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236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三万!”

    四万!

    仁多保忠心头一沉,四万宋军,他城里老弱残兵不足一万,还没有援兵,怎么守?

    仁多保忠心里已经考虑着怎么拖延时间,自行逃走了。

    不等他反应多久,嵬名阿埋身后的骑兵,在种建中的带领下,突然发力,直扑向灵州城。

    “戒备!戒备!准备守城!”

    仁多保忠吓了一大跳,怒声急吼。

    城头登时大乱,夏军急急慌慌的站在城头,散乱不堪,恐惧的喊叫声此起彼伏。

    但是种建中根本就没理他,绕开灵州城,奔向西夏腹地,目标显然易见——西夏国都,兴庆府!

    仁多保忠见着,不但没有惊慌,反而松了口气。

    紧接着,仁多保忠就看到嵬名阿埋了,十分的近,可以清晰的认出来!

    仁多保忠没有多意外,嵬名阿埋降宋人尽皆知,带头来攻,没什么奇怪的。

    仁多保忠看着嵬名阿埋的高头大马,心头飞速转念,思索着怎么应对。

    他对宋人不了解,但了解嵬名阿埋,熟人,给他自信!

    嵬名阿埋倒是没有废话,直接围三缺一,将逃往兴庆府的东门留了出来。

    嵬名阿埋完成包围,艺高人胆大,直接一个人,驱马来到城门下,看着仁多保忠,沉声道:“降吧!”

    仁多保忠准备了一肚子话,既想拖延时间,也考虑退军自保,哪想到嵬名阿埋这么直接,单枪匹马来到城楼下,直接就来了这么一句‘降吧。’

    城头上一阵乱哄哄,似乎有人意动了。

    仁多保忠感觉到了很多目光,顿时恼羞成怒,喝道:“嵬名阿埋,你个叛逆,我乃大夏之臣,岂会叛逆!现在城头数百弓箭手,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嵬名阿埋怡然不惧,大胡子脸平静如常,道:“仁多保忠,你是聪明人,无需我多说。这一战,无论胜败,你都难逃一死,降吧,我保你无虞!”

    仁多保忠越发羞恼,哪怕是投降,也不能这样宣之于大庭广众,他不要脸的吗?

    仁多保忠铁青着脸,冷声道:“念在曾经同僚一场,你现在退兵,我饶你一命!过了今日,无论是叙旧情,还是你死我活,我仁多保忠奉陪到底!”

    仁多保忠的话义正言辞,城头上本来慌乱的气氛,渐渐缓解,不少人慢慢镇定下来,似乎要拼死守城。

    但嵬名阿埋岂会听不出仁多保忠的话里有话,直接淡淡道:“我只给你一炷香时间,过了,就没有旧情可叙!城破之日,鸡犬不留!”

    仁多保忠脸上青红交替,这嵬名阿埋是一点面子不肯给他,就是要逼迫他立刻投降!

    仁多保忠心头恨的咬牙切齿,却也不能真的就这么不要脸的开门投降,那他今后还有什么脸面出门见人?

    看着嵬名阿埋就站在城下,他一声令下就能将他射成刺猬,但他不敢!

    现在杀了嵬名阿埋,他也活不了。

    仁多保忠回头看了眼,宋军的骑兵堂而皇之,无所顾忌的马蹄声还在阵阵轰鸣,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

    想着察哥回军要半个月,西平府肯定守不住,加上李乾顺正在清除异己,他根本就没活路!

    唯一的活路——投降?

    仁多保忠想到这里,越发将嵬名阿埋恨了半死,嵬名阿埋但凡隐晦一点,他都不会这么难堪!

    仁多保忠,到底是要脸的,冷哼一声,喝道:“全城戒备,准备抗击宋人!”

    “是!”

    城头上应和几声,三三两两,十分散乱。

    这些人是上次之败的参军,本就是乌合之众,加上心怀恐惧,哪里有什么士气可言!

    嵬名阿埋见仁多保忠不肯降,又淡淡道:“我只给你们一炷香时间,开城门者,加官进爵,荣华富贵,拒不投降,杀无赦!”

    说完,嵬名阿埋就打马,径直转身。

    仁多保忠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犹豫着,要不要下令,将他杀死在这里,或许还能有点机会。

    这是一个疯狂的念头,最终还是被仁多保忠压了下去,眼睁睁的看着嵬名阿埋离开了弓箭手的射程。

    现在,又轮到他尴尬了。

    守城,肯定是守不住的。

    就在这时,仁多保忠忽然心头一惊,左右四顾。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周围的几个人偏将,似乎还眼神闪烁,神色犹疑。

    ‘不好!’

    仁多保忠心头暗凛,他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嵬名阿埋的旧部,更不清楚这些人是不是与他有一样的心思。

    真要是被其中一个或者几个拿下,开门献给嵬名阿埋,那他就死定了!

    仁多保忠脸色变幻一阵,估算着一炷香时间,心头不断转念。

    ‘不能这样下去!’

