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39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你吕相公走的就是新的吗?”

    吕大防默默无声,只是睁着眼看着苏颂。

    他之所以来找苏颂,而不是让人来将苏颂叫过去,是因为有所求。

    ‘三衙’统兵,枢密院调兵,两相制衡,这是祖制。

    但随着时间推移,枢密院地位越来越高,权力越来越大,‘三衙’的地位相对下降,对于‘三衙’的三位指挥使的调配,作为‘三相’之一的枢相,话语权极重。

    尤其是,吕大防需要盟友,共同对抗福宁殿里的赵煦。在侍卫步军司指挥使,侍卫马军司指挥使的调动上,他必须争取苏颂的支持,苏颂不能继续和稀泥!

    苏颂知道吕大防的手段与能力,索性堵了吕大防即将说出口的话,道:“你要是逼我,我就自污回乡,由着你们争去。”

    吕大防看着苏颂,声音越发沙哑的道:“官家也不会放过你的。”

    苏颂似乎有些不忍心,喝了口茶,轻叹道:“你我这个岁数了,就算再争又能争几年?官家是什么年岁?就不为你的门生故吏,后辈子孙考虑一下吗?”

    吕大防双眼睁大了一些,声音坚定,道:“家国天下,岂能惜身!若世人都如你这般,浑浑噩噩,得过且过,如禽兽又有何异?”

    苏颂见吕大防直接骂上了,唾面自干的道:“激将我没用。即便是答应你,官家那边也必然过不去,别忘了,玉玺已经在官家手里。你不顾自身,未必所有人都不要前程。二十九日官家要开朝议,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还是想想怎么了结苏辙的案子吧,官家要紧盯着不放,迟早会牵扯到你身上。那时一道圣旨贬你去岭南,我怕你死在路上。”

    吕大防面色不动,道:“太皇太后要两个,我只要一个。”

    苏颂将手里茶杯没喝尽的茶水倒掉,感慨的道:“刚才说的那些,其实也包括我。人老了,更怕死,不想死在路上,想留个善终。”

    到了苏颂这个份上,吕大防能用的办法不多,他见苏颂难以劝说,默默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道:“官家的旨意,出不了皇宫。”

    圣旨,可不是想出就出的,所谓的‘中旨’也只能表达皇帝的态度,而不能形成政令。

    想要形成政令,需要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的配合,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中书舍人,就能轻易驳回,并且后面还至少有四五道程序,包括宰辅,少宰的署名。

    苏颂知道吕大防不会让步,看着吕大防的眼睛,道:“你还没看出来吗?咱们这位官家,不是神宗皇帝,他不会让步的,他是会……杀人的。”

    吕大防缓缓起身,道:“你不帮我,也不能害我,否则,你就死在路上。”

    说完,吕大防就慢吞吞的走了,佝偻着背,却给人沉重的压力。

    苏颂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等他走了,这才叹息一声,道:“旧路啊,不停的走,来来回回的重复……”

    苏颂话语未落,一个主事神情慌乱的进来,道:“相公,出事了!”

    苏颂皱眉,道:“什么事情?这么慌张。”

    主事又看了眼外面,上前道:“中书省为首,联合众多言官,总计二十多人,联合上书弹劾计相,指称这是国朝前所未有的弊案,要求朝廷严厉治罪,不可轻饶!”

    苏颂脸色骤变,继而双眼愤怒出火光来。

    他宦海沉浮,哪里看不出这道联合弹劾奏本背后的猫腻。

    吕大防这是要壮士断腕,彻底与苏辙切割,尽快了结这个案子,不给官家继续出手的理由!

    但苏辙是三司使,是‘三相’之一的计相,说抛弃就抛弃了吗?

    并且,这件事能简单了结吗?数百万的亏空,环庆路军饷‘消失’,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了?

    苏颂迅速压住内心的愤怒与惊疑,表情凝重。

    他的目光不自禁的看向福宁殿方向,直觉告诉他,那位官家绝对不会允许这件事这么轻巧的敷衍过去!

    不止是为了打击吕大防等人,更因为如此国之大事,岂容糊弄?!

    赵煦这会儿正在陪着朱太妃说话,聊着同胞十三弟赵似进校舍读书的事情。

    陈皮在他身旁耳语几句,他只得告辞出来。

    出了康宁殿,赵煦一边走一边道:“看来,他们有些迫不及待的要与苏辙划清界限了。”

    陈皮应着,道:“官家,这苏辙确实是保不住了。”

    即使苏辙没有涉入贪腐案,三司衙门亏空数百万,环庆路的军饷更是‘消失’,他这个三司使怎么也逃脱不了干系!

    赵煦漫步走着,神情多少还有些惊讶。

    他没想到,吕大防等人这么干脆利落的决定抛弃苏辙这个三司使,连基本的营救的都没有。

    他不得不佩服这位老相公的干脆与狠决!

    赵煦忽然想起来,转头看向陈皮,道:“对了,你刚才说,又是那个刘世安挑的头?”

