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83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章惇眸光闪烁片刻,起身直奔垂拱殿。

    外面,赵煦见过范百禄,谢麟的消息逐渐散开,激起了不小动静,一些人纷纷忐忑,四处打探。

    赵煦将赵佶赶了回去,知道章惇在等他,心里转悠一番,忽然一笑,向着垂拱殿走去。

    章惇见赵煦进来,神色肃然行礼。

    赵煦大步走回他的座椅,摆了摆手,道:“坐吧,有什么想问的就问。”

    章惇没有坐,不等赵煦坐下就道:“臣想知道,官家要怎么了结‘登州阿云案’。”

    赵煦坐下,接过茶杯,看着章惇,也没有隐瞒,道:“范百禄会上书认下这是他们元祐初犯的过错,朕会将他以及一些人罢官夺职。顺便,对司法方面,做出一些改变。”

    章惇剑眉不动,面上沉思。

    如果范百禄肯上书认下这些过错,朝廷确实能顺利翻案,解决眼前的困境,还能为清算‘旧党’埋下伏笔。

    不过,章惇明显注意到了赵煦后面话里‘一些改变’,道:“敢问陛下,要做什么样的改变?”

    赵煦喝了口茶,道:“朕反思了一下这个案子,认为之所以小小刑案会演变这这般模样,原因有三个:一个是朝臣越权,肆意干涉司法,将三法司视若无物,近乎儿戏的定案翻案。第二,就是三司法地位太低,无力抗衡朝中权臣的干涉,以至于司法败坏,成为党争,打压异己的帮凶。第三,就是律法与礼法的冲突,到底是礼法大还是刑律重,没有定论。”

    章惇一怔一怔,朝臣绝大部分还拘泥于党争,想着怎么打击政敌,哪里知道赵煦已经想了这么多!

    章惇纵然再恨‘旧党’,到底不是没有底线,只知弄权的权臣,不会因为权力丧失理智。听完赵煦的话,仔仔细细的思忖良久,他道:“官家是要给朝臣定规矩,抬升大理寺品轶,以及对刑律,礼法进行修订吗?”

    对于章惇的一点就透,赵煦满意一笑,道:“还是卿家能理解朕。”

    给朝臣定规矩,修订刑律,礼法都没有问题,倒是大理寺品轶提升,提升多少才能阻挡朝臣的干预?

    大理寺怎么都是朝局的一部分,怎么能抵挡得了?

    章惇内心不断推敲,却怎么也找不出让大理寺独立于政事堂外的方法。

    赵煦不为难他,直接道:“对于大理寺,朕有几点想法,有的可以立即着手,有的可以慢慢来,你听听。第一,大理寺只进行内部升迁,不从外调入不从内迁出。第二,大理寺要向下拓展,目前要在各路设下一级,统管民刑判罚。第三,大理寺卿暂定一品,大理寺卿虚由皇族兼任,再设六少卿,如有争议案件,以票决,少数服从多数,七人没有重罪不得除名。第四,下设巡回司,作为终审,在地方流转,审断复杂案件,清理弊案,积案……”

    章惇盯着,剑眉竖起,神色凛然。

    赵煦说的这些,远超过他的想象!

    这么做确实能够对朝局以及整个大宋大有裨益,好处不可想象。但真的要这么做,必然会激起无数的反对声。

    朝野大部分人不会允许大理寺有这样的超然权力,同时地方也不会答应,这在剥夺他们的权力。

    有这样一个机构,那是悬在脖子上的绳索,怎么能轻易答应?!

    章惇心里飞速思索,几乎转瞬间,抬手沉声肃然道:“陛下,此事,臣来做,请陛下勿要多插手。”

    赵煦一怔,旋即明白了章惇的意思,这是要为他背锅啊。

    赵煦心里感念,默默片刻,站起来走出桌子,站到章惇边上,看着垂拱殿外,笑着道:“当初,朕留下苏相公,告诉他,朕会留他两年,两年之后,天大的事情,朕给他担着,保他平安归老。‘新法’遭天下人反对,将来,你我君臣必然诽谤满身,步步荆棘。今天,朕也告诉你一句话:朕是大宋皇帝,绝不诿过于下!将来的某一天,只要朕还在这个位置上,保你全身而退,安享晚年!没有丹书铁券,没有任何凭证,只有朕这一句话。”

    章惇神色动容,没有丹书铁券,只有这一句话,才更能显出坚定!

    章惇双眼微红,慢慢跪下,头磕在地上,沉声道:“臣,章惇,愿为陛下,为大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时,一个小黄门出现在垂拱殿不远处,看到了这一幕。

    官家站着,背手望着外面天空。章惇跪着,余音在回荡。

    ……

    在苏颂,蔡卞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章惇已经在制诰房了。

    苏颂与蔡卞相继回来,表情都松缓了不少。

    令范百禄上书认罪,确实是最好的处理方法,能解决眼前的困局,还将影响控制到了最低。

    “章相公在制诰房?”

