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21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周和迎上来,笑着躬身,道:“小人见过官家。”

    赵煦看着他的神色,眼神也是笑意一闪,继续向前走,不动声色的道:“怎么了?韩忠彦那老东西去告朕的叼状了?”

    周和跟在赵煦身后,暗暗组织语言,满心慎重的笑道:“官家多虑了。韩相公自知糊涂,向太皇太后认罪,愧疚的欲告老还乡。”

    赵煦心里顿松,这么说来,祖母倒是没有雷霆手段的意思。那,就是谈判了?

    他心里转着念头,道:“不止是韩忠彦,政事堂那些人,都得问罪,一个也跑不了……”

    周和听着,当即就接话道:“娘娘那边也说了,官家放心。对了,娘娘还说,宫中禁军的一应用度,皆从内侍省出,宫里的内库就在小人手中,官家要是有什么特别的需要,尽管吩咐小人。”

    赵煦眉头狠狠一挑,暗自叹服。

    要是论起这些明里暗里的手段,他真是玩不过啊。

    虽然他掌握了禁军的兵权,却没有财权,钱粮用度都在高太后以及外廷的三相手里。

    枢密院掌审核,三司也就是计省掌钱粮,中书省居中调配,可以说,赵煦宫里这点禁军被制衡的死死的!

    没有了这些钱粮的支持,加上一些其他手段,只要时间一长,控制权说不得就得易手!

    同时,赵煦也明白过来,高太后以及吕大防之所以让周和来谈判,并非是怕了他,只是赵煦最近的手段太快,刚刚掌握禁军,就逼得三相之一的枢密使狼狈不堪无法在朝廷立足,接下来还会干出手么事情?

    ‘这是想要暂时稳住我吗?’

    赵煦暗暗凛然,他的动作还得加快,否则可能真的会被架空,甚至英年早逝提前到来!

    赵煦暗暗深吸了口气,微笑着道:“祖母费心了。对了,上次我要将张商英,蔡京调回京,怎么样了?回来了吗?政事堂是怎么说的,也没给我个回话。”

    周和一怔,还以为赵煦没听懂他的话,转而又暗自警醒,眼前的官家可不是表面这么简单,稍稍思索,道:“小人不知道,还得去政事堂问问。”

    赵煦嗯了一声,道:“朕今天坐了半天,感觉身体还是没大好,得再养养,有劳黄门令去给朕问问。”

    周和听明白了,道:“是,小人这就去。”

    陈皮在一旁听的一知半解,却没有多问,看着周和匆匆走了,跟着赵煦回到福宁殿。

    周和自然没有去政事堂,而是慈宁殿。

    他没有看吕大防等三相,与高太后道:“娘娘,官家问,前几天他要调回来的蔡京,张商英怎么样了。另外,官家说身体还是不大说服,得多休息。”

    高太后皱眉,吕大防三人各有表情。

    赵煦这话的意思很简单,这两人调回来,我就好好休息,不惹事了。

    一个掌握禁军的官家已经够头疼了,要是再让他联络到外廷的官员,还怎么控制得住?

    高太后神情淡漠,目光看向下面的三相。

    苏辙神情犹豫,还是开口道:“娘娘,这个要求不能答应。”

    韩忠彦则沉默不语,他已经没有资格说话了。

    吕大防迎着高太后的目光,声音沙哑低沉的道:“今天之后,就算没有那两人,也会有别人。”

    苏辙,韩忠彦神情大震!

    宰执的这句话说到关键了。

    今天,官家在紫宸殿将枢密使治的狼狈辞官,满朝文武还有谁能继续无视崭露锋芒的官家?

    朝廷内外那么多人,对他们不满的大有人在,何况‘新党’一直在蠢蠢欲动!
------------

第四十四章 下场

    高太后听着吕大防的话,沉着脸。

    她这才警醒,福宁殿的官家,正在飞速的失去控制,并且,已经有收不住的迹象了。

    她想起几件事,第一件事,是她扔掉了神宗的几件东西,赵煦倔强的又找回来,她质问下,赵煦罕见的顶出了一句:‘父皇之物,岂能轻舍?’

    高太后由此警觉,她这个孙子或许不是她想要他做的皇帝。

    日后她细致的观察,发现她这个孙子,居然悄悄的在阅读王安石变法的内容,批注上也多是‘钦羡’之词,这令高太后彻底明白,越发的想要扭转这个孙子的想法,要做仁宗,而不是神宗。

    只是,随着她的一次昏迷,这位年轻官家是相当果决,借着机会就将宫中禁军的兵权拿到了手,再想随意的控制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

    若是没有宫中禁军,今日紫宸殿的事情是断然不会发生的。

    继而,她就想起了他那个儿子神宗在位时期,任用王安石变法,弄的天下大乱的场景,眉头又是一蹙,眼神坚定起来。

    高太后思绪有些乱,沉色不语,下面的三相也是各有表情与想法。

    今日,官家以枢密使为踏板,若不能阻止,今后朝廷内外的众志成城怕是要变了。更是再来一次变法,怕是大宋真的会地动山摇,社稷危困!