    陈皮道:“是,他是中书省左谏议大夫,很有声望,朝野称他为‘殿上虎’。”

    “殿上虎?”

    赵煦眼神眯起,道:“看来,打一顿是不够的……等开朝吧。”

    陈皮当即会意,跟一句,道:“要不要让皇城司摸一摸他的底?”

    赵煦摆了摆手,道:“不用,朕有办法收拾他。”

    陈皮便不再多说,陪着赵煦回转福宁殿。

    与此同时,政事堂,吕大防值房。

    秦炳极力保持脸上的平静,掩饰内心的惊慌,恭敬的站在吕大防桌前。

    他哪里能想到,堂堂的三司使,计相,就要这样完了!

    中书省那边突然发难,作为中书舍人的秦炳,哪里不清楚其中的深意——苏辙,被宰辅抛弃了!

    哪怕苏辙刚刚继任三司使不久,可那也是三司使,是计相啊!

    秦炳心里惊恐不已,抬着手,出嘴的却是道:“相公,慈宁殿那边,断了联系。”

    这句话的含义,不言自明——太皇太后被官家软禁了!

    吕大防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一样。

    秦炳等了很久,吕大防才出声道:“桌上的十几个人名,你拿去安排好。”

    秦炳上前,接过名单,再看上面的位置,心头狠狠一跳,极力保持平静的道:“是。”

    这些人,最多就是五品,并不算高,但每一个位置都十分要害!

    比如这个知制诰,是负责草拟诏书的,却也有权拒绝,封还词头,将旨意退还给皇帝,拒绝草拟这道圣旨!

    秦炳小心翼翼的又看了眼吕大防,道:“相公,关于朝会,可有什么要交代?”

    吕大防面色不动,道:“晚上,叫他们几个来我府上。”

    秦炳抬手躬身,道:“是。”
------------

第八十一章 好戏(求收藏~)

    在这段时间,宫内宫外的变化,对很多人来说都十分敏感。

    或许知道高太后‘病重休养’,出不得慈宁殿的人不多,但高层的人是心知肚明。

    御史中丞马严,刑部尚书黄鄯还在纠结于三司衙门以及苏辙的案子,两人快愁白了头。

    不管是三司衙门还是苏辙,都不是轻易能动的,真要查出些更多的,牵累到更上面或者更多的人——为难,倒霉的还是他们。

    黄鄯值房。

    黄鄯将帽子拿下来,道:“天气是越来越热了。”

    他对面的马严点点头,神思不属的道:“就快五月了。”

    黄鄯看向他,道:“苏相公还是不肯开口,那些账簿问题重重,你怎么看?”

    马严醒过神,拿起桌上的茶杯,道:“官家决定几天后开朝,还是想想那时候吧。”

    黄鄯眉头皱了皱,道:“中书省弹劾苏辙的事,你怎么想?”

    马严犹自思忖,道:“太皇太后被官家软禁了,你说宰辅会怎么反应?”

    两人说的好像驴头不对马嘴,其实都是最近的大事,关乎他们现在做的事情以及未来仕途。

    黄鄯见马严不肯说出态度,拿起茶杯,抱着沉默了一阵,道:“钱升的态度变了,要求严厉治罪苏相公。”

    话题又绕回来,马严喝了口茶,道:“有什么奇怪的,他就是宰辅的应声虫,太皇太后那边出了事。宰辅肯定要收拾好这个烂摊子,专心应对官家。”

    黄鄯不像马严这个御史中丞的地位超然,顾虑的道:“朝会,你打算怎么办?”

    想到朝会上可能出现的剑拔弩张,进出对峙,马严也是头疼不已,道:“先看看,看看咱们这位官家,到底要做什么再说。”

    严格意义来说,马严不是旧党,却也是守旧派,并不支持大张旗鼓,伤筋动的骨变法。

    黄鄯轻叹一声,道:“我有种要天塌地陷的感觉。”

    马严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他也很慌。

    天色渐黑,开封城里却越发热闹。

    弹劾苏辙的声音越来越大,朝野沸沸扬扬,甚嚣尘上。

    苏辙,苏家并不是简单的,迅速采取手段应对,但风向还是一面倒,苏辙的风评在不断恶化,想拦都拦不住。

    苏家上下一片惊慌,门生故吏纷纷动作起来。

    ……

    蔡攸在外面打探了一个多时辰的消息,急匆匆的赶回府,来到西席先生跟前,兴奋不已的道:“先生,查探清楚了。太皇太后确实病了,官家确实将慈宁殿给围了!”

    中年人哦了一声,面露兴趣之色,道:“看来,是我小看这位官家了。”

    蔡攸很是激动,道:“是,我也没想到官家胆子这么大,真的就敢出手,这稍一不慎,后果不堪设想啊!”