    蔡卞一回来,就听到书吏的话。

    书吏应着,道:“是。章相公从垂拱殿回来后,就去了制诰房。”

    蔡卞想了想,转身前往政事堂。

    制诰房在政事堂边上,经过改革后,制诰没有三省那么多的复杂流程,只需三相审核无误,就可送入垂拱殿盖印。

    而这时,苏颂已经在章惇边上,与他一起看着文吏在草拟诏书详细内容。

    苏颂听着第一道,倒是没有什么表情。

    是给范百禄等人的处罚,在吕大防等人被判死刑,范纯仁等相继下狱,即便范百禄斩立决似乎也没那么令人震惊了。

    看到第二道,苏颂就慢慢变色。

    这第二道,是宫里官家的诏书,下给群臣的‘告诫诏’,要求群臣‘持身守正,明法守礼’,对过往朝臣们干涉三法司事务,将一个民间小案推到朝野党争,无休无止二十多年的地步进行了严厉斥责。

    要求朝臣‘恪尽职守,不得越权’,尊重三法司,不得肆意干涉。其中对司马光,富弼等人进行了点名。

    苏颂明显预感到了什么,再看向第三道的时候,蔡卞也进来了。

    文吏拿起笔,酝酿了一下,见三位相公在身后盯着,如芒在背,忍不住的转身看了眼,与章惇道:“章相公,就按照您草拟的写吗?”

    章惇面无表情,道:“稍加润色即可。”

    蔡卞已经察觉气氛有些不对,上前看向章惇草拟的文本,只是匆匆一扫就惊色的道:“提升大理寺为一品,燕王赵颢兼任大理寺卿?朝廷官员不得插手大理寺审断案件……”

    蔡卞猛的转身看向章惇,道:“你忘了先帝驾崩后的事情了?这赵颢与宫里的关系十分叵测,怎么能让他兼任大理寺卿?”

    蔡卞真的惊了,这赵颢是官家二叔,在神宗皇帝驾崩后,涉入了皇位的争夺,其中的事情虽然错综复杂,但赵颢本身到底有没有那个心思,只有他自己心底清楚。

    并且,向太后一事,赵颢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件事虽然太皇太后遮掩下来,知晓一些内情的蔡卞不可能不多想。

    更何况,而今高太后被软禁在慈宁殿,她会不会另起想法,借着官家这个二叔,做些什么事情?

    苏颂倒是不关注赵颢,而是盯着对大理寺的提品,大理寺一旦成为一品衙门,就与政事堂一样,平起平坐了。

    突然冒出这样一个,还有审断案狱的,不受他们控制的强势权力机构,朝野只怕会人心惶惶吧?

    章惇将两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剑眉一动,道:“赵颢是官家的意思。”

    蔡卞听着,顿时醒转过来。

    是啊,赵颢这件事章惇不可能不在意,官家更不可能忽视!

    苏颂沉吟半晌,道:“大理寺的事,需要从长计议。而今改制伊始,事态繁杂,朝野沸扬,再抛出这件事,只怕又要乱起来……”

    不等他说完,章惇就道:“乱子会有,但不会有大乱。”

    苏颂眉头动了动,神色烦躁。

    章惇的话,又让他想起了熙宁年间的王安石变法,那个时候,真的是天下纷扰,乱象一片。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背锅侠

    苏颂明白章惇的话,章惇要的就是乱。

    只有乱起来,章惇才好出手,才好看清楚,乱之后才好治!

    这不是苏颂想要的,他希望朝局稳定,百官和气,天下承平。

    苏颂看着章惇,没有说话。

    他更为清楚,宫里那位官家,也想要先乱一乱,乱起了才好做出改变。

    但凡宫里的官家不是一个笃定的变法者,他都能想办法压住章惇。

    可有官家支持的章惇,他压不了。

    章惇没有理会苏颂的意思,等这个文吏草拟好,章惇拿起来,仔仔细细审视一番,便道:“如果你们有其他想法,一起去垂拱殿?”

    书吏站在一旁,躬着身,眼神偷偷看着三位。

    他草拟,润色了诏书,自然明白其中的内容,心里冒出了种种奇奇怪怪的念头。

    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苏颂心里叹口气,转身往回走。

    章惇拿好这些草拟的诏书,返回青瓦房。

    章惇在他位置上坐下,看着几道草拟的诏书,静静思索一阵,忽然沉声道:“将大理寺卿叫来。御史中丞,刑部尚书也叫来。”

    一个书吏慌张起身,道:“是。”说完,急匆匆的跑出去。

    章惇已经是无冕宰执,威严深重。

    此时,鸿胪寺谢麟的房间里,他身前坐着四个人,有一个节度使,两个团练使,一个观察使,全都是军方的人。

    四个的脸色很不好,其中一个不停的拿着手绢擦汗,肥胖的脸上都是冷汗,衣服都已湿透了。

    其中一个,强忍着惊惧表情,伸着头,道:“谢兄,官家,真的这么说?”

