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33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不断的遏制心里涌起的那个疯狂念头。
------------

第六十八章 权势扩张

    太医在赵煦与周和的注视下,万分谨慎小心的号着脉,好一阵子才轻轻松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他转过身,向赵煦抬手道:“官家,娘娘只是积劳成疾,加上怒火攻心,这才昏厥,只要吃几服药,好生休养就没事了。”

    赵煦看着他,道:“说实话!”

    周和心里一跳,陪着万分的小心,目光紧盯着这个太医,。

    太医没有周和那么多的心思,恭谨道:“确实不碍事,官家放心。”

    赵煦这才松口气,轻轻点头,道:“去吧。”

    这个时候要是高太后突然病故,他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太医应着,到一边去写药方。

    赵煦看着昏厥中好像还皱着眉头的高太后,与周和,语气十分平静的道:“你在这里看着祖母,凡是用药,用什么药,什么人煎药,什么人靠近,全部你说了算,祖母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止你一个人陪葬。”

    周和悚然,连忙道:“是,小人明白。”

    赵煦坐到高太后的床边,拿过毛巾,给她擦着头上的冷汗。

    抛开对立冲突来说,这位不算恶人,赵煦这一系列动作也没有逼死她的意思。

    周和看着赵煦的动作,心里多少松口气。拿到太医的药方,命人抓药,煎药。

    有了这段时间,外面的事情正在发酵,不少人吵嚷着要进宫面见太皇太后,询问赵煦为什么命宫中禁卫查封三司衙门,扣押计相。

    宣德门前,不止有殿前司的禁军,还有二十多个大小不一的官员,吵嚷不断,推推搡搡。

    御史中丞马严,刑部尚书黄鄯没能跟着赵煦进慈宁殿,这会儿神情不安的等在政事堂外。

    中书舍人秦炳眼见着宫中禁军调来调去,吕大防,苏颂等人进了慈宁殿后无声无息,看着慈宁殿方向,神情焦虑不已。

    官家已经动用宫中禁军查封三司衙门,接下来会怎么做?

    太皇太后又会怎么反应?

    后续又会怎么发展?

    皇宫内。

    孟美人,朱太妃也不得安宁,宫外禁卫来来去去,气氛凝结,她们再怎么都能感觉到异样。

    孟美人比较特别,拿得住,端坐不动,不慌不忙,没有其他动作。

    朱太妃可不一样,在殿里走来走去,一脸的不安,几乎看到外面的人就想抓来问一问。

    童贯就站在她身侧,想着赵煦的交代,不知道第多少次的出言安抚道:“娘娘,不会有事的,官家就是官家,就算有什么事情,即便是太皇太后也不能轻易把他怎么样的。”

    朱太妃皱眉看了他一眼,依旧心慌意乱,不安宁。

    没人比她更知道高太后的严厉,她这些年没少被训斥,处罚,更何况赵煦在她眼里还只是个孩子。

    ……

    慈宁殿内。

    楚攸紧盯着皇宫内外,不到半个时辰,他就有些支撑不住,进了高太后的寝宫,见赵煦在给高太后喂药,悄步上前,低声道:“官家,宫外有不少人求见,殿前司的人也在内。政事堂那边来人了。枢相要求见太皇太后。”

    赵煦一边给高太后喂药,一边应着道:“其他先不管,请二位相公进来吧。”

    楚攸并不清楚赵煦接下来有什么计划,抬手应着,转身出去。

    赵煦拿起毛巾,给高太后擦了擦嘴角,余光看向周和,道:“朕的玉玺在哪?”

    周和脸色微变,立马低头不语。

    赵煦继续给高太后喂药,道:“你不说,朕又多难找?”

    周和还是不说话,只是身体一直在微微发颤。

    太皇太后垂帘听政,最重要的一项权力,就是圣旨除了要赵煦的皇帝玉玺,还要附加太皇太后的大印才能生效。

    赵煦要是拿走属于他的玉玺,那高太后的权力就受到了极大的削弱!

    赵煦见周和不说话,并不着急,他知道玉玺在哪,既然周和不拿给他,他就自己取!

    赵煦话音刚落下,偏殿侧门响起脚步声,吕大防,苏颂依次而来。

    两人第一眼就看向床上,躺着的高太后。

    吕大防盯着,脚步比以往快了一些,直到近前,静静的看着高太后的脸色,没有说话。

    苏颂几乎是一样,见高太后面色苍白如纸,喝药是进少出多,神情不禁担忧起来。

    赵煦一边喂,一边擦,语气十分随意的道:“苏辙没有臣子之礼,二位相公也没有,看来不是苏辙的问题,是你们朝廷里根本就没有朕这个皇帝。”

    苏颂脸角动了动,侧身向赵煦道:“请官家恕罪。”

    吕大防还在看着高太后,等了好一阵子,才慢吞吞的转身,抬手向赵煦,声音比以往更加沙哑的道:“见过官家。不知太皇太后病情怎么样?”

