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22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为‘六礼使’的宰执吕大防调动朝廷三省各部,为了帝后大婚,开始进行着准备。

    宫里,赵煦这边暂时还没有动作,倒是后宫一片热闹。

    虽然太皇太后还未下诏,但也就是时间问题,宫里上下已经是准备的如火如荼。

    朱太妃不是嫡母,作为赵煦这个皇帝的生母,很多事情也绕不开她,自也是喜庆的忙碌着,要给赵煦,孟美人亲手准备很多东西。

    掖庭局。

    一个四十左右的太监,双手小心的捧着盘子,里面是一对双鱼戏珠鸳鸯琉璃盘,跟在一队宫女身后。

    “官家要册封皇后了,宫里好久没有这么喜庆事了……”

    “是啊,孟娘娘我见过,待人十分的和气,从未听见过她打骂下人……”

    “要是有这样一位娘娘,我们就好过了……”

    “别说了,快点走吧,娘娘还等着呢……”

    “知道啦姐姐,你是娘娘宫里的,娘娘可有什么忌讳说与我们,我们也好避讳一下……”

    “是是啊,我们也想去伺候娘娘……”

    “快走吧你们,再多嘴小心挨板子……”

    前面一个领事的宫女忽然转过头,看向中年太监,道:“你跟紧了,莫要走丢了。”

    中年太监连忙躬身,道:“姑娘放心,一直跟着。”

    领事宫女看了眼就转过头,一群宫娥叽叽喳喳继续向前走。

    中年太监在后面亦步亦趋,神情小心,步伐谨慎,将一切听得清清楚楚,脸上是分毫不露。

    宫娥们来到一处不大的殿前,简单通报就进去了。

    中年太监跟着,进了主殿,只见这里也是一团乱,不知道多少人来来去去,忙忙碌碌,吵吵嚷嚷。

    “你去将鸳鸯盘送给娘娘,然后就可以回去了。”领事宫女与中年太监说道。

    “是。”中年太监连忙收回目光。

    领事宫女说完,就进了一个房间,她们也很忙。

    中年太监四处看了眼,小心翼翼的端着盘子,进了偏殿,来到一处屏风后,看着屏风里的窈窕身影,恭谨的压低声音道:“娘娘,鸳鸯盘送来了。”

    屏风里的女子转头看了眼,而后声音轻和,干净,有一点开心的笑意,道:“好,放下吧。”

    中年太监小心的放下,抬头看着屏风里的影子,眼神闪烁,挣扎,猛的暗自一咬牙,而后躬着身,道:“娘娘,是否需要小人前往康宁殿服侍,来之前,给事吩咐,要小人等听候差遣,哪里忙就去哪里。”

    屏风后的女子顿了下,道:“那就去吧,太妃娘娘有什么需要,只管来我这里说。”

    中年太监心里一喜,面上不动声色的道:“是。小人告退。”

    中年太监小心的退出,站在门外,细细想了一会儿,迅速低头躬身,前往康宁殿。

    中年太监来到康宁殿前,看着有些破旧的宫门,双眼里炽热一闪,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盘点心,上前恭谨的道:“这位公公,小人是从孟娘娘那来的。”

    孟娘娘,自然是现在的孟美人,不久后的孟皇后。

    康宁殿里的人自然不怀疑,也更加热情的将中年太监迎了过去。

    中年太监端着点心,一路到主殿,见朱太妃正在清点着东西,连忙上前,道:“太妃娘娘,小人刚刚从孟娘娘那出来,娘娘要小人尽心服侍,有什么需要,只管去仁明殿说。”

    仁明殿,皇后居所。

    朱太妃对于赵煦的皇后,也就是正妻自然不会怠慢,满脸高兴的道:“好好好,你就留下吧,恰好有很多事情,你就多跑跑腿,李法,给赏钱。”

    中年太监噗通一声跪地,道:“小人只为服侍娘娘,并非为了赏钱。娘娘给小人赏钱,可就误会了小人一片忠孝之心。”

    朱太妃一怔,还有不要赏钱的?

    她也没多想,旋即就笑着道:“好,那你就去吧,需要用钱了,跟李法说。”

    中年太监低着头,一脸的恭敬,道:“小人在宫里也用不着什么钱。现在官家大婚,用钱的地方多,娘娘就都留给官家用吧。”

    朱太妃听着中年太监的话很高兴,笑着打量道:“嗯,说的是,你想的周道。对了,你叫什么?”

    中年太监躬着身,道:“小人童贯。”
------------

第四十六章 权力熏心者

    朱太妃对这个童贯很满意,很高兴的留下了。

    赵煦要大婚,事情太多,她的康宁殿也需要人手。

    童贯十分有眼力劲,朱太妃话音落下,他就在康宁殿上上下下的忙碌。勤快,少话,与人谦和,办事利落,康宁殿上下本来就都是和气人,眼见着更加喜欢。

    童贯忙碌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坐在茅房里,双眼发红,神色兴奋,难以控制。

    他嘴唇蠕动,心里自语:‘别人都想太皇太后,皇后,太妃,但我不同,我看的是官家!’

