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有猜》TXT全集
两小有猜
书籍作者:坐化菩提
书籍类别:言情小说
书籍格式:TXT
授权方式:免费下载
书籍大小:解压后(3.84 MB)
书籍字数:129313 字
更新时间:2017-02-03 17:23:55
上传用户:强奇正
书籍来源:未知
已被围观:1487
快捷下载: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内容简介

    北京来的小朋友
    专家楼来新住户时,丁一一正跟伙伴们在沙堆里挖战壕。这一片地盘都属于国家级重点企业××集团,东面是普通职工的家属楼,后边有幼儿园、学校、医院、电影院等等配套设施。中间是一个非常大的操场,可以打篮球踢足球锻炼身体,总之,直径大得让丁一一不能一次性从这头跑到那头。西面是两层楼的独门独户的小院子,给集团高级员工住,房子掩在花草树木中显得环境很清雅。那时候那种建筑还不兴叫“别墅”,大人们统称为“专家楼”。
    两辆满载着新家具的大卡车停在路边,后面跟着一溜小轿车,黑的白的灰的看起来架势很足。车里钻出不少穿西装的大人,笑呵呵地互相握手寒暄。“搬家呀?”一一停了手里的活远远观望。郑嘉宇从沙堆里伸出半个脑袋来,往喧闹的方向看了看。“不知道啊。”
    挖战壕远比弄清楚那户人家的来历要吸引人得多,两人都不说话,专心挖着沙子。
    唧唧呱呱的聊天声从远及近,吵得人不能专心干活。谁呀?眼角余光瞟到两个小身影。高一点的男孩子不认识,矮一点的是周婷,专家楼里周总工程师的孙女,每个妈妈都喜欢表扬几句的懂礼貌又文静的标准淑女。一一不喜欢跟她玩,因为她总是一副小大人样,整天就会抱着洋娃娃扮家家,而且还爱告状,一一的小屁股几次开花就是拜她所赐。“……谨言,美国好玩吗?”周婷的声音娇嗲嗲的。“挺好玩的。那里有迪斯尼,你知道吗?就是动画片猫和老鼠里面……”男孩子的普通话很标准,声音脆脆的也很好听。什么泥?泥巴?一一皱着眉心里嘀咕,泥巴是比沙子要好玩,想做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可妈妈不准她玩,说太脏。“谨言,那北京怎么样?这时候冷吗?我都没去过北京。”“一样热啊,比这里还要热,而且人很多。”人很多?比游乐场的人还要多?一一想起上次嘉宇妈妈领他们去公园玩,人太多了,嘉宇这没出息的吓得直哭。想到这她撇嘴瞟了眼胆小鬼。“你在我们学校读书还是去市一小?谨言,你来我们学校吧,我们可以同班。”
    “不知道,我妈妈还没跟我说,应该就是这里吧。”老是烟啊烟的,什么烟?是郑叔叔抽的金象吗……哗!事实证明一心不能两用,丁一一很不幸地一头栽进沙堆里啃了满嘴沙,苦心经营的战壕也毁于一旦。嘉宇把她扯上来,两人竖着眉瞪向身后不远处唧唧喳喳的两个人。“你们好,我叫上官谨言。”小男孩一点也不怯场,大大方方地上前打招呼。
    “你哪来的?”嘉宇盘问特务似的问他。“北京。小时候在美国住过几年,后来回了北京。”北京?美国?地方太遥远了,不在他们的理解范围之内,一群小朋友茫然地互相瞪眼。
    战壕被破坏了,大伙也没了打仗的兴致,七嘴八舌地介绍自己的名字。一一正在追悼被摧毁的战壕,又心疼又生气,一屁股坐到沙堆里懒得吭声。一双雪白的球鞋出现在眼皮底下。“你叫什么名字?” 她翻个白眼,打定主意不理这个间接破坏劳动成果的家伙。“你有名字吗?”来人蹲下歪着头看她。“谁说我没名字!”猛地抬起头,两张脸离得很近,她突然生不起气来了。
