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244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预案,官家回来不短时间了,应该早就定下才对,怎么这么多天了,还是在商讨?”

    李清臣不是外人,裴寅瞥了眼四周,走近低声道:“说是五个人,其实是六个人,童贯也在。”

    李清臣陡然想起来,去年有一段时间,童贯被赵煦派到枢密院,后来又被派出去,他差点忘了这茬。

    若有所思一阵,李清臣走近,更加低声的道:“官家提了什么训示?”

    童贯坐镇,自然代表的是宫里官家。以往这种事童贯是没资格参与的,现在参与了,说明‘君臣’有了‘矛盾’。

    裴寅道:“官家要求参考秦汉的军制,对军制,军衔,军爵等进行彻底式改革,官家借童贯之口,一再强调,这些必须在年底之前定下,封赏功臣不能拖。章相公,郭成,折可适,种建中四人应该一同封爵。”

    李清臣顿时明白,为什么‘军改’这么多天迟迟得不到确定了。官家提出的这些要求,不同于当初借着扫除‘旧党’,趁机改制,当时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章惇等人也迫切的要掌权,阴沉朝廷顶层的改革,是在一种‘不知不觉’下完成的。

    ‘军改’涉及到国社安稳,甚至是千秋万代,朝臣们自然不敢大意。

    加上‘制衡’深入宋人骨髓,尤其是对军队的控制,前所未有,仿照秦汉式强兵,不止章惇,蔡卞,王存,章楶,许将等不敢轻易答应,放到外面,更没几个人敢同意!

    这是一种‘底线’,哪怕是皇帝也不能轻易触动!

    李清臣思索一阵,道:“还有其他什么事情?”

    裴寅又看了眼外面,道:“这些,相信用不了多久李尚书也会知道,除了十三路军,三座大营,两支骑兵,一支火器营,官家还考虑对现有的军制进行梳理,全面推动‘军改’,争取五年内完成。同时,考虑今年或者明年对吐蕃出兵,拿回青塘等地。对了,官家还要求建水师,两支,每年投入大约五百万贯……”

    李清臣顿时明白了,点点头,站起来道:“我今天怕是等不及了,大相公回来就说我来过,晚上的实话,我看看能不能去府上。”

    裴寅应着,刚要送李清臣出门,忽然又似无意的低声道:“王相公在向大相公示好,很多事情都站在大相公一边,军改也是。”

    李清臣眼神立变,没有说话,心里想着,晚上得与章惇好好聊聊。

    裴寅送李清臣出了青瓦房,刚回来,又皱眉,他刚才忘了告诉李清臣,陈浖回来了,陈浖在辽国上京的无惧生死的壮举,已经在朝廷最高层传开了。

    在李清臣出宫的时候,赵煦又批阅了一会儿奏本,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烦躁,放下笔,来到门口,静静的看着天空。

    碧空如洗,还能看到不少鸟雀在盘旋,飞入宫中各处。

    陈皮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立着,不敢说话。

    官家大获全胜归来,对‘军改’、‘朝局’等的改革,提出了更多要求,其中不少令朝臣们犹豫,甚至抵制。

    在官家威望最隆的时候,还能抵制,可以想见,这些改革多么的‘深入’。

    赵煦站在门口,静静看了一阵,忽然笑着道:“晚点儿通知王相公,晚上陪朕在福宁殿一起用完膳。走,现在去看看圣人。”

    “是。”陈皮应着,连忙安排,摆驾仁明殿。

    孟皇后的临产在十一月份,很快了,随时可能生产,赵煦这段时间,几乎都住在仁明殿。

    赵煦没惊动任何人,走近的时候,就看到孟皇后坐在屋檐下,晒着太阳,正在做着女工。

    赵煦走近了,宫女发现,这才惊动孟皇后。

    孟皇后坐起来,要行礼,赵煦一把手,牵着她,道:“别老坐着,都走走,走,陪朕去花园散散步。”

    孟皇后抿嘴一笑,跟着赵煦向御花园走。

    没走多久,孟皇后见赵煦一直没说话,看着他的侧脸,轻声道:“官家,有心事?”

    赵煦慢慢的走着,看着两边要凋谢的花,道:“朕在想着‘志同道合’四个字。秦汉之时,有诸多君臣相宜的佳话,父皇与安石君应该算半个,朕与大相公不知道算不算。”

    赵煦的思维太过超前,看的太远,想要的也更多,与章惇以及‘新党’并不完全一致,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分歧越发的明显。

    孟皇后没有接话,她现在极力的保持着与宫外的距离。

    她与章惇达成了约定,这种约定十分的脆弱。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是‘旧党’的精神领袖,她生出的如果是儿子,将不可避免的再次卷入朝野争斗!