    赵煦道:“周和。”

    周和浑身一个激灵,陡然醒转,连忙道:“娘娘没事,就是积劳成疾外加怒火攻心。”

    周和说着,目光却看向赵煦。

    现在太皇太后昏迷,没了这个主心骨,皇宫内外,谁能抗衡得了赵煦?别说收回玉玺了,就是再做些什么,也没人能阻挡!

    赵煦见碗里的药差不多喂完了,这才转向吕大防,苏颂,道:“二位相公听到了?朕没有趁机加害祖母,是不是有些失望?”

    苏颂多少有些摸到赵煦的态度了,脸上依旧硬邦邦,道:“此等玩笑,官家切莫乱开,臣等年纪大了,接受不了。”

    赵煦看着他,又瞥向吕大防,淡淡道:“年纪大了,就不要多想,更不要多事。”

    苏颂仿佛听不出赵煦话语含义,低头不语。他依旧不敢大意,心里在思索着一些念头。

    太皇太后毕竟六十多了,这个时代长寿者并不多,六十已经是高寿。

    如果,太皇太后醒不过来,或者活不了多久,朝局会有什么变化?该怎么走?

    吕大防默默无声,眉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皱了起来。

    楚攸又从外面进来,看了眼吕大防两人,在赵煦耳边低声道:“官家,殿前司有些异动,张恒想要硬闯。”

    赵煦拧着毛巾,擦了擦他自己头上的汗,道:“我刚才见过他,他没这个胆子,是不是背后有什么人等不及了?”

    赵煦说着,抬头看向苏颂。

    苏颂神色一紧,旋即明白了赵煦的意思,道:“官家放心,臣在这里,由不得他们乱来。”

    枢密院与‘三衙’,也就是殿前司,侍卫马军司,侍卫步军司将兵权一分为二,相互制约。枢密院统调,三司统领,各负其责。

    发展到现在,所有军事行动都需要枢密院核准,尤其是兵马调动更为敏感。

    即便是高太后,也只能在枢密院的默许下,调动东京城里的一小部分亲信。

    赵煦听着苏颂的话,微微点头,沉吟片刻,道:“传朕旨意:即刻起,陈皮提督皇城司。楚攸升任殿前司指挥使,三司衙门待查,三司使一应权职,由户部尚书梁焘代理。”

    苏颂拄着拐杖,低着头,没有说话。

    皇帝的旨意不是随口说出来就行的,需要中书省拟旨,宰执签署;门下省复核、侍中署名;然后再到宫里重新书写,盖上玉玺,交由尚书省执行。

    这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卡住,这道圣旨就发不出来!

    所以,苏颂不说话,其实不言而喻。赵煦要发布这道旨意,不止需要他这个枢密使点头,更需要吕大防这个宰执从上到下的安排,畅通指令。

    吕大防站在高太后的床前,好似一直在等着高太后醒来,对于赵煦的话,充耳不闻。

    赵煦见他不说话,冷哼一声,直接道:“事出紧急,朕发中旨,暂行代理,苏卿家,你没意见吧?”

    苏颂能有什么意见,眼下这种情形,他再反对都没用,也不看看吕大防,道:“臣没有意见。”

    于是,赵煦看向楚攸,道:“朕的玉玺在正殿里,你将陈皮叫回来,让他去做。还有,那马严,黄鄯给朕叫来,朕问问他们,是不是还没查出什么。”

    苏颂不动声色的看着赵煦,他有种感觉,这御史台,刑部将要落到赵煦手里了。

    宫中禁军,皇城司,殿前司,暂代三司使的户部尚书,御史台,刑部。

    现在,皇帝可不是只有宫中禁军了!

    他想到这里,又看向还在昏睡的高太后,神情凝起,拄着拐杖,默默思忖。
------------

第六十九章 见缝插针

    慈宁殿内,赵煦不说话,吕大防,苏颂不吭声,周和大气不敢喘。

    安静的没有半点声音。

    不多久,陈皮就带着马严,黄鄯,以及殿前司副指挥使张恒来了。

    马严三人观察着殿内诡异气氛,不安的抬手行礼:“臣等见过官家。”

    赵煦的目光落在张恒身上,道:“你要闯宫?”

    张恒还穿着甲胄,神色一惊,慌忙道:“微臣不敢,只是担忧官家安危,想要进宫探寻。”

    赵煦伸手接过陈皮接过的茶杯,轻轻拨弄几下,又吹了几口,随口道:“只是探寻?”

    张恒头皮发麻,眼见高太后昏睡,他越发小心,道:“只是探寻。”

    赵煦喝了口茶,没有急着说话。

    吕大防仿佛睡着了,无声无息。

    苏颂低着头,一脸的苦思模样。

    周和则缩着头,他知道赵煦要趁机夺取殿前司兵权,以控制整个开封城,却没有半点办法。

    他只是黄门令,别说赵煦了,就是吕大防,苏颂都能逮着他教训、呵斥,在高太后昏睡之下,他是半点地位都没有!

    马严与黄鄯悄悄对视一眼,神情暗凛。

    张恒就更紧张了,是他带人围了赵煦的禁军,这会儿赵煦要秋后算账,他连个求情的人都没有!

    赵煦喝完一口,淡淡道:“朕擢升楚攸担任殿前司指挥使,你有没有意见?”