    好半晌,高太后才回过神,面沉如水的道:“你们怎么说?”

    韩忠彦不说话,吕大防轻易不开口,也只有苏辙了,他想了又想,只得道:“张商英,蔡京调回来,只要空着,也无大碍。”

    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稳住赵煦,不能让赵煦‘再惹事’,已经走了一个枢密使,下一个难不成是宰执吗?

    高太后皱眉,对苏辙的话不满,看向吕大防,道:“吕卿家?”

    吕大防苍老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浑浊的眼神更是看不出什么,沉默良久,慢慢的抬向周和,沙哑道:“官家,可有提及大婚以及朱太妃的事?”

    周和一怔,躬身道:“没有。”

    苏辙,韩忠彦有些不解,吕大防怎么突然转移话题了?

    倒是高太后若有所思,道:“你是说,官家还是有分寸的?”

    吕大防转过身,对着高太后行礼,道:“官家,今天的动作,应该是深思熟虑的。”

    高太后继续沉着脸,心里却稍稍一松。

    她不怕赵煦深思熟虑,就怕他肆意胡来,没有分寸。

    想了一阵,高太后又看着吕大防,道:“说吧。”

    吕大防垂着眼帘,声音沙哑又十分稳健的道:“答应官家的要求。利用大婚,慢慢肢解宫中禁卫。也可让官家逐步的熟悉朝政,对比变法,过几年,官家就能理解娘娘的良苦用心了。”

    一面肢解赵煦的依仗,一面用现实‘感化’,双管齐下。

    苏辙,韩忠彦听着,会意后暗暗点头,这位宰执,到底是老成谋国,着实手段凌厉!

    高太后想着赵煦大婚,宫内宫外那么多事情,倒是顺理成章的借口,将宫中禁卫悄悄调动,打散,等赵煦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

    高太后神色平静的将事情前前后后想个周全,便点头道:“那好。官家大婚的事,要尽快。朱太妃的事,不得再提。另外,即将大婚,官家要好养身体。周和,听明白了吗?”

    周和连忙躬身,道:“小人明白。”

    说完,他转身离去,再次前往福宁殿。

    苏辙轻轻吐口气,总算是有个妥善的收尾了。

    想着又瞥了眼韩忠彦,这个代价可不小,枢密使致仕!

    眼见要结束了,韩忠彦心里有千言万语,但闻着散不去的淡淡骚味,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吕大防一头白发,满脸的老年斑,双眼浮肿,表情万年不动。

    周和迅速来到福宁殿,有些僵硬的与赵煦笑呵呵的道:“官家,小人去政事堂问过了,蔡京,张商英的调书已经发出去了,不日就应该回京。”

    赵煦盯着周和,心里透亮,不动声色的微笑着,道:“嗯,政事堂做事还是可以的。”

    周和见赵煦没有追着不放,再提其他要求,暗自稍松,连忙又道:“官家,对大婚的事情,可还有其他安排?”

    赵煦开的价,高太后,三相同意了,轮到他们提要求了。

    赵煦早就等着了,虽然他对这位未来的孟皇后很是欣赏,还是故作迟疑一阵,道:“没有。”

    周和见着,顿了顿,笑道:“是。那肯定是有娘娘操心的,官家大可安心,好生休养身体才是要紧。”

    赵煦微微一笑,道:“黄门令说的是。陈皮,代我送送黄门令。”

    陈皮应着上前,周和去连忙道:“不敢不敢,小人岂敢要官家送,小人这就去给官家回话。”

    赵煦看着周和快步离去,眯着眼,心里也是轻轻吐口气。

    妥了!

    他虽然掌握了禁军,却也只有禁军,筹码太少了!

    陈皮送走了周和,连忙回来,有些兴奋的道:“官家,现在官家外面也有人了,是不是就不用这么束手束脚了?”

    “哪也得看怎么用。”赵煦眼神闪烁,心里也是振奋几分,思索着怎么用张商英与蔡京这两人。

    周和回到慈宁殿,与高太后,三相一说,众人都是表情逐渐和缓下来。

    只要这位官家还知道分寸,他们能操作的余地就很大。

    四个人又说了一阵,三相相继出了慈宁殿。

    韩忠彦站在台阶前,看着夕阳就要落下,不由长叹一声。

    谁能想到,刚刚拜相不久的他,这么快就要致仕归乡?

    吕大防,苏辙看了他一眼,没有出言安慰。

    还能说些什么?

    ……

    与此同时,开封府内外,都在流传着韩相公的‘光辉事迹’。

    “你们听说了吗?就在今天晌午过后,在紫宸殿里,韩相公失禁了!”

    “可不是,据说是被官家大骂,骂到失禁!”

    “韩相公到底做了什么,惹的官家如此发怒?连如厕的时间都不给?”

    “这个谁能知道,也只有那些相公们清楚了……”

    “不过啊,这事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韩相公怕是没法继续待在东京了。”

    “换做谁都没脸啊,其他人还能去其他地方避一避,韩相公还能躲哪去?”

