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141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就有两个黄门过来,拦住了她,道:“齐安郡主,皇后娘娘请您过去一趟。”

    齐安郡主顿时皱眉,她与孟皇后几乎没见过,找她做什么?

    不过她想着,也趁机是说话的机会,孟皇后或许能帮上忙。

    “好。”齐安郡主脸上难得的有了一丝微笑的说道。

    ……

    到了晚间,天色将黒。

    齐国公依旧在账房,带着一群人梳理齐国公府的财产情况。

    不梳理还好,这一梳理,发现他的家财还真是复杂,别说半天了,就是十天半月都梳理不完。

    齐国公没有其他办法,直接梳理了一个大概,制定好账簿目录,便静静等着。

    一直到天色黑透,齐国公也没等回齐安郡主。

    等打听的人再回来,齐国公皱眉,道:“被皇后娘娘留下了?”

    齐国公说完这一句,连忙挥退这个下人,坐在书房里,面色漠然的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月色。

    他身前的桌上,摆满了厚厚的账簿。最上面,是一道奏本,表达了齐国公府愿意与朝廷共度时艰,大义凛然,慷慨激烈的奏本。

    齐国公一直坐着,直到子时,神情有些疲惫,叹了口气,轻声道:“还以为你这个郡主能有点用,没想到,最终也不过如此。”

    “来人,备车!”

    齐国公站起来,向外面大声喝道。


------------

第两百五十九章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

    齐国公的马上停在户部衙门之前,值班的户部郎中亲自迎接,在听到齐国公的来意后,震惊中他又看了一眼漆黑的天色,心里骇然又警惕,面上不动声色的将齐国公引进府衙之内。

    他一边让人清点齐国公带来的账簿,一边派人通知户部尚书梁焘。

    梁焘府邸。

    梁大娘子披着衣服坐起来,不满的说道:“十天半月才能回家一趟,这一觉还没到天亮,就有人来叫,使唤牲口也没有这么使唤。”

    梁焘急急地穿着衣服,不耐烦的说道:“胡说八道些什么,没人使唤我。我估计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了。你照顾好家里,对了,儿子的事不用担心,朝廷不会废除科举的。”

    梁焘说着,衣服都没有穿整齐,拖着一只鞋跑出了房间。

    梁大娘子在后面喊他也没理会,进了马车就催促着赶紧去户部衙门。

    齐国公卡着子时这个时间来个户部,其中有很值得深究的意味。

    梁焘坐在马车里,心里焦急,犹豫着要不要通知赵煦或者是章惇,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

    户部衙门内,户部郎中与齐国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郎中有些紧张,小吏不时来通报核实的齐国公家财情况,短短的不到一刻钟就核实了一百二十万贯,如果到了天亮,核实出更多,那齐国公的家财加起来可能超过五百万贯!

    500万贯啊,饶是他是户部郎中也深为震惊,早知道这些勋爵富有,远远没想到会富到这种程度!

    齐国公面无表情,他心里也在滴血,也在痛!这么多家产是齐国公历代积累下来的,一朝全部交出去,他简直想死。

    当然如果交出去能不死,那就最好不过了。

    梁焘来到户部,看到齐国公就笑着抬手说道:“齐国公如此深明大义,本官深为钦佩!”

    齐国公坐着没动,连手都没有抬一下,淡淡的说道:“我的田亩只有5000亩,但我的家财也能买到三万顷,不知道梁尚书以及章相公是否满意?”

    梁焘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件事其实一直是章惇在操刀,他在原来户部郎中的椅子上坐下,笑着说道:“那我去通知章相公。”

    齐国公无所谓的点了下头,到了现在已经一切由不得他了。

    梁焘一边让人通知章相公,一边翻看着小吏核实过的齐国公的家财。账簿上面的数字哪怕是家产殷实的梁焘也十分震惊。这齐国公府的家财真的是丰厚,丰厚的他想不到!

    此时的皇宫内,齐安郡主被孟皇后扣在偏房内,到了现在她哪里不明白她说是被孟皇后给软禁了。

    她愤怒的砸门,甚至是少有的不顾仪态的破口大骂,但都没有任何作用。

    她心里只能祈祷,祈祷她一直看不起的那个齐国公能有些骨气。

    孟皇后本人则在赵煦的寝宫,听着外面陈皮的汇报,孟皇后转向还闭着眼睛假睡的赵煦,轻声说道:“官家,不去看一看吗?”

    赵煦睡意正浓,紧皱着眉头,大声的说道:“让章相公去管!”

    外面的陈皮吓了一跳,连忙低声应着,快步的的跑走了。

    寝宫里,孟皇后看着赵煦,弄个弄散乱的头发,也陪着赵煦继续睡。

    青瓦房内,章惇正在对开封府视点进行最后的审视,他手里的是开封府府丞曹政的奏本。

    他慢慢的看着,里面有提点公事以及四个知县的新任命。

    一个文吏急匆匆的跑,进来抬手说道:“章相公,齐国公去户部了,捐纳了所有家财。”

    章惇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说道:“他的时间倒是卡的真好。”

    蔡卞放下笔,说道:“多半是不甘心,想等等有没有什么变化吧。你打算怎么做?”

