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16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观察着雅间里的三人,很显然中间那位穿着貌似朴素,相貌俊逸的公子是主人。但此时,这位公子却皱着眉,左顾右看,似乎不太专心听她的弹唱。

    她眉头蹙了下,心里有些不满,弹唱就变得有些随意了。

    赵煦确实不喜欢这样的期期艾艾,苦大仇深,强忍着喝着茶,等着孟唐。

    陈皮找到孟唐的时候,就看到孟唐坐拥四五个美貌小姐,正在一杯一杯的喝着苦酒,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陈皮从窗户见着,直接推门而入。

    孟唐喝着苦酒,正满心烦闷,眼见有人闯进来,顿时双眼通红,头也不抬的冷声道:“滚!”

    陈皮神色一僵,旋即淡淡道:“孟公子,有位官人请你过去。”

    孟唐一口闷了一杯酒,嗤笑道:“什么阿猫阿狗都配称官人,有本事你把官人变成官家啊,是官家我就去……”

    陈皮听着孟唐的混账话,脸色不大好看,语气越发冷漠道:“你姐夫找你。”

    “放屁!”

    孟唐脱口而出,但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满腔郁闷,几乎没有思考的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不管你那官人是谁,让他滚来见我!”

    说完,他又喝了一杯,手里的酒杯重重的砸在桌上。

    四周的小姐们见着这样光景,连忙莺声燕语的递酒劝慰。

    孟唐接过一杯,刚要喝,忽然身体一震,抬头看向不远处,依旧站着的,面色冷漠的陈皮,心神发冷,道:“真的?”

    他不认识陈皮。

    虽然还没多少人知道太皇太后要立皇后,但作为孟家人肯定是第一时间知道的,敢说是孟唐姐夫的,也唯有那一位!

    陈皮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孟唐彻底清醒了,连忙揉了揉脸,推开身边的莺莺燕燕,快速跟向陈皮,心神意乱,没了注意。

    上次他在樊楼冲动喊了官家,这会儿酒后失言又喊了官家,总共就这两次,居然还就真的遇上了官家!

    孟唐已经信了陈皮,心里乱糟糟想着对策以及分析着赵煦是偶然遇到,还是特意来找他的。

    不等孟唐思索明白,陈皮已经推门进入了一个雅间。

    孟唐连忙快步跟上,一进门就看到了赵煦,还有在赵煦耳边低语的陈皮。

    孟唐来不及厌烦多嘴多舌的陈皮,刚准备上前行礼,就见赵煦抬头看向他,道:“你对我很不满?”

    孟唐头上渗出虚汗,连忙道:“小人不敢,小人是醉酒胡言,还请……姐夫莫怪。”

    最后的那一句,是孟唐想起有外人在,费了好大力气才说出口的。

    赵煦拿起折扇在右手边的桌上敲了敲,道:“陪我听听曲,醒醒酒。”

    孟唐应声,表情恭谨,内心忐忑的坐下。

    不远处的陈小姐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心里不禁好奇:这个公子是哪一家的贵人,居然让孟公子这么惧怕。

    孟元是这里的常客,她认识,不提他孟家,单说作为皇亲国戚的他,开封府能有几个人令他这么畏缩?

    这样想着,不由得认真打量起赵煦来。

    迎着她的目光,赵煦摆了摆手。

    陈曦一怔,这还是第一次有客人这么不客气的赶她走。

    也只是怔了下,她抱起琴微微躬身便走了出去。

    孟元见外人走了,不禁头皮发麻。

    眼前这位官家,刚刚与他爷爷在宣德门拔刀对峙差点火拼,转眼间他姐姐又要成为皇后,这里面关系复杂,刀光剑影……他爷爷曾与他讲过一些,因此孟唐心里除了恐慌没有其他情绪。

    赵煦打量着这个未来的小舅子,拿起茶杯喝了口茶,道:“我让你写的忏悔书,你是忘记了?”

