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175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小小的会议室。

    等到天黑,送走这些尚书,小会议室内,只有蔡卞与章惇两人。

    蔡卞喝了口茶,轻吐一口气,有些轻松的笑着说道:“这么看来,明年全面推行‘新法’,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章惇面容疲倦,倒也有欣慰之色,道:“开封府的丈量队据说有上千队了,每个村子都有。丈量清楚,就要重新整顿,划分,还是马虎不得,不得大意一点。”

    蔡卞表情多了几分肃色,轻轻点头。

    ‘土地’问题,是封建社会最根本问题,哪里能那么轻易解决?

    蔡卞放下茶杯,道:“官家说,朝廷要准备至少一千万贯,从地主手里赎回土地,你怎么看的?”

    章惇想了想,道:“官家要的不是遏制兼并,是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千万贯,只是个启动,想要解决,至少需要五年的税赋才够。”

    蔡卞嗯了一声,思索着道:“确实是一个漫长的事情,不过,这件事一旦做好了,其他问题就容易的多。”

    章惇双眼闪动着厉色,道:“就这一件事……”

    就这一件事,难倒了多少人,历朝历代的更迭,无不是土地惹的祸,真的那么容易解决,怎么还会亡国呢?

    手 机 站:


------------

第三百零八章 邀天下民心

    第二天。

    韩宗道加太中大夫致仕,朝廷里没有什么人送他,倒是有不少在野官员,士绅等夹道相送,从皇城门口,一直送去老远。

    不知道多少人哀叹,‘奸臣当道,昏政跌出,忠臣冤屈,直臣遗野’,徒呼奈何。

    韩宗道倒是没说什么,表情一直很冷漠。

    接着,就是政事堂发布政令,严厉谴责这一届士子冲击翰林院的行为,命刑部清查其中原委,在没有查清楚之前,此次会试作罢。

    同时颁布的,还有曹政的任命,以及厉行推动‘方田均税法’在开封府的施行,誓言进行到底。

    相比于这届会试作罢,其他的根本没人在意。

    士子们更加惊怒,加上有心人的挑拨,本来已经散去的士子们,再次汇聚到礼部门口,高喊着‘除奸佞’、‘灭国贼’。

    章惇等人昨日就打过招呼,是以六部等不动如山,开封府,刑部也不做弹压,只是控制着局势,不让翰林院的事重演。

    政事堂就更不会理会,章惇安排好诸多事宜,按照计划离开开封府,前往各县进行考察。

    蔡卞等人各有忙碌,朝廷现在连轴转,没有半刻停歇。

    太多的士子愤怒于朝廷改革科举,愤怒于取消此次科举,但也有志在必得的人惊慌失措。

    毕渐作为这次状元的热门人选,此刻也呆住了。

    围绕着毕渐的人,包括那些已经准备与他接亲的人,都慌了。

    城南一处民房。

    赵谂看着手里被撕下来的告示,目瞪口呆。

    他对面坐着张怀素,神色倒是从容自然,道:“人道有损,天将灾祸,国之将亡,必有妖邪。”

    赵谂不管他说的这些,神情紧张,道:“道长,你之前可是说,我这次必高中的……”

    张怀素看着他,叹气道:“人作孽犹可恕,天作孽不可活,妖邪祸乱,老道也不能算尽所有。”

    赵谂皱了皱眉,又看向手里的告示,道:“这份告示说,考卷被烧,会试作罢,可又没说什么时候重考,今年,还会重考吗?”

    张怀素装模作样片刻,道:“冲击翰林院那么多人,岂能查的清楚?不过,赵公子无需担忧,今年作废,明年必有恩科,赵公子福泽深厚,官运亨通,只是多些波折罢了。”

    赵谂看着他,神色有些不好看。

    赵谂之父赵庭臣是僚人首领,带着僚人归化大宋,他这次科举备受期待,要是这样狼狈而回,固然不会受什么指责,但对他的威望必然有所打击,最重要的,当然是他的前途有碍!

    这次能高中,谁知道明年会怎么样?

    赵谂内心有些不安,更有些愤怒,看着张怀素道:“道长,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张怀素看着赵谂,忽然心里一动,以手抚须,故作高深的道:“世事无绝对,倒不是没有。”

    赵谂登时会意,道:“道长若能有其他门路,我愿出三百贯,作为道长的茶水钱。”

    张怀素脸上笑容一闪而过,继而又保持着高人模样,道:“赵公子不要慌,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先看看其他人以及朝廷怎么反应吧。”

    赵谂听着,心里多少安定一些,还是不能平静,突然站起来,道:“我去见见其他人。”

    一个人势单力孤,人多力量大!

    张怀素见着,忽然拉住他,低声道:“说的严重一些。还记得我们前几日说的话吗?”