    张恒当即道:“臣谨遵旨意,听候调遣。”

    他敢说不同意吗?宰执,枢相都不吭声,他要是反对怕是今天走不出皇宫了。

    赵煦抬头看向他,张恒立马低头,作恭谨状。

    赵煦又喝了口茶,道:“御史台,查出什么了?”

    马严现在完全弄不清楚情况,还不知道苏辙究竟怎么样了,心想着宰辅与枢相在,计相应该也不会有事,抬起手道:“回官家,粗略对了一下,目前只发现有数万贯对不上。”

    大宋朝廷每年税收数千万,即便是去年还有七千五百万贯,区区数万,连火耗都算不上。

    赵煦嗯了一声,看向黄鄯,道:“刑部,也是这样吗?”

    黄鄯向来胆小,余光瞥了眼吕大防,苏颂,见他们一直没有说话,心下觉得不好,犹豫着道:“回官家,一时间查不清楚,还难以下定论。”

    这黄鄯,倒是更懂明哲保身。

    赵煦静静的看着两人,抬了下茶盖,对陈皮示意。

    陈皮上前将那两个纸袋,递给马严,黄鄯,道:“二位,看看吧。”

    黄鄯心里越发觉得不妙,谨慎的接过来。

    只是匆匆一扫就脸色大变,低着头眼神急急闪烁。

    马严就是更是如此,忍不住的直接看向吕大防,苏颂,似要张口询问,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赵煦拨弄着茶水,也不看着两人,道:“朕现在定你们一个玩忽职守,庸碌无为的罪,夺职下狱,你们觉得冤枉吗?”

    苏颂抬眼看向赵煦,又瞥了眼吕大防。

    吕大防只是眉头跳动了下,没有多余反应。

    马严,黄鄯听着是身体一抖,对视一眼,齐齐跪地道:“臣无能,请陛下恕罪。”

    赵煦见吕大防与苏颂不吭声,坐直身体看向马严,黄鄯,道:“太皇太后小恙,朕先不处置你们,留职待罪。去,将外面那些人给朕打发了。要是有什么谣言传到朕耳朵里,你们俩就准备在牢里坐一辈子吧。”

    马严,黄鄯两人连忙抬手,道:“臣遵旨。”

    两人又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神里的恐慌,缓缓向后退,离开了慈宁殿。

    赵煦看着两人的背影,心里估摸着他们应该会听话,又看向楚攸,道:“你带着张恒,接管殿前司,东京城内的一切卫戍禁军,立即着手整顿,要快!张恒!”

    张恒稍一犹豫,道:“臣明白。”

    说完,他还是忍不住的余光看向吕大防,苏颂。

    见两人还是无动于衷,没有出言反对,心里是彻底放下,准备配合楚攸行事了。

    楚攸沉色应声,大步离去。

    他们一走,殿里就比刚才多了一个陈皮。

    赵煦摩挲着茶杯,心里斟酌。

    宋朝对皇城司似乎并没有那么在意,远没有后世明朝锦衣卫,东厂那么威名显赫。

    思忖了一阵,赵煦看面色平淡的道:“陈皮,你与刘横,带宫中禁军去皇城司,不听话的不要留,真有人抗旨不尊,一律诛杀!”

    陈皮心神暗凛,肃容道:“小人领旨!”

    苏颂见陈皮走了,心里轻轻一叹。

    过了今天,即便太皇太后醒来,情势也是大不一样了。

    他接着就想起了英宗与曹太后的事情,心里琢磨着,不知道太皇太后有没有曹太后那样的胸襟,舍得放下权力,撤帘还政。

    吕大防还是无动于衷,站在那沉默着,垂着眼帘,仿佛睡着一样。

    周和低着头,头皮阵阵发麻。他比苏颂了解高太后,高太后要是醒来,怕是要有一番龙争虎斗!

    赵煦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布置,这样的天赐良机,他怎会放过!?

    他可不止是简单的夺取一些权势,到了这种程度,他不能继续与高太后耗下去!

    但是,怎么让她撤帘呢?

    要高太后主动放弃权力,除非她手里已没有权力!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赵煦心里默默推敲,高太后最重要的三个政治盟友,苏辙已经被他拿下,彻底倒台。苏颂态度暧昧,应该不会坚定的站在高太后一边。

    那么剩下的,就是最重要的一个——宰执吕大防!

    赵煦抬头看向吕大防,眼神幽幽,心念飞转,手里是下意识的拿起茶杯往嘴边送。

    吕大防慢慢睁开眼,看了眼赵煦,双眼浮肿,深邃不可见底,继而又继续垂着眼帘。

    苏颂见着,想要开口缓和,并且阻止高太后醒来后可能发生的一些事情,没来得及开口,一个禁卫匆匆跑进来

    赵煦见是秦闾,目露询问。

    秦闾来到赵煦耳边,低声道:“官家,殿前司那边有些异动,张恒压不住。另外文官一些人不听黄尚书,马中丞的,闹将着不肯散去。不少人,纠集着还要闯宫。”

    赵煦神色思忖,马严,黄鄯的地位到底是有些低,说服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33
首页   上一页   ←   33/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