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225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的态度差别,抬了抬手,离开青瓦房,在福宁殿请求入仁明殿。

    李清臣走入仁明殿,看着熟悉陌生的地方,他不记得他什么来过。

    抬头看向前方,孟皇后端坐,小腹隆起,自他进来,就一直注视他。

    李清臣对孟皇后倒是没有什么私人仇怨,行礼道:“臣参见娘娘。”

    孟皇后看着李清臣,知道他是章惇铁杆支持者,没有废话,直接道:“李尚书,不论是礼法还是人情,本宫作为当朝皇后,前往接驾是必不可少,章相公要将本宫排除在外吗?本宫听说礼部在制定关于宗室的礼法,是专门为本宫定的吗?”

    李清臣神色如常,抬手道:“娘娘,政事堂不会,也不能将娘娘排除在外,此事从未有人与下官提及,不知娘娘从何听来,下官需要核实一下。官家曾再三强调,我大宋须以礼法治国,遏制外来干涉,以求公正二字。臣请娘娘放心,任何违反礼法,礼部绝不退让,不管任何人。”

    孟皇后神情微怔,李清臣的话是真的?

    孟皇后猜不透他或者他们的心思,端坐不动,道:“本宫还没有见到迎驾名单。”

    李清臣躬着身,道:“臣刚刚见过章、蔡二位相公,询问过,二位相公说,名单还未最终定下,并请臣请示娘娘,娘娘是否有需要特别加入的人?”

    孟皇后心头越发疑惑了,章惇等人在打什么主意?

    不论他们打什么主意,孟皇后都不会退让!

    她双手摸着小腹,轻轻点头,道:“此事当有礼部负责,本宫现在命卿家全权负责,呈报本宫,卿家可有难处?”

    李清臣见孟皇后不假掩饰了,短暂沉吟,道:“臣没有难处。具体的仪程以及名单,臣会在三天内呈送上来。娘娘,臣来之时遇到了宗正李瀚郂,不知娘娘是否要添加宗室之人?”

    孟皇后见李清臣做出了‘巨大让步’,抿了抿嘴,微笑道:“有些宗亲找过来,本宫考虑适当的加几人,具体的,还是有卿家来定。”

    李清臣见孟皇后没有强势逼迫,心头也是缓松,道:“是。”

    李清臣说完,孟皇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没有与外臣打交道的经验,更不擅长假大空。

    李清臣与孟皇后是泾渭分明的‘敌对阵营’,属于‘话不投机’,因此也没再说话。

    静了一阵子,孟皇后主动开口道:“卿家,还有其他事情奏报?”

    李清臣毫无尴尬,拘谨之色,语气从容自如,道:“没有。”

    面对这些老于宦海之人,孟皇后明显还是有些嫩,稍微拘谨的动了动,道:“那,卿家就去忙吧。”

    “臣告退。”李清臣不急不缓的抬手,说完就缓步退了两步,转身离开。

    从始至终,礼数拿捏的死死的。

    孟皇后目送他,直到走了,这才悄悄松口气。

    如果李清臣拿出似是而非的礼法来反驳她,她根本无能无力,只能被困在仁明殿内。

    好在,这些人还有底线或者顾忌官家,没有乱来。

    孟皇后低头看向小腹,已经七个月了,很快就会出生。

    ‘没事的,你父皇会庇护我们的……’孟皇后心里轻声自语。

    李清臣出了仁明殿,又返回青瓦房,却没有看到章惇与蔡卞,刚要离开,刚刚调任过来的孟唐,一脸急色的迎门撞上了他。

    “小人冲撞李尚书,还请恕罪!”孟唐连忙抬手躬身,急色又惊慌。

    他姐姐是皇后,按理他是国舅,黏糊糊神宗朝以来复杂的朝局,将他这个国舅打入深渊,连普通的士子都不如。

    李清臣倒是认识孟唐,皱眉道:“什么事情这般惊慌?”

    孟唐躬着身,没有隐瞒道:“回李尚书,是江南西路的联合奏本,六位知府十二位知县,弹劾巡抚贺轶,横行独断,欺辱下属,打压士绅,贪赃枉法。”

    李清臣神色立变。

    贺轶是他举荐的,是神宗朝元丰初的进士,坚定的变法派!

    六名知府,十二个知县,这样的分量着实不轻!

    不说内容的真假,单是这道奏本就说明,贺轶不论是以前,现在,还是日后,在江南西路处境十分不好,日后更难立足!

    ‘其他人呢?这或许只是个开始!’

    李清臣面色渐渐冷峻,各路巡抚上任还不足半年,各地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进攻了!

    李清臣又看了眼孟唐,道:“二位相公不在,你等等。”

    “是。”孟唐可不敢得罪李清臣,这位很可能是明年恩科的主考官!

