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35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靠’在三司衙门之下,本身没什么权力。
------------

第七十二章 不对劲

    赵煦抬着眼皮,眼神冷冽的看着梁焘,道:“如果,让你暂代三司使呢?你要多长时间?”

    梁焘一惊,忍不住的抬头看向赵煦,对上赵煦的目光,他心里顿凛,头上冷汗更多,呼吸困难,片刻,忽的热血冲头,一咬牙道:“若是微臣,有政事堂的配合,十天!”

    赵煦冷哼一声,道:“五天!你给朕筹集一百万贯先送过去,朕派殿前司亲自押运!”

    梁焘立马就惊叫道:“官家,五天根本来不及,何况……”

    赵煦伸手,阻止他说下去,沉色道:“就五天。五天之后,你做到了,你就没事!你做不到,就去陪苏辙!”

    梁焘口干舌燥,眼前回忆起苏辙被押走的画面,身体陡然冰冷,剧烈一颤,连忙道:“臣遵旨!”

    赵煦一挥手,道:“去吧。”

    梁焘此刻心里被恐惧占据,哪敢多言,抬手应着,急匆匆转身,一边走一边擦着头上的冷汗。

    赵煦看着梁焘出了慈宁殿的门,转向周和,道:“朕问你,宫里的内库有多少?”

    周和一直在旁边听着,明白赵煦的意思,却呐呐不言。

    赵煦目光冷冽,道:“内库的钥匙在你这里?”

    周和挡不住,硬着头皮的道:“官家,内库非私库,想要动用,需要依照规矩。”

    宋朝的国库分为两个,一个是国库,由三司衙门管;一个是内库,正名是‘封桩库’。这封桩库说是天子私库,但大部分也用于国事,皇室用度并不多。但说是国库,每次支出,都是‘借’给三司衙门的,很难定性。

    既然是天子‘借’给朝廷的,那自然有一套规矩。

    赵煦懒得理这些,直接道:“交出钥匙,其他不用你管。”

    周和瞥了眼还在昏睡的高太后,低着头,第一次反抗的道:“钥匙不在小人手里。”

    赵煦也不管周和说真的假的,冷哼一声,道:“没钥匙,朕就砸开。”

    周和缩着头,一个字不敢多说。

    赵煦这么说,也是这么打算的。

    坐在高太后床边,他心里犹自在不断思索。

    拿下了苏辙,撬动了朝局,加上控制了开封城的禁军,想必很快就会有人倒向他了。

    ‘也不知道,吕大防等人会怎么营救苏辙……’

    赵煦心里低语,苏辙是三相之一,不管是品轶,威望,权力还是士林声望都不容小觑,更何况三司衙门这么重要的位置,吕大防等人不会轻易罢手,必然想方设法的营救!

    环庆路那边倒是不用特别担心,毕竟还有内库,即便梁焘筹集不到,他还可以动用内库解燃眉之急。

    就在赵煦思考着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真正阵阵吵吵嚷嚷的声音,有密集脚步声,有哭喊声,有惨叫声,还有厉喝声。

    周和听的浑身冰冷,缩着头,大气不敢喘。

    赵煦皱眉看了眼,便没有再管。

    此刻,童贯命令禁卫四处抓人,在各个殿内外奔走,忙的不可开交。

    孟美人的院子里。

    一个宫女战战兢兢,十分害怕的道:“娘娘,您快阻止一下吧,那童贯抓外面的人就算了,连娘娘院子里也敢抓,还打死了,太过分了!”

    孟美人面色有些僵硬,却极力的温和笑道:“没事,宫里有些居心叵测之徒,童公公是奉了官家的旨意,有分寸,不会乱来的。”

    “娘娘,他都敢来您这里抓人了……”

    宫女话音未落,被孟美人一眼瞪了回去,连忙请罪道:“奴婢知错。”

    孟美人没有说话,眉头不自禁的皱起。

    她对外面的情况毫不了解,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忧心。

    另一边,童贯亲自来给朱太妃通气,好生安抚,朱太妃知道赵煦没事,这才松口气,催促着童贯好好保护赵煦,不要在她这里耽搁。

    小半个时辰之后,庆寿殿前的广场,站着几十个黄门,宫女,一个个瑟瑟发抖,满脸惧色。

    在他们前后左右都是煞气凛冽的禁卫,手里的刀寒芒肆溢,另外,在他们前面不远处,还有四五具尸体,是刚刚,活生生被杖毙的!

    童贯站在他们前面,打量着这群人,神情冰冷,道:“现在,还有人要见周公公,要见太皇太后吗?”

    一众人噤若寒蝉,身体剧烈颤抖,蜷缩在一起。

    那几具尸体还有着余温,惨叫声还在回荡,谁还敢多嘴半句!

