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226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下。

    而赵煦的元祐,是高太后定的,加上‘新党’复来,赵煦御驾亲征大获全胜,改元已然是众人心里的必不可缺少的选项。

    众人收敛情绪,开始认真讨论‘开封府试点’。

    熙宁、元丰年间的‘王安石变法’,求大求全,历经二十多年,最终被司马光等人一夜废除。而‘开封府试点’,不过才一年,就暴露出了诸多问题,小小一城就让朝廷左支右绌,可以想见,如果铺开将会面临怎样的阻力!

    这个会议足足两个时辰,众人饥肠辘辘的离开政事堂,相继出宫。

    一路上,几个人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还在商量着各种事情。

    王存不想被孤立,拉着梁焘,道:“梁尚书,淮河中段的清淤已经开始了,这钱粮你不能把着不放啊……”

    梁焘满脸苦笑,道:“王尚书,两个月前刚给你拨了一百万贯,我知道你用钱地方多,但我来钱地方就那么几个,你天天盯着我要,我也得有啊……”

    王存拉着他的手臂,道:“六万民夫,各种材料,工具,都在嗷嗷待哺,下面一天十几封催促书信,淮南路,京西路的巡抚,各级知府,知县,就差打到开封来了……”

    梁焘想推开他的手,奈何他握的太紧,实在没办法,道:“王尚书,这样说,这个月,你是别指望从我这拿到钱了,户部就要见底了,正准备借钱……”

    王存一脸不信,道:“官家这次大获全胜,带回了数百万贯的战利品,可都是你户部处理的,这二十万贯应急钱总归有的吧……”

    梁焘自然不肯,两人掰扯着出宫。

    出了宣德门,王存就没有多纠缠,径直上了一旁等候的马车。

    马车内,右侍郎陈浖已经在等了。

    王存本来脸上笑容满面,一紧马车就阴沉下来,坐下后就双眸圆瞪的盯着陈浖道:“我问你,工部是否有贪腐,我要听实话!”

    刚才章惇的话令他警醒,作为工部尚书,不可能面面俱到,下面有贪渎他不奇怪,但具体要到什么程度!

    陈浖见马车动了,这才凑近低声道:“下官查了查,工部这边有几个人拿了克扣,数额不大但也不小。各地主事人,加上地方官员,甚至是各河段、路段的民夫领头的,都有拿,下官估算了一下,但是近半年总数可能超过五十万贯……”

    王存脸色骤变,双眸喷出火焰,仿佛要择人而噬!

    近半年,从工部拨出了的是三百万贯,这就是六分之一被贪渎了,并且,这还是陈浖能查到的,谁知道暗地里又有多少!

    陈浖见王存震怒,想了想,又道:“除此之外,向这些钱伸手更不少,与之相关的商人,当官的,过路士绅,甚至沿路的地痞无赖……”

    王存脸角铁青,道:“我要你在官家回京之前,将这些事情给我通通解决,记住,是解决,不是按下去,能不能做到?”

    陈浖脸色凝重,反问道:“尚书,可是二位相公施压了?”

    王存神情不好看,道:“他们护着贺轶不奇怪,但他们似乎对工部的工程了解的比我们多,刑部、御史台那边已经准备插手了,你动作要快,决不能让他们抓到大把柄,还有,将进度加快,在官家回来后,我要敬献官家!”

    是要通过这件事转移朝野注意力吗?

    陈浖心里想着,点头道:“好,下官今日就出京,将这些事情料理个干净!”

    王存点头,神色和缓一些,眼神却更加凝重,道:“贺轶的事,工部暂时不要掺和,让他们闹去,我总感觉这件事闹下去,章惇等人会下狠手。”

    贺轶是李清臣举荐,章惇、蔡攸亲自见过,满意的人,要是把他掀翻,就是一巴掌打在他们脸上,后面还有连续的无数个巴掌!

