目光扫过,高太后道:“这宫里,哀家一直在让人详查,但动作也不能太大,让宫外知道反而不好查。你这宫里哀家都换了,你要有什么心腹……查清楚了就留下,这样哀家也能放心一点。”

    “皮皮查过了吗?他留下吧。”赵煦顺着高太后的目光看去,顿了顿说道。

    高太后看向陈皮,道:“那你就是内给事了,福宁殿给哀家看紧了,要是官家再有什么差错,你,杖毙!”

    陈皮双眼大睁,一脸骇色。

    内给事是宫内官名,虽然人数多不管什么事,却是结结实实的从五品下,陈皮之前只有一个从九品下的空名头主事!

    真的被官家说中了,他升官了,而且一下子升到了五品!

    周和面无表情的看了陈皮一眼,只当他是被‘杖毙’吓懵了,淡淡道:“谢恩。”

    陈皮一个激灵噗通一声跪地,大声道:“谢娘娘,谢娘娘,谢官家,谢官家……”

    高太后见他这个模样,平静的又转向赵煦,道:“今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与哀家说,千万不要一个人出去,免得哀家忧心。”

    赵煦瞥了眼陈皮,微笑着道:“是,我记住祖母的话了。”

    高太后见差不多了,就起身道:“你还要好生养着,哀家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让周和去办,要是想起什么,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哀家,莫要鲁莽。”

    赵煦眼神微动,这话的意思,是她已经知道什么了?

    赵煦不动声色的跟着站起来,道:“是,祖母放心。”

    高太后又伸手摸了摸赵煦的头发,这才转身离去。

    赵煦送到门口,看着高太后一群人出了福宁殿的大门。

    陈皮等高太后走了,忽然咚的一声跪地,沉声道:“谢官家,小人一定为官家查出是谁要害官家,将他千刀万剐!”

    陈皮是终于清醒了一点,官家真是太厉害了,只是出去说了几句话,就真的让他连升了四级!

    赵煦瞥了他一眼,道:“起来吧。”

    陈皮应着,神色恭谨的站到赵煦身后侧。他已经明白,经过这件事,官家已经不一样了!

    赵煦犹自看着福宁殿的大门,神色思忖。

    他让陈皮散播那个谣言,一来是为了自保,不管是谁做的,作为宫内以及大宋的实际掌控者,高太后都不能允许赵煦再出事,要全力护着他。否则那则谣言就被坐实,太皇太后谋害亲孙皇帝,整个大宋上下,没人会答应!

    二来,他是在试探。试探高太后以及宫里的反应,以从中找出一些破绽。

    高太后确实如赵煦所料,加强了对他的保护,阐明了态度,想必有一段时间幕后之人不会再出手。

    那,到底是谁在害他,他死了,谁会是最大的受益者?

    赵煦继而就想到了赵佶,他的十一弟,历史上,他死后无子,就是赵佶继位,历史上的宋徽宗,酷爱书法,‘瘦金体’的创造者,也是搞出‘靖康之变’,结束北宋的昏君。
------------

第三章 愚蠢

    赵煦想到他,心里又迟疑。

    ‘赵佶才九岁,宫中高太后又身体康健,即便我出事,赵佶登位,不过又是一个傀儡,即使他背后有人,也没有多少益处。那除了赵佶外,谁会是最大受益者?’

    赵煦想着宫里,心思又飘到宫外。

    现在的宋朝的局势很复杂,前面是他老爹宋神宗与王安石变法,将宋朝的朝野势力催化为‘旧党’与‘新党’。

    ‘新党’以宋神宗与王安石为首,力推变法。‘旧党’则以太皇太后高氏,宰执司马光为首,则奋力阻止,以维持‘祖制’。

    宋神宗驾崩,九岁的赵煦即位,太皇太后高氏垂帘听政,联合司马光等人将‘新党’尽数赶出朝廷,发配到了岭南以南,并且废除变法,恢复祖制。

    现在,是‘旧党’当家。

    ‘是我之前露出了支持变法的心意,旧党害怕,所以要害我?’

    赵煦心里想着,却又觉得不大可能,高太后还在,身体好好的,没有到急眼的程度。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1
首页   上一页   ←   1/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