    孟唐腾的站起来,躬身硬着头皮道:“小人已经在写,只是怕官家不满意,没敢呈上去。”

    赵煦看着他明显作假的神色,道:“那你背诵给我听听,权当你面呈了。”

    孟唐差点没跪下,支支吾吾的道:“小人孟唐禀陛下:小人年少轻狂,依仗家世,目无法纪,行贿朝官……”

    只是短短十多句,孟唐就编不下去了。

    实在是他爷爷不让他写,本来他已经酝酿准备动笔了,这会儿心慌意乱,根本想不起来。

    赵煦看得分明,哼了一声,道:“很好嘛,你的大爹爹在宣德门要弑君,你这将朕的话当做耳旁风,你们孟家还真是诗书传家,明礼忠君啊……”

    孟元听的是心胆俱寒,噗通一声跪下,道:“小人知错,小人回去就写,一定写的官家满意,求官家恕罪!”

    官家的话太重了,孟唐脖子发冷,满心的恐惧。

    他心里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爷爷那晚会率兵堵住宫门,与官家对峙。官家即便没有亲政,那到底是官家啊,迟早是要亲政的!

    等孟元的颤音停下,赵煦道:“我不喜欢你姐姐,原因你应该知道。”

    孟唐当然知道,他姐姐是太皇太后选的,他爷爷说过,他姐姐以后的在宫里的日子可能不太好过。

    孟唐头磕在地上,双腿打颤,头上冷汗涔涔道:“小人知道。”

    赵煦看着他,道:“我要你上一道奏本。”

    孟唐心里一慌,跪在地上没敢动。他在猜测,猜测赵煦会让他上书,上书反对立他姐姐为后。如果他们孟家反对,官家就有理由不接受了,这样一来,这立后的事情,可能就会不了了之。

    但他却听到赵煦的声音是:“这道奏本,你上书,建议朕尊崇我生母为皇太后,以全礼法。”

    孟唐听着一愣一愣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官家,要他上书尊崇朱太妃为皇太后?

    这是什么缘故?不是说他姐姐的事情吗?

    不止是孟唐懵了,赵煦身后的陈皮与楚攸也疑惑不解,官家不是应该反对立后吗?怎么会联系到朱太妃,这两件事完全牛马不相及啊?

    赵佶正吃瓜果,听着眨了眨眼,继续埋头吃。
------------

第三十四章 盛世年华

    孟唐满心不解,不敢轻易答应,小心翼翼的道:“小人斗胆,为什么是小人……”

    赵煦心里点头,这孟唐倒是聪明,面上却是越发平淡的道:“不用问那么多,陈皮,给他纸笔,现在就写。”

    孟唐浑身冰冷,直觉这里面有大问题,暗暗咬牙,没敢应声。

    陈皮出门去让人准备,赵煦好整以暇的看着孟唐,道:“不要想那么多了,最终你还是会乖乖的写,酝酿一下措辞吧。”

    孟唐六神无主,缩着头,身体不停的发颤,他想要拒绝,却也深知他拒绝不了,眼前的是官家啊,有几个人能拒绝他的要求?

    孟唐内心剧烈挣扎着,待到陈皮将笔墨纸砚放到桌上那一声‘砰’响起,他心里忽然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地了,紧绷的心神慢慢松了口气。

    孟唐慢慢的站起来,看着赵煦,最后的挣扎的道:“官家,这个,有违礼法……”

    赵煦面色不动,道:“你可知濮议?”

    孟唐眼神突的一变,十分慌张的躬身,道:“小人遵旨。”

    说着,孟唐就坐下来,拿起笔,稍稍镇静便认真的写了起来。

    赵煦见着,满意的点头。

    所谓的‘濮议’,就是赵煦的爷爷,高太后丈夫宋英宗的故事了。

    宋英宗比赵煦还要悲催,他不是宋仁宗的亲子,因为宋仁宗无后,所以过继而来,继承皇位。

    当时还有曹太后垂帘听政,宋英宗为了他生父的称呼,也就是地位问题,与曹太后以及外廷文官势力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最终是以英宗胜利而告终。

    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濮议’,这件事不止让英宗顺利称呼他生父为‘皇考’,还逼得曹太后撤帘,同时贬黜了那些反对他的官员,彻底亲政掌权!

