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203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怕,别怕啊……”

    还有一个六十的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拄着拐跟着,道:“莫怕莫怕,祖母还活着,你那死鬼老爹不管陈家,我管,他回来后,我一定逼着他去救你,莫怕莫怕……”

    还有一群女人哭哭啼啼,看年纪不是陈冰韬的姐妹就是他的妻妾。

    陈冰韬哭的更厉害,极力的扭转头,哭喊道:“娘,祖母,你们可一定要救我,我不喜欢牢房,哪里虫蚁太多,我受不了……”

    一群女人连忙安慰,一路哭声。

    陈珑在一旁,面沉如水,一句话说不出。

    连他大哥都服软,在没弄明白之前,他不能乱插手。

    刑部员外郎看了眼陈珑,又看向陈府的金字牌匾,一挥手道:“带走!”

    刑部衙役冲上前,将陈冰韬以及几个家丁押走。

    陈府面前,顿时哭喊声更大。

    围观的人指指点点,议论声逐渐变大。

    “刑部这次动真格了,连陈衙内都敢抓?”

    “没看到吗?刚才那陈侍郎亲自发话了,这是要大义灭亲啊……”

    “我呸,他要是真的能大义灭亲,早几年干什么去了?”

    “喂喂,我听说,这些年,凡是陈衙内看上的,要么被抢到府里,要么就被养到外面,还弄出了不少人命案……”

    “我敢打赌,这陈衙内最多三天就会被放出来。”

    “这倒是,他之前不是没被抓过,官官相护,他爹是工部侍郎,那我陈大娘子的婆家可是……”

    “我觉得不大可能,现在朝廷变了,可不是以前……”

    “什么变不变的,还不都是当官的,那陈大娘子的娘家姓韩,闺阁时候,与李尚书的大娘子是金兰姐妹……这层关系,这陈衙内还能关多久?”

    大宋姓韩的高门,首屈一指的是韩琦的一支,前任枢密使韩忠彦是韩琦之子,刚刚致仕没多久,在朝的是韩琦的侄女婿,礼部尚书李清臣。

    按照不少人预测,李清臣拜相就是时间早晚的事。

    两代人,三相!

    与范仲淹的范家,不遑多让!

    围观人群的声音更多了,在分析在朝局,分析朝中人的关系网,猜测着陈冰韬能被管多久。

    刑部员外郎听着这些声音,暗自嗤笑,朝廷里的风云变幻,岂是局外人可以随便洞察的。

    在陈冰韬被抓走的同时,还有不少在朝在野的官吏的‘衙内’被抓,有男有女,无不涉及赵煦亲政以来,被压下去的种种旧案。

    与此同时,巡检司,皇城兵马司,甚至禁卫都在配合,清剿开封城内外的一切匪患。

    御史台,刑部,兵部,吏部等迅速组建跨部门合作,拉开的大网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密。

    开封府参与其中,是半主力,另一半主力,则发文个所辖各县,严令‘打击不法,清理弊案,伸张正义,安抚民心’。

    只是不过半天时间,开封城里被陡然为之一清,刑部大牢里,喊冤声要冲破地牢。

    到了第二天,六部与御史台,开封府等联合上奏政事堂,认为‘天子脚下,首善之区尚且如此,天下可知也’,恳请‘以民心为要,惩恶扬善为先,集朝廷与万民之力,清剿不法之徒,重塑朗朗乾坤’……

    政事堂当天就召开会议,确定了此次行动为‘朝廷重要事先’,‘重要’、‘先’!

    而后,颁布了‘惩恶令’,以刑部为主导,各地巡抚衙门为执行,知府衙门,县府衙门通力配合,清理罪恶,弘扬正善。

    政事堂的邸报,一封接着一封的发出,先是通报了开封府事情,而后严厉斥责了在赵煦亲政以前的元祐七年间,各级官吏的‘人浮于事,无所作为,清高阔论,不通实务,诗文传世,尸骨累累’。

    这份斥责邸报,着实扎心,令很多人羞愤。

    继而,政事堂的邸报,为巡抚衙门定性,增加了具体,详细的权责,同时,明确规定了,各路巡抚有一票否决权:凡是巡抚弹劾、反对升迁的官员,政事堂一律同意,不再复核。

    尽管政事堂的邸报加上了‘事急从权,为期二年’的特别注释,但开会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小争论,好在赵煦及时出现,压住了他们的争论。

    在回转垂拱殿的路上,赵煦与章惇笑着说道:“现在各路巡抚的实权在不断增加,想必日后麻烦不会少。”

    各路巡抚权力增加,那义务也必然增加。以往各地官府简直就是放飞的风筝,有事就盯着朝廷,现在被束缚住,有了顶头上司,怕是矛头要转向了。

    章惇跟在赵煦身侧,眸光锐利,语气倒是平静,道:“巡抚衙门抢了他们的权力,又要逼着他们做事换了谁都不会轻易答应,臣估算,各路巡抚,起码有一半会折戟沉沙,另一把可能被架空,能撑下去的,不会有几个。”

    赵煦眉头一挑,诧异的道:“那卿家还派他们去?”

