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45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蔡京忽的缩回头,笑容意味深长的道:“沈兄不久之后就会知道,深夜叨扰,望请谅解。告辞了。”

    沈琦怔了怔,连忙起身送他出去。

    目送蔡京一个人的背影,沈琦还在思索蔡京话里的‘大变’指的是什么。

    “是这蔡京看出些什么了吗?”沈琦自语。

    慈宁殿,悄悄掌起了灯。

    高太后坐在床上,喝了口茶,感慨的道:“人老了,觉也少了。”

    周和小心的服侍着,别人或许没有察觉,但他能感觉到,高太后与以往不同了,看人的目光极其锐利,隐含着杀气。

    等高太后喝完,周和这才道:“娘娘,外面的消息。二范相公,都告假了。”

    高太后擦了擦嘴,道:“咱们这位官家终究是太年轻了,这回要吃苦头了。”

    周和将茶杯放到一旁,恭谨的立着。

    周和对外面的朝局是洞若观火,宰辅‘闭门自省’,计相‘畏罪自杀’,枢相‘不管不问’,三相空悬,加上中书省的范百禄,尚书省的范纯仁告假。

    也就是说三省,枢密院,三司衙门五位主官因为各种原因不能视事,大宋最高层的五大衙门,空摆了!

    政务,就是不停也得停!

    高太后坐着,望着福宁殿的方向,久久不言。

    周和等了许久,开口道:“娘娘,明日就得下诏,关于向太后的葬礼了。”

    高太后平静的神色骤然一冷,哼道:“我没夺了她的封号就不错了,一切从简!”

    周和连忙应着,道:“是。”

    这种事,就不需要赵煦的玉玺了,高太后可以直接下诏。

    这一句落下,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偌大的慈宁殿,孤灯双影,静悄悄的。

    赵煦的好觉并没能睡成,天色未亮就被陈皮喊了起来。

    赵煦在洗脸清醒,陈皮在身后道:“是枢密院的消息,环庆路的催饷急报,并且夏人可能真的要来。这是环庆路经略安抚使章楶的密本。”

    赵煦连忙擦手,拿过来。

    密本,不算是正式的奏本,是一种比较正式书信,非官方却又严肃,是给枢密使苏颂的。

    赵煦拿着坐在灯边,仔仔细细的看。

    章楶这道密本写了很多东西,大概就是他在西夏有细作,获知西夏有备军的迹象,并且日益明显。

    赵煦皱眉,盯着这道奏本,仔仔细细的思量。

    他并不清楚这段历史,一点印象都没有,他只知道,宋夏之间的战争没有停过,还有就是‘岁币’!

    赵煦决然不会答应‘岁币’这种东西的,盯着这道奏本,心里飞速思忖,不但要准备钱粮军饷,还得派兵支援环庆路。

    从章楶的奏本来看,西夏的动作很大,少说也有十几万人,而环庆路满打满算不过五六万,还分散守卫各处。

    赵煦双眼眯起,道:“看来,动作还得快。”

    陈皮听了眼皮直跳,还快,还能怎么快?

    三相去了其二,三司衙门,尚书省被封,即便想要换人,也得给那些人回京的时间吧?

    赵煦没看陈皮,心里闪电般的闪过种种念头,忽然道:“第一,明天一早,将梁焘,苏颂叫到垂拱殿见我。第二,立刻动用内库,直接拨付一百万给户部。第三……命楚攸尽快回来。第四,我要的那些人,你以我的名义发信给他们,命他们全力赶赴京城。另外,加快搜集朝臣的资料,没有时间等了。”

    陈皮连忙一一记下,还是忍不住的道:“官家,是不是,过于着急了?”

    赵煦摇了摇头,道:“司马光对夏,辽的策略是‘斥地求和,绥靖苟安’,现在朝廷的想法也是这样,环庆路的态度不明朗……我怕会出事。”

    ‘旧党’的态度大概就是一味‘畏战求和’,能不打就绝不打。即便最后打胜了,还是割地求和!