    孟唐显然是知道的,因此没有再做任何挣扎,老老实实的写起了奏本。

    赵煦见他写了,微笑着看向前面,现在他突然又有些想听那位陈小姐弹琴了。

    陈皮,楚攸则还是疑惑不解,却没敢发问。

    赵佶则埋头继续吃,仿佛没吃过东西一样。

    不多久,孟唐就写好了,吹了一下,小心谨慎的递给赵煦。

    赵煦接过来从头到尾审视一遍,微微一笑。孟唐这道奏本里,通篇都是对朱太妃的歌颂:‘恭谨和顺,育子有成,德行兼备,位分不宜,奏请尊上……’

    赵煦很满意,递给陈皮道:“找个人,明天一早送到中书省。”

    陈皮接过来,道:“是。”

    赵煦拿起茶杯,与孟唐道:“去吧。”

    他只是需要孟唐这个特殊的身份,上了这道奏本,其他就用不着了。

    孟唐如蒙大赦,噗通一声跪地,道:“小人告退。”

    他跪在地上,膝盖不断向后移,直到脚底板碰到门槛,这才起身,又对着赵煦一抬手,急匆匆转身,不多久,门外的走道又响起极重的咚咚咚脚步声。

    孟唐很是慌乱。

    赵煦笑了声,瞥了眼已经吃完,正在擦嘴的赵佶道:“走,带你去游河。”

    赵佶大喜,跳起来道:“走走走,快走!”

    说着,他就一马当先的出门,已然等不及。

    陈皮犹豫了下,道:“官家,这么晚不回宫,怕是……会有些麻烦。”

    赵煦起身,随意的道:“你以为,我们进了这里,明天会没事情吗?”

    陈皮一怔,旋即会意的,跟着安排。

    楚攸则立马招来人,继续布置保卫。

    一阵子之后,赵煦,赵佶四人就在汴河的上善东水门,上了一艘花船。

    两岸是灯火通明,人流如织,欢声笑语不绝。河面上光影重重,船舫如龙,歌舞弹唱绵延不绝,照亮了不知道多远。

    赵煦坐在船内,看着两岸的接踵而来的人群,听着船上的诗歌唱和,也是第一次真正的体会到这时的繁华与安宁。

    他不由倚靠着,拿起扇子,轻轻摇晃。

    “这个季节,大晚上的拿着扇子,做作,傻子才会上当……”

    突然间,赵煦窗外,一个娇俏的少女看着赵煦的姿态,不屑的哼了一声。

    赵煦一怔,坐起来转头看去,却见隔壁的船窗已经放下窗帘,他只看到一个窈窕影子。

    赵煦愣了愣,看着手里的扇子。他确实是因为喜欢那些才子们出门摇扇的风流潇洒,这才故意拿来一把扇子,想要体会一把。但,大家萍水相逢,用不着出言嘲讽我吧?

    陈皮见赵煦愣神,知道他不懂,凑近低声道:“官家,这里除了游玩,经常也是那些才子邂逅官宦家姑娘的地方……”

    ‘邂逅’是好听的说法,多半是勾搭、猎艳,演绎风流韵事地方。

    赵煦登时会意,想起那姑娘的话,只怕也是将他当做了那等人,不由得苦笑。

    楚攸站在船后,如同一个富家豪仆,警惕四周。

    赵佶跪趴在船头,冲着岸边正在放花灯的两十五六岁小姑娘,手里举着两个花灯,大声道:“姑娘姑娘,这是你们的花灯吗?我要拆开看看里面写的什么了……”

    岸边两个姑娘目瞪口呆,继而一个站起来大叫:“哪家浑小子!给我放回去,不然本姑娘过去揍你,快给我放下!”