    章惇躬身,直言不讳的道:“臣从地方做官,又有七年被四处流放,感知甚深,想要破开这种局面,需要有人披荆斩棘,也要有牺牲的准备。臣将来的下场,早有预料,不会比他们好。”

    赵煦脚步顿住,看向他,而后转头看向垂拱殿,片刻就又笑着道:“古往今来,成大事者,不惜自身,不计将来,卿家有这个品质。话说回来,朕能让苏颂等人安稳归乡,朕也能让你们安享晚年。那十几个巡抚,只要自身没问题朕保他们。”

    这对有默契的君臣之间,说话也向来坦率。

    章惇躬着身,少见的沉默了一会儿,道:“臣知道陛下对全面复起新法有顾虑,朝野之间莫不如是,臣还是希望明年能够复起,以我大宋的现状,即便再乱也不会威胁国祚。一来,人心所向,匪乱不会成事;二来,臣这颗人头,至少平息一半乱事。”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受害者有罪

    垂拱殿前。

    赵煦立着,目送章惇的背影。

    “说的坦率,干脆。”

    赵煦背着手,轻声自语。

    章惇说了很多,但‘臣这颗人头,至少平息一半乱事’这一句,一直盘旋在赵煦的脑海。

    人人都说章惇脾气爆裂,宁折不弯,但近来的章惇,学会了用手段,并且,从刚才的对话中,赵煦深刻的清楚,这位章相公,心里十分明白。

    明白他要做的事,也明白他要为他做的事付出的代价。

    有些时候,不那么清楚的人很可怕,因为不清楚,所以不知道他要做的的事的后果与代价。

    但有的时候,明白的人更可怕。他明白他行事会造成的后果、代价,却依旧勇武无畏,不屈不挠。

    “国士无双。”

    赵煦心底浮现这四个字,嘴上也说了出来,目光变得深邃。

    章惇准备好了抛头颅洒热血,着实令他钦佩。

    陈皮站在陈皮身后,将这场君臣对话烙印在耳朵里,回响不断。

    再听着赵煦的‘国士无双’,看着政事堂方向,不自觉的微微躬身。

    过了不知道多久,赵煦收敛心情,眉头皱起,若有所思的自语道:“皮皮,你发现没有,章相公,真的急了,这简直是在以命相搏……他身体怎么样?”

    陈皮一怔,连忙道:“这个没听说,不过章相公身体硬朗,从来没听说他生病,或者身体抱恙。”

    赵煦不知道章惇的生卒年,在浩瀚的历史中,在大宋这一段,远远没有欧阳修,苏轼,秦观照等人闻名。

    这些人,诗词传世,经久不衰,而在当世,章惇,李清臣等人的才华不逊于他们,但后世鲜有人知道,至少不被大众熟知。

    “身体没事,为什么他会这么着急呢?”

    赵煦自语,对于明年全面复起‘新法’,朝廷上下,都保持了一种相对‘谨慎’的态度,大部分人都希望慢慢来,尤其是开封府‘方田均税法’引出的乱子,他们要防止在全国范围内发生。

    但章惇在下面反对,赵煦态度含糊,实则拒绝的情况下,一再要求全面复起,这有些说不过去,甚至不对劲了。

    陈皮没有说话,对于朝政,他向来敬而远之。

    赵煦也没指望陈皮回答,仔细盘算一阵,他还是觉得明年全面复起‘新法’太过急切了一些,沉思一阵,道:“陈皮,通知童贯回来。再通知政事堂,在其下设少卫寺,统管剿匪军,剿匪军暂且移交给政事堂辖制。命兵部从厢军,禁军中挑选,并整合原有的各路府县机构,十二路,包括京畿路十三路,设十三卫,每卫一万人,分布于各路,府,县,专门应对日常匪患……”

    顿了下,赵煦转身向里走,说道:“说的有些乱,先记下,待会儿朕手书好,让人送去青瓦房。”

    既然章惇坚持,赵煦这个皇帝,大宋的当家人,自然要做些事情。

    “是。”陈皮应着,跟着赵煦回转垂拱殿。

    这时,刑部门前堆满了人。

    在刑部录事房外,一个穿着华服,神色威严,又悲戚的老人,押着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恨铁不成钢的道:“都是为父害了你,希望经历这一招,你能改过自新。”

    那胖子咬牙,重重点头,道:“爹,我知道错了,自首入狱后,一定改过自新,出来后好好孝敬您老人家!”

    录事房内的文吏,紧张不已,甚至不少人头上冷汗涔涔。

    不少人来去匆匆,四处翻找案卷。接待的小吏,陪着笑的道:“青阳郡公,这,小人没查到令公子的卷宗,是不是,没犯事啊?”