    大宋朝廷在神宗以前还能有着温情脉脉的假象,在元祐初以来,‘旧党’大肆清洗‘新党’后,就格外的残酷,已经难以收住,更别说回头了。

    赵煦瞥了她一眼,道:“章相公,王存那边你都不用管,朕有办法。”

    赵煦在计划‘终结党争’,他已经有初步想法,虽然不可能彻底终结,但能压缩到最小的范围。

    孟皇后轻声一笑,道:“臣妾并不担心。”

    赵煦往前走,道:“等明年孟唐过了恩科,朕就让他入朝,朕考虑设立一个通情司,负责奏本的上传下达,交给他来做。”

    孟皇后抿着嘴角,不敢反驳,也没敢答应。

    她一直担心孟唐,卷入了朝廷争斗,她保护不了他。

    赵煦走了几步,突然又道:“皮皮,明天让郭成,折可适,种建中,楚攸,宗泽入宫。”

    这五人,是赵煦最为看好,要着力培养的,所有人都预测,这几个人,会被委以重任,手握重兵驻守在开封四周。

    “是。”陈皮躬身。

    他能预感到,官家要有大动作,以打破眼前的朝廷改革僵局了。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衡

    在赵煦与孟皇后逛着御花园的时候,枢密院内依旧僵持。

    童贯坐在一旁,章惇,章楶,蔡卞,王存,许将围着一个圆桌,不远处还有几个书吏在记录。

    王存正襟危坐,义正言辞,道:“我的态度还是一样,决不能放手兵权,要对武人严厉约束!军爵更不可开,不可穷兵黩武,圣人治国,以德为要!”

    许将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王存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章惇的态度。恰恰的是,王存的话,某种程度就是章惇,蔡卞,甚至是章楶的意思。

    他们都对‘兵权’二字有着深深的忌惮,哪怕对军队进行改革,也不能脱离‘制衡’的范畴。但宫里的意思,是要给予各路将帅一定的权力,这些将帅将成为手握数万重兵的封疆大吏!

    这种情况,谁能安心?

    一个不好,就是天下大乱,唐末藩镇割据再现!

    章楶作为枢密使,是‘军改’名义上的主事人,他见章惇不说话,道:“这件事已经拖的够久,官家给足了我们耐心。”

    蔡卞听着,就看了眼不远处,恭谨坐着,仿佛认真聆听模样,却一言不发的童贯。

    童贯神色认真,好似没有感觉到周围的目光,一动不动。

    许将见章惇依旧不肯松口,甚至一点让步都没有,故作沉思,道:“大相公,‘军改’事关重大,不能急于一时,不妨,先从汴京城开始,三大营先立起来。这次随军御驾亲征的有功将帅正望眼欲穿,再拖下去,他们怕是要在路上堵我们骂娘了。”

    实则上,京城的立的将帅们都有腹诽,他们是来领赏的,官家都发话了,结果相公们一拖再拖,都快十一月了,这是要拖过年吗?

    章惇看向许将,道:“兵权非小事,一举一动都该谨慎,就算官家现在罢我的官,我还是这么说。”

    许将嘴唇动了动,暗自叹了口气。

    大宋从立国就对军队进行了严厉的控制,大宋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国家军队’,都是‘禁军’,禁军什么,天子之兵!

    已经严控到这般程度,当今官家想要松绑,朝臣们又岂敢答应?

    王存见章惇发话,越发坚定,道:“这不是从哪里开始的问题,是‘军改’整体计划有问题,需要大改!另外,对于有功将帅的封赏,有前列可寻,我等奏请官家,择日开朝,下诏封赏便是!”

    蔡卞见王存越说越离谱,道:“此事确实不宜再拖。”

    蔡卞的话,令在座的陷入沉默。

    宫里的官家的耐心是有限的,他们一直僵持不下,触怒了官家,或许对他们会宽容一些,但对‘军改’可能会强硬插手,迫使他们不得不答应。

    到了现在,谁还能在权威的下周旋太久?

    章楶看向章惇,道:“须有一个说法。”

    章惇面容严厉,眸光平静如渊,道:“我找机会,面呈官家。”

    王存很想再说几句,见着气氛过于僵硬,识趣的收住嘴。

    童贯默默站起来,对着众人一躬身,悄然离去。

    虽然没人转头,但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的背影上。

    童贯是官家的眼睛,耳朵,他们现在说的每一个字,都会落在官家眼睛、耳朵里。

    众人再一次‘不欢而散’,各自离开。

    许将没走,坐在章楶对面,道:“相公,目前,十三路军的番号,以及三大营,骑兵,火器营等的番号在重新拟定,各路总管,经略也有调整。明年对江南各路的‘军改’即将着手,宜早决断。”

    章楶也在为此头疼,道:“也不管章惇、蔡卞等人反对,官家的设想太过大胆,眼下的情势……”

    许将一阵沉默。

    大宋眼下的情势,概括而言,就是北宋末了,各种民乱已经此起彼伏,所谓的‘清平盛世’不过是表象。

    许将对大宋国内的局势一清二楚,左思右想,肃色道:“不管如何,改元在即,大政方针必须定下。现在不止是那些将帅议论纷纷,朝臣们也心思浮动,不能再拖了。”

    章楶面无表情,抬头看向门外。

    这些事情,真正决断的是宫里的官家,而宫里的官家需要朝廷点头,‘君臣’相辅相成,一损俱损,现在官家坚持己见,章惇不敢让步,该怎么破局?