    放花灯是一种传统,年轻姑娘写着心事或者愿望,岂能让别人当面拆开。

    赵佶不理,兴致勃勃的自顾的就要动手去拆开。

    对面两个姑娘大急,其中一个更是提着裙子,下水要过来。

    赵煦看着气不打一处来,连忙过去按住赵佶,夺过他手里的花灯,重新回到水里,与两个姑娘喊道:“小弟不懂事,还请二位姑娘消气。”

    两个姑娘见花灯渐渐飘远,这才放心,下水的那个也退回去,似乎觉得不甘心,掐着腰大骂道:“告诉你们,这事没完,你们给老娘等着!”

    另一个姑娘见她喊的不雅,急急的拉了她一下。

    赵煦只得再作揖道歉,然后将赵佶给拖回船舱内。

    但赵佶这小混蛋好像有多动症,没安静一会儿,就冲着临近的一艘船大喊:“姑娘,那男的在摸你的腿……”

    赵煦一见,急忙将他拉回来,陪了个笑,飞速拉下窗帘。

    那花船安静了一会儿,就迅速的摇走,与赵煦的花船脱开距离。

    赵煦的花船里响起赵佶的惨叫声,引来不知道多少瞩目,甚至有人怀疑里面是某个恋童变态,想要上来查探。

    ……

    赵煦这边带着赵佶游船,他的一举一动也很快传回到了慈宁殿。

    周和站在高太后身前,轻声道:“官家先是去了衡芜楼,而后又去游船,看样子,半夜之后才能回宫。”

    高太后还坐在床上,刚刚喝完药,道:“带着赵佶?”

    周和低着头,道:“是。”

    “胡闹。”高太后冷哼了一声。

    周和没有说话,不管怎么说。官家进青楼确实不像话,何况还带着九岁的十一殿下。

    高太后似乎有些累了,拉着被子躺下,道:“去吧。”

    周和有些诧异,抬头看向高太后。这是个好机会,娘娘不打算做些什么吗?

    但他看到高太后已经躺下,闭着眼睛,连忙应着,放下帘幔,而后吹灭灯,悄步退了出去。
------------

第三十五章 不单纯

    赵煦等人确实到半夜才回宫的。

    赵佶这小混蛋已经皮累了,趴在赵煦背上,啜着嘴,睡的很熟。

    赵煦背着他,进了宫门。

    回到福宁殿,赵煦将赵佶放到他的寝宫,而后出来与陈皮道:“孟唐那道奏本送上去后,留意一下政事堂的反应。”

    陈皮有些紧张,道:“官家,这件事,太皇太后肯定不同意的。”

    大宋谁不知道,太皇太后最是‘恪守祖制,遵崇礼法’,朱太妃想要加封为皇太后,这是违背礼法的。

    赵煦不在意,也没解释,转向楚攸,道:“宫门看好了,尤其是紫宸殿附近,给我严兵把守。”

    紫宸殿,是宋朝朝会的地方。

    楚攸抬手,道:“是。”

    赵煦看着头顶不算明亮的月光,仔仔细细的又想了一会儿,忽然道:“今天是十几了?”

    陈皮道:“官家,今天是十三日。”

    赵煦唔了一声,目光微闪,道:“后天,就是朔望日了。”

    陈皮忽然神色发紧,眼神紧盯着赵煦。

    所谓的‘朔望日’,就是每个月的初一与十五,是朝廷开朝会的时间。

    官家,要在朝会做什么吗?

    赵煦挺了挺胸,放松了下酸痛的肩膀,道:“祖母说如期了吗?”

    陈皮心里有些不安,上前一步道:“娘娘没说,不过娘娘的病还未好,应该会休务。”

    ‘休务’,指的是朝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16
首页   上一页   ←   16/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