    这个叫什么烟的家伙长得可真好看!大大的眼睛像两粒黑玻璃球,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黑黑的头发柔顺地巴在头顶,特别是白白嫩嫩的脸蛋象刚出笼的包子一样诱人。豆沙馅的……她咽了口口水,不由自主地伸出爪子左右捏住豆沙包。“丁一一,你弄脏谨言的脸了!”周婷气鼓鼓地打落两只手。又不是摸你的脸,嚷什么嚷。一一的赖皮劲上来了,满不在乎地哼一声,故意又伸爪子在白里透红的包子脸上掐一把,添了点色彩上去。嘉宇咬着手指吃吃笑,边上的小朋友也跟着乐。“丁一一我我要告诉你你……”周婷气得小脸通红,话都说不利索。“没事婷婷。”谨言拍拍她,手背随便往脸上擦了擦。“你叫丁一一?怎么写的。”
    “一二三的一。”包子啊包子,一一盯着他的脸猛吞口水,恨不得能扑上去啃两口。
    “哎,你是女孩吗?”好漂亮的洋娃娃!嘉宇抠完鼻子再去摸包子脸。“不
    ===========
    前晚写毕业论文到十二点多才休息,第二天谨言起来时一一还在呼呼大睡,被吵醒了瞪着迷糊的大眼问:“几点了?”“八点二十。”“这么早……你去哪儿?”“去接人,大概两个小时就能回来。”“唔。”魂被周公招回去了,根本没听明白他的话。“别睡太久,等会他们来了看你好不好意思。”被子里没点声音,掀开一看,人睡得像只小猪似的嘴角流口水。谨言拍拍她的脸促狭地笑,“别说我没提醒你。”两声哼哼算是回答。一觉醒来,床头的挂钟指向九点半。他去哪了?一一打着呵欠爬起来。走之前好像说什么来着……哦,去实验室了。要是他上午没空,那就下午再搬东西去学校,反正爸妈要晚上才来。下午把论文交上去,如果教授跟她讨论的时间短,或许还来得及跟谨言一起去接爸妈。啊,好困哦,再睡会……头一歪又陷入梦乡。
    “……房子不错嘛,位置挺好。”“叔叔阿姨先休息一会,我去泡杯茶。”“别忙了,我们不累,火车上都睡了十几个小时了……”谁在说话?谨言的同学?一一摊开四肢还处在半梦半醒之间。“……她睡哪个房间?哎呀这孩子就是懒,都快十一点了还不起来,又不去车站接我们。我去叫她。谨言你是住这间吧?”“丫头应该睡那间,没看见门上画了一只兔子。”一男一女的嗓音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呀。一一突地睁圆双眼。……死定了死定了!那是她的亲亲父母!!为什么呀为什么!!!顶着满头乱发正准备滚到床底下躲起来,门咔哒一声开了,母亲大人欢喜地扑到床上抱着她嚷:“女儿啊,看看谁来喽!”
    “啊哈,爸妈……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了今天到北京嘛,懒虫,睡到这时候还不起来,让谨言看笑话。”丁爸嗔怪着踏进房间,目光一扫突然顿住脚步。“站着干嘛……欸?”丁妈顺着老伴的目光看过去,椅背上赫然搭着一套睡衣,很明显是男士的。她猛地站起身拉开旁边的门,里面是个卫生间,盥洗台上摆着刮胡刀洗面奶擦脸油。“一一,你们……这是谁的房间?”“嗐,我睡这儿当然是,我的。”回答得理不直气不壮。“是吗?”丁妈冷笑,手一指台子上的两个漱口杯两只牙刷,“丁一一,你最好别跟我说你早上跟晚上牙刷不同。”完了!“呃,呃……”一一挠着头皮冷汗直冒,眼睛瞟向站在老爸身后的谨言。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想什么想什么,快来救场啊!“说清楚。”丁爸皱起眉。“爸……”“别跟我打马虎眼,说清楚!”丁妈要飙高音了。“妈……”“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早跟你说了不能……不能这样!你们,唉,你们!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北京,省得看见了生气!丁一一,之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你是怎么答应我的,要是出事了怎么办……”“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一直没吭声的谨言突然开口,“张阿姨丁叔叔,我爱一一,如果你们同意,我马上跟她结婚。”