    童贯目光看着福宁殿方向,暗自高兴着。

    他刚才通过一系列的小手段,终于摸到了康宁殿,接下来,他就是要找机会,得到官家的欣赏!

    ‘我童贯在宫里几十年,不能这样熬下去,我一定要出人头地!’

    童贯暗暗咬牙的发誓。

    如童贯这样的人不少,但确实如童贯所说,那些人都向着太皇太后,皇后,太妃那边去,极少有人将目光放在赵煦这个傀儡皇帝身上。

    ……

    强势打掉了枢密使,震动朝野,赵煦坐在福宁殿,静静等着有人主动靠过来,一直到天黑,赵煦却没等到一点动静。

    坐在书房里,赵煦喝着茶,思索着其中缘故。

    陈皮站在赵煦身前,有些犹豫的低声道:“官家,您在宫外没有人,孟家是太皇太后的人,即便有人想要效忠官家,怕是也没有门路吧?”

    赵煦一怔,下意识开口说‘不是可以写奏章’,陡然又想起来,奏章到不了他跟前。

    也就是说,他现在被困在皇宫里,与外面没有任何联系,想靠过来的人根本找不到门路!

    赵煦想了一会儿,道:“明天,朕要出宫溜达,在樊楼吃个饭。”

    陈皮明白赵煦的意思,瞥了眼外面,道:“官家,现在大婚正忙,加上上次青楼的事,现在韩相公……娘娘那边,怕是不会允许官家随意出宫了。”

    赵煦眉头挑了挑,身体向后,倚在椅子上,右手摸着下巴,眨了眨眼,自语似的道:“也就是说,我现在是等同被软禁了?”

    陈皮低着头,不敢说话。

    官家将三相之一的枢密使逼得狼狈辞官,令朝野震动,太皇太后那边要只是坐视,不管不问那才奇怪。

    赵煦右手托腮,轻轻捏着耳垂,眼神幽幽,道:“刚刚打开的好局面,可不能转眼就被打回原形了……明天一早,你将吕大防叫来见我。”

    陈皮一惊,稍稍小声的道:“官家,吕相公可不是韩相公,他要是有什么,太皇太后不会轻轻揭过的……”

    赵煦愣了下,转而笑道:“胡说什么,我请宰执吃饭,你让御膳房做些好吃的,在垂拱殿。”

    吕大防是宰执,是朝廷的首脑,威德隆重,天下咸望,是太皇太后最重要的臂膀,赵煦要是再给吕大防来个失禁,别说高太后,物议沸然之下,怕是没人再支持赵煦,离心离德,‘废帝另立’似乎也不是那么不可想象的事。

    陈皮听着这才放心,道:“是。小人这就去安排。”

    赵煦点点头,起身道:“走,去小娘那坐坐。”

    陈皮连忙应着,做着安排。

    赵煦到了康宁殿,自然让朱太妃十分高兴,甚至亲自给赵煦做菜。

    赵煦见她高兴就由她,与弟弟妹妹说着话。

    不一会儿,就看到赵佶风风火火闯进来,急吼吼的道:“官家,开饭了吗?开饭了吗?”

    赵煦看着这个小混蛋,笑着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赵佶在赵煦边上坐下,看着赵似与赵幼娥,从怀里掏出两个小玩意,嬉笑道:“这是龙涎香做的,放在身边,定性安神,晚上还没有蚊子咬……”

    赵似,赵幼娥知道这是十一哥,但没敢接,目光询问的看向赵煦。

    赵煦伸手拿过来看了看,放到赵似,赵幼娥手上,又看着赵佶,道:“说吧。”

    赵佶伸手抓过一个点心塞入嘴里,嘟囔着道:“我经常来的……”

    赵煦一怔,刚要说话,就看到朱太妃从里面出来,笑呵呵的道:“十一殿下经常来的,慢点吃,别噎着……”

    赵佶看着朱太妃,小脸上露出一种乖巧的笑容。

    赵煦微微歪头的打量赵佶,这才想起来,赵佶的生母陈美人很早就病逝了。

    这时,童贯端着茶水,恭谨的进来,道:“官家,您的茶水。”

    赵煦嗯了一声,拿过来,递给赵佶,道:“喝口水。以后没事了,可以过来陪我小娘说说话,还有,不准带坏十三弟与十妹。”

    赵佶双手抓着点心,伸头用嘴咬着茶杯,咕咚咕咚喝茶,余光却贼兮兮的四处乱瞟,然后落了在童贯身上,他之前在康宁殿没见过。

    童贯被赵佶看着,微微躬身低头,拿着盘子,居然没有立刻退下去。

    赵煦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细节,看着赵佶道:“苏先生走了,祖母那边会安排新的先生,你给我老老实实的上课,我听说,你的短板就是字写的不好,画也有些乱。”

    赵佶的脸从茶杯抬起来,擦了擦嘴,忽的道:“官家,咱们再去衡芜……”

    嘭

    赵佶没有说完,就被赵煦一脚踹翻在地。

    朱太妃听着,连忙从里面出来,急色道:“怎么了怎么了……”

    赵佶皮糙肉厚,笑嘻嘻的从地上爬起来,拍着屁股道:“娘娘,我饿了。”

    朱太妃嗔怒的看了眼赵煦,道:“十一殿下还小,不能这样踢。”

    赵煦冷哼了一声,道:“这小混蛋,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看就是打少了。”

    赵佶却忽的伸着头,嗅了嗅鼻子,道:“娘娘,您做的什么,这么香?”

