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43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外加曹太后与朝臣们的压力,刚刚登基,怎么能与天下人对抗?

    但英宗丝毫不退,他有他的考虑:第一,皇位的正统性问题。哪有藩王的儿子是皇帝的?所以,他称呼他亲爹,必须是‘皇考’,皇帝的儿子才能是皇帝!

    第二,就是礼法上的悖论。明明是亲爹,怎么能称呼为‘皇伯’,亲生父子反而成了外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个无可改变!亲爹都不认了,还算什么孝道?

    当然,也或许还有权力争斗以及父子感情之类。

    总之,这件事在当时的朝野引起巨大波澜,包括司马光等人在内,全力反对。最终两相争执不下,是韩琦与范仲淹从中穿插,令曹太后退让,英宗得以称呼他父亲为‘皇考’,这才算平息了这件事。

    曹太后撤帘还政后,看到机会的人,纷纷弹劾、攻击之前支持曹太后,反对英宗的朝臣,并且危及到了曹太后的地位。

    这个时候,之前反对英宗的范百禄,还是小小言官,公然上书,据理力争,在朝野颇为瞩目。

    作为英宗皇后的高太后,自然记忆犹新。

    高太后说这些话,其言自明。

    现在的情形与当初极其相似,眼见年轻官家掌权,必然会有无数趋炎附势之人将要重复当年的旧事,威胁她现在的身份与地位。

    范百禄是经历了当年的濮议的,也清楚高太后话里的意思,却没有立即开口。

    因为,现在情形与当年完全不同!

    英宗时期的党争还没有现在酷烈,范仲淹,韩琦等人也算不偏不倚,稳住了朝局与天下人心。可眼下是‘新旧’两党水火不容,朝廷里没谁能有范仲淹,韩琦等人当年的威望。

    官家要变法,必然重启新党,这么多年的厮杀,恩怨难解,定不能相容,那时,谁能站出来阻止,保护高太后以及他们这些人?

    高太后看着范百禄不说话,轻叹一声,道:“老身不要求卿家做什么,只有一件事。在老身闭眼前,不想再次看到天下大乱,社稷动荡。”

    听到这句话,范百禄脸色微变,再也沉默不下去,肃色躬身道:“娘娘放心,臣也不想看到那一幕。”

    高太后盯着他一会儿,点点头,道:“有卿家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吕卿家确实御下不严,才导致三司衙门的事。相信过几日,他就会向官家请罪,官家向来宽仁,会请他出来。”

    范百禄没那么乐观,只能应着道:“是。”

    他却不知道,高太后这话里有话。

    两人说了一阵,范百禄这才心事重重的出了慈宁殿,返回政事堂。

    在范百禄离开慈宁殿时候,吕大防已经回到府里,安静的坐在书房里。

    他向来喜欢的三子,吕宏宥站在他身前,抬着手,看着吕大防的神色,面露担心。

    作为儿子,他看的清楚,他父亲现在的沉默与往日不同。

    往日的沉默是自信,从容,现在,则是真的沉默。

    吕宏宥等了一盏茶功夫,打破平静的道:“我都听说了。敢问父亲,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

    吕大防缓缓睁开眼,看着他,道:“你说的什么?”

    吕宏宥道:“父亲为什么一定要阻止官家亲政,更是在紫宸殿与官家针锋相对?这是自招祸患,我知道父亲自有打算,事关吕家安危,儿子想问一问。”

    吕大防看着他,静默了好一阵子,道:“‘王党’在的时候,你看到了,你还想再看一次吗?”

    ‘王党’,是当朝对当年变法朝臣的称呼,‘朋党’二字是朝廷的忌讳,称呼曾经的宰相为‘党’,自是一种攻击,贬低。

    实则上也是,终宋一朝,甚至更远,王安石都被极度贬低,奸佞、小人、权相等污秽之词笼罩全身。

    吕宏宥看着吕大防,道:“儿子问的是,父亲为什么做的这般激烈?”

    吕大防沙哑着声音,道:“如果说,苏辙的事,我是事后知道,他们擅自做主,你信我吗?”

    吕宏宥一怔,他尽管没有入仕,耳濡目染,却是知道里面的龌龊,沉默一阵,道:“自然信。父亲,接下来想要怎么做?官家已然厌恶父亲,再这样下去,天降雷霆。”

    吕大防双眼睁开了一些,声音大了,坚定之意充斥,道:“尽人事听天命,能拖多久是多久。”

    吕宏宥看着眼前苍老的父亲,忍不住的道:“当年人说介甫先生是坳相公,后来君实先生是又一位,儿子看来,父亲也是。”

    介甫是王安石的字,君实是司马光的字,这两位都曾是朝廷宰执。均以脾气执拗著称。

    吕大防听着,忍不住一笑,声音更大的道:“让家里准备一下,早则三个月,迟则半年。”

    吕宏宥知道他父亲话里的意思,等官家站稳,将那些人招回来,足够替代他父亲的时候,就是他父亲被贬出京,来来回回贬谪的时候了。

    一如当年反对变法的旧党以及现在的新党。

    “是。大人辛苦。”吕宏宥抬起手,神色肃敬。

    大人,是一种特别的称呼,在对外介绍自家父亲时严肃,庄重的称呼,吕宏宥当面说,更显敬重。

    吕大防微微转头,看向窗外,语气波澜不惊的道:“要热闹了。”

    吕宏宥跟着看过去,天色依旧。

    天色没变,人心呢?

