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166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董峘又拿过一道公文,道:“我待会儿要去见延津县知县,你准备一下,有些事情,咱们就当不知道,先看上面怎么定调。”

    董峘这个监察御史来延津县巡视,其实权力并不大,没有处置任何人与事的权力,只能上报。

    文吏应着,转身出去,不多久又快步进来,递过一道公文,道:“御执,台里来的。”

    董峘立马停笔,接过来看去,边看边说道:“台里说,要求我侧重于对‘新法’不法之徒的调查,要分清重点,敌我。”

    文吏会意了,低声道:“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董峘摇头,道:“以台里的话来说,是要体谅地方官吏的不易,不能抓着鸡毛蒜皮,打击他们的用事热情。”

    文吏明白了,抬了抬手。

    公文上的话需要认真揣摩体会,往往潜藏着另一层,有时候甚至是相反的意思。

    董峘写好后,起身道:“去县衙,对了,刚才那些事情带着,交给他们自己处理吧。”

    “是。”文吏应下,快速去准备。

    东明县。

    刑部的巡按组比御史台的更为直率一些,先是入了县衙,与刑房的人交接一番,当天就在东明县抓了二十多人,从乞丐,小民到官吏,士绅大户,无所不包。

    这是一个员外郎挂帅,拿到证据,当天就准备押送开封府大理寺,动作是相当凌厉。

    东明县县衙里有所抱怨,但没有闹上去。

    刑部的人知道分寸,在县里立威之后,迅速下乡,对一些顽固的大族大户,径直冲入大院,将人带走。

    这种手段,是相当暴力,纵然人证物证俱在,还是引起了诸多的麻烦。

    地面上的事情,终归不会在地面上解决,一层层的压力,迅速涌入开封城,继而落实到每个人的头上。

    李清臣府邸。

    不大的院子里,一大群人对着李清臣破口大骂。

    “李清臣,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给我想想,当年要不是我爹给你一口吃的,你早就饿死了!”

    “现在当了大官了,不认我们这些穷亲戚了,我呸,猪狗不如的东西!”

    “当年你要求学,身无分文,我二伯是怎么做的?我的钱没给我,给了你!给了你!我二伯泉下有知,一定后悔帮你这个白眼狼!”

    “还记得吗?你求娶我表姐时,全家没人同意,我表姐寻死觅活,最终还是老相爷开了口,让你得入韩家的门,现在老相爷过世了,你当了大官了,全然忘了曾经的恩德了吧!”

    “你娶了堂姐,穷困潦倒,除了一间茅草屋,什么都没有,还需要读书,我们韩家是怎么做的?给你一个院子,按月给你钱粮,什么时候问你要过回报吗?现在就这么点事情,你推三阻四,你还算个人吗你!”

    “你在颍州府出了事,是谁帮你上书求情?你拜在王安石门下,跟着他变法,我大兄可有因此排挤你?若非他周全,你这七年能过的好吗?”

    “我看你死了,有什么脸去见老相爷!你个没心肝的狼崽子!”

    “白眼狼,我就问你,那地的事情,你能不能帮我们摆平!”

    一群人,吐沫星子乱飞,直接喷在李清臣脸上。

    李清臣站着,面色铁青,手里捏着韩忠彦的信,一句话都没有。

    李大娘子就站在他边上,听的脸色十分难看。

    眼见着这些人没完没了,忽然大喝道:“放屁!”

    李大娘子气的不行,看着这群人,忽然指着一个,怒声道:“你,当年你爹只给了我夫君一块馒头,结果这些年,你们从李府拿走了多少钱,没有一千贯也有八百贯了吧?一块馒头,我们要还一辈子吗?”

    “你,你二伯借钱给我夫君游学,三分利,怎么不去抢,你现在还有脸说!”

    “还有你们,你们赖在我李府多少日子了,你们打的什么主意,当我们都不知道吗?”

    “当年叔父是成全了我跟夫君,那我们的孝敬短过吗?我们对韩家有过不恭吗?”

    “你们还有脸提叔父,他当年是怎么做的,你们是怎么做的?为了几亩地,连起码的脸面都不要了,我呸!还敢提叔父,不要等死了,现在就去,去叔父的坟头,你们敢将你们干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个清楚吗!?”

    李大娘子真的怒了,一个人指着一群人大骂。

    偏偏又不是泼妇骂街,完全像是教训,举手投足间,气势十足。

    一群人被她骂的愣住,呐呐说不出话来。

    “给我滚!不滚就给我打出去!”

    李大娘子怒气难消,大声喝道。

    顿时一群家丁,拿着棍棒过来,准备赶人。

    这群人见着李大娘子发威,心里发怵,还是不忘撂下狠话,骂骂咧咧的走了。

    等人都走了,李大娘子才冷着脸,哼了一声,道:“都是什么东西!”