    朱太妃拉过他,前后打量了一下,见没事才笑着道:“给官家炖的鸡汤,他最喜欢吃了。”

    “我也喜欢吃!”赵佶大叫一声,就向里面冲去。

    朱太妃一惊,连忙跟着。

    赵煦强忍怒气,要不是朱太妃在,肯定追过去狠狠揍一顿。

    童贯在一旁,看了看赵煦,又望了望里面的赵佶,眼神微微闪动。

    与此同时,裁造院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将手里的活计干净利落的收拾完,急匆匆的要离开。

    有同工拉住他,道:“什么事情这么急走,今晚去畅春楼喝酒……”

    少年却顾不得,道:“家父就要回京了,我得去准备一下。”

    同工一惊一喜,道:“真的?蔡知府要回京了?”

    少年一笑,瞥了眼四周,低声道:“我得去拜访几位高门。”

    同工连忙道:“快去快去,蔡知府回来后告诉我一声,我好登门拜访。”

    少年人笑着应着,心里却冷笑:‘我父亲若回来,岂是你可以登门拜访的!’

    少年就是蔡京长子,蔡攸。
------------

第四十七章 恐慌

    皇城内外,都在发生着赵煦所不了解的事情。

    赵煦在康宁殿吃完饭,又陪着朱太妃聊了好一会儿,这才回福宁殿。

    一路上,宫里都挂满了大红灯笼,喜庆笼罩着皇宫,来来往往的人不绝,时不时来一句‘恭贺官家’。

    赵煦都微笑着点头,偶尔还会问一句,随和温亲。

    回到福宁殿,赵煦洗漱一番便上床睡觉,毕竟,明日他还得宴请宰执吕大防。

    这位可不是韩忠彦,不止动不得惹不得,也是人老成精,与他相对,得打起万分精神。

    赵煦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还在思索着重重对策。

    第二天早起,赵煦在书房里看书,一直等到临近中午,这才叫来陈皮,道:“你去通知吧。”

    陈皮还是有些担心,却不多嘴。

    他派人去御膳房通知昨天定好的菜单,而后亲自前往政事堂。

    政事堂的人看到陈皮过来,不少人都有些心惊。毕竟,这位上次来,可是送走了一位枢密使相公。

    秦炳快速从里面出来,满脸笑容的抬手道:“陈公公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要事?”

    陈皮看着秦炳的虚假笑容,淡淡道:“奉旨前来宣召吕相公。”

    秦炳眼神立变,呼吸都顿住,差点就以为听错了。

    四周接连响起声音,好像是撞了,摔倒还有打碎东西的声音。

    不少人探出头,看向陈皮,脸色发白,心神恐惧。

    官家宣召宰执?这是要干什么?官家要对宰执出手了吗?

    秦炳拧着眉头,心里既恐慌又有些愤怒,盯着陈皮近乎不客气的道:“官家宣召宰执做什么?”

    陈皮见着秦炳仿佛要挥拳打他的怒色,心里有些忐忑,还是道:“我要见吕相公。”

    秦炳冷哼一声,道:“宰执岂是你说见就见……”

    “我在这。”

    他话音未落,身后响起一道沙哑,镇定,平和的苍老声音。

    秦炳猛的转头,快步走过来,怒气难退又警惕的道:“相公,这……”

    吕大防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直接看着陈皮道:“官家宣召我什么事情?”

    陈皮可不敢在吕大防面前摆资格,上前一步,有些恭谨的道:“吕相公,官家请您去垂拱殿陪他用膳。”

    秦炳更惊,急切的道:“相公,不能去!”

    韩忠彦的前车之鉴不远,宰执怎么能去?要是再来一个‘失禁’,韩忠彦还可以辞官,宰执怕只能当场撞死了。

    吕大防沉默了一阵,道:“现在?”

    陈皮道:“是,午膳。”

    吕大防看了看天色,道:“走吧。”

    秦炳大急,道:“相公,不能去!”

    随着赵煦以‘失禁’送走韩忠彦,在政事堂这帮人眼里,已然是洪水猛兽,怎敢轻易接触?

    吕大防什么都没说,径直出了政事堂,向着北面不远的垂拱殿走去。

    秦炳看着吕大防就这么去了,心里惴惴,神情万分惊慌。

    左思右想,秦炳抓过一个人,低声道:“快去慈宁殿通知太皇太后。还有,请二位苏相公即刻进宫!”

    当即有人应着,疾速离去。

    秦炳想了又想,快步追上了吕大防,道:“宰辅,我陪您去。”

    吕大防仿佛没听到,步伐缓慢的向着不远处的垂拱殿。

    吕大防被赵煦邀请,一同用午膳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飞向宫内外。

    慈宁殿。

    周和急匆匆跑入高太后办公的偏殿,急声道:“娘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22
首页   上一页   ←   22/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