    童贯见没人说话,就淡淡道:“听好了。掖庭局新任掖庭令,方奇。”

    一个矮小瘦弱的小老头,连忙出列,道:“小人谢童公公。”

    童贯瞥了他一眼,继续道:“宫闱局宫闱令,管守。”

    这是一个很年轻,不足三十的内监,颇有些不卑不亢的出列,道:“谢公公。”

    童贯对他微微点头,继而道:“奚官局……宫杭。”

    “谢公公。”

    “内仆局……”

    “谢公公。”

    ……

    童贯重新任命了内侍省的六局主官,不到一个时辰,就大体稳住了皇宫,并且正在快速的清洗。

    赵煦坐镇慈宁殿,一边照顾着高太后,一边不断听着宫内外的动静。

    到了深夜,陈皮终于从宫外回来了。

    他有些疲惫,也有些兴奋,瞥了眼还在昏睡的高太后,低声道:“官家,基本控制住了。不听话的被禁卫杀了十几个,换了一些人。我已经严令他们,没有官家的旨意,任何人不得乱动。”

    赵煦嗯了一声,皇城司是一大杀器,必须紧握在手里。

    “对了,宫外有什么动静?”赵煦问道。

    陈皮神色顿时有些怪异,道:“官家,有些奇怪。本来还很热闹,准备闹事。但那刘世安出宫之后,就没了动静。没人闹了,小人在皇城司听说不少人准备写奏本,后来突然不见了动静。”

    赵煦眉头皱起,道:“真的?”

    陈皮点头,道:“小人特地去查问了一下,确实没动静,政事堂那边,一切如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赵煦抬眼看向政事堂方向,暗暗吸了口气。

    他还是小看这位宰辅了,本以为‘旧党’内部会有一番争斗,却没想到不但没有,反而更加‘团结’了。

    赵煦心生警惕,瞥向陈皮,道:“就没人给你送礼?”

    陈皮神色微惊,连忙道:“小人不敢,若是真有,小人第一时间就告诉官家了。”

    赵煦脸角绷了下,摆了摆手,道:“不是这个意思。”

    他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他已经将三司衙门都给封了,三相之一的苏辙下狱,却没人主动靠过来,这不对劲!

    综合两件事来看,很不对劲!
------------

第七十三章 千层浪

    赵煦想着这些不对劲,心中警觉。

    他是小看了吕大防以及‘旧党’势力了,他们并非是完全靠着高太后才立足朝堂,清算‘新党’的。

    他们本身就拥有极其强大的势力,甚至是高太后在倚重他们!

    赵煦脑海里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事情,不禁有些后怕,也暗呼侥幸。

    若非他动作够快,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但凡这几日有一丝松懈,给了他们喘息机会,怕是现在的情景会完全倒转!

    赵煦心里轻轻吐口气,看向陈皮,道:“你在皇城司要谨慎再谨慎,重要的事情,要交给绝对信任的去做。”

    陈皮不是傻子,渐渐回过味来,肃色道:“小人明白。”

    赵煦拿过茶杯,喝了口茶,压下心里刚才涌起的不安,继而道:“多散出一些人手去,探听宫外的情况,尤其是苏辙的事。再挑选出两百人左右,好生训练一番。日后再查封,抓人,不能动用禁军,要靠皇城司。”

    陈皮道:“是。小人连夜去办。”

    赵煦竖起手,道:“不要操之过急。你去通知楚攸,让他多留几个心眼,殿前司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只要暂时稳住,以后可以慢慢来。”

    陈皮应着。

    赵煦仔细想了一会儿,神情有些疲惫,道:“宫里内紧外松,童贯那边你盯一盯,不要出格。”

    “是。”陈皮躬身应着。

    赵煦沉吟着,不自禁的打了个呵欠。

    陈皮一见,连忙道:“官家,累了一天了,要不要小憩一下?小人替您看着太皇太后,有事叫醒您。”

    赵煦看向高太后,见她起色好了很多,道:“没时间睡了。对了,你带人去内库,将门砸了,好好清点一下。”

    陈皮眼神微变,低声道:“官家,真的砸吗?”

    内库到底比较敏感,高太后醒来要是知道赵煦砸开内库,怕是不会轻易干休。

    赵煦摆了摆手,道:“砸吧,等祖母醒来,我来解释。”

    陈皮不再多说,抬手应声,快步转身离去。

    这一夜的宫里,注定是无眠的。

    孟美人,朱太妃,甚至是被圈禁的武贤妃等都夜不能寐,宫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任谁都知道出事,出了大事情!

    她们多少猜到一些,只能静默的等候。

    此时,刑部。

    黄鄯,马严以及大理寺卿钱升三人围桌而坐。

    三人表情各异,官家将苏辙关在刑部大牢,案卷也到了三人手中。

    刑部尚书黄鄯,御史中丞马严十分谨慎,这么大的一件事,涉及三司使,怎能大意?

    倒是大理寺卿钱升,将这些案卷从头到尾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漠然抬头看着对面二人,不满的质问道:“这些,与苏相何干?最多就是御下不严,有失值守,为什么就要动用宫中禁军查封三司衙门,更是将计相关入大牢?这样的事,在我大宋可是从未有过!纲纪法统何在!”