    李清臣看着李大娘子,愣愣的出神。

    他恍惚记得三十多年前,那个风姿静谧,含羞带怯的清丽佳人,这么多年可从未这样发过脾气,有这般情景。

    李大娘子看着李清臣盯着她,眉头一皱,不满的道:“怎么,觉得我骂的不对?”

    李清臣忽然笑了起来,十分开心的道:“骂得好!来人,准备酒,今天我要陪大娘子小酌几杯。”

    李大娘子见了,也笑了,继而感慨道:“我也是没办法,他们这么闹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李清臣心情舒爽,拉着她向里面走,道:“没什么打紧的,我好歹还是礼部尚书,他们要是让我府里过不下去,我就让他们所有人都过不好。”

    李大娘子跟着他向里面走,还是皱眉的道:“大兄的信写的什么?别人可以不管,大兄可不能。”

    李清臣笑容越多,道:“没什么具体内容,无非是有人找到他头上,要他说话。上次他被官家赶出去,事后,他回过味,这也算是官家保全了他。他要是再乱插手,官家那边可就难看了。”

    李大娘子不懂政事,但懂人情世故。

    读书人最好面子,官家把面子给足你了,你还能掉头打官家的脸吗?

    所以,韩忠彦这封信,其实就是一封家常。

    当然了,即便不是,在李清臣这里也会是!

    李大娘子见他大兄没有牵涉进来,自然开心,加上这么多天的烦心事去了,罕见的真陪着李清臣喝了几杯,惹的一干儿女,下人目瞪口呆。


------------

第两百九十五章 擅改年号

    感受到压力的,不止是李清臣这一家。

    大宋官场的关系网错综复杂,拐个弯,仿佛所有人都能认识,都是同乡,都是熟人,都是亲戚。

    开封府本身就是大宋的政治中心,牵扯到的人非常多,而且还只是‘试点’,万民瞩目,这样一道道强硬的政策,彻底式的改革,令无数人震惊,心怀恐惧。

    面对磅礴的压力,章惇一力扛住,全力的推动‘新法’。

    元祐八年,二月七日。

    章惇第一次离开开封城,前往各县巡查。

    作为‘事实宰相’,他的亲自出面,给朝野增加了不知道多少人压力,尤其是地方,更是疯狂表现。

    鄢陵县。

    随着章惇亲自下来监视,鄢陵县上下一片紧张激动,忙碌的非比寻常。

    知县葛临嘉生怕出现一丝纰漏,全县布置。

    晌午,他来到六房的值房,对着一众人仔细叮嘱好一阵子,出来后,又叫来刑房主事朱勔,站在屋檐下,低声道:“你之前是在城里的,可有什么消息?”

    朱勔瞥了眼四周,越发低声的道:“县尊,下官在城里的时候听说,章相公严苛律己,只在乎做事,其他歌舞酒宴从未参与过。”

    葛临嘉会意的点头,稍稍思索,道:“第一,章相公到了县衙,只有我们几个去接待,其他人必须忙碌起来。第二,天明,我就下乡,府衙你盯着,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第三,看看章相公身边的人,有没有可以结交的。”

    朱勔立即会意,道:“下官明白。”

    葛临嘉微微笑着,面露欣赏。

    这个朱勔据说在城里有些关系,不然也不会被派到这里。最重要的是,朱勔识趣,做的事情全合乎他的心意,是个难得的七窍通灵之人。

    朱勔不知道葛临嘉在想什么,低声又道:“县尊,还不够,还要将政绩,不动声色的摆给章相公看。”

    葛临嘉猛的警醒,越发喜欢,沉吟了片刻,瞥向他,道:“今年的春闱,我给你举荐,看看能不能给你弄个功名。”

    朱勔大喜过望,没有功名,他只能是小吏的混着,当即噗通一声跪地,道:“小人谢县尊,大恩大德,朱勔永世不忘!”

    葛临嘉一笑,等他说完,这才扶起他,道:“无需多礼……”

    这时,一个衙役急匆匆跑进来,道:“县尊,有军队过境。”

    葛临嘉已经提前得到通知,淡淡道:“走,去看看。”

    县衙的一大群人,跟着葛临嘉,出了府衙,来到城门口。

    来到门口,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官道上,锦旗招展,迎风飒飒作响。虎畏军的将士,六人并肩,脚步整齐,震的地面发颤。

    他们身形高大,目不斜视,像是走路又像是小跑,没有人说话,快速向前。

    葛临嘉看着,摸了摸大脑门,心头有些惊色,自语的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样军容的军队……”

    大宋的禁军早就名存实亡,不说开封府四周的,就是全国,也唯有西北方向的军队还能打一打,但纪律性有多差,也是闻名天下。

    朱勔微微一笑,说道:“这个下官倒是知道。这是官家亲自命名,列为上四军的天子亲卫,虎畏军!”

    葛临嘉隐约听过,笑容更多,道:“原来是官家的御军,难怪有如此军容,我朝有这样的大军,夏、辽无惧也!”

