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123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字。

    除了字迹有些差强人意,‘擎天卫’三个字意味深长啊。

    赵煦又拿出章惇的奏本,翻开看去,章惇是建议将皇城司改为‘明镜司’,倒也是有些意思。

    赵煦拿起笔,在这道奏本上,批了个‘不准’两字,合起来,放到一边,看向宫外。

    南天友这一趟,将开封到兴庆府的情报网架构了起来,虽然还很粗糙,但随着时间的发展,必然会枝繁叶茂,将来会有大用!

    赵煦想着西夏,继而想到了辽人,相对于西夏,赵煦更关注辽国。

    辽国在宋,夏,辽三国中,经济未必嘴好,但军事实力确实是最强的。

    现在的辽国,比宋朝还有‘天朝上国’的荣耀感,完全视西夏与宋为番邦小国,不放在眼里。

    但它不知道是,它的威胁已经在悄悄滋长,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埋葬辽国。

    完颜阿骨打,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

    赵煦没有任何幸灾乐祸的意思,辽国的灭亡,对宋朝没有半点好处。

    不过,眼下来说,赵煦却是可以借机筹划不少事情。

    赵煦眯着眼,一个个念头在心底翻涌。

    陈皮一直伺立在一旁,见着赵煦变幻的表情,微微低头,不敢多看。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煦才清醒过来,咳嗽一声,拿起茶杯喝茶,道:“这个擎天卫,交给你。”

    陈皮连忙躬身,道:“小人领旨。”

    原本的皇城司是他领辖的,后来皇城司的蔡攸与南天友被一分为二,陈皮也脱手皇城司。

    现在,南天友所辖的这部分改为擎天卫,又归入陈皮统管了。

    赵煦依旧看着门外,道:“擎天卫低调一点,不过该盯的盯,该查的也要查。皇城司那边,就彻底不要管了。”

    “是。”陈皮轻声道。

    他现在越来越低调,谨慎,不该说的话,不该插的手,甚至不该有的动作,他绝不逾越分毫。

    赵煦看着门外,也能想到外面的热闹,笑着道:“这么热闹,朕也不能缺席。明天,出宫去。”

    陈皮不问缘由,应声道:“是,小人让禁卫安排。”

    赵煦又笑了笑,便继续处理他的政事。

    而政事堂这个时候,却异常的忙碌,一道道奏本,一个个消息在苏颂的值房来回穿梭。

    “相公,有人请求,为蔡相公厚葬,恩恤后代……”

    “相公,有人上奏,请给蔡相公加封为泉州郡公,食五百户……”

    “苏相公,有人建议将是蔡相公配享神宗庙……”

    “相公,有人建议在泉州为蔡相公修生祠,并请苏相公作序……”

    这些几乎全都是给蔡确追赏来的,但真的是追赏,还是故意抬高蔡确,贬低章惇就难以说清楚了。

    宫外,关于蔡确的‘丰功伟绩’传遍开封城,仿佛他不是曾经污名满身,被全世界唾骂的‘新党’领袖,而是德高望重的‘旧党’魁首。

    太多的人上蹿下跳,在开封城里来来回回奔突。

    章惇府邸已经被烧过了一次,现在的府邸是赵煦赏赐的,这会儿,大门口被泼满粪,恶臭熏天。

    章家人脸色都不好看,下人清理的就更不好受了。

    章大娘子站在门口,冷眼扫过不远处三三两两围观,指指点点的人,一脸的铁青。

    不远处围观的人,还在议论,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传入章家门口人的耳朵里。

    “这就是章家,呸,奸佞之院!”

    “就是这家害死了蔡相公,一看就是阴宅!”

    “生前荣华富贵,死后下十八层地狱!”

    一个在打扫粪便的家仆听着这般恶毒之言,忍不住就要冲过去。

    “章德!”

    章大娘子喝住他,冷眼看向其他地方,大声道:“魑魅魍魉,阴损小人,这样的人才该下地狱,轮不着我章家!”

    章大娘子这么霸气,四周的议论声陡然一窒。

    “哼!”

    章大娘子见这些人不吭声了,冷哼一声,转头回府。

    没走几步,他就看到第四子,冷声道:“你爹什么时候回来?”

    现在外面对章家攻讦如潮,章家院子里也是风声鹤唳,家仆主从都是小心谨慎,大气不敢喘。

    “应该是下班。”年轻人有些畏惧的道。

    章大娘子强压愤怒,又哼了一声,道:“天都要塌了,他倒是坐得住!”

    下人们噤若寒蝉。

    章惇确实坐得住,在御史台,将任务布置妥当后,转身就去了吏部。

    吏部在改制后,权力得到恢复,掌管天下官吏的帽子,在‘新法’中的地位不言而喻。

    章惇对‘旧党’怨愤,不止来自于这些人推翻了‘新法’,流放了‘新党’,还在于‘旧党’,贪污腐化,无能无德。

    他不止要清理朝廷的‘旧党’,对地方上的‘旧党’更不会留情,变法的重点在地方,他要将地方耕一遍!