“结……婚?”一一差点被口水呛着,“你昏了头了!”“没大没小!”丁妈怒斥,一巴掌拍在女儿头顶。理顺了思路才接着说,“结婚这事太大了,你们懂什么是婚姻吗,再说你还没跟你父母说吧。”“我早跟他们谈过了,他们尊重我的意思,也很喜欢一一。”谈过了?丁爸丁妈对望一眼,齐齐怒视掩盖实情的女儿。“真对不起,让叔叔阿姨为我们这么操心。”谨言认真地朝两老鞠个躬,“现在既然我们已经住在一起了,我就有责任照顾好她,必须给她一个保障。请答应把一一嫁给我,你们放心,我会一辈子对她好。”丁爸沉默片刻,叹口气。“就结婚吧。”“谢谢爸妈。”顺嘴就改了称呼,把两老吓得一愣。“你叫谁爸妈呢……不是吧?爸~~~~”一一要哭了,就这样把女儿嫁出去了?不用上门提亲让亲戚朋友审查刁难过五关斩六将讹他几回?“你还想怎样,啊?”丁妈又一巴掌拍在她头顶,“不听话,还敢瞒着我跟你爸!给我听着,老老实实待到毕业就结婚!哎哟我气得头疼,都是你这不听话的死丫头……”“妈您去房间歇会吧。”谨言赶紧上前搀扶。“她是我妈。妈~~~~”一一扯着妈妈的衣袖装可怜。丁妈一把挥开女儿的手:“去,现在别跟我说话!”为了让岳父岳母对他的印象更加锦上添花,谨言中午特意在家亲手做饭吃,一手拿平底锅翻煎鸡蛋的绝活让丁爸丁妈赞叹不已,对自己女儿的五谷不分尤为不齿。吃完饭两老拉着准女婿跟准亲家通电话,把一一晾到一边,一一郁闷得不得了,只能捧着论文凄凄惨惨赶去学校。
    “我爸妈见了你都不要我了。”从宾馆回来一一抱怨。谨言亲她一下表示安慰。“什么你的我的,你爸妈就是我爸妈。”“不要脸~~”爸呀妈呀叫得真顺嘴!去宾馆交钱登记房间时,他那个殷勤劲啊,服务员小姐一口一个您儿子真孝顺,爸妈还乐呵呵地直点头。“唉~~~~”她扑到沙发上大声叹气。
    “怎么了?”“唉~~~你看见没,爸妈今天对我那态度,跟阶级敌人似的,恨不得我马上消失!”
    “没那么严重,他们就是生气你没说实话。”谨言去卫生间放洗澡水,倚在门口甩着手上的水滴,“放心好了,过一晚就没事了。”“唉~~~~”一一拿起靠枕捂住脸,想起早上爸妈见到两只牙刷时的扭曲表情,越想越汗颜。“谨言哪,拿把锄头来。”“干嘛?”“我要挖个洞钻进去。”太丢人了,居然被爸妈抓个正着!谨言喷笑。“木地板的,挖烂了可惜。”“那你打昏我吧!”“我哪舍得……”他挨着她坐下,拉她坐到腿上细细地亲吻。“你今天说了句很肉麻的话。”她手抵在他胸口画圈圈。“哪一句?好像说了不少。”“恶心~~不过只有那句最好听,以前都没跟我说过。就是那三个字。不对,”伸出巴掌数了数手指头,“五个字,我爱丁一一。”“错了。”“哪有错?你不爱我?”她直着喉咙吼。小丫头这辈子都不会懂含蓄是什么。谨言摇头叹口气:“是四个字,我爱一一。”
    “咦~~肉麻死了。”脸红红的绞着手指头。害羞的表情让他心里一动,抱起她就往浴室走。“洗澡去~~~”“放我下来,爸妈今天才来过呢……”她扑腾着要下来,突然揪住他的衣领,“昨天你跟我说他们九点到。”“……是九点啊。”“我说是不是晚上九点,你说是。”“我没说。”“说了。”谨言避开眼。“我就说九点,是你自己猜的晚上。”好个阴险小人!一一甜蜜蜜地仰头送上一吻:“我要洗澡澡,放我下来。”
    咦,就这样没发难?他迟疑着松开手,屁股被一只脚丫子用力一踹,扑通栽进浴缸里。
    “今晚别想上我的床!”女神龙叉腰怒吼。
    48 only you,能伴我取西经