    章惇拿出一道空白的文书,说道:“给他嘉奖令。重重的赏!”

    蔡卞嘴角抽了下,想不想,说道:“宫里那件事齐国公不可能是一个人,明天或许有更多的人,这几天,户部有的忙了。”

    章惇说道:“那就赏!重重的赏!”

    蔡卞抬手,挥退那个文吏,继续说道:“火烧开封府一案,明天可以收尾了。其他那些事情你是怎么打算的?”

    蔡卞说的是赵煦亲政以来累积的种种久拖不决的案件,这些案件无不是牵扯广泛。

    章惇已经落笔,给齐国公的写嘉奖令写好了,嘴上的说道:“开朝后第一天,大理寺就要审结这些案件,抛开包袱,轻装上阵。”

    蔡卞点点头,又有些焦虑的说道:“那个提点公事以及四个知县可能只是个开始,我们要有心理准备。”

    他们这些相公被赵煦连降三级,如果再有什么事情发生,哪怕赵煦有心保他们也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否则他们就得走人。

    朝野那帮人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章惇看着眼外面漆黑的天色,尤其是政事堂方向,没有说话。

    蔡卞顺眼看过去,愣了愣神,顿时有些会意,说道:“苏相公也不是好相与的,想要拿他顶锅,你得谨慎再谨慎。”

    章惇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忽然说道:“齐国公等人捐纳的家财总数可能有一两千万贯,还是一样的送入内库吗?”

    蔡卞一怔,说道:“这个还得问一下梁焘。”

    章惇明白他的意思,没有再说话。

    梁焘陪着齐国公一直到天亮,经过核算,齐国公府的家财总数为三百二十万贯,其他的还得继续核实。

    梁焘熬了一夜,不但不困,还很兴奋说道:“齐国公之慷慨,古来少有,本官一定亲自撰写奏本,上书朝廷,请求朝廷表扬齐国公之大义,实乃天下之楷模,令我辈汗颜!”

    齐国公脸角抽搐了下,对于梁焘的话,完全听成了讽刺,没有理他,直接说道:“我可以走了吗?”

    梁焘连忙说道:“当然当然,本官亲自送齐国公回府!”

    齐国公抬头看了看大亮的天色,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就剩下带一个府邸了,梁尚书这是也要收回去吗?”


------------

第两百六十章 户部发财了

    梁焘不可能真的惦记齐国公剩下的院子,这要是传出去,朝廷得多刻薄啊?

    梁焘十分客气的将齐国公送出衙门,站在衙门前,一丢堆笑的目送齐国公马车离去。

    等齐国公马车消失在视线里,他的笑容顿时没了,紧皱着眉头,一脸凝色。

    户部的两个侍郎站在他边上,疑惑的道:“尚书,这齐国公识相,家财也交了,不应该高兴吗?”

    另一个侍郎似乎有些明悟,道:“尚书是担心齐国公还在耍心眼,这些并不是全部?”

    梁焘摇了摇头,叹气的道:“不是,这齐国公只是个开始,等着瞧吧,咱们户部有麻烦了。”

    两个侍郎怔了又怔,户部明明是发了大财,怎么会有麻烦呢?

    仿佛是印证梁焘的话,户部衙门前面街道的不远处,有一队马车行驶过来,户部衙役匆匆查验,一个飞速跑过来,在梁焘身前说道:“梁尚书,是静宁侯,他也是来捐纳家财,与朝廷共度时艰的。”

    这个衙役刚说完,另一个跑过来,道:“尚书,河内郡开国侯来了。”

    “元丰年间的工部侍郎来了。”

    “元祐三年致仕的中书侍郎来了,他是齐国公的姻亲……”

    两个侍郎对视一眼,看向梁焘,抬手道:“还是尚书看的远,下官等不及。”

    梁焘摆了摆手,阻止了他们的吹捧,说道:“你们先应付着,有什么麻烦我再出面。对了,这些人都惹不得,好茶好点心招待,好话招呼,殷勤一点,不为省麻烦,单说这么多钱,咱们也忍他们一忍。”

    两个侍郎想起齐国公的家财,心里忽然激动,其中一个低声道:“尚书,都交上去吗?像过去一样,充入内库?”

    梁焘点头,瞥了眼四周,越发低声的道:“陈大官特别派人交代,一个子不落的送进去,如果落一个在外面,我们几个……”

    两个侍郎看着梁焘的抹脖子动作,神色一凛,当即道:“尚书放心,下官等绝不伸手一丝一毫!”

    梁焘点点头,又看了眼外面,转身进了衙门。

    两个侍郎暗自提气,严阵以待的等着这些大人物前来捐纳家财。

    两人到了侍郎这个级别,即便朝廷里讳莫如深,心底哪里能不清楚,这些人与齐国公定然脱不开关系!