    ……

    皇城司的人,足足六十多人,围住了刘世安府邸,正在进行抄家。

    刘府哭喊一片,外面的人窃窃私语,幸灾乐祸居多,同情者寡。

    蔡攸站在刘府门前,看着这一幕,神色苍白,眼神恐惧,站了好一阵子,这才回府。

    西席先生没了往日的从容,看着蔡攸回来的表情,沉思不已。

    原本蔡京是官家指定的发策使,现在却突然换成了章惇,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信号!

    蔡攸心慌意乱,还是忍不住的道:“先生,您说,会不会是因为父亲还未回来,官家着急,这才临时换了人?”

    中年人抬起头,看着他,道:“章惇也不在京城。”

    蔡攸心里瞬间被击溃,脸色苍白如纸。

    他父亲,还未得宠就失宠了?
------------

第八十八章 惊天动地

    蔡攸学识不行,前途受限,所以一心的歪门邪道。

    眼见他已经靠近官家,并且他爹得到官家的再三点名,在官家逐渐掌权,他们蔡家即将重返朝廷,重现昔日光辉,甚至更上一层楼之时5,怎么能功亏一篑!

    并且,还不止是功亏一篑,官家临时换人,还表示着对他爹蔡京的厌恶,或许,他们蔡家不但不能重返朝廷,可能还要面临官家的怒火!

    蔡攸神情变幻,忽然一咬牙,看着中年人,道:“先生,事到如今,还请先生告诉我,父亲,是不是已经到京了?”

    按理说,他父亲至少在两天前就到了!

    中年人猜测蔡家或将要面临大祸,沉吟一阵,道:“学士确实已经到了,应该知道消息了。”

    蔡攸当即大声道:“我要见父亲!”

    中年人看着他,道:“勿要慌乱。学士既然没有露面,就有他的想法,不要着急。”

    “我要见父亲!”蔡攸满脸怒色,双眼通红的盯着中年人,近乎一字一句的道。

    中年人心头微惊,他在蔡攸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恨意’!他之前觉得蔡攸好钻营,只是年轻人的上进,却没想到因为可能的失势,蔡攸居然对他的父亲生出了恨意!

    中年人深深的看了眼蔡攸,暗自定神,道:“我与学士通过几次信,并不知道他在哪里。”

    蔡攸想到了之前他给赵煦送的那个纸袋,登时红着双眼道:“父亲是不是回来的更早?那些东西是他给你的?”

    中年人摇头,道:“不清楚。”

    蔡攸满脸的怒色,心里更是怒火重重,眼神闪烁一番,怒哼一声,转身大步离去。

    中年人看着蔡攸的背影,眉头皱起,轻声道:“看来,这蔡府不是久留之地啊。”

    在中年人话语落下的时候,梁焘,曹政等人内心澎湃,热情高涨,满怀干劲的在做事。

    太皇太后不临朝,官家正身,离撤帘还政已经不远!

    他们都得到了‘六礼使’的充任,将来必然是新朝新贵,封侯拜相指日可待!

    户部内外都很激动,比之以往的暮气沉沉,简直是太阳高照,热火朝天,每一个人都来去匆匆,手里都是事情。

    右侍郎曹政拿着一叠公文进了梁焘的值房,见他埋头书写,依旧兴冲冲的道:“尚书,外面不少人求见,不见见吗?这些人基本都是三司衙门内的,有他们帮忙,我们能省很多功夫。”

    梁焘头不抬,笔不停,声音平静的道:“我不能太高调,你去见,能收拢的都收拢过来。不止是我们需要人,官家更需要。我在写关于三司衙门的一些改革建议给官家,外面还有什么事情吗?”

    曹政听着,连忙道:“有。刑部那边如临大敌,三司衙门被围的水泄不通,我们想要人与东西,黄尚书都不给。苏相公还在枢密院,二范相公没有在政事堂,无人主事,我们想要的批文也拿不到……”

    梁焘笔头一顿,眉头皱起,沉思再三,抬头看向他,道:“虽然说,官家要动用内库,但国之大事,不能仅依靠官家的内库。”

    曹政点头,道:“这个下官明白。只是,即便尚书暂代三司使,没有政事堂的核准,我们开不了其他的府库,环庆路那边催的急,不能等了。”

    梁焘没有之前的惶惶不可终日,现在内心如潮,渴望做出成绩给赵煦看,哪会这么容易退缩。

    他看着曹政,正色的道:“他们拖不了几日,官家今日杖毙了刘世安,驱逐了吕相公,就不差其他人!你将东西准备好,明日,随我去枢密院。”

    曹政一怔,道:“不是去政事堂吗?”