    在两家父母的亲切关怀指导下,大学一毕业,丁一一光荣地成为××大学左手拿毕业证右手拿结婚证的第一人。“九块钱就把自己一辈子搭上了。”她愁眉苦脸地发牢骚。“嗯。”嘉宇咬着冰棍看军事杂志,头都没抬。“哎你都没听我说话,真是。”“你还工作吗?不如在家当少奶奶吧,反正谨言有钱,养得起你。”“我不当寄生虫,我要开花店!”自己当老板多好,不用看人的脸色。“切~~你还开花店,玫瑰跟月季分得清吗。”他想起初中时她跟第一任男朋友商量去谨言家偷月季花的事。“别给你老公添乱,他开这么大个公司已经很累了,你都不知道帮帮他。”谨言研究生毕业后接下父亲的公司,现在人家都叫他上总了。“夫妻在同一个公司上班很容易参杂私人感情,分开有利于增加两人之间的距离空间美以及维护家庭的长远利益。”她老气横秋地说。嘉宇呛了一下。还距离空间美,这丫头结了婚思想境界提高了不少。“恶~~~~口水都出来了!”吃个冰棍还往外滴口水,又不是小孩子。一一扯了张纸巾帮他抹嘴,絮絮叨叨地念,“你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下巴有洞啊,以前你上我们家吃饭,我爸就说你……”
    “我要去美国读研。”“说你嘴巴漏……啊?”自顾自说得兴起,没想到他突然来这么一句,她愣愣地没反应过来,捏着纸巾的手僵在他嘴边。“我要走了。”嘉宇笑着点点她脑袋。“……你神经病,之前都没听你说!”“早就申请下来了,不过那时候你忙着实习毕业,还要结婚,我就没告诉你。日期定好了,八月二十,去佐治亚州。”“那么快……你居然不告诉我,现在才跟我说……”怎么跟檬檬一样!一一越想越生气,忍不住使劲掐他的手背,眼圈一下就红了。 “你们都走了,就剩我一个人……”他苦笑着任她掐。“怎么就剩你一个,不是有谨言陪着你吗。再说美国条件多好,学校那边有奖学金,学费什么的都不用发愁。”“你当然好,资本主义国家,你思想腐败!”“到了那边我给你寄美元过来。”“当我没见过老美的钞票啊,一百块跟一块差不多,全都是绿的!”还是人民币好,花花绿绿一看就知道面额多少。红通通的眼珠突然转了转,“你去那边追檬檬?”“啊?”嘉宇一愣。“想象力真丰富。”“不是去找她,那你干嘛莫名其妙要去美国?”他翻个白眼懒得吭声。“算了,原谅你这一次,是去找檬檬我不跟你计较。”本来泫然欲滴的人立即笑逐颜开,“你们啊真是闹腾,干嘛搞成这样,那时候明明在一起不知道珍惜,现在好了吧,要追出国去,浪费时间浪费金钱。到了那边好好找檬檬谈谈知道吗?”“我走了你会想我吗?”“严肃点!”这人扯哪去了!抢过杂志在他头顶砸一下,“别转移话题。”
    “我走了你要想我。”“别提这么伤感的事行吗,来跟我谈谈你对檬檬新的认识。”“不谈她,你说你会不会想我?”嘉宇孩子气地执拗,非要她回答不可。
    “跟你说檬檬呢,”一一怒视他,“靠,你说我会不会?”眼圈看着看着又红了。
    “唉~~~别哭。”不说还好,一说她扁了扁嘴,两颗豆大的泪珠砸在桌上。“你说走就走……”
    “我还没死呢。”什么说走就走。“你混蛋!”“都要走了你还骂我……唉,别哭了。”她脸上的泪汇成两条小河,嘉宇只能不停地抽纸巾给她擦眼泪,“别哭了姑奶奶,我是混蛋还不行吗……”都走了都走了!回到家,一一搂着谨言哭了半夜,一迭声地骂嘉宇,骂完嘉宇念叨贺檬,念完贺檬唠叨覃为,末了掉着泪问,你会不会也离开我?谨言一遍又一遍地安慰她:“不会,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你骗我!人都有一死,你最多能陪我几十年,哪来的永远!呜呜……”
    他无奈,哄也不是,不哄也不是,女人啊~~~~嘉宇的行程是从上海到芝加哥,再由芝加哥飞抵目的地。他怕爸妈伤心,没让他们去机场送别,只有一一跟谨言一路从C城送到浦东机场。“到了那边马上给我电话知道吗?”“嗯。”“吃的用的别太省,有了余钱才能买车知道吗?”“嗯。”“美国妞都很热情,你跟她们玩可以,不能找了做女朋友知道吗?”“我都知道!”嘉宇又好气又好笑,同情地看着谨言脸上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她闹了你一夜吧?”谨言苦笑。哪止一夜啊,自从听到嘉宇要出国的消息,她就天天一副讨债的模样。