    茶馆酒肆,瓦栈勾栏,到处都是这样的议论声。

    在南下的一条船上,孟唐与几个友人正准备去游学,以备明年春闱。

    但他们谈却不是诗词歌赋,也不是风花雪月,而是‘韩相公失禁’一事。

    其中一个感叹道:“韩相公出自名门,本前途远大,史书留名,现在却不知道留的什么名了……”

    “要我说,也是活该!官家传召开朝,无一人前往,官家枯坐了两个时辰,韩相公居然说是‘忘了’?岂不是可笑!”

    “岂止是可笑,简直是荒唐!再怎么样,通传一声总可以吧?皇宫就那么大,来来往往,就没人知道官家在紫宸殿等候?即便是韩相公不知道,也没人知会他吗?其他的相公,官宦呢?”

    “我若是官家,绝不会这样轻饶了他!一个臣子连圣君都能轻慢,还有什么事情他们不敢做的?”

    众人义愤填膺,慷慨陈词,忽然有一个人注意到孟唐一直没有说话,不禁道:“孟兄,你也是皇亲国戚,可知道什么具体的消息?”

    孟唐嘴角一抽,脸色僵硬的道:“不知不知……”

    嘴上这样说着,孟唐心里一个劲的抽搐。

    他可比其他人知道的太多!

    但是他不敢说多嘴一句,宫里的太皇太后令人生畏,那位官家更是惹不起!

    没看到吗?堂堂三相之一,位高权重的枢密使,已是这样的下场!

    而在开封城内的大小官吏的目光此刻大部分也都盯着皇宫,在慈宁殿,福宁殿之间闪烁不断。

    官家突然发威,一招就将枢密使韩相公送回老家,朝野大震,谁还能轻视?

    一些人心思浮动,一个是垂帘听政七八年的太皇太后,一个展露锋芒的皇帝,该怎么选?

    另有一些人则双眸灼灼看到了光芒:太皇太后已经六十多岁,是皇帝的祖母!

    皇帝才十七岁!
------------

第四十五章 周道人

    第二天,韩忠彦的乞骸书得到高太后允准,火速离京。

    枢密院副使苏颂暂代枢密使。

    开封城的热闹不减反增,对‘紫宸殿失禁’事情传播的如沸水出锅,腾挪涌动,上下翻飞,扩散向大宋四面八方。

    赵煦坐在福宁殿,耳听六方,想看看有哪些人会或明或暗的靠过来,准备挑选可用之人加以培养。

    但他还没等到可用之人,却等到了张商英的‘陈情表’,他以‘母病’为由,请求辞官,回乡侍奉母亲。

    这样的请求,可以说是要求,几乎是无法阻拦的,‘孝’一字,不可匹敌!

    赵煦听到这个消息,是意外又不意外,只能摇了摇头。

    陈皮却有些紧张的道:“官家,您说,会不会是相公们施压了?”

    赵煦哼笑了一声,道:“还用猜吗?不过人家主动请求回乡侍奉母亲,我能说什么?”

    既然在这个时候走,那就没用了——张商英,已经在赵煦的‘可用名单’中剔除。

    陈皮犹豫着又道:“不知道那个蔡京会怎么样?”

    现在朝廷都是太皇太后以及政事堂的相公们说了算,他们要是不想让谁回京,那绝对回不来!

    赵煦对蔡京倒是抱了一点期待,看向陈皮道:“这个人你盯一盯吧。将楚攸叫来。”

    陈皮应着,转身出去。

    楚攸越来越明白他的身份,因此更加寡言少语,十分认真,谨慎的专心做事,绝不多想,多说。

    赵煦命他关上门,等他走过来,这才肃色道:“宫里禁军有没有什么异常?”

    楚攸看了眼门,走进一步,低声道:“官家,有不少人心思动了,很多人被接触,包括微臣。”

    赵煦好似没有听到最后一句,随口嗯了一声,继而道:“宫里禁军是我唯一的依仗,祖母与政事堂看得清楚,后面肯定还会有动作,我们要万分谨慎!我的想法是,提拔刘横为副都虞侯,你们二人,任何情况下必须有一个人在宫里。同时,将宫里分为六块,设六个虞侯统领,任何情况下,必须要有三个人在宫里不动。其中,福宁殿,慈宁殿两块,没有朕的旨意,任何情况下,任何人都不能调动!”

    楚攸听着赵煦的话,认真记下,默默片刻,道:“是,微臣这就去布置。”

    赵煦摆手,起身道:“朕亲自来。”

    楚攸看了眼赵煦,表情不动的无声应着,随着赵煦出了书房。

    “蹴鞠!刘横,张桐宜,黄正善,秦闾……”

    赵煦大喊,这些都是最初与他蹴鞠的禁卫,时间比较长,根底被查的仔细,能够信任。

    这些人很快被叫来,听到要与官家蹴鞠,十分高兴的摩拳擦掌。

    赵煦与这些人在球场上运动,不时的与一些人交谈,一个时辰后,所有的布置,就在这场蹴鞠中完成。

    此时,作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21
首页   上一页   ←   21/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