    赵谂登时想起了苏轼,神色愤恨的点头,大步离去。

    张怀素看着赵谂快速离去的背影,双眼眯起,笑容得意,自语的道:“三百贯,嘿,开封城的钱真是好赚……”

    张怀素心里高兴,待会儿还得去见见一些大人物,或许还能捞一笔。

    得意间,忽然目光瞥去,就看到书桌上几张纸,凌乱在一堆书中。

    赵谂这个人向来工整,一丝不苟,张怀素咦了一声,好奇的上前抽出来看去,登时双眼大睁,面露惊色。

    这是赵谂的亲笔,上面写的是自立为帝,国号为‘隆兴’!

    张怀素震惊,想着赵谂出身僚人,心里倒是能明白,心里急急转念,瞥见四周无人,悄然将这几张纸叠好,揣入怀里,快步离开。

    ‘会试作罢’,不是小事情,不止在野的那些人坐不住,朝廷里更是如此。

    一些官员纷纷询问,由下而上,庞大的压力,迅速汇聚。

    好在,而今的朝廷相当团结,意志坚定,还能扛得住。

    这些人声音,也尽数被赵煦排在宫外。

    他在垂拱殿处理政事,同时等待着时间。

    随着是一点点过去,刚到中午,宣德门外,刑部,宫内禁卫迅速拉起一条条线,并且在几个必经的路口进行戒严。

    而后,禁卫搬去一张长桌,二十多个椅子,就布置在宣德门外。

    宣德门是皇宫的大门,突然警戒,还摆出这么多桌子,路过的百姓纷纷疑惑,并且聚集的越来越多。

    “这是要干什么?”

    “宣德门怎么突然戒严了,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不会又有相公或者什么大人物要遇难了吧?”

    “哎,奸臣当道,天下人水深火热……”

    “以往的太平盛世,再也回不来了……”

    无数人摇头而叹,怀念过往的平静生活。

    以往,朝廷安稳,没有任何事情,开封城太太平平,似乎所有人都享受这样的生活。

    现在,那些‘新党’又回来了,搅和的天下没有半点安生。

    享受惯了的人,真的是无比怀念。

    毕渐,赵谂以及不少还算冷静的士子,纷纷也跟了过来,等着看到底要发生什么事情。

    胡中唯站在宣德门上,沉声与边上的刑部尚书来之邵道:“来尚书,近距离的,由禁卫来守卫,各处路道,刑部必选看守好。要是有人企图冲过来,谋害官家,禁卫不会手软的。”

    这位是官家的贴身禁卫,来之邵没有端架子,神情肃色,道:“放心吧,刑部调集了二百多人,还从开封府借调了一百多,足以应对了。”

    胡中唯面无表情,道:“外面闹事的人太多,要考虑周全,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本将不管。”

    来之邵脸角动了动,回忆起昨天火烧翰林院的事,左思右想,也怕再出事,转身就走道:“我再去调一些人。”

    胡中唯见他走了,继续调人,堵住所有可能的危险。

    与此同时,户部尚书梁焘来到了垂拱殿,正在面呈一些事情。

    等这些事情说完,赵煦看着他,说道:“陈皮与你说了?”

    梁焘神情有些犹豫,还是道:“是,臣待会儿陪官家到宣德门外。”

    赵煦笑着道:“不用那么担心。另外,朕会当众宣布一些事情,你要做好配合。”

    梁焘一怔,道:“不知,官家要宣布什么?”

    赵煦抬头看向宫外,目光有些诡异,朗声道:“邀天下民心!”

    梁焘越发疑惑。

    赵煦却没有多说,站起来,道:“时间差不多了,走吧。对了,请蔡相公一起来。”


------------

第三百零九章 宣德门下

    走在去宣德门的路上,蔡卞还在劝说。

    “官家,实在太过危险了,放在紫宸殿更有威仪……”蔡卞有些苦口婆心。

    在宣德门开会,这是前古未有之事了吧?

    赵煦摆了摆手,阻止他们继续劝说。

    后世那种热武器都不惧,何况现在是冷兵器。如果在宣德门都保护不了他,今后他干脆别出宫了。

    蔡卞见此,只好守住嘴,目光看向宣德门,希望那边能看紧一点。

    梁焘就更不说话了。

    此时的宣德门外,被空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空地,三条线挡住了不知道多少百姓。

    在更远处的路口,衙役,禁卫挨个检查要路过的人,确保他们没有藏任何可以危害赵煦的‘武器’。

    不多时,开封府衙役领着一群人,穿过人海,从警戒线进来,站到桌子的不远处。

    这些人,有开封府十六县的知县,也有百姓,士绅,商人等,都是在开封府变法中,‘表现突出’的人。

    他们都有些不知所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只能干站着。

    开封府的衙役只是奉命行事,不会多说什么,人带到就退到了一边。

    “这是干什么?”

    四周的人群看着,越发不解。

    “那人,好像是中牟县的知县?”

