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239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道:“陈侍郎,你我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贵国言而无信,是针对李夏,还是冲着我大辽?真当我大辽可欺了吗?”

    这里是辽国鸿胪寺,陈浖坐在椅子上,他身后站着这次来的各级官员,不少人面色发白,瑟瑟发抖,一脸的恐惧。

    这要是一言不合,在这虎狼之国,他们就可能交代在这里!

    陈浖倒是好整以暇,面对这般情景怡然不惧,冷笑道:“萧尚书倒是会倒打一耙!盟约里是怎么说的?夏辽是翁婿关系,我大宋才是李夏的宗主国,夏人一举一动都应该汇报我大宋,得我皇允准!前脚刚签订盟约,后脚你辽国就指使夏人助你辽国平叛,我倒是想问问,萧尚书,你这是冲李夏还是我冲我大宋?”

    萧天成脸色阴沉,杀机一点都不掩饰。

    在辽国原本计划,察哥的五万大军已经到了拔思母部背后,他大辽也调集了三十万大军,准备合围,彻底消灭这支叛军!

    却没想到,宋人突然插了一手,察哥五万大军被迫回师,拔思母部从容退走,他大辽的三十万大军合围成了笑话!

    三十万大军,一举一动都会耗费无数粮草,长年累月下去,再富裕的国家也撑不住,何况马上就要入冬了!

    今年平定不了,明年辽国朝廷就要付出更多代价!

    再说,没有李夏的配合,他辽国平叛将难上加难!

    本就举步维艰的处境,宋人突插一手,怎么能让萧天成不生气!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上京之人

    陈浖八风不动,甚至还伸了伸脖子。

    这个举动,令萧天成越发愤怒,却又不可能真的杀了陈浖泄愤。

    陈浖到底是宋国使臣,在这种时候激怒宋朝,对他大辽百害无一利!

    萧天成同样明白,陈浖并不重要,关键还是他背后的宋国朝廷!

    萧天成挥手,阻止了身后上前的刀斧手,双眸怒火跳动,道:“开门见山吧。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没人会认为,宋人只是想要压服西夏,摆平边境的威胁。

    宋人不惜代价,撤兵又返回,哪里是针对西夏,明显就是冲着他们大辽!

    陈浖见萧天成这般说,面上浮现一点点笑容,道:“我朝的态度一直明确的,官家也曾与萧尚书面谈,与贵国维持和睦的关系,一直是我大宋不变的初衷。”

    萧天成心里冷哼,这种鬼话他自然不信。

    萧天成深吸一口气,道:“我大辽的要求是,宋国归还灵州,以灵州为界,宋夏两国不得再起刀兵,谁违反约定,我大辽就不惜一切代价出兵,合两国之力,行灭国大战!”

    陈皮神色微惊,旋即就冷静下来,漠然道:“李夏是我大宋属国,灭与不灭,皆在我大宋,这在前不久的盟约之中,萧尚书请慎言。”

    萧天成冷笑,道:“陈侍郎,不必绕弯子了,说吧,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陈浖伸手,给萧天成倒了杯茶,道:“早前,官家与萧尚书谈过,我朝希望与贵国互市,货物,人员往来无碍,互通有无。”

    互市,向来是北方民族对中原王朝的要求,现在反过来了!

    反常必有妖!

    这件事,在辽国朝廷有过激烈争论,最终不了了之。

    一来,他们忙于平叛,没有精力;二来,就是宋朝大败西夏,无视辽国态度,令辽国起了顾忌之心。

    萧天成脸色依旧难看,还是面露思索,道:“这件事,我朝在讨论。还有什么?”

    陈浖笑容更多了一些,道:“李夏的事,我相信不需要我多说,贵国应当清楚界限在哪里。”

    萧天成没有说话。

    西夏溃败的太快,令辽国猝不及防,或者说,之前就应该出兵干预的,现在已然来不及!

    萧天成盯着陈浖,准备继续听陈浖开条件。

    陈浖喝了口茶,道:“另外,宋辽两国应该互信,陈某建议,在边境百里,共同裁撤军队,永休兵戈,打造和平之地,成为举世之典范……”

    萧天成神色微冷,还是没说话。

    陈浖的话,简直是毫不掩饰,赤裸裸的陷阱!

    陈浖瞥了眼萧天成身后的刀斧手,视若无睹,道:“我朝知道贵国内乱迭起,我们愿意出面,为双方进行协调。不如,双方暂且休战,派人到我大宋和谈,陈某认为,没人喜欢打仗,能谈总比打生打死的好。我大宋愿意做调解人,必要的话,可以派兵协助……”

    “够了!”

    萧天成断然喝止,一脸阴沉的怒声道:“我知道你们的算盘,但我告诉你们,那些所谓的叛乱不过是疥癣之疾,我大辽挥手可灭!你们宋人胆敢插手我大辽之事,是忘记了澶渊之盟吗!”

    陈浖脸色渐渐也不好看了,声音却波澜不惊的道:“想要再打一场?约个时间?我大宋三十万大军随时可北上奉陪!”