    因此,章惇等人决然会保贺轶,并且还会进行猛烈的回击!

    陈浖应着,瞥了眼外面,凑近低声道:“下官试着接触了下孟唐,这个年轻人十分警惕,一脸的敬而远之,我拐弯抹角试探了一句,被他毫不犹豫堵了回来。”

    王存瞥了他一眼,神情有些莫名,道:“刚才我在政事堂看到,那孟唐跟在章惇身后。”

    陈浖神色微惊,旋即又快速镇定,试探着道:“这里面,有什么事情?”

    王存也在思索,摇了摇头,道:“章惇等人不喜皇后娘娘众所周知,他将孟唐拉到身边,可能是要警告我们还有娘……先不管孟唐,我说另外一件事,如果娘娘诞下的是皇子,那就是嫡长子,我们要早做准备!”


------------

第四百零五章 阻力如山

    王存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两个字:储君!

    陈浖听着吓了一跳,这才到哪,怎么就到了储君上!

    储君,那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关乎着朝局,国运!

    但仔细一想,似乎理所当然。

    孟皇后怀孕七个月,如果剩下的男孩,那就是实实在在的嫡长子!

    大宋固然有兄传弟的传统,但大部分情况还是传子,如果运作得当,那眼前的一切,都将能翻盘!

    想到这里,陈浖怦然心动,越发凑近的低声道:“尚书,我看那孟唐还得继续联系,哪怕不能与娘娘见上,至少默契应该有!章惇等人倒行逆施,想要清算太皇太后,皇后娘娘决然不会答应的。”

    清算了高太后,那她所立的孟皇后,自然就是‘非法’,那被废就是可以预见的事了。

    王存有些犹豫,最终还是点头,道:“除此之外,朝廷里有风声,会进一个参知政事。”

    陈浖双眼一亮,道:“尚书,有把握?”

    王存沉着脸,摇头道:“原本我以为我有,但从现在来看,章惇等人不会允许我上位的,按照我的预计,十有八九是李清臣。”

    李清臣除了是章惇的铁杆盟友,对‘旧党’态度强硬,对‘新法’坚定,屡经考验外,还是六部中最为清贵的礼部尚书!

    按礼法、论亲疏,李清臣都是第一该拜相的。

    陈浖双眼微微冷闪,道:“尚书,那就将贺轶牵连上他,贺轶本就是他举荐的,如今群情激奋,只要贺轶罪名被坐实,李清臣也逃不了,看他还怎么拜相!”

    王存神色一震,继而肃色的低声道:“一定要谨慎,暗中行事,决不能有任何把柄被人察觉!”

    陈浖面露笑意,道:“尚书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文人之间的争斗,很少正面硬刚,惯常背后捅刀,杀人于无形。

    王存对陈浖是比较放心的,这种手段他们用的太得心应手了,完全不用担心。

    有了这件事,王存心里多少舒服一点,又看着陈浖道:“我们自己的事情也不能放松,一定要遮掩干净。现在陛下大获全胜回京,必然大封群臣,要是工部出了纰漏,不说官家怪罪,我们本身也无法在朝廷立足了。”

    陈浖目光凝重的点头,那种情况下,他们的声名尽毁,还有什么脸面留在朝廷?

    陈浖心底仔细的盘算着工部的几大工程,心头越发沉甸甸的。

    工部的工程扑的很大,不说民夫就二十多万,牵扯的京中,地方大小官吏,士绅商贩也不计其数,想要彻底遮掩其中的龌龊,尤其还不足一个月时间,可想其中难度。

    但事关他们的大业前程,陈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尚书,不能等了,下官待会儿就出京,以巡查的名义,先解决三河的问题,官道次之,争取半个月内解决!”

    王存知道也不能过于逼迫,谨慎的想了想,道:“三河你来,官道我亲自来,另外,走之前,将部里衙门清洗一番,不要犹豫,是挥泪斩马谡的时候了!”