    黄鄯与马严对视一眼,黄鄯开口道:“不说三司衙门的亏空,单说环庆路的军饷‘消失’,这就不是小事情。”

    钱升瞪眼盯着他,道:“亏空就查,我不信计相会贪渎这数百万贯。至于环庆路的军饷遗失也是计相从中作梗?荒谬,说出去,谁信!”

    黄鄯刚要再说,马严忽然在桌下踢了他一下,微不可察的摇头。

    黄鄯眉头皱了下,看着钱升道:“你说怎么办?”

    钱升四十出头,神色严厉,冷哼一声,道:“当然是据实上奏,难不成我等还要冤枉计相不成?再说,三司衙门关乎天下,环庆路还在等军饷,难道不应该解封,平息天下悠悠之口吗?”

    黄鄯张嘴欲说,瞥了眼默不作声的马严,只好道:“天色晚了,明日我们一起见过苏相公,再做打算吧。”

    钱升一拍桌子站起来,冷声道:“如果刑部要是耍什么花招,媚上邀宠,我大理寺绝不答应!”

    说完,钱升就大步离去。

    黄鄯脸色难看,直到钱升走了,这才向马严发作道:“你干什么拦着我?他这明摆着睁眼说瞎话!几百万的亏空,环庆路的军饷消失,这么大的事情,他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说没就没了?”

    马严叹了口气,道:“你还没看出来吗?这怕不是这位钱寺卿的想法,是他背后人的。”

    黄鄯自然不傻,他很清楚钱升的背景,不解的道:“宰辅在政事堂,当着官家的面可没有反对啊。”

    马严看着他,道:“众目睽睽之下,证据确凿,怎么反对?宰执要是出声,怕是官家就要当场拿捏他了。”

    黄鄯有些头疼了,道:“那你说怎么办?苏相公不能久押,三司衙门更不能久封。再说了,官家那边还在盯着。”

    马严抬头看向门外,声音有些压低的道:“有人比我们急,暂且明日看看那边的动静。”

    黄鄯听着,伸过头,低声道:“你老实说,现在该怎么办?”

    黄鄯的‘怎么办’,自然指的不是案子,而是宫里正在发生的变化,他们的立场!

    马严是御史中丞,这是一个特殊的位置,不由政事堂举荐,任命,全部出自‘上意’。并且,只要有足够的理由,他连吕大防都能直接怼,谈不上畏惧,更不受节制。

    马严抬头看向外面,道:“那位韩青天估计也睡不着,我们去找他。”

    黄鄯知道马严与开封府知事韩宗道亲近,那位韩青天的地位同样特别,想想他这个处境尴尬的刑部尚书,只能皱眉,满目忧色。

    此时,韩宗道就站在开封府后院的屋檐下,忧色的抬头仰望清澈的夜空。

    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他这个开封府知事的位置,正二品,号称‘储相’,没有意外,将来拜相几乎是必然的。

    韩宗道盯着夜空,久久的长叹一声,道:“可现在有意外了啊……”

    蔡府。

    蔡攸看着眼前的中年人,激动之色溢于言表,道:“先生,太皇太后病重,官家的亲信接掌殿前司,是不是已经稳当了?”

    中年人此刻有些恍惚,他完全没想到,宫里年纪轻轻的官家,手段这么凶悍,并且快速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将机会抓的妙至毫巅。

    蔡攸见中年人在思索,还是打断的道:“先生,你说,我要不再做些什么?在官家面前好好露个脸,这个机会不能错过啊!”

    中年人醒转过来,微微沉吟,道:“现在还不能大意。官家即便控制了开封城,他还有两个劣势,成败难说。”

    蔡攸一怔,道:“什么劣势?”

    中年人看着他,道:“第一,孝道。只要太皇太后在一日,他就得听话。第二,朝局。官家从未涉入朝局,没有任何势力。即便计相下狱,宰辅还在,宰辅与太皇太后两人,足以将官家架的死死的。”

    蔡攸皱眉,道:“相比之前,官家已经掌握了开封城的兵权,只要稳步向前,控制朝局不成问题吧?”

    中年人摇头,道:“那你就太小看太皇太后与宰辅了。当年的‘王党’纵横朝野,结果怎么样?官家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最关键的是出其不意,太皇太后与宰辅没有防备。他们一旦反应过来,官家处境堪忧。”

    蔡攸有些不甘,反问道:“那先生为什么之前还让我送那些东西给官家?”

    中年人一笑,道:“因为官家有一个无可比拟的优势。”

    蔡攸不解,道:“什么优势。”

    中年人却不说,道:“等吧。”

    蔡攸怔怔的看着中年人,十分不解‘等吧’这两个字,忽的惊喜道:“父亲回来了?”

    中年人笑而不语。

    蔡攸心领神会,继而就独立思索着,他父亲为什么要他送那些东西给赵煦,以及赵煦无可比拟的优势了。

    这会儿,苏府则灯火通明,人头来往不绝,争论声鼎沸。

    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正肃色拧眉,奋笔疾书,倒不是申辩奏本,而是一封信,写给还没有到扬州的苏轼!

    苏家一片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35
首页   上一页   ←   35/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