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184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有了赵煦的话,他直接将话挑明的说道:“官家的话你们都听到了,朝廷的变法路线十分清晰,在场的都是参与讨论,制定,同意的。我不管你们现在态度是否发生变化,但朝廷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阻碍、影响、甚至是篡改,朝廷坚决不答应!曾布,鬼迷心窍,权欲熏心,本官拿他应当应分,有理有据,不怕他人置喙!你们,如果与他有一样想法,或者曾经有什么撇不开的旧情,现在就写辞呈,我立刻就批,风光大送你们荣归故里!”

    李清臣,梁焘等人心头凛然,似乎这才警觉,这位老好人的蔡相公,居然这般坚决,不止曾布不会放,连他们也能‘放走’!

    这样的决心吗?

    林希作为吏部尚书,清晰的明白,曾布只是一个开始,青瓦房经过对‘旧党’的轮番清洗,现在,要对‘新党’内部刮骨疗毒了。

    他神色漠然,默默片刻,道:“蔡相公,此事兹事体大,并非你我等一言一语就能平息物议,还请暂缓,等章相公回京再定。”

    李清臣等人对视一眼,没有出声,但表情相当一致,赞同林希的话。

    拖字诀!

    蔡卞的威望,连六部都压不住,要他处理羁押曾布带来的一系列恶劣影响,几乎不可能。并且,章惇回来,此事或许还有回转余地。

    蔡卞听出这些人的态度有所和缓,也知道这些人倒是不在乎曾布,而是担忧处置曾布带来的‘新党’内部的撕裂,外加‘旧党’的虎视眈眈。

    曾布这样的反复之人,蔡卞是决然不会同意他回朝!

    蔡卞好似担心章惇回来会有所变化,直接看向黄履、林希,沉声道:“御史台迅速定案,吏部革除曾布一切官职,而后递解回乡,永不叙用!就这样。”

    黄履看了眼林希,神情还是迟疑。

    他知道这是蔡卞最后的让步,但御史台这么做了,怕是御史台那个小衙门都能被掀翻!

    林希漠然不语,曾布现在是江宁知府,罢黜他一点难度都没有,可之后呢?

    蔡卞见两人不说话,冷哼一声,道:“不要以为没有章惇我就做不成事,绕开你们,我同样能做到!”

    黄履与林希倒是不怀疑,蔡卞到底是王安石的女婿,在朝野几十年又是当朝参知政事,这点能力没有那就真是太小觑他了。

    林希沉思再三,道:“下官需要等章相公的回信。”

    蔡卞其实心里很清楚,他压不住这些人,瞥向黄履,道:“曾布,两天之内定罪,上报政事堂,如果你做不到,我就以御史大夫的身份接管御史台!”

    黄履怔了又怔,忽然间想起来了。

    蔡卞,似乎还兼任着御史台的御史大夫,在御史中丞之上!

    御史大夫原本就是御史台的最高官,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不设。赵煦掌权之初,为了控制御史台,给蔡卞加了御史大夫。

    黄履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蔡卞真的要是接管御史台,他还真没办法,没有章惇的支持,他肯定不是蔡卞的对手。

    一众人见蔡卞大概往日的气度,如同吃了秤砣般铁了心,心头莫名有些别扭难受。

    一众人心事重重的离开青瓦房,路上依旧议论纷纷,迟疑不决。

    很明显,蔡卞并不能说服或者压服他们。

    蔡卞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仔细想了又想,拿起笔,给章惇写信。

    羁押曾布是突发事件,他须要与章惇携手做这件事。

    ……

    赵煦对这些事情近乎尽收眼底,只是暗自摇了摇头,没有评价。

    蔡卞是有能力的,但缺乏足够的魄力。

    周文台从偏房进来,见蔡卞在写着,抬手道:“相公,毕渐,王诜,岑镶都谈过了,他们很愿意入朝不入仕,来政事堂为朝廷用事。”

    蔡卞头也不抬,将信装好,递给他,肃色道:“你亲自去见章惇,将我的想法与态度说给他听,摸清楚他的想法与态度,速速回禀。”

    周文台接过信,有些疑惑的道:“相公,章相公会不支持您吗?以往您一直都是坚定支持他的?再说了,政事堂内需要您。”

    蔡卞皱眉,沉吟着,道:“有些事情说不明白,总之,章惇不是一根筋,他会权衡利弊。”

    周文台瞬间明白了,道:“是,我这就去。”

    蔡卞神情没有和缓,依旧冷清,肃容。

    曾布是一个好机会,但同样有大风险。

    而此刻,章惇已经到了东明县。

    在东明知县的陪同下,在各处的转着,走着,视察着各类政务。

    东明知县很年轻,是元祐三年的进士,在原三司衙门做过一段时间,后来被‘外放’到东明县。

    东明知县名叫纪澍,他跟在章惇身后,立在一处小山头,眺望着田地,道:“相公,这一片已经丈量清楚,东明县也能控制得住,不过,听说不少人进京,四处告状,来复查的御史台,刑部,工部等是一批又一批……”

    在熙宁年间遇到这种事,知县等早就被发配的更远了,但现在不同。

    纪澍既是在诉苦,也是在邀功。

    章惇背着手,脸角一直带着和缓的笑意,道:“确实不错,这么好的地,百姓得依靠他们而活,不能变成仰仗士绅大户的如牲畜苟且……京里无需担心。”

    纪澍要的就是最后一句,脸上不动的道:“是,下官一定竭尽全力贯彻朝廷法度。”

    章惇笑了一声,心情大好,环顾一圈,就看到不远处有一条清晰的河流,他忍不住的意动,道:“走,下个水。”

    纪澍一怔,‘下个水’是什么意思?