    陈浖默默点头,工部是大本营,这要是整顿,怕是会引起不小动静。

    但到了这种时候,也由不得他们了。

    开封城里,热闹非常,种种事情发生的目不暇接。

    江南西路,附郭县。

    江南西路在历史上,南宋曾改为江西路,这里是大宋经济最为繁荣的地方之一,人口稠密,土地肥沃,商业很是发达。

    贺轶站在衙门后院,背着手,来来回回的走动。

    不过五十岁的他,两鬓斑白,一脸愁苦。

    他三十一岁才中进士,以他这个年纪,又在这个位置,按理说前程远大,但现在他却决心辞官,甚至直接上到了赵煦跟前。

    贺轶内心焦躁,停了下来,抬头看着月色,朦胧中带着一丝凄冷,若是往年,他完全可以坐在亭子里喝酒赏月,说不得兴致来了,还能写个诗词来。

    现在,九月的热风中,他直觉心如冷月,分外凄寒。

    这时一个人快步走进来,是江南西路的由参政,他神色焦虑,来到跟前就道:“中丞,不好了,各府的知府,知县准备再次上书,督促朝廷彻查您,并且,有些大人物插手了,下官听说,山泉先生也在一次文会上斥责您。”

    贺轶脸色越发愁苦,看着月色,叹气道:“我来之前,踌躇满志,给章相公立了军令状,不完成使命绝不回京,这才短短几个月,我就一身狼狈,此事之后,我怕是要躲在书斋里,一辈子没脸见人了。”

    贺轶这次要是被打趴下,不说‘旧党’了,就是‘新党’也难以再启用他,仕途尽断!

    参政焦虑变成了艰难之色,犹豫着道:“中丞,您毕竟是李尚书举荐,章相公任命,他们二人备受官家信任,不会不保您的,有他们在,何必如此烦恼……”

    贺轶身形不动,摇头道:“我自身前程算什么,问题在于这江南西路,我来几个月,碌碌无为,还被这帮人耍的团团转,什么事情没干成,反而惹的一身祸事,我要是不尽早抽身而退,章相公,李尚书也讨不了好……我受他们信任来江南,事务所成,再连累他们,我只有一死了之了……”

    参政吓了一大跳,连忙道:“中丞,切不可做此念啊,不是您不尽心,实在是这帮人太可恶,沆瀣一气,别说您了,怕是章相公来了也不会有多大进展……”

    他说着,见贺轶无所动,狠狠咬牙,道:“中丞,反正事已至此了,咱们不能继续这么被动,他们不讲规矩,咱们也不客气,学着章相公,先杀几个,看谁还敢乱来!”

    贺轶嘴角抽搐了一下,长长叹气,道:“我不是章相公,没那个魄力,京城那么大的风波他能挺得过来,我要是这么干,就不是江南西路这些人,全国二十三路,没人会放过我,演变到那种程度,可能连章相公都自身难保……这‘新法’啊,比过去难了百倍不止……”

    参政满脸急躁,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他们就坐着等死吗?


------------

第四百零六章 斗法

    贺轶默默看了他一眼,道:“你在这里等我。”说完,他径直转身回房。

    这参政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愤恨又难受。

    贺轶并不是昏官贪官庸官,他有能力,也有决心,但在如此复杂的局势下,他动一发牵全身,既要稳住地方,也要顾及朝廷,着实处处艰难,如履薄冰。

    但即便是这样,他也能清楚的预估,一旦贺轶离去,狂风暴雨不会停止,战场会在江南西路与开封城同时开启,无休无止!