    萧天成面上阴沉如墨,就差滴出水来了。

    如果这时宋人发兵三十万攻辽,对辽国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不止要从前线抽调平乱军队,还得从其他各处征召!

    除了兵力,还有钱粮!

    现在的大辽如同四面漏风的大厦,绝对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至少眼下不可以!

    萧天成强压怒意,沉声道:“关于互市,我会奏禀陛下,其他事情我大辽一概不答应。如果你宋人不识抬举,他日五十大军南下,你宋人挡得住吗!”

    陈浖微笑,道:“萧尚书不要生气,我是为了和平而来,不是来宣战的。”

    萧天成深知宋人的目的,就是要他大辽内乱,不停的内乱下去!

    他没有时间与陈浖虚耗,见宋人的目的是在‘互市’,他就懒得多说,直接起身,刚走出门就道:“不准他们出门,迈出一脚就砍一只脚,伸出一颗头就砍一颗头!”

    “是!”一个士兵立即大声应道。

    萧天成说完,大步离去。

    察哥的五万大军撤离,拔思母部跳出包围圈,很快就反击,加上又要入冬,他们大辽的处境很不好!

    ‘必须尽快平定!’

    萧天成心急如焚,如果让拔思母部渡过这个冬天,来年必然更加难对付,长久拖下去,多大辽非常不利!

    更何况,宋人还在一旁虎视眈眈!

    陈浖目送萧天成离去,神色慢慢陷入沉思。

    他来这一趟,主要目的是摸清辽国的具体情况以及辽国高层的态度。

    大宋差点灭夏,李夏现在苟延残喘,三国鼎立的局势已然大变,辽国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陈浖猜不透,但可以确定,一旦辽国平定内乱,一定会与大宋开战,这一战,或大或小,可大不小,难以揣度!

    陈浖想着开封城的局势,尤其是章惇等人力主明年‘全面复起新法’,这是内忧外患!

    想着想着,陈浖眉头不由得紧拧,作为铁杆‘旧党’,他反对‘新党’那样激烈的变法,凡是都应该有‘规矩’,破坏规矩,他都坚决反对!

    今人破坏规矩,后人怎么办?

    人人都破坏规矩,天下还怎么治理?

    陈浖心头烦躁,转瞬就抛开,看了眼门外林立的刀斧手,暗自道:‘得尽快与擎天卫、皇城司的人联络上,辽国的情势似乎很紧张……’

    陈浖来到这里没几天,但他能感觉到,从接触的人事来看,都有一种莫名的焦虑,似乎辽国朝廷要做什么重大决定了。

    还不等陈浖想清楚,突然间有一队人冲了进来。

    门外的士兵连忙拦住,领头立刻躬身,紧张的道:“萧尚书有命,任何人不得接触宋使。”

    来人是一个极其白净,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他嗤笑一声,道:“我奉的是陛下的命令,萧天成算什么,滚开!”

    年轻人说着一把踢开拦路的士兵,径直来到了陈浖面前。

    陈浖站在门槛内,看着这个年轻人,心里与他知道的辽国高层名单对比。

    萧天成的士兵根本不敢反抗!

    “来人,带走!”

    来人不废话,只是稍微打量了陈浖一眼,面带得意的就挥手说道。

    他身后的士兵冲进来,迅速将陈浖等人按倒,套上绳索。

    陈浖没有任何反抗,等捆好拉起来,他看向这个年轻男子,道:“是凌迟还是下油锅?”

    男子一怔,回头看向陈浖,道:“你不怕?”

    陈浖淡淡一笑,道:“你可以试试。”

    男子一脸的饶有兴趣,嘿笑一声,道:“都说你们宋人胆小如鼠,我倒是想看看你尿裤子的景象。来人,准备油锅!”


------------

第四百三十四章 皇太孙

    这个年轻人说到做到,陈浖很快就被押到了一块空地,这里架了柴火,还有一大锅。

    陈浖身后的人不少都吓瘫了,脸色苍白,冷汗如雨。

    “哈哈哈……”

    年轻人坐在马上,看的是大笑不已。

    陈浖面无表情,就那么的被辽兵捆绑着,送上了一个木架。

    他在被绑的过程中,一直盯着前面的大锅,里面是一大锅油,下面是柴火,从冒出的火苗来看,已经烧了好一阵子,油滚滚沸荡,青烟缭绕。

    年轻人坐到了陈浖正对面,一直斜视着陈浖,见他一直盯着大锅,嗤笑一声,大声道:“怎么?怕了?我还以为宋人骨头多硬,也不过如此吗?”

    “哈哈哈……”

    林立的士兵以及渐渐围过来的百姓,见状纷纷大笑不已。

    被绑在一旁的宋朝官员,此刻是心惊胆战,脸色发白,已经有人开始求饶了。

    但年轻人根本不看他们,只在乎陈浖。

    陈浖被捆好了,目光慢慢从大锅上抬起,看向年轻人,漠然道:“何必费事,解开我,我自己进去。”

    年轻人斜眼向陈浖,笑容收敛,顿了下,道:“这么有骨气?好,我成全你!来人,将他扔进去!”