    赵煦,绝不允许继续这样!

    陈皮登时明白了,道:“是。小人这就嘱咐,天一亮就出宫。”

    赵煦点点头,依旧看着章楶这道奏本,忽然道:“这个章楶……我记得,与章惇是一家的?”

    陈皮这个倒是知道,连忙道:“是。两人分属两房,是堂兄弟。”

    赵煦唔的一声,仔细的想了想,道:“去,再让皇城司查一查章楶的生平以及功绩,尤其对待夏辽的态度,作战的方式方法等。”

    陈皮应声,道:“是。”

    赵煦没了睡意,翻来覆去的看着这道密本,心里越发的有些不安。

    他这边还没整顿好开封城,环庆路可不能出事!
------------

第九十二章 请假就批

    天色渐亮,陈皮从各处找来了一大堆的资料。

    包括环庆路与西夏的以往战事,朝臣们的奏本,还有就是现在环庆路的人事,军队数量等等。

    以往不清楚,这以了解,赵煦吓了一大跳。

    其中最令他心惊的,是环庆路的目前的战略是朝廷内斗的妥协结果:新党要战,旧党要和,最终就成了不战不和的被动防守!

    还没开战就定了这种策略,其实已经是未战先败了!

    毫无进攻的锐意,不就是明摆着告诉敌人,放心过来打,我们只防守!

    赵煦看的心惊,出离愤怒。

    这样下去,难怪会有靖康之耻,不亡国简直是奇迹!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皮悄悄进来,在赵煦耳边低声道:“官家,苏相公,梁尚书等都在垂拱殿等着了。”

    赵煦拧着眉,心里怒火如潮,听着就将身前的资料收拾好,又深吸一口气,压着怒气,起身道:“走吧。”

    在说着话的时候,他已经决心扭转环庆路的作战思路,重新定位对外战略,尤其是那所谓的狗屁岁币!

    在此之前,他得收拾好朝局里的旧党,否则根本难以成行。

    赵煦心里思索着,尽管太急了一些,可能会引起朝局动荡,却也顾不得了。

    陈皮见赵煦一边走一边还思虑丛丛,跟了几步,还是道:“官家,太后过世的消息传遍开封了。另外,二范相公齐齐告假。”

    赵煦脚步猛的一顿,道:“你说什么?”

    陈皮连忙低着头,递过两道文书,道:“尚书省,中书省刚刚送上来的。”

    赵煦看都没看,气的笑了,道:“好好好,很好!还真是我大宋的中流砥柱,朕的股肱大臣!”

    陈皮缩着脖子,不敢说话。

    现在,整个大宋朝廷高层,也就一个枢密使苏颂在撑着。

    这位却又畏畏缩缩,除了枢密院的事,其他都不沾,理由是:枢臣不闻政。

    枢密院与政事堂掌握军政两权,确实两相制衡,这个理由堂堂正正,没有半点毛病!

    赵煦眯了眯眼,目中若有杀意闪烁,冷声道:“去垂拱殿!”

    陈皮应着,跟在赵煦身后,脚步不自禁的跟着赵煦加快,心里却担忧不已。

    官家太过着急,有些冒进,现在将朝廷里的几位相公都给得罪了,而且官家明显又不会善罢甘休,要出大事情了!