    “那个,好像是李员外,他也在?”

    “那个不是陈志豪吗?听说他去年刚在杭州那边包了几座茶山,生意做得很大……”

    “那些人好像是种地的,脸上还有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奇了怪了……”

    警戒线外的人全都愣住了,来的这些人乱七八糟,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目的。

    在人群中的毕渐,同样不解,神色思索。

    赵谂也在,他眯着眼,神情嗤笑。

    他觉得‘新党’着实可笑,完全不懂民心所向,这般搞下去,迟早会惹来大祸!

    人群中还有些曾经的朝廷高官,同样皱眉苦思。

    “哼,‘新党’就喜欢搞这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完全不顾祖法!”

    “宣德门这般重地,岂能如此乱来,皇家威仪还要不要了!”

    “不行,我明日,不今日,一定要上书弹劾章惇等人,哼,目无王法!”

    他们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身穿常服的年轻人,在众人的簇拥一下,缓步出了宣德门。

    那些曾经的高官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们怒睁双眼,不可置信!

    出来的,居然是官家!

    在他们的记忆中,官家就应该待在深宫里,外人难得一见才对!

    还有不少人见过赵煦,他们同样吃惊不已,愕然的说不出话来。

    警戒线外的声音,随着赵煦迈步而出,逐渐减小,继而落针可闻!

    好一阵子,毕渐看着已经走近桌子的赵煦,心头骤然激动,自语的道:“这就是官家吗?”

    关心朝局的人都清楚,近来的一系列剧变,都是因为这位年轻的官家,从他亲政开始!

    赵谂则皱眉,脸色有些不好。

    他因为苏轼等人被罢黜、流放一直对朝廷心怀不满,对这个亲政后的年轻官家,自然更是没有好感。

    人群中的张怀素,一手抚须,一手习惯性的掐着,盯着赵煦,嘴角浮现怪异的笑容。

    而警戒线内的各县令,士绅,百姓更是六神无主,呆呆的看着赵煦一群人走近。

    等到赵煦到了桌前,有反应过来的知县,忽然噗通一声跪地,大声道:“臣咸平知县包德参见陛下!”

    他这一喊,其他人迅速反应过来。

    阳武县,中牟县等的知县迅速跟着跪地,高声大呼。

    继而警戒线外有人陡然惊醒,也跟着跪地,高呼‘参见陛下’。

    警戒线外本就拥挤,这一跪登时一片混乱,还是硬生生的跪了下去。

    别人都跪,谁还敢站着?

    不多久,偌大的宣德门外,除了赵煦身边的人,只有不远处的禁卫以躬身代礼。

    赵煦见着跪了不知道多少人,对这样的场景很是措手不及,但旋即他就恢复如常,微微一笑,摆手,朗声道:“免礼,平身!”

    “谢陛下。”

    回应的声音十分的不整齐,参差不齐,还是相当的大,在宣德门前回荡不休。

    人群慢慢站起来,目光都在赵煦身上,他们心底还是十分的震惊,疑惑,不知道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煦环顾一圈,心里突然也有些紧张,暗吸一口气,目光落在桌子对面的一群人身上,笑着道:“今天,朕是来感谢诸位的,请坐。”

    阳武县知县李博知愣了下,抢先抬手道:“启奏陛下,臣等都是本分行事,不敢当官家感谢。”

    其他人跟着说话,一些没见过赵煦的士绅,百姓连连点头,紧张,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赵煦微微一笑,拉过一把椅子,率先坐下,看着一众人道:“你们都是功臣,不能站着说话,都坐。”

    一众人还是犹豫,他们哪敢与官家平起平坐,何况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蔡卞站在赵煦身旁,面无表情,淡淡道:“需要我给诸位拉椅子吗?”

    雍丘县知县郑贺致见着,果断的抬手向赵煦道:“谢官家。”

    说完,找到他的位置,神色俨然的坐下。

    他身旁的人,稍微犹豫了,只得跟着。

    十六个知县相继忐忑落座,其他士绅,百姓只能跟着随大流。

    他们这陆续坐下,警戒线外的人群,悄悄嗡嗡嗡起来,不知道在说什么。

    赵煦能感觉到他们奇怪的目光,神色不动,等着小吏上好茶之后,这才拿起茶杯,与桌上众人道:“以茶代酒,诸位卿家、民众,为了朝廷大政,辛苦了!”

    一众人吓了一大跳,连忙就要起身。

    赵煦连忙摆手,道:“都坐下,今天,俗礼都免了。今天不管出什么事情,只要不是拿刀捅朕,一概无事。”

    众人犹豫再三,看到蔡卞的肃色,这才谨慎小心的坐下,端着茶杯道:“臣等(小人)不敢当。”

    赵煦喝了口茶,等他们相继放下茶杯,面露微笑,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175
首页   上一页   ←   175/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