    中年人看了他一眼,道:“这位官家看的很准,打的地方都是要害。太皇太后与吕相公疏于防范,措手不及,吃了一个闷亏。这再想回头,难了。”

    蔡攸听着双眼发光,连忙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中年人转向皇宫方向,沉吟片刻,道:“官家急着开朝会,是要传达更明确的讯号,看着吧,朝会一开,会有很多人站队的,朝局要分裂了。”

    蔡攸嗯嗯点头,心思已经活跳起来,想着怎么进一步拉近与赵煦的距离,以好出人头地。

    中年人瞥了他一眼,点拨的道:“更多的人,会是观望。”

    蔡攸仿佛没有听出中年人话里的含义,左思右想,道:“要不,就从三司衙门入手,先生手里可还有其他东西?将这个案子给扩大了,让官家抓到更多把柄……”

    中年人拿起茶杯,喝了口茶,道:“先看看吧,官家站的还不够稳。”

    蔡攸有些不解,这样还不够稳吗?

    中年人笑而不语。

    开封城内,与蔡府一样,各种人各种心思,暗暗浮动着,是既热闹又平静。

    赵煦没有理会这些,他要巩固刚刚获得的‘战果’,在宫里不断的召见人,既有宫内的黄门,也有宫外的禁军。

    楚攸想要控制殿前司还是有难度的,赵煦甚至是亲自出马,顺手还拉上苏颂。

    ‘三衙’隐隐有对峙的态势,作为枢密使的苏颂哪怕再不想掺和也不得不出面。

    有苏颂的背书,楚攸掌控殿前司就顺利的非常多。

    赵煦这边马不停蹄,动作频频,宫外同样没停歇。

    对于苏辙的攻击越来越多,言官们好像失控一样,中书省每天都能收到十几二十封,更是有人连章抟击,语气极其激烈,似要杀之后快!

    这些奏本自然没送到福宁殿,赵煦没看到,却知道。

    中午,赵煦站在慈宁殿前,看着周和。

    周和低着头,声音很轻的道:“官家,娘娘休息了。”

    这不是赵煦第一次被拦,实则上从那天祖孙谈过之后,高太后就一直不肯再见赵煦。

    赵煦神色不动,微笑着道:“好。那晚上我再来请安。”

    周和躬着身,没有说话。

    赵煦向里面又看了眼,转身往回走。

    陈皮跟在一旁,低声道:“官家,宫外的人在明目张胆的串联,不像针对苏辙,倒像是冲着官家来的。”

    赵煦手里摇着折扇,漫步走着,道:“这个不奇怪。将你原来在宫外的人编入皇城司,继续摸清楚宫外这些大人物的背景,对于政务的态度,越详细越好。”

    陈皮应声,目光小心的看着赵煦的侧脸,道:“官家,明天的朝议,真的不准备一番吗?”

    赵煦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眼神里有种迫不及待之色,道:“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何况我这个皇帝?”

    陈皮不知道为什么,头皮一麻,不敢再多说。

    赵煦一路走一路思考,进了福宁殿,忽然问道:“蔡京还没到?”

    陈皮立马道:“小人问过中书省,说是可能路途远,山路难行,耽搁了。”

    赵煦眯了眯眼,自语道:“路途遥远吗?”

    陈皮道:“按理说应该快到了,最迟,也不过这一两天。”

    赵煦点点头,回到福宁殿,坐在书房里,一边看着从高太后那拿来的奏本,一边想着明天的事情。

    吕大防要抛弃苏辙,赵煦自然不能让他得逞,苏辙这个案子在一天,他就能不断的敲打外廷,拿捏吕大防,树立他的威信。

    这么好的机会,怎能放过?

    继而他就想到了朝廷里三省六部的那些相公,高官们的晦涩,暧昧态度,嘴角的笑容不自禁又起。

    翻着书,赵煦轻声自语的道:“也好,明天,就让我撕掉你们的画皮,看看里面真正的面孔。”

    这一天,赵煦早早的沐浴,睡觉,因为明天要起早,紫宸殿会有很多好戏可看!
------------

第八十二章 杖毙(加更,求收藏~)

    第二天一早,赵煦就被陈皮叫起来,认认真真的洗漱,换好衣服。

    站在福宁殿前,看着还有些黑漆漆的天色,深吸了口气,赵煦笑着道:“今天的空气真好。”

    陈皮站在他身后,笑着道:“官家,要不要再用一点,下朝要等很久。”

    赵煦摆了摆手,道:“我要与他们一起饿肚子。”

    陈皮缩了缩头,心里想:饿肚子就好,可千万别群臣失禁啊。

    那画面,太美,不敢想!

    赵煦看向宫外,心里在好奇,吕大防等人这时在怎么想的,又酝酿着给他什么难堪呢?

    就在赵煦看着宫外的时候,各个地方的相公,高官慢慢出来,在各自衙门集中。

    吕大防,苏颂,范纯仁,范百禄等相公们鱼贯而出,端正肃重。

    六部尚书以及各外朝官陆陆续续聚集在一起,品级低一些人的似乎并不知道事情轻重,三三两两在一起窃窃私语。

    刘世安作为左谏议大夫是有资格上朝的,站在吕大防等人不远处,抱着板笏,神情平静又给人严肃,淡漠的威严,疏离感。

    苏颂,范百禄,范纯仁等人看了吕大防一眼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39
首页   上一页   ←   39/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