    赵煦赶到垂拱殿侧门的时候,苏颂,梁焘,沈琦已经在等着了。

    赵煦刚要进去,陈皮忽然又接到消息,低声道:“官家,大理寺,刑部,御史台的人来了。”

    “让他们等着。”

    赵煦冷哼一声,直接进入垂拱殿。

    苏颂,梁焘等人见着,连忙行礼道:“臣等参见官家。”

    赵煦摆了摆手,在椅子上坐下,面色沉凝。

    苏颂见着,默默不语,心头轻叹。

    梁焘,沈琦等人已经知道二范告假,抬手欲言忽又止。

    赵煦坐在椅子上,思忖片刻,直接道:“陈皮,传朕的意思。同意二范相公的告假,再批他们三个月,好好养身体,养好身体才能为君分忧,为国谋事。”

    不等陈皮应着,苏颂猛双眼大睁,闭口禅练不下去了,道:“陛下,如此一来,三省空悬,政事被遏,百官不安,天下动荡,还请陛下三思。”

    赵煦冷眼看着他,道:“怎么,朝廷少了几个人,我大宋就要亡国了?要不你也告假,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苏颂被赵煦这句话噎的说不出话来,知道赵煦在气头上,不敢再多言。

    赵煦呵斥了苏颂,心里也清楚,政务不能停摆,直接道:“在政事堂开辟房间,三省所有人与机构迁入,苏颂,你暂代宰执,给朕挑起来。不要跟朕找借口,你想要告假,朕现在就批,批你十年!”

    梁焘,沈琦等人躬身低头,余光悄悄瞥向苏颂。

    吕大防,二范的准假一个月,三个月,其实众所周知,以官家脾性,这三人是回不来了。

    十年,苏颂七十多年了,未必还能再活十年。

    苏颂脸角抽搐了下,他虽然惯常和稀泥,却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跟着胡来,心里叹息一声,抬起手道:“臣领旨。”

    赵煦冷哼一声,道:“另外,环庆路那边势单力孤,朕打算派军增援,枢密院要尽快统筹。”

    环庆路有战事,朝廷调兵增援正常不过。

    但宋朝对边帅历来十分警惕,深入骨髓,苏颂听着,道:“陛下以为,调多少合适?”

    在赵煦想来,自然起码要有十万,但一来粮草供应不上,二来短时间内未必筹齐,沉吟片刻,道:“五万吧,朕要的是精兵强将,枢密院要是糊弄朕,朕就连枢密院一起查封了!”

    苏颂老脸又不自禁的抽搐了下,心里默默推算一阵,道:“是归属经略使章楶调遣吗?”

    赵煦已经对章楶有了一定了解,点头道:“对,朕会赐予他金牌,环庆路一应将领,军队皆听命他调遣,胆敢违抗旨意、军令,先斩后奏!”

    苏颂神色微惊,道:“陛下,不可!边帅如此大的权力,会引起朝野不安,并且若是各处效仿,恐藩镇之势复来!”

    宋朝对军队的控制,可以说是旷古绝今,有的来自于赵家得位不正的心虚,也有五代十国藩镇林立的历史原因。

    赵煦摆了摆手,道:“一时的,此战过后,自然会收回金牌,调章楶回京。”

    赵煦不给苏颂反对的机会,转向梁焘,道:“军饷筹集的怎么样了?”

    梁焘连忙抬手,道:“回陛下,臣,臣以及户部筹集了一百万贯,正在想方设法筹集更多。”

    赵煦心里的怒气稍稍减少,微笑着道:“梁爱卿这个消息,是朕这么多天,听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了。”

    梁焘抬着手,不喜不燥,道:“臣之本分,不敢当陛下赞赏。”

    赵煦轻轻点头,道:“要是朝野诸公都能有爱卿这样的本分,朕就不用这样忧心了。”

    梁焘不敢接话了,要是接了,传出去,得罪的人就不是一个两个。

    赵煦接过陈皮递过的茶杯,道:“朕已经命内库,再给户部拨付一百万,户部要做好筹调。再由殿前司调一千人,亲自押运去环庆路。”

    梁焘抬手,道:“臣遵旨。”

    赵煦说完这个,拨弄着茶水,又道:“传旨,章惇,右仆射兼中书侍郎领吏部事;曾布,右仆射兼中书侍郎领工部事,蔡卞右仆射兼中书侍郎领礼部事,命他们尽快到京。”

    苏颂听着,眉头皱起。

    右仆射兼中书侍郎是一种头衔,相当于副宰相,是三相的助手,但是又领六部事,这就很值得揣摩了。

    外加,三省合并于政事堂,苏颂隐约觉得,这位官家看似杂乱无章,胡乱硬闯的动作下,藏着深深的目的。
------------

第九十三章 卖爹求荣(求收藏~)

    赵煦不理会苏颂想什么,摆平了这件事,看向沈琦,道:“沈卿家是何事?”