    章惇在吏部的时候,蔡卞这会儿已经在开封府。

    他与韩宗道坐在主位上,下面坐着二十多人。

    开封府下辖十六县,来的基本的各县知县,在场的还有开封府府丞,判官等。

    蔡卞没有多废话,直接宣读政事堂拟定的改革计划,最重要的就是‘方田均税法’:第一,丈量土地,第二,登记人口,第三,梳理赋税。

    蔡卞将具体的任务,直接下到了每一个知县的头上,将责任摆的清清楚楚,对于很多事情,以时间为刻度,罗列的明明白白。

    这些知县,大部分是‘新党’,是章惇遴选后任命的,上任超过两个月,已经掌握县里事务,正踌躇满志。

    韩宗道面无表情,一直静静听着。

    他与宰相苏颂一样,是高太后留下的人,是‘旧党’大佬,内心来说是反对变法的,不过,被赵煦强留着,一起作为‘变法’的领头人。

    韩宗道没有说话,基本是蔡卞在说,曹政补充。

    作为特意任命的府丞,曹政的地位众人心知肚明,已然将他视作为事实上的开封府知府。

    蔡卞在开封府足足待到傍晚,临近下班时间才离开。

    开封府大堂内,韩宗道送走蔡卞,也是轻吐了口气,瞥了眼身后侧,‘懂规矩’的曹政,道:“你们都准备好了?”

    曹政微微侧身,以表示对作为参知政事,开封府知府的韩宗道的敬重,语气平静透着自信,道:“基本无碍了。”

    韩宗道点点头,默默一阵,道:“过几天是元宵节了。”

    曹政不懂韩宗道话里的意思,不过元宵节过后,正月十八,就是开朝的时间。

    两人没有多说,开封府很快就下班了,除了留值的人,相继下班,离开开封府。

    等到天黑,各处熄灯,就只有前院几处还亮着灯,门卫倒是站的笔直,只是偶尔还是打着瞌睡。

    “走水啦,走水啦……”

    忽然间,院子里响起大叫声,有人影来回的跑动。

    只见一处房子火光渐起,燃烧越来盛。

    四周值班的人大惊失色,纷纷大叫着,拿着各种工具准备救火。

    一个五十多岁的主簿快步跑过来,看着燃起的大火,脸色惊变,道:“案卷房!”

    这里原本是放开封府案卷的地方,后来开封府审断权被大理寺拿走,这里就放各种文书,包括变法的所有的公文,书册,政令,卷宗等等!

    这些要是烧了,可要出大事情!

    蔡卞这会儿正在青瓦房值班,听着动静,出了门,就看到一道道火光冲天,照亮了半个开封城!

    那个方向,赫然就是开封府!

    他根本不用多想,就猜到了一些。

    蔡卞,双眸圆睁,面沉如水!

    饶是老好人的他,此刻也动了震怒!


------------

第两百二十七章 冬天里的熊熊烈火

    蔡卞很生气,盯着开封府方向,脸上阴沉不定。

    他白天在开封府,刚刚布置了新法改革的一系列的事情,没想到这天一黑就来了一场大火。

    蔡卞很清楚,那些人终究是忍不住出了手!

    他脸颊绷直,双眼圆睁,一句话没有说。

    开封府的大火越来越盛,火光冲天,照耀半个开封城。哪怕是身在皇宫,仿佛都能闻到刺鼻的浓烟味。

    开封城并不大,加上冬天风干物燥,大晚上这么大的动静,惊醒几乎所有的开封城的人,愕然又惊恐望着开封府方向,盯着不断蹿升的大火。

    机要房,青瓦房的官吏都出来了,表情惊慌的站在蔡卞身后。

    这些文吏也都不是傻子,哪里看不出是出大事情了。

    开封府作为‘新法’第一个试验区,突遭这样的大火,不言而喻!

    等了好一阵子,其中一文吏上前低声道:“相公,要去看一看吗?”

    蔡卞深深吸了口气,压住胸中怒火,语气难掩愤怒的说道:“有什么好看的,既救不回东西又抓不到人!”

    文吏一听,哪敢再说话,缩着头退了回去。

    其他官吏就更不敢说话了,这么一场大火,相公们肯定震怒!

    蔡卞双眼里都是怒火,他看的很明白,既然这些人敢做,肯定不会留下多少把柄。如果再凶狠一点,留两具尸体彻底断绝一切线索也有可能。

    蔡卞心里思索着对策,忽然间,他转头看向福宁殿房方向,那里一片漆黑好似什么都没有察觉,没有半点动静。

    但蔡卞很清楚,宫里的官家知道的比他还明白!