    李清臣走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贺轶的事情,只能交给政事堂的二位相公去想办法了。

    在开封城里风起云渐涌的时候,赵煦还在回京的路上。

    因为天气太热,走的很慢,赵煦会经常在休息的时候,在郭成,种建中的陪同下,巡视各个军队,与士兵们吃喝在一起,讨论着各种事情。

    夜晚,凉风习习,月明星稀。

    一个都头坐在赵煦边上,低声道:“官家,不是小人吹嘘,开封城的小姐,真的不如江南,小人在江南那几年,啧啧,滋润……润啊……”

    四周的将士都露出心领神会的笑容,有的忍不住的嘿嘿笑了起来。

    赵煦也是去过青楼的人,却没玩过,心下好奇,但到底是大宋官家,强忍着,道:“我怎么听他们说,你至今还是个处……”

    三十出头的都头顿时脸色涨的通红,吭哧道:“官家,别听他们胡说,我老胡在江南,是有名的风流才子,还写过诗词呢……”

    “哈哈哈……”

    一群人哄堂大笑。

    “拿出来,拿出来,让官家看看,你都写了什么!?”

    “你那要叫诗词,我儿子都比你写的好,他今年五岁,哈哈哈……”

    “别吹了,小心官家致你的治罪……”

    老胡脸色越发涨红,悄悄瞥了眼赵煦,没敢继续说话。

    这些都是一起从军多年的老兄弟,知根知底,着实难以继续下去。

    这时,陈皮快步走过来,拿着一道奏本递给赵煦。

    赵煦伸手,接过来看了眼,这时江南西路巡抚,贺轶的请辞奏本。

    言称‘年老力衰,不胜重任,有亏官家,请骸骨归’。

    赵煦看着,忽然抬头看向陈皮,道:“这个贺轶,朕记得还不到五十吧?”

    陈皮躬着身,道:“年五十有一。”

    赵煦哦了一声,眼神有些古怪笑意。

    贺轶没有上书政事堂,反而直接发给他,这里面就很值得玩味了。


------------

第四百零三章 方略

    赵煦没将贺轶的事情放在心上,带着大军,昼伏夜出,不紧不慢的回京。

    但他不在意,朝廷却不能不在意。

    ‘巡抚’位置特殊,是‘新法’在地方的关键推动力,并且,贺轶的事,一看就是地方上对‘新法’的反弹,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影子。

    这要是不按下去,章惇、蔡卞等人选定的各路巡抚,怕是在年底前都能打道回京,并且日后再难安排这些巡抚。

    这将是‘新法’的巨大挫折!

    九月十三日。

    这件事开始发酵,渐渐将赵煦大胜回京的事情给压了下去。

    政事堂。

    章惇、蔡卞主持日常的政务会议,六部尚书除兵部尚书许将还在河东路外,其余都在,这也是大宋朝廷最高管理层了。

    梁焘坐直身体,看着章惇与蔡卞道:“目前,开封府的田亩丈量基本完成,但户籍登记遇到了诸多困难,一个是逃民,流民太多,一时间也不可能回来。二是士绅大户的人口难以登记。还有就是家家户户对人口的藏匿,以及底层官吏的糊弄……从开封府以及各县呈报上来的进展,开封府的人口,居然比元祐五年少了两成……”

    蔡卞等他说话,道:“这种情况,我们早有预料,不算奇怪。开封府只是一地,想要清查我大宋人口,还得全国一盘棋。继续推进,重要的总结问题,改进方式方法,我们要的是积累经验,为全面推进‘新政’储备足够的手段……”

    梁焘与其他四部尚书都是点头,开封府虽是大宋国都,但到底是只是一城,它的问题不是在开封府就能解决的。

    工部尚书王存见话头到这了,咳嗽一声,道:“贺轶的事,闹的沸沸扬扬,听说贺轶本人也上了请罪奏本?”

    章惇看了他一眼,道:“还有说什么,一口气说完。”

    王存知道章惇不高兴,因为贺轶是章惇任命,看好的人,他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蔡卞以及其他人,道:“下官还听说,全国陆陆续续都有人在弹劾贺轶,奏本已经多达三十本了,不知道是真是假?”

    章惇脸角一贯的严肃,目光平静,道:“是真的。”

    王存身体不自觉前倾,道:“不知,二位相公打算如何处置?”

    王存看似语气和缓,实则已是咄咄逼人,在逼迫章惇、蔡卞等人表态了。

    李清臣,林希等人在王存身上一扫而过,没有说话。

    贺轶的问题不在于是否真的贪赃枉法,而是在于,这是‘保守派’的反扑,并非是冲着贺轶,也不是冲着章惇、蔡卞,而是根本的‘新法’!

    贺轶一旦倒了,那就是多骨诺米牌倒塌,‘旧党’会乘风而起,大宋朝野瞬间就会大乱!

    章惇静静地看着王存,他不怕乱,但这乱,要在他的控制之中!

    章惇淡淡道:“其他各部动静不大,倒是你工部,十多人联合上书,是担心我看不见,怕我不针对你们吗?”

    双方的关系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章惇不避讳,王存也不顾忌,稍稍躬身,道:“工部为国谋事,不知章相公为何要针对我等?”