    谢麟沉色点头,道:“当时禁卫已经按住了我,刀架到了范相公脖子上,只要我再多说一句,我们俩都会被斩立决。”

    擦汗的胖子快哭了,道:“我我……我们也没说什么,就是跟着起哄而已,没有陷官家于不孝的意思……”

    “是啊,我们哪知道,处置那个阿云是司马光假借了官家的名义,这不是要害死我们吗?”

    “谢兄啊,我们当初都是信了你的话,现在官家震怒,你可不能连累我们啊……”

    “谢兄,我我们可什么都没说,水退了,我就回去,这些事情,我不掺和了……”

    谢麟看着他的神色,心里暗自点头,脸上也凝重的道:“我是被人给误导了,那些人说,章惇等人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必须要阻止,谁知道是故意害我。好在现在来得及,我们立即写请罪奏本,将罪责推卸出去,或许官家就不追究了!”

    “推卸出去,推给谁?”

    “官家真的会不追究吗?”

    “谢兄说得对,现在朝局这么乱,咱们要是抢先站到官家一边,肯定不会再被追究!”

    “对对对,只要官家不追究就休息,怎么写都行……”

    一群人纷纷应声,若是以往,他们才不在乎,最多就是贬谪。

    可,现在这位官家会杀人啊!

    前面已经躺了好几具尸体,不乏当朝相公,三省高官,他们算个屁啊!

    谢麟看着几人的惊惧之色,心里大定,拿出写好的奏本,道:“诸位,我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们看看我写的,没有问题,可以署名。”

    众人连忙伸头过来,凑在一起看去。

    只见这道奏本,全文都在抨击司马光,指责他‘裹挟幼主,不肖先帝’,骂了个体无完肤。

    四个人看完,抬头对视一眼,几乎是下意识的去抢笔。

    司马光已经死了六七年了,推给他,几人完全没有负担。

    谢麟看到几人署名了,心里登时踏实,然后低声道:“我们几个恐怕还不够,最好多拉一些人。”

    “对对对,上书的不止我们一个,我立刻去找!”那个擦汗的大胖子,当即站起来,匆匆离开。

    其他人跟着醒悟,吵吵嚷嚷的快速出门。

    谢麟见着,心里大松一口气,要是奏本上联名的有个十几二十人,法不责众下,他就没事了。

    但不久他就惊讶了,因为这道奏本,署名的人很快突破了五十!

    另一边,范百禄坐在书房里,面无表情,看着身前的空白奏本,迟迟没有落笔。

    他不是谢麟,他不止是自保,他看的更多。

    他要是按照官家的意思写,送上去,朝野必然炸开。借着这道奏本,确实能将眼前的困局解开,但也会是一个开始。

    是‘新党’清算‘旧党’的开始,是天下大乱的开始!

    范百禄枯坐着,神情僵硬,眉头拧紧。

    门外的范大娘子带着一群人在候着,有范家的子侄,家老,姻亲,师生好友,门生故吏等等,来了二十多人。

    官家召见了范相公,到底说什么了?范相公关在书房里这么久,一句话也没有,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紧张忐忑,焦急等待。

    范百禄抬头看了眼门外,影影绰绰,眉头皱的更深。

    谢麟的话在他脑海里响起,也想起了吕家的下场。

    吕大防自杀,吕家几个儿子被判了斩立决,其他人全数被发配去了琼州。

    这一路上,能活着到琼州,到琼州后能活几个,谁也不敢想。

    范百禄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缓缓拿起笔。

    ……

    一股冷意忽然在开封城官场流转,似乎很多人都感受到了气氛的微妙,不少人开始紧张起来。

    苏府。

    苏轼正在与米芾,黄庭坚等人喝茶,畅谈学问。

    一个书吏模样的人,拎着酒壶,随时给他们斟酒。

    众人畅谈一番,都有所得,高兴的相视一笑。

    米芾喝了口酒,转头看了眼窗外,摇头道:“没完没了了。”

    他说的,就是范百禄奏本的事,他们都已经知道了。

    黄庭坚神色坚毅,看着苏轼道:“老师,宫里没有传您回去吗?”

    苏轼在被流放前,在宫里给皇子皇孙上课。

    苏轼这次回来是‘告假’,为弟弟苏辙奔丧。但朝廷没有准他销假,也没有给新的任命。

    苏轼面上有忧色,轻轻点头,道:“不止是我,苏家都没有人用事。”

    米芾看着苏轼,忍不住的叹了口气,道:“那位章相公最是记仇,他没有将你发配出去,要么一时没想起来,要么就是没腾出手,你心里有个准备吧。”

    苏轼被‘新旧’两党厌弃,屡屡打压,仕途是极其坎坷。

    苏轼默默摇头,他对现在的朝局也是失望的。

    他反对改,也反对不改。现在朝廷将三省,三司衙门等废除,将权力不断集中,严重破坏了祖制,比神宗朝走的还远。

    这不是苏轼想要的。

    青瓦房。

    曹政,蔡京,黄履刚刚到,还不及说话,沈琦拿着一叠奏本进来,神色有些古怪。

    章惇几人看向他。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83
首页   上一页   ←   83/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