    其他官吏同样很是振奋,内心涌动着某种激动的情绪。

    而百姓围观的就更多了,议论纷纷,交头接耳,但大部分带笑,话语多少正面。

    宗泽骑着马,走在最前面。

    他身后有几个副将同样骑着马,其他基本都是步兵。

    种建中的骑兵,因为速度比较快,现在还没有动身,方向与宗泽也不同。

    随着军队的过境,对地方的激励不是一点半点,不知道多少官吏在观望,又有多少百姓不远百里的跑过来睹视这一幕。

    枢密院内。

    章楶与许将还在推演一些事情,不远处童贯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兵书,正在静静观看。

    一阵子之后,许将忽然说道:“听说,夏人的使者又要来了?”

    上一次,夏人的使者来的太嚣张,被章惇直接给斩了。

    章楶盯着沙盘,嗯了一声,道:“他们失去了众多要塞,不会善罢甘休,这一次来,无非还是试探。”

    以往的宋朝,可是轻轻松松割让了诸多要塞给夏人,稍微一施压,宋朝这边就软了。

    许将沉吟着,道:“夏人那边情势毕竟复杂,下官担心,他们还会再来。”

    宋朝这边,正在推进‘军改’,尤其是北方各路,这种情况下夏人再来,大宋这边可能面临两难境地。

    章楶道:“所以,秦凤璐,延庆路等,暂时不动,等其他改好了,替换出来。”

    许将轻轻点头,这是个办法,瞥了眼仿佛睡着一样的童贯,道:“武院筹建的差不多了,春闱之后就可以招生,老大人怎么看?”

    章楶这才从沙盘上抬起头,沉思片刻,道:“官家说他担任第一任院长,招生规模,先放在五百,三年结业,两年教学,一年军中历练,以副队长为基础。”

    许将想了想,道:“好。我写奏本。”

    章楶再次看向沙盘,道:“种建中的骑兵,明天出发,直接去秦凤璐,而后是熙和路。”

    许将看着沙盘的线路,心里若有所动,没有说话。

    这时,赵煦在御街上的‘皇家票号’。

    这里还在装修,在院子里,赵煦拿着一个小柳枝,敲了敲黑板,对着下面规规矩矩坐着的十几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道:“汉字你们都认识,下面的对应的数字,读法是一样的,你们先记下来,而后,我教你们运算规则……”

    实际上,也就是阿拉伯数字。

    十几个少年,拿起毛笔,连忙记下。

    这是官家啊,官家在教他们!

    朱浅珍在一旁,更是认真,手里拿的是一只炭笔,因为字体比较小,所以躬身低头,在肃色的记着。

    赵煦看着,仿佛有了曾经的讲课的感觉,只是工具比较原始,等了一会儿,敲了敲黑板,道:“下面,我教你怎么运算……”

    ‘同学们’立刻抬头,端坐俨然,认真聆听。

    赵煦慢慢的讲着,偶尔也考校一下。

    这些孩子,都是朱浅珍精挑细选,相当聪明,并且有一定基础,倒是没有让赵煦太操心。

    赵煦越来越有感觉,一讲就是半个时辰,并且意犹未尽。

    朱浅珍学的最认真,手里是赵煦制作的简易炭笔,不那么好用,他很不习惯,但还是僵硬的握着,努力的用着。

    陈皮这时悄悄走进来,看准机会,来到赵煦身侧,低声道:“官家,贡院那边准备的差不多了,是否去看一下?”

    春晚就要开始,贡院那边一直在准备着,现在准备停当了。

    “还有几天时间……”

    赵煦看向外面,轻声自语。

    春闱还有不到七天就开始了,章惇改了科举,并且准备大幅度削减录取人数,可以预见,放榜之后,怕是又要有一番热闹了。

    赵煦想着就笑了笑,道:“我就不去了,让李清臣去吧。”

    礼部尚书李清臣是这一次的主考官,是考验的时候到了。

    陈皮见着,又道:“官家,外面有不少流言出现,说什么‘天地兴隆,得遇圣主,万世当从,允文允武’,有不少道士,和尚打着各种禅机游走在开封城……”

    赵煦眉头一挑,不在意的道:“每当朝廷动荡,神鬼皆出,史书上不少见,让开封府去处理吧。”

    “是。”陈皮应着,悄悄退后。

    而与此同时,在京里准备春闱的过万士子,正摩拳擦掌,焦急不安的等待着。

    孟唐这会儿在一个客栈里,紧张的温书。

    他很紧张,除了对科举的紧张,还有因为特殊身份的忧虑。

    他爷爷孟元涉入了太皇太后与官家的争斗,落败自杀,偏偏姐姐又是当朝皇后。

    这样复杂的关系下,孟唐的仕途能不能进去还两说。

    太学里,徐幸隆正在小竹林的凉亭里,认真的读书。

    他的情况同样复杂,作为曾经当赵煦面反对‘废除科举’的人,在朝野是名人。

    “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榜上有名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166
首页   上一页   ←   166/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