    沈琦抬手,道:“陛下,是太后娘娘薨的事。”

    他昨天准备的是关于赵煦大婚的,天未亮就听到了向太后过世,只能临时改口了。

    赵煦对于向太后的死是毫无波澜,淡淡道:“这件事,祖母那边会下诏,等候懿旨吧。”

    沈琦应了一声‘是’,抬着手,欲言又止。

    赵煦看着他,又瞥了眼苏颂,梁焘,道:“外面还有刑部,御史台在等着,诸位卿家有其他事情,待会儿再说吧。”

    苏颂,梁焘无所觉,沈琦听明白了,抬手道:“臣告退。”

    赵煦看着三人离去,喝了口茶,心里思索着,这样还不够,得将吕大防,二范彻底送走才行。

    赵煦正想着,黄鄯,马严,钱升三人进来了,齐齐抬手道:“臣参见陛下。”

    赵煦将茶杯放到一旁,道:“查清楚了?”

    黄鄯是刑部尚书,硬着头皮道:“回陛下,查清楚了,是是,是一位狱卒,因为怨恨苏辙曾经判杀他兄长,心中怨恨,趁当值机会,害杀了苏辙。”

    赵煦眉头挑了挑,道:“这就是你们给朕查出来的结果?”

    黄鄯神色僵硬,这里没外人,就直接道:“那个狱卒……在家服毒自杀了。”

    赵煦看着黄鄯,余光扫向马严,钱升,冷声道:“就凭这一条,朕让皇城司将你们通通下狱,你们觉得冤枉吗?”

    三人身体一颤,齐齐跪地,道:“臣知罪。”

    嘭

    赵煦脸色铁青,一拍桌子,喝道:“知罪!?朕要你们的是知罪吗?在刑部大牢暗害三司使,明天,朕是不是也会死的莫名其妙,然后推给一个宫女,太监就算了事了!这就是你们干的好差事吗?!”

    黄鄯,马严,钱升三人跪在地上,头上渗出丝丝冷汗,大气不敢喘。

    眼前这位官家,可不是神宗,能杖毙了刘世安,下他们的大狱,根本不算什么!

    赵煦冷眼盯着三人,道:“朕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查不出来个所以然来,朕就将你们下狱,去熄灭苏家以及朝野百官的怒火!”

    黄鄯三人直觉脖子一冷,再次躬身道:“臣遵旨。”

    赵煦俯视着三人,眼神冷烁,道:“今后,任何事情,先报于朕,然后知会政事堂,明白了吗?”

    黄鄯,马严三人尽管恐惧,却知道赵煦这句话的意思,刀子架在脖子上,由不得他们了,只好道:“臣遵旨。”

    赵煦一摆手,道:“去吧。”

    “臣告退。”三人颤抖着身体要起身。

    黄鄯头上大滴冷汗落地,艰难起身,忽的膝盖一软,没站稳反而迎头栽倒,一声痛呼。

    马严见着,连忙将他扶起来,小心的看着赵煦。

    钱升也顾不得紧张不安,扶着黄鄯,退出垂拱殿。

    黄鄯面白如纸,双腿无力,几乎是钱升,马严两人拖着出去。

    赵煦见着三人走了,默默的再次拿起茶杯。

    实际上,他并不在乎他们能不能查清楚,查不清楚最好,他就一直拿这个案子敲打外廷那帮人。

    最重要的是,赵煦要大理寺,御史台同时越过政事堂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45
首页   上一页   ←   45/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