    倒是章惇身后的一群人,面面相窥。

    章相公最近变化非常的大,少了以往的那种严厉,并且十分喜好游泳,但凡有空又有水,总有下去游一阵子。

    于是,一众人围观上半身裸着的半头白发的老头在河里从这边游到那边。

    纪澍是知道章惇的,见章惇性情大变,悄悄看向边上,章惇的得意门生低声道:“裴舍人,章相公这是?”


------------

第三百二十三章 甚嚣尘上(第三更)

    裴寅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应该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吧。”

    纪澍不知所以,只能看着章惇在河里游来游去。

    不多久,一个小吏上前,在裴寅身后低声道:“裴舍人,京里的飞鸽传书。”

    裴寅接过来,忽然又道:“这是第几封了?”

    小吏道:“第五封了,两封来自宫里,一封来自刑部,一封来自御史台,这还是御史台的。”

    裴寅隐约觉得京里出了大事,对小吏挥了挥手,摊开卷纸。

    这还是御史台的,御史中丞黄履的亲笔信,言简意赅:卞欲重罪布,莫能阻,盼回。

    裴寅立即就想到了这个‘布’指得谁,神情顿时凝重。

    曾布!

    蔡卞想要重罪曾布?这是为什么?

    裴寅想不透,抬头看向已经上岸,正在擦身体的章惇。

    章惇换好衣服,披散着头发。

    以往都有遮掩,现在头发里多有白发,他面容矍铄,走过来,自顾梳理头发,道:“京里来信了?”

    裴寅将信展在章惇脸前,道:“是,相公,事情又有变化。蔡相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曾相公出手,要重罪。”

    章惇看了眼,继续扎着头发,道:“飞鸽传书说的不清不楚,等吧,京里很快就应该来人了。”

    裴寅倒是能猜到,看了眼京城方向,道:“相公,蔡相公是向来知轻重,有分寸的人,怎么会突然羁押曾相公?他应该知晓后果,我们要不要提前回京?”

    章惇简单的扎好头发,也转身看向京城方向,脸上渐渐恢复严厉之色,只是片刻就淡淡道:“没多大事,按照计划,继续走。”

    裴寅看着章惇的神色,心里暗紧,抬手应声。

    纪澍一直站在一旁,不知道是不是旁观者清,他总觉得,朝局到了这种时候,可能会有大变!

    章惇的队伍在东明县待到晚上,启程向东,去往考城。

    正如章惇所料,在路上他就被‘截到’了,先是吏部的人,接着刑部,而后是御史台,甚至还有皇城司。

    到第二天中午,蔡卞的门生,周文台也‘截’到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章惇才算将事情给弄清楚。

    站在一处茶馆的棚下,章惇喝着茶,看着周文台,笑着道:“你,我是知道的,忠孝有为,宁折不弯,行事有头有尾,方正有大气,确实不错,蔡元度目光不错。”

    元度,蔡卞的字。

    周文台不卑不亢,倾身道:“下官不敢当章相公如此赞誉。”

    章惇脸上笑容收敛一分,还是不见往日的那般严厉模样,道:“你觉得,我该是什么反应?”

    周文台明知是考验,还是毫不犹豫的道:“下官希望章相公支持蔡相公,固然此事可能会引出一些风波,但甄别‘新法’忠奸已迫在眉睫,不能重复熙宁年间的老路,请章相公三思。”

    章惇神色不动,道:“蔡元度能力、眼光都没有问题,但手段还是过于直率了。”

    ‘直率’形容一个人的手段,那就是褒词贬用了。

    周文台神色不动,心里腹诽,如论‘直率’,整个大宋有比得上您的吗?