    贺轶回到书房,在椅子上静静坐了一阵,缓缓拿起笔,在灯光下,他侧脸认真,建议,笔端一丝不苟,字迹稳重有力。

    ‘臣贺轶伏请陛下允准……江南西路鱼米之乡,人情淳朴……臣庸庸碌碌,有负所望……新法之艰,人所共见,新法之冀,人所期盼……臣于旋涡中,望请陛下不疑,朝廷不虑,戮力同心,矢志不变……’

    贺轶这道奏本,其实倒是很平常,没有过于激烈的话语,更没有为他自己辩解。

    写好后,他审视一遍,吹干笔墨,放到一旁,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瓶,红色纸上写着刺眼的:鹤顶红。

    他看了眼,揣到怀里,又拿出一道公本,提笔在最左侧写到:江南西路官吏任免:应冠、伊海岩、纪敬意、尚政吉、栾祺、徐向磊……

    他一连串写了二十多人名姓,写好后,他看了一遍,拿起来,走出书房。

    那参政就在门外等着,看着贺轶刚要说话,贺轶就得过手里的公文,面无表情的淡淡道:“明日,你召集巡抚衙门官员以及各府知府,宣读这份任免名单。”

    参政一怔,接过来看去,顿时双眼大睁,惊愕的道:“中丞,这可都是江南西路的官员,这么多,真的要全面免去吗?”

    这份名单上的应冠是洪州府知府,伊海岩是抚州府知府,纪敬意是上饶县知县,其他大大小小二十多人等,都是江南西路的一方大员,每一个都背景深厚,在地方上关系网错综复杂,难以揣度!

    真的要是将这些全部免除,别说贺轶了,就是朝廷那边也难以交代。

    同时任免这么多官员,哪怕有犯罪确凿的证据也得一步步来,否则朝廷难以交代,地方上还会乱作一团!

    贺轶面无表情,道:“放心好了,我自有应对,将来朝廷派人来查,你如实说就是了,另外,我已经给你们几个安排了其他事情,明天之后,你们就去督查河工,朝廷没派人来之前,不要回来。”

    参政震惊中又觉得哪里不对劲,一时间想不清楚,急忙抬手道:“中丞,此事并非没有挽回的余地,完全可以杀鸡骇猴,徐徐图之……”

    贺轶摇头,道:“还是怪我太过软弱,只是免了几个人的官,当初若我有章相公的魄力,狠狠杀几人,也不是现在这个局面。来不及了,想要改变江南西路的局势,唯有下狠手了。”

    参政还是有些不明白,要掌控,贺轶却道:“我累了,有什么事情,等你明天宣布了再说。带我的侍卫去,有什么人捣乱,直接扔进大牢,用的侍卫看管,朝廷没来人之前,不要放。”

    参政听着贺轶三番两次提到‘朝廷来人’,想要追问,贺轶却转身又进去了。

    参政心头疑虑不安,手里的这道任免书直觉分外沉重。

    第二天一早,巡抚衙门召集了附郭县的众多官员,准备宣读任命。

    外人根本不知情,走在最前面的是附郭县知县栾祺,虽然只是小小知县,但他的派头却极大,身后的众多知府官服的人围着他,说着奉承的话。

    他满头白发,年过六十,背着手,鼻孔朝天,步伐非常的慢。

    洪州府知府应冠跟在他边上,最是殷切,满脸谄媚的道:“栾公,也不知道那贺轶又要干什么?又是要丈量土地,又是要登记户丁,还要改革什么官吏制度,您可要为我等做主啊……”

    栾祺虽然是只是小小的知县,但他年少时才华横溢,与众多人有着交情,尤其是曾经入宫,给神宗皇帝讲学,还指导过年幼的赵煦,在很多人看来,他算半个‘帝师’。

    并且,他与高家是姻亲,高太后逝去才没多久,影响力依旧庞大。

    栾祺哼了一声,余光扫了一眼众人,以一种断然不可违逆的语气说道:“你们放心,有我栾祺在,没人敢乱来!他贺轶要是肆意破坏祖制,无法无天,我栾祺绝不答应!别说一个小小的贺轶,就是蔡卞,章惇来了,敢如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226
首页   上一页   ←   226/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