    辽兵当即上前,将陈浖解下来又捆绑的结实,抬着就要扔进油锅。

    一个跟随陈浖来的礼部员外郎头皮发麻,急的大声道:“停下!你们不可以!陈侍郎是我朝使臣,你们不能将他丢进油锅!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何况,我们是来表示友善的!”

    年轻人瞥了他一眼,语气冷漠,道:“我怎么记得,你们宋朝那个大相公,杀了我朝使臣啊?”

    萧天成前一次的辽国使臣,在政事堂惹怒了章惇,被章惇毫不犹豫给斩了。

    那员外郎一时语塞,急的满头大汗。

    陈浖要是被辽国斩杀了,他们估计也回不去!

    虎狼之国,一点不假!

    年轻人见着,越发得意,转头就看到陈浖已经被架到了油锅之前,士兵们正等着他的命令。

    年轻人倚靠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似乎在等陈浖求饶。

    陈浖看着近在咫尺的油锅,能感受到那滚烫的温度,他静静一会儿,抬头看向年轻人,道:“怎么?还要我求你把我扔下去?你们辽人做事向来干脆的。”

    年轻人抬手,慢慢压了压。

    士兵会意,将陈浖的头靠近油锅,脸几乎贴在了油面上。

    陈浖一动不动,倒是四周的人吓了一大跳。

    下油锅,是人们常说,也能常听到的词,却极少,甚至从未见过的——太过残忍!

    宋朝来的大小官吏,不少人已经吓的瘫软,满脸的恐惧。

    陈浖面无惧色,贴着油,淡淡道:“我知道你在虚张声势,以你们辽国现在的局势,应当求着我大宋的,现在放下我,跟我求饶,我还能保你一命。”

    年轻人脸色微变,有些阴沉,旋即冷笑不屑的道:“你说我在虚张声势?还要我跟你求饶?”

    陈浖抬头,看向他,道:“你快点扔吧,否则救我的人,马上就会到。”

    年轻人已经听出来了,走上前,一把扯过陈浖的头,直视着他怒声道:“你在激将我?”

    陈浖看着他,就是一脸的不屑冷笑。

    年轻人神色大怒,猛的就将陈浖按下,脸再次贴到了油面上!

    陈浖面不改色,嘴上还说道:“我听到马蹄声了。”

    年轻人咬牙切齿,转头看去,就看到萧天成在不远处,一马当先的冲过来。

    “殿下,陛下有旨,宣宋使觐见!”萧天成隔着老远就怒吼。

    陈浖还不忘拱火,低声嗤笑道:“我知道你是耶律延禧,你不敢。”

    年轻人恶狠狠的盯着陈浖,双手越发用力,咬牙切齿的发狠。

    他确实就是耶律延禧,当今辽国皇帝的长孙,天下兵马大元帅,尚书令,燕国王。并且,确立了皇太孙的身份,在辽国身份特别的特殊与重要!

    耶律延禧怒不可遏,在辽国,谁敢如此戏弄他?

    陈浖被他扯着头发,一脸平静,淡淡道:“不要认为皇位已经稳了,你仔细想想,你爹是怎么死的。”

    耶律延禧很想直接将陈浖塞入油锅里,但他却强忍住了,表情相当扭曲。

    他是皇太孙,他的父亲自然是太子,但已经被害死了好多年!

    这时,萧天成紧急的赶过来,一把拉住耶律延禧,急声道:“殿下,宋使不能死,陛下召见。”

    耶律延禧似乎已在暴怒边缘,却硬是没有把一直拱火的陈浖塞进油锅,而是一把扔出陈浖,转身就走。

    萧天成神色一怔,一向行事跋扈的皇太孙,怎么这么好说话?

    他顾不得这些,连忙让人将陈浖等人给解开,安排他们梳洗。

    陈浖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弹了弹衣服,施施然的走了。

    他随行的官员惊魂未定,慌慌张张的跟在他身后。

    萧天成越发奇怪,这陈浖就这么走了?不趁机发难?

    萧天成等他们走远,一把扯过在场的一个衙役,低吼道:“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我听,敢隐瞒一个字,我砍了你的脑袋!”

    那衙役哪敢隐瞒,将知道的全说了。

    萧天成却愈发疑惑,沉思着,带人去接陈浖,准备带他入宫去见皇帝。

    陈浖很快梳洗,换好衣服,从鸿胪寺出来。

    萧天成上前一笑,道:“陈侍郎,请上马车。”

    陈浖神色不动,径直就上了马车。

    萧天成随后上去,打量着陈浖,说道:“陈侍郎好胆魄,明知道我们殿下脾气不好,在那种情况下,还敢那般激将,真的是好骨气。”

    陈浖一身宋朝侍郎官服,漠然道:“我朝官家很喜欢奇技淫巧的书,经常从工部索取。后来,就命工部编写了一些怪力乱神的数十个骗局,我们呈送上去后,官家亲自撰写了几个还了回来,我们看后觉得很有趣,就试验了下,碰巧,就有你们这位小殿下这一套。”

    萧天成来了兴趣,笑着道:“骗局?你是说,我们殿下,不敢扔你下油锅?”

    陈浖道:“起初我不太确定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239
首页   上一页   ←   239/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