见老婆扁着嘴眼角泪光一闪一闪,摸摸她的短发柔声哄道:“别哭了,大家都看着呢,多不好意思,又不是见不到了。”“哭怎么了,送人本来就难过,还不让人哭了?”一一抽嗒着鼻子嚷,斜眼看向旁边两个探头探脑的旅客。两人接触到她恶狠狠的目光,都慌忙扭过头去。“真受不了你。”嘉宇叹口气,手伸进裤兜里摸纸巾。谨言已经先一步拥她入怀,眼泪鼻涕全蹭在名牌衬衫上。纸巾在手心捏成一团。“好了别哭了……”手机很不识时务地唱起歌来,谨言无奈地笑笑。“我接个电话。别哭了,眼睛肿得像两颗桃子,等会又疼。”“嗯。”一一趴在他胸口又蹭了蹭鼻子,才放他去旁边接电话。“给你,别擦他身上了,真恶心。”嘉宇重新拿了纸巾递过去,盯着她吸哩呼噜擤鼻涕。半晌喃喃道,“我真笨……总是晚了一步。”“你哪笨了,从小就比我聪明。”一一哽咽着更正。他在担心什么?担心去美国太晚追不到人吗?“放心,我给你打包票不晚,檬檬在那边肯定没男朋友,到了那边你就直接追,我做你的坚强后盾,搞不定了及时上网通知我。”“说错了,还是你笨。”抬手赏个爆栗给她。哪又说错话了?她摸着脑袋两眼雾蒙蒙。广播里传来登机提示,嘉宇拖起随身的小行李箱往登机口走,她忍不住又抽嗒起来,拽着他的胳膊死不松手。“唉~~”嘉宇放下行李回身抱抱她,“好好跟谨言过,别任性。”“我哪任性了呜呜……”“要是他对你不好,打电话跟我说。”“嗯,呜呜……”“别哭了,读两年书我就回来了。”“两年见不到你……嘉宇……呜呜……”谨言看她肿着一张小脸上气不接下气地抽泣,哭得生离死别似的,心疼地拍拍她的背。“老是哭,让嘉宇坐飞机都不安心。”什么人哪真是!没一点感情细胞。她赌气捂着脸不理他。谨言好笑,转身叮嘱嘉宇:“到了那边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找我同学。”
    “嗯。”“电话号码都写上了吧?别弄丢了。护照跟钱要保管好,特别是护照,千万千万不能搞丢。”
    “知道,你别担心我,路上还有好多同伴。谨言,”嘉宇站得笔直,目光直视他的双眼,“你要好好对她,别让她伤心。”谨言慎重地点头。嘉宇抬手与他在空中互击掌,两人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你们都说些什么呀,还击掌,又不是打篮球。”“男人之间的承诺。”“骗鬼,都没听见你们说什么。”一一扁着嘴还处于伤感的情绪中,“唉,嘉宇说我笨,我哪笨了?真是的,都走了还没句好话。”“你就是笨。”她怒目圆睁,谨言忙安抚道,“我就喜欢你笨。”这还差不多~~~诶也不对……反正这话听着不舒服。“都走了,檬檬去了美国,嘉宇也去了美国,真没劲,万恶的资本主义!把我的朋友都骗走了。”她把不快转移到老美身上。
    “过阵子有时间了我们去那边玩玩。”“玩有什么意思,最多几个月,还是不能跟他们在一起。”“我跟你在一起。”他亲亲她的脸,“这个世界上,父母不能陪你一辈子,兄弟姐妹也不能陪你一辈子,朋友更不能。真正能跟你牵手到白头的只有我,你最亲密的人。”好恶心~~~抖落一地鸡皮疙瘩,心里却甜丝丝的窃喜。“你能陪我多久?”
    “六十年吧。”“二十二加六十……那时候都八十多了,八十岁牙齿掉了腿脚也不方便,满脸皱纹,说不定你都不认识我了。”“怎么可能不认识你,傻瓜。”“那时候你背也驼了眼也花了,再也没有小姑娘给你送围巾,哈哈~~~呀!”一一沿着窄窄的道路牙子走,走两步就掉下来。谨言伸手:“牵着我。”小小的手掌放进宽厚的大手里,很温暖很安心。他紧紧握住她的手保持平衡,她垫着脚尖摇摇晃晃地一步一步往前,一直走一直走。——**——退朝——**——

135
1
+++本文作者坐化菩提的其它电子书下载+++

下载地址


扫描二维码下载本书

用户评论

自古评论出人才,欢迎您发表您的精彩评论!
《两小有猜》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