    章惇目光从他脸上缓缓移开,看向众人,道:“我有个提议,广南路,西浙路,淮南路的巡抚,调回京,朝廷另行选派。”

    “不可!”章惇话音一落,王存就脸色微变,急声说道。

    这三路巡抚,都是立场偏‘旧党’,是苏颂在位时,‘新旧’双方妥协的结果!

    蔡卞看了他一眼,道:“这三巡抚碌碌无为,下面举告他们的很多,一天到晚吃吃喝喝,风花雪月,四处游览风光,拜访名士,诗词歌赋没少做,正事一点没干……”

    林希木然着脸,道:“这三人吏部一直在考察,除了清高阔论,没有半点实用,吏部接到不少举告,据说,白天游览大好河山,夜宿青楼歌坊,好不逍遥自在……”

    刑部尚书来之邵余光掠过王存,道:“到京之后,刑部会立案调查。”

    王存登时面沉如水,心头怒火涌起,他在政事堂孤立无援,知道不能继续纠缠,直接道:“下官不明白,贺轶之事已全国沸然,他自己也上书辞官,为何二位相公不处理他的事,反而盯着那三人?”

    蔡卞道:“贺轶的事,交给御史台核查,如果确有其事,朝廷自有法度。至于广南路等三人,他们本就是巡抚,调回京亦属正常。”

    王存脸色渐青,强压怒气,道:“外面物议沸然,二位相公要这么处置,下官也不说什么,官家即将回京,下官相信,这不是官家御驾亲征归来想看到的场景。”

    章惇剑眉渐渐竖起,转向王存,道:“这个不需要王尚书担心,我听说,工部在近半年的工程中,问题不少,‘靡费’高达七十万贯?”

    王存神色越发不好看,道:“下官尚且未查清楚,不知章相公从何处得知?”

    来之邵插话,道:“刑部得到了不少举告,正准备与御史台调查,王尚书,如果有什么线索,还请转达我二部。”

    王存越发明白,‘新党’等人已然团结起来,准备压住贺轶这件事了。

    但他怎么会让章惇等人如愿!

    王存心里冷哼,脸上的难看之色越多,道:“既然朝廷决定清查工部,我也无话可说。不过贺轶之事,我会上书官家。”

    章惇自然不理会,再次环顾众人,沉声道:“当前要务有三,第一,‘开封府试点’必须按时完成,决不可拖延,谁、哪个部门拖延,本官绝不容情!其二,官家回京,这件事要重视。其三,明年‘新法’全面复起,要为此做足准备,尤其是各路巡抚,知府,一定要是得力之人,高谈阔论,诗词歌赋这些,就请他们专心一点,不要耽误国政了……”

    王存看着章惇,面沉如水,双眸如火,心里更加冷静。

    章惇这是因为贺轶的事,还是早有预谋?

    这般下去,那他们的人还能在朝廷,在全国官场立足吗?

    蔡卞看向林希,道:“吏部与御史台的京察,在十月一月底要有结果。”

    林希倾身,道:“是。”

    蔡卞又道:“刑部,吏部,御史台,户部在各路的垂直机构,要快速建立,各方面人事、权责要划分清楚,官家回京后,会对军政,朝政进一步细化,各部必须拿出各自方案,在年底前,会同各部,定下方略……”


------------

第四百零四章 嫡长子

    蔡卞说的事情,其实已经在底下酝酿过,现在不过是走个流程。

    说完后,他又拿出一份八式的名单,让众人传阅,同时说道:“这是迎驾的名单,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或者不合适的。”

    众人顿时不做声,接过名单,仔细的看了起来。

    ‘迎驾’也不是谁都能去的,能去的都要参加随后的‘大宴’,那是封赏大宴,能出现在那个场合,多多少少都会沾光!

    预示着,在朝局新变化中,占得一席之位!

    这份名单很全面,涵盖了现任官吏,朝野名士,勋贵公卿,宗室外戚等等。

    众人默默审视着名单,没有说话。

    这份名单酝酿了有些时间了,关键点还是卡在‘旧党’上。

    王存本来眉头紧锁,当看到一些名字后,渐渐松开,有些是与孟皇后有关,或者说与高太后有关的人都在名单上,神情就更加松缓了。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眼章惇与蔡卞,这二人倒是还是明事理,如果这份名单派出了孟皇后以及有关人等,可能会出大事情!

    蔡卞等了一阵子,见没人说话,便道:“既然没有意见,那就这么定下了,李尚书,你待会儿重新拟定,盖上大印,送仁明殿,请皇后娘娘定夺。”

    李清臣躬身,道:“下官领命。”

    章惇喝了口茶,道:“说回头,开封府的事,现在问题重重,要着力解决。官家回京之前,要开启大规模分地,对于户丁登记,换发新的的户碟,以户碟为准,按下手印,日后查出藏匿户丁或者自行暴露,一律严惩,不论百姓还是士绅……”

    ‘党争’始终是‘上不得台面’的,政事堂的会议,终究要归入政事。

    朝廷最高管理层在对剩下几个月进行梳理,规划,同时为明年做着准备。

    大宋朝历来都有改元的传统,凡是有大事,基本都要改一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225
首页   上一页   ←   225/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