    还不等章楶思绪清楚,一个小吏进来,在章楶耳边低声道:“相公,刚才童贯折返,将王相公叫进福宁殿了。”

    章楶猛的与许将对视。

    许将神色凝重。

    官家出手了!

    要出事!

    童贯光明正大的将王存带走,瞒不过章楶,自然也瞒不过刚刚回到青瓦房的章惇与蔡卞。

    章惇在椅子上坐了一阵子,忽然起身,道:“我出去一趟。”

    说着,他就快步离去。

    蔡卞没有阻拦,满目忧色。

    ‘全面复起新法’官家有疑虑,阻止了章惇。‘军改’官家又格外大胆,偏偏令朝臣们忧心忡忡,不敢点头。

    但他们都清楚,他们支撑不了多久。

    王存跟着童贯来到福宁殿,心里多少有些忐忑。

    他是‘旧党’魁首,登上右相的位置,有种‘名不副实’的味道。这福宁殿,他单独来的次数,着实屈指可数。

    福宁殿,偏殿。

    赵煦已经坐在那了,手里拿着‘词典’,津津有味的看着。

    对于‘字’的解释,演变,几乎每个字都有一段故事,这本词典,简直是一个个小故事组成。

    这还是简略初稿,若是彻底修成,那绝对会有几十万字,摞起来可能会有一人之高!

    孟皇后陪坐在一旁,正慢慢的调着锅里的汤菜。

    王存一见,连忙快了几步,行礼道:“臣王存参见官家,见过娘娘。”

    赵煦无所觉,孟皇后一笑,道:“王相公免礼,赐座。”

    黄门搬着一个凳子,放在王存身前。

    王存小心翼翼看了眼赵煦,回想着刚才在枢密院的话,心里暗暗一突:失策了!

    虽然附和章惇,能在政事堂立足,却得罪了官家!

    王存越想越不安,余光见着孟皇后的微笑,心里多少一松,抬手道:“谢官家,谢娘娘。”

    “你对贺轶之死怎么看?”

    王存刚坐下,赵煦头也不抬的淡淡说道。

    王存吓了一跳,慌忙站起来,抬着手,肃色道:“回官家,贺轶之死,不管是怎么死的,与江南西路抗拒新法脱不开关系,即便不是被谋害致死,也是被逼迫而死,朝廷当严惩一干人等,否则朝廷、官家之威严荡然无存,各地有样学样,岂不政务乱套?臣之意见,此列不可开,此风不可长!”

    赵煦翻了一页,道:“是你一人这么看,还是工部都这么看?那个陈浖是什么态度?”

    王存十分果断的道:“臣这么看,工部也这么看。”

    赵煦这才抬头看向他,道:“现在,朝廷里对于工部尚书有两个人选,一个是陈浖,一个是苏轼,一个是沈括,你怎么看?”

    陈浖,苏轼都是‘旧党’,而沈括是沉寂多年的‘新党’。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分歧

    王存听得很清楚,赵煦说的是‘两个人选’,那,陈浖,苏轼,沈括,哪一个是多余的?

    王存心头紧急思索,陈浖是他的人,陈浖要是上位,他在政事堂的地位必然更重要一些。苏轼,是不容于朝野的人,他不应该回来,但他是眼前官家的先生!

    沈括,他是‘新党’,力主变法,而今掌管国子监,也是备受重用!

    王存想不透彻,悄悄看向孟皇后。

    孟皇后微笑以对,一点提示都没有。

    王存心头拿不准,故作沉思又谨慎的道:“启禀官家,工部尚书一职关乎重大,陈浖,苏轼,沈括三人都是合适人选,臣伏听官家决断。”

    这王存惯常说废话,赵煦是看得清楚,放下手里的词典,拿起手里的碗,道:“你请命去江南西路,你打算怎么处置?”

    王存摸不清赵煦的真实想法,情知赵煦对贺轶之死也很愤怒,只是稍微犹豫,便沉声道:“官家,江南西路实在太不像话,抗拒朝廷大针,逼死钦差,乃不赦大罪!臣的意见是,江南西路所有主官一律罢黜,流放儋州,对于政务进行大力整顿,以推行‘新法’,实现官家富民强国之目标。”

    赵煦慢慢吃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道:“要解决江南西路抗拒新法的事,抓人,流放这些都是手段,有作用,但作用不大。”

    ‘旧党’抗拒‘新法’不是一天两天的,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要是抓几个人,流放一些人就能解决,历史上的改革者就不会屡屡以失败告终了。

    王存到底是保守派,内心来说抵制‘新法’,虽然现在‘虚与委蛇’,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却还是说道:“官家,以‘贺轶之死’为契机,大力整顿江南西路,同时推进‘新法’各项进度,仿作开封府,臣以为,最多五年,就能完成‘新法’的目标!”

    还是一点实际话头都没有。

    赵煦暗自摇头,这个时候,哪怕王存说出反对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244
首页   上一页   ←   244/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