    户部这边忙碌着,宫内的齐安郡主被放了出来,她脸色难看,已然猜到了一切,让人出宫一打听,知道齐国公已经在昨天捐纳了齐国公府所有家财,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她恨得的近乎牙齿咬碎,没有理会回来的孟皇后,径直来到慈宁的前,二话不说,就要挂绳子上吊。

    吓的慈宁的上下连忙出来阻拦,高太后也躲不下去,只得让她进去。

    齐安郡主跪在高太后身前,没了往日的殷勤讨好,也没有悲悲戚戚,直接说道:“母后,儿臣身为官家姑母,而今无家可归,请母后给儿臣指一条活路吧。”

    堂堂郡主,落到这种田地,说出这样的话,要是在以往,高太后肯定心疼不已,怎么也要做出补偿的。

    但现在的高太后,神色平淡,道:“活路?谁逼你去死了?是皇后吗?”

    齐安郡主当然听得出高太后话里的意思,面无表情,道:“王怜的事,儿臣并不知道,儿臣是郡主,是英宗皇帝之女,儿臣已经五十了,一只脚踏进棺材,也不知地将来有没有一块地方下葬……”

    高太后双眼泛起冷色,道:“怎么,你就这么急吗?不先给我送终吗?”

    齐安郡主见高太后说的这么严厉,撑不下去,抬头看向高太后,道:“齐国公是糊涂,但不至于做的这么绝,官家这么做,也多半是受母后的牵连……”

    周和听着脸色骤变,有些吃惊的看向齐安郡主,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帝后争权,还是落败的一方,这种事是能公然宣之于口的吗?

    果然,高太后面沉如水,冷声道:“来人,将齐安郡主给我拖出去。传我的懿旨,齐安郡主忤逆不孝,夺去郡主封号,勒令闭门思过。”

    齐安郡主满脸惊色,道:“母后,您要废除我的废号?您这是要逼我去死吗?”

    高太后根本懒得与她多废话,宫女黄门进来,快速拖着齐安郡主出去。

    齐安郡主大喊,连英宗皇帝都被搬了出来,依旧没能令高太后动容。

    高太后脸色难看,闭着眼,大喘了几口气,忽然怒道:“他们一直都是这样吗?”

    周和侧过身,没有说话。

    高太后一直觉得她将朝政处理的不错,天下承平,万民归心,哪里会记得这些龌龊事?

    高太后这边处置了齐安郡主,懿旨在政事堂通过的异常快速,颁布而出。

    这是高太后颁布的懿旨,不是赵煦的圣旨,也不是政事堂的政令,在朝野引起的震动可想而知。

    户部衙门前越发热闹,前来捐纳的勋贵,朝臣更多,户部衙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齐国公府。

    齐安郡主被押送了回去,对,她现在已经不是郡主了。

    齐国公看着这么多年的老妻,心里有无数感慨,出口却道:“太皇太后本来还算是一条退路,现在官家,太皇太后都给我们得罪了,看着吧,用不了多久,我们要么下狱论死,要么就去岭南。”

    齐安郡主现在恨不得杀了齐国公,但她还算忍得住,嗤笑道:“我不会走的,宁可下狱也不走。我现在就去疏通关系,我不信官家会将我这个姑母下狱!”

    齐国公默默没有说话,以往是没有这种道理的。可当今这位官家不同,他会杀人的!

    齐国公说服不了齐安郡主,或者说,他也没有想去说服。

    皇城司大狱。

    宁远侯顾正洋一家被关在这里,穿着囚服,十几口人挤在一间牢房里。

    经过这么久,一家人已经冷静下来,没有继续大哭大闹。

    顾正洋沉着脸,坐在一旁,哪怕是这种时候,他已然是家主,独占一片地方。

    顾老太太倚靠着在墙壁,闭着眼,满脸皱纹,前所未有的苍老。

    顾大娘子满脸忧虑,在一群儿女的围绕下,静静的抹泪,没有半点办法。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正洋抬头看了眼窗户,那里有些阳光,感觉着牢房里腐臭味,看向顾老太太,关心的道:“母亲,您没事吧?”

    顾老太太睁开眼,浑浊的看向他,有气无力的说道:“待会儿,向狱卒要来纸笔,给官家写认罪奏本,写的诚恳一点。”

    顾正洋犹豫了下,道:“母亲,到这个时候,还有用吗?”

    顾老太太轻叹了口气,道:“尽人事听天命吧。”

    顾正洋这次很听话,点了点头,继而就沉默不语。

    牢房里,十分安静,没人说话。

    大理寺。

    刑部调查的‘火烧开封府’一案,已经基本收尾,十多个犯人,一次过堂。

    三个寺卿坐镇审案,案情简单明了,上午审,下午就宣判。

    十四个人中,三个被判处斩立决,其余全部戍边!

    围观的百姓有的叫好的,有的漠然,更多人则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似乎,这只是个开始!


------------

第两百六十一章 最富有的阶层

    到了中午,梁焘带着厚厚的一本手札,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141
首页   上一页   ←   141/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