    青阳郡公一怔,眼见他儿子大喜,一巴掌派过去,然后对着小吏说道:“可能是没人报案,这逆子做了很多混账事!我坚决支持朝廷惩奸除恶,你们抓他进去,让他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他儿子,三十多岁胖子,一脸苦涩。

    小吏陪着笑,想劝说,但青阳郡公十分坚定,一定要让他儿子自首。

    小吏没辙,将这胖子带进去,上报上去。

    刑部的一众官员也头疼,这些人支持他们的工作,他们当然开心,但这青阳郡公已经是今天的第七个勋贵公卿了,他们刑部这是要得罪多少人啊!

    来之邵倒是无惧,强压着所有反弹,强力推进开封府的‘惩恶令’,并且在着手对全国范围内进行部署。

    与此同时。

    裴府前。

    李正崞跪在地上,对着裴家大门,疯狂扇着他的脸,一张脸两边都扇的鼓起来,还在卖力的扇着。

    李卫方跪在他身侧,本来还不忿,这会儿含着泪,咬着牙,跟着扇起来,别他老子还狠。

    “我是混账,请原谅我!”

    李卫方扇一下,就大声喊道。声音不诚恳,咬牙切齿。

    裴府大门前一片安静,但里面气氛却有些难受。

    一来,这李卫方带人差点打死裴寅;二来这李家父子跪在大门前这么谢罪,着实让他们为难。

    裴寅的一个堂弟,有些犹豫的看着一众人,低声道:“要不,咱们就算了吧?”

    “不行!”

    裴老太太当即喝道:“他们打几巴掌就算了?我儿子差点就没命了。”

    “这不是没死吗……”有人嘀咕。

    “放屁!”

    裴老太太没没那么老,满脸怒容,盯着所有人道:“那李卫方做了多少混账事,现在差点打死我儿,跑到我门前跪着,打几个耳光,事情就变了,怎么着,我裴家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吗?”

    一众人顿时不敢说话,裴老太太还是很有威严的。

    但不少人心里腹诽,人家都这样做了,还想人家怎么样?

    裴老太太哪里看不出这些人的表情,越发愤怒,道:“我就问你们,我裴家做错了什么?”

    众人不敢说话,倒是裴老太爷的一个小妾,有些不满的说道:“那也不至于得理不饶人吧……”

    “闭嘴!”

    裴老太太怒目圆睁,喝道:“得理不饶人?我裴家做错了什么?怎么就就得理不饶人了?是我逼他们跪在我门前的?是我要逼死他们吗?他们姓李的要是真心悔改,那就应该去刑部自首,跑我裴家来干什么!”

    那小妾见裴老太太发怒,哪还敢继续撩拨。

    其他人更不敢说话,心里还是觉得裴老太太过分了。

    人家都这样了,难道裴家不应该出门将李家父子接进来,好茶好水的招待,然后接受他们的道歉吗?

    这样所有人都会称赞裴家大度。

    现在,外面估计对裴家是一片指摘,甚至是痛骂了吧?


------------

明天更大章

情节太顺,不拆章节了,明天更一个大章。
------------

第两百五十九章 十三卫

    尽管裴家人对裴老太太的‘不近人情’颇有腹诽,但一来裴老太太此时身份最高,二来,裴寅现在随列在中书舍,但那是章惇的亲信,那是宰相的亲信,以他的年纪,资历,一旦外放,至少是一等府知府,再三五年就可能走到六部侍郎的位置!

    这样一个前程远大的人,裴家所有人都得依仗!

    是以,李家父子在裴家大门前将脸大出血,双手都没力了,裴家硬是一个人没出来。

    四周围观的人,自是议论纷纷。

    “这裴家当真是绝情啊,这样了,都还能视若无睹……”

    “谁说不是呢,那裴舍人又没死,年轻人偶有争斗再寻常不过,这裴家父子这般放下身段来负荆请罪,还有什么仇怨是解不开的?”

    “这裴家人,果真是凶狠啊,你们看看,这裴家父子快把他们自己给打死了,裴家连个出面的人都没有……”

    “什么没有啊,之前,我看他们还要赶人,现在,估计就是希望裴家人在他们门前自杀吧……”

    “裴家人啊,招惹不得,好霸气……”

    “哼,德行不休,这裴家,走不远了!”

    ……

    这些声音,自然一五一十的都传到了裴家人耳朵里,听得他们又气又怒,偏偏还没有任何办法。

    裴老太太气的不轻,直接躺床上休息。

    其他人不敢擅自做主,只能任由外面气氛诡异的不断发展。

    李正崞,李卫方父子,两人脸上红紫一片,感觉都要出血了。

    李正崞见裴家人始终不出来,暗暗咬牙,手抬不起来了,毫不犹豫,双手按地,种种的磕了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

    不多久,他头上就磕破了皮,还在不断的磕着。

    一向嚣张跋扈的李卫方看着,双眼通红,内心羞愤交加,猛的站起来,一张脸颇为狰狞的向着裴府大门走去。

    李正崞吓了一大跳,刚要起身就听到李卫方大喊道:“士可杀不可辱,今天,我就死在你们裴家门口,一命抵一命!”

    李卫方话音未落,一头就撞向不远处的石狮子。

    一声闷响,李卫方就缓缓倒了下去。

    “儿啊……”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203
首页   上一页   ←   203/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