    即便周文台不说,章惇也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喝了口茶,道:“回去告诉蔡元度,我给他善后。但那十五个巡抚,都得由我来选。”

    目前政事堂只有三个人,苏颂,章惇,蔡卞,苏颂其实已经离走不远,插不了手,唯有蔡卞能与他争一争了。

    周文台思索片刻,道:“这个下官做不了主。”

    章惇道:“他会答应的,回去吧。”

    周文台到底没到那个层次,不清楚章惇话里的具体意思,见章惇没有反对曾布这件事,他已经悄悄松口气,起身抬手道:“谢章相公,下官告退。”

    章惇目送他离去,仔细推敲一番,朗声道:“拿笔来。”

    裴寅一直立在一旁,听着就去准备。

    章惇等铺好纸,拿起笔,顿了下,开始写。

    第一封,是给赵煦的,上奏他这段时间的巡视结果与新思考。

    第二封,居然是问候太皇太后病情的。

    第三封,是给御史台的。

    第四封,是给皇城司的。

    第五封,是给曾布的。

    裴寅在一旁静静看着,有很多疑惑。

    章惇居然问候太皇太后的病情,哪怕是‘礼节性’的?还有皇城司,曾布,这些目的是什么?

    裴寅疑惑,但没有问出口。

    一道道信鸽,从这里飞入京城。

    京城之内,果然如所有人预料的那样,因为曾布的事,开始热闹起来。

    ‘旧党’冷眼旁观的有,趁机拱火的更是无数。

    ‘新党’内部的分裂情形在加重,以六部三寺等为代表,继而太学以及今科的士子等也纷纷加入其中,各种争论此起彼伏,甚嚣尘上。

    弹劾蔡卞,为曾布申辩以及要求增加政事堂相公的奏本不断增加。

    蔡卞统统不管,似乎要强压六部,继续推进对曾布的处置。

    御史中丞黄履的日子突然变得不好过,一些与曾布以及曾家有往来的人,纷纷登门,不少是德高望重之人,黄履不得不见,还得持弟子礼。

    原本要南下游历的苏轼等也坐不住,接连登门,为曾布申辩。

    曾布不止本身的影响力,他兄长曾巩更是一代大家,还是欧阳修的门生,苏轼等深受欧阳修的恩惠,自是不能坐视不管。

    甚至于,一些勋贵公卿都出面了。

    姻亲,师徒,亲朋好友,同窗同乡等复杂关系,在这个时候疯狂展现,似乎在大人物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

    黄履回府的马车,甚至遭到了‘袭击’,各种辱骂声伴随着马车,臭鸡蛋,石头更没少。

    最后还是开封府的衙役赶来护送着,才勉强回府。

    入夜。

    赵煦看着这些五花八门的奏本,只是晒然一笑。

    作为大宋皇帝,他越来越超然,对于朝廷内外的争斗,尽力的脱身,逐渐的在扮演了一种‘剧中裁决’的角色。

    当然,内里的人其实都清楚,现今的大政,朝纲,‘新法’路线,全部出自于他的手笔。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谋逆大罪

    华灯初上,初春的月色还是那么冷清,带着丝丝寒意。

    一缕寒风从北方吹来,笼罩着开封城。

    张怀素满脸通红,醉醺醺的从一高门走出,忽然间一个哆嗦,赶紧裹了裹衣服。

    “贼他娘的鬼天气……”

    张怀素嘟囔一声,但是掂量了下腰间的袋子,脸上再次浮现笑容,摇摇晃晃的向城南方向走去。

    张怀素走了许久,忽然间停住脚步,回头看了眼。

    黑灯瞎火,影子幢幢,仿佛有无数人躲在暗处。

    张怀素酒醒了几分,自语的道:“怎么感觉有人在跟踪本道?”

    旋即,他又嗤笑的摇了摇头,道:“我就骗点吃喝,谁会跟我过不去,再说了,本道还是仙长,哪个不长眼的敢跟我过不去?”

    张怀素说着,又哼哼唧唧,摇摇晃晃的向前走。

    等他走远,两个黑衣人悄悄走出来,低声交谈。

    “这个张怀素果然不简单,刚才那是驸马都尉王诜的府邸?”

    “嗯,前几天去过的,司里都有记录。”

    “这个人装神弄鬼,窜走在高门大户,还与那些士子交往过密,肯定有问题!”

    “我们自负责跟踪,记录,其他的不归我们管,不要多想。”

    “好,跟上去,看看他又要去哪!”

    两个人这次更加小心,在黑暗中潜行,与张怀素不远不近。

    张怀素没有感觉到异常,这次直接来到了赵谂的租房。

    赵谂刚刚入政事堂‘用事’,瞎子都能看出来,这是政事堂准备培养他们,赵谂为此高兴不已,正在自斟自饮,见张怀素来了,当即兴高采烈的拉过他,一起对饮。

    张怀素之前喝的正差了那么一点,当即与赵谂喝了起来。

    这酒一多,舌头就大起来,两人近乎无话不谈。

    “道长,我跟你说,家父投降宋朝,不尝没有悔意,奈何覆水难收……”

    “我知道,与你交往,从你的言谈举止就看得出来,你根本不是个宋人……”

    “哈哈哈,我们原本在夏人那,过的十分不容易,那帮蛮子,横征暴敛,毫无仁义可言……”

    “你们以为宋朝有?失望了吧?跟你说,天下人都是一个德行,瞧瞧咱们当今官家,内库是前所未有的丰满,一毛不拔……”

    “这些我倒是不在意,我恨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184
首页   上一页   ←   184/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