    仁多保忠暗吸一口气,极力冷静,思索着对策。

    在仁多保忠内心挣扎的时候,城头上看似安静,实则也是慌乱,心思百态。

    宋人四万大军,内无强兵、粮草,外无援军,西平府决然是守不住的,又是嵬名阿埋领军,他们就更没希望!

    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能安静得下来?

    仁多保忠不是什么名将,倒是个宦海高手,深知人心叵测,在关键时刻经不起考验。

    “你们怎么看?”仁多保忠忽然沉声说道。

    先发制人!

    仁多保忠身边有四个偏将,他们负责统领四门,手握兵权。

    其中一个当即喝道:“监军,决不可向叛逆低头!末将誓死追随监军,血战到底!”

    另一个跟着道:“末将也愿意死战不退,等待援军!”

    另外两人,则神色犹豫,没有立刻说话。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极限压迫

    仁多保忠见着,心里有了底。

    他右手握着腰间的佩剑,沉声道:“食君之禄,现在正是我等报君恩,诸位,我们一定要死保西平府不失,等待援军!”

    “谨遵监军之命!”主战的两个副将当即大声应道。

    另两人对视一眼,犹豫着也抬起手,道:“谨遵监军之命!”

    仁多保忠目光看向嵬名阿埋的大军,一脸严肃,心里却翻涌不休。

    只是片刻,他就道:“你们都跟我来。”

    说着,在嵬名阿埋‘一炷香时限’中,大步离开城头。

    那四偏将都是一怔,还是跟着仁多保忠下了城头,走向府衙。

    而嵬名阿埋回到阵中,骑着马,静静看着西平府城头。

    这个地方,他来来去去不知道多少次,却没想到,会有攻打的一天。

    他身旁一个都头,伸过头,低声道:“统领,真的要攻城吗?”

    嵬名阿埋摸了下大胡子,双眸精芒一闪,道:“如果一炷香时间,仁多保忠不降,撤回其他两门,全力进攻南门。”

    都头见嵬名阿埋主意已定,迟疑了一下,道:“是。”

    他以及身后的将兵,大部分都是西夏降卒,绝大部分是不得已,跟着主帅走的,现在要攻打故国,心里难免古怪异样。

    嵬名阿埋心里何尝不异样,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必须走到底,这西平府,他一定要拿下来!

    他静静的坐在马上,神色平静,实则内心也有紧张、忐忑。

    他了解仁多保忠,这个人胆小如鼠,没有什么能力,在宋军大军来袭,后无援军的情况下,要么逃走,要么投降,他现在给足了压力,仁多保忠在这一炷香时间内,肯定会做出选择!

    逃或者降!

    但不论哪一种,嵬名阿埋都能最快速度拿下西平府,立下第一大功,在大宋站稳脚跟!

    时间一点点过去,嵬名阿埋默算着时间,注视着灵州城头。

    而在灵州,也就是西平府府衙内,后院的一个偏房内。

    四个偏将站立着,不时看向门外。

    士兵林立,刀斧闪烁着寒芒,令人心悸。

    四个偏将对视一眼,目光集中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仁多保忠。

    仁多保忠喝了口茶,神色变得严肃,道:“你们都看到了,嵬名阿埋给了我我们一炷香时间,要么投降,要么城破屠城,我知道你们不少人一家老小都在这里,外有强敌,内无士气,更无援军,西平府撑不过三天。如果有人要走,我不拦着,也不会怪罪。现在,你们说出你们真实的想法吧。”

    眼下的情况,四个偏将都知道。

    嵬名阿埋围住了三门,更有三万宋军骑兵直扑兴庆府,别说西平府了,就是兴庆府都未必能守得住!

    四个偏将对视一眼,神色有些挣扎,哪怕之前主战的两人,此刻也犹豫了。

    这是必败必死之局!

    其中一个偏将,看着他们都不说话,又瞥了眼外面林立的士兵,道:“监军,家母六十二,五岁以下小孩四个,末将可以死,旦请容末将送他们走。”

    “走?往哪走?三门被围,北门倒是没有,你现在敢送他们去京城吗?”另一个偏将,当即驳斥。

    “去吧,去哪里都行。”仁多保忠却迅速接话,不给他们争论的机会。

    要走的那个偏将小心翼翼看了眼仁多保忠,心里恐惧不安,还是抬手致谢,小心翼翼转身离开。

    门外的士兵,竖着刀,似乎随时都会砍下来。

    那偏将一步一小心,神情都不是警惕。

    他身后的三个偏将都在看着,有的人甚至不忍心的转过头,生怕下一刻那偏将就被剁成肉泥。

    但,那偏将安稳的走过去了!

    他一出刀斧手范围,迅速加快脚步,眨眼就跑出了府衙。

    其中一个偏将一见,连忙就抬手与仁多保忠说道:“监军,末将也请送家人出城。”

    “去吧。”仁多保忠淡淡说道。

    “谢监军。”这偏将应着,转身就走。

    其他两个偏将看着,目送着第二个人,快步穿过刀斧手,离开了衙门。

    “监军,我们也去送一下家人。”其他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仁多保忠淡淡看了两人一眼,他对手下还是很清楚的,这两人的亲眷都在兴庆府!