    蔡卞想着对策,忽然说道:“我去一趟刑部。”

    他身后的官吏自然不敢多说,目送蔡卞离去,后背却不禁升起寒意。

    与此同时开封府外,已经不知道多少人在围观这场大火,窃窃私语说什么的都有。

    黑暗中更是人影幢幢,盯着来往的人,有得意有忧愁有忐忑有兴奋,不一而足。

    韩宗道,曹政已经赶到这里,看着地上湿了一片,来来往往救火的人,而那案卷房早已被大火吞噬,烧的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两人表情各异,但愤怒是一样的。胆敢火烧开封府,天子脚下,天下首善之区,胆子太大了!

    韩宗道满脸的愤怒,脸色铁青,他是开封府知府,这些人在他头上动土,他怎么能不愤怒!

    曹政愤怒的同时,又在心底快速想着对策。

    这件事除了火烧开封府之外,他还得想办法将被烧毁的‘新法’各种公文,书册,文卷等给重新找回来,不能耽误朝休结束后的‘新法’复起。

    这些卷宗目前只有开封府最全面,想要再拿第二份就得从头再来,不知道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

    眼见开朝在即,时间根本来不及!

    韩宗道很快也想到了这一点,心里越发愤怒,沉着脸说道:“是救不回来了,我们去见章相公吧。”

    曹政双眼映衬还无法控制的火势,也在冒着光芒,又有痛苦之色,好半晌,才道:“只能这样了。”

    所有的文件被烧毁,青瓦房,政事堂以及开封府等要再次忙碌一番了。

    这些人,可恨!

    韩宗道叫来几个人,交代一番,又看了眼蔓延出开封府的火势,与曹政离开开封府,前往章惇府邸。

    章惇的府邸,大门外还弥漫着一股股恶臭味,哪怕清洗过依然弥漫不散。

    韩宗道,曹政都是知道章府白天被泼粪的事,强忍了进了府。

    章惇今天心情很不好,倒不是因为一些人胆大包天的火烧开封府,而是他回府后,他的老妻少有的与他吵了好久,居然要他辞官回乡。

    章惇本就没睡,在看到开封府的火势后,打发了来传信的人,拎着一壶酒在凉亭里自饮自酌。

    “见过章相公。”韩宗道,曹政两人来到凉亭,抬手说道。

    章惇没有说话,自顾的喝着酒,连一盘小菜都没有。

    韩宗道,曹政看着,竟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张口。

    现在他们面对的,不止是那些反对变法的人火烧了开封府,还包括要警惕他们接下来的动作。

    这是对他们,对‘新法’复起、推行的巨大阻碍与考验。

    而令韩宗道,曹政哑口的,其实是蔡确的那道奏本。

    蔡确‘死谏’后,开封府被烧,这最大的责任,就是变法派的领袖——章惇。

    可以预见,明天朝野对章惇的攻击,必然势如潮水,远超以往!

    章惇喝了几杯,忽然开口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大部分东西在青瓦房都要备录,无非是再整理一遍。开封府再次召集所有人,强调一切不变,不会被影响。”

    怎么可能不被影响?这才刚开始,要是真的推行起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韩宗道不禁看了眼曹政,心里疑惑,脾气火爆的章惇,面对这么大的事,怎么会这般平静?

    韩宗道与章惇共过事,知道这位眼里不揉沙,又是在复起新法的关键时刻,章惇怎么可能这么心平气和?

    “你想做什么?”韩宗道肃色的道。

    章惇刚要倒酒,就发现酒没了,继而又想起了少有跟他争吵的老妻,顿时嘭的一声放下,站起来道:“戒酒!”

    说完,他不再多说,径直回房了。

    韩宗道拧着眉,看着章惇的背影,琢磨着‘戒酒’二字的意思。

    曹政百思不得其解,都到了这个关口,章相公怎么反而变得‘温和’了?

    曹政现在也不关心章惇脾性转变,他在深思接下来怎么办?章惇轻描淡写的说‘没什么大不了’,但他们实际操作起来,还不知道要有多少麻烦。

    曹政想不明白,看向韩宗道,道:“韩相公,章相公这是何意?”

    韩宗道摇了摇头,看着章惇已经进了房间,沉色道:“不管他是什么意思,明天肯定有大事情发生,你还是想想明天吧。”

    曹政悚然警觉,火烧开封府相对来说其实是小事情,关键还是针对章惇的攻讦——如果,章惇撑不过去怎么办?

    曹政后脊发冷,他不敢想那样的画面,如果章惇在这关键时刻倒台,那很可能是起连带反应,刚刚改制的朝局可能会崩塌!

    两人对视一眼,没有再多说,急匆匆离开。

    明天的事还得等天亮,开封府的事他们还要尽快料理清楚。

    这时,开封府的大火渐渐得到控制,但也烧毁了四周不少民房,哭喊声一片。

    刑部的衙役围着开封城,在各处稽查,短短时间就缉拿了三十多人,大部分是闲散乞丐之类。

    这会儿蔡卞出了刑部,又在不少府邸走动,没有遮掩,穿着官服,坐着轿子,作为副相的仪仗都摆了出来。

    六部三寺的头头脑脑,没一个能睡得着的。

    开封府失火,一向低调的蔡相公深夜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123
首页   上一页   ←   123/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