    仁多保忠看向他们两个,语气陡然严肃,道:“我知道你们跟嵬名阿埋有联系,我也知道你们现在是要去见他,我给你们机会,你们直接问他,我要是降,宋人能给我什么,如果还是刚才的话,我宁死不降!”

    他话音一落,门外的刀斧手突然大步进来,将两人给围住了!

    其中一个偏将一见,吓了一跳,连忙说道:“监军,其实统帅早就说过,只要你降,保你前程似锦!”

    仁多保忠嗤笑一声,道:“我不要这样的虚头空话,我要实实在在的!”

    另一个偏将道:“监军,统帅还说过,现钱三万贯,宅邸一座,良田五百亩,还有,三营统领!”

    钱,地,官职,兵权!

    仁多保忠神色动了动,这个‘代价’有点少,但也足够打动他了。

    西平府如果守不住,西夏离灭亡就没多远,他提前降宋,不失为上策!

    仁多保忠仔细又盘算一阵,道:“好,你们再去见嵬名阿埋,我要他手书承诺!”

    两个偏将对视一眼,道:“是!监军等我们好消息,将来监军飞黄腾达,还请提携一二。”

    仁多保忠一笑,道:“好说。”

    两个偏将没有再多说,一抬手,齐齐离开。

    仁多保忠看着两人离去,心里还是不放心,果断出了府衙,对全城士兵进行整顿!

    兵权在手,才有谈判的资格!

    那两个偏将离开没多久,嵬名阿埋的军队就动了,围三缺一改为‘围一缺三’,大军向城门逼近。

    仁多保忠吓了一跳,快速来到城门口。

    他就看到他派出去的两个偏将,打马飞奔而来,立在城门下,大声道:“仁多保忠,嵬名统领说了,你要么开门投降,要么等他攻城,一炷香时间就要到了!”

    仁多保忠脸色骤沉,不在乎两个手下的反叛,而是嵬名阿埋不肯给他保证,却又逼他立刻投降!

    ‘可恨!’

    仁多保忠恨的咬牙切齿,这嵬名阿埋是一点脸面、余地都不给他留!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眼前一黑

    仁多保忠神色阴晴不定,盯着这两个曾经的手下,心里发狠,只要他一声令下,他就能将这两人射成刺猬!

    他又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嵬名阿埋,眼神冰冷,暗暗咬牙一阵,怒声道:“告诉嵬名阿埋,再给我一炷香时间。”

    那俩偏将对视一眼,其中一个道:“监军,大势所趋,就是再给您一个时辰又能如何?兴庆府不会有援军,您孤立无援,前后无路,现在降,还有荣华富贵,错过现在,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话已至此,请监军斟酌,时间一到,大军攻城!”

    那偏将说完,就调转马头。

    两个偏将打马,快速离开城头范围。

    仁多保忠眼睁睁的看着,右拳握的咔咔响,就是没敢下令。

    “监军,宋军动了,他们从另外两门撤兵,要集中到南门来了!”不等仁多保忠多反应,一个士兵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急声说道。

    仁多保忠脸色越发阴沉,嵬名阿埋这么干,是充分扰乱城内,他要是不严厉控制,只怕就要有人开门逃跑了!

    眼下这种情况,哪怕是最底层的士兵都清楚,他们内无强兵,粮草不足,更不会有援兵,这样的境地,除了城破身死,还有什么别的下场吗?

    仁多保忠心里万分的恨,却又要面对十分现实的处境。

    嵬名阿埋的动作很快,各处撤回来的士兵,在南门前迅速列阵,攻城战一触即发!

    仁多保忠咬牙切齿,左右看了看,身边已经没什么人了,面色变幻一阵,恨声道:“来人,开城门!”

    他身边的卫兵倒是忠心,或许之前得到了暗示,当即抬手应声,带着人,快速下楼。

    城门慢慢打开,仁多保忠拿着‘帅印’,开门走了出来。

    嵬名阿埋见着,面无表情,摸了下大胡子,打马向前走,同时说道:“立刻接管灵州,收编仁多保忠的军队,传话给种帅,就说西平府拿下来了。”

    他边上的都头立刻应话,率先打马上前。

    他们迅速控制仁多保忠的军队,确保安全了,这才让嵬名阿埋上前,接过仁多保忠的‘帅印’。

    嵬名阿埋这才面露笑容,扶起他,道:“今后,我们同殿为臣,无需客套,走,进城。”

    仁多保忠见这样,心里多少松口气,心头已经盘算,怎么与嵬名阿埋梳理关系,在宋朝立足了。

    不说李乾顺不会放过他,单说大夏亡国在前,他就不是死忠,勇敢赴死的人。

    不能逃,投降就是唯一的选择。

    这也是嵬名阿埋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236
首页   上一页   ←   236/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