    梁焘继续俯身书写,道:“政事堂有什么用。环庆路的事,苏相公不会坐视不管,眼下,也唯有苏相公才能成事。”

    曹政若有所思,会意的道:“好,我这就去。”

    苏颂虽然惯常和稀泥,但该有的担当,尤其在涉及环庆路安危的大事上,不会如其他人那样含混不清。

    户部这边忙着,刑部则充满了肃杀之气。

    御史中丞马严陪在黄鄯身侧,他们身前站着两个侍郎,四个员外郎,一个个战战兢兢,神情恐惧。

    门外是二十多个带刀衙役,刀已经拔出来。

    三司使死在他们刑部大牢,即便是畏罪自杀,那也大事!

    黄鄯面色阴沉,感觉着膝盖上还有在紫宸殿跪久残留的凉意,盯着眼前的六人,杀气腾腾的道:“事情轻重你们清楚!左谏议大夫刘世安被陛下当场杖毙在紫宸殿外,籍没全族!你们不想死,连累亲族,就老实的说!”

    六个人浑身冰冷,心胆俱寒。

    其中一个僵直的抬手,语气颤栗的道:“尚书,下官第一时间去查验了,计相是割破喉咙而死。”

    黄鄯上前一步,厉色道:“我问的是,计相到底是怎么死的!”

    这是左侍郎,他悄悄瞥向左右,表情动了又动,硬着头皮道:“确实,有可能是被加害。”

    他只能说到这里了。

    黄鄯脸色狰狞的想要杀人,咬牙切齿的道:“今天,要是不查出个所以然,给陛下交代,明天一早,皇城司就会来查封刑部,本官要是没有好下场,你们也提前备好棺材!”

    六个人浑身剧烈一颤,抬头颤颤巍巍的看向黄鄯,又脖子一冷,猛的低头。

    他们知晓轻重,却更不敢多言。

    三司使能被人害死在刑部大牢,谁都知道里面水很深,哪敢多牵扯!

    马严站在一旁,面沉如水,双眼冒着火光。

    他们原本是奉赵煦的旨,会查三司衙门弊案,现在案情没多少进展,三司使却死了!

    他们已经可以预见,现在就有言官在写弹劾他们的奏本了!

    这必然是喧天大案,没那么容易了结!

    他看着刑部这六人不肯说,双眼幽冷,沉声道:“分开他们,一个个审,用刑!”

    六个人神情大变,张嘴欲言,却一个字说不出口。

    黄鄯不想这样,但别说前程了,眼前顾得住身家性命就算不错了!

    “来人,将他们押进去!给我审,审不出来,就用刑,用大刑,死活不论!”黄鄯咬着牙怒声道。

    一队刑部衙役冲进来,就要奔向六人。

    六人神情苍白,恐惧,却还是不敢在这里说话,被拖着还不断的给黄鄯,马严使眼色。

    马严看着,知道多少能审出一点,依旧是神情变幻不断,眸光冷峻,没有犹豫,直接开口道:“你觉得,这件事与钱升有关系吗?”

    钱升,大理寺卿。

    黄鄯自然早想到了他,心里揣测着这里面的水深,拧的眉心生疼,道:“要是能揪出钱升,也算能有所交代,我怕揪不出,或者牵出背后的大佛!”

    这同样是马严顾忌的,钱升背后就是吕大防,谁都知道。可要牵出是现任宰辅谋杀三司使,那可就是前所未有的大案,惊天动地了!
------------

第八十九章 再出手

    马严沉默了一阵子,脸角绷直,沉声道:“先不说那么多,查吧!今夜里,一定要有个结果!”

    黄鄯明白,今日紫宸殿的巨变,肯定会震动开封城,明天可能有着他们预想不到的变化出现,他们必须要有所交代,否则绝难轻易脱身!

    两人对视一眼,在椅子上坐下静等着。两人的神情几乎一模一样,凝重如冰!

    天色还没黑,中书省已经收到了十几道奏本。

    秦炳这个中书舍人,算是政事堂的大管家,看着送进来的一道道奏本,默默无声,心头一片沉重。

    这些奏本,自然不是他们安排的。

    有几道是弹劾刑部的,有几道是指责吕大防的,有几道是冲着苏颂的去的,甚至于还有一道,公然指责高太后‘擅权禀国,久不归政’!

    这是前所未有的,仿佛在预示着什么东西。

    秦炳抬头看了眼,吕大防的值房关着,静悄悄的,不同以往,这里面,真的没人。

    秦炳默默看了一阵,将这些奏本收起来,不远处一个通事舍人进来,看着问道:“秦舍人,这些奏本,送往何处?”

    以往,这些奏本经过各位相公批阅后,自然是送去慈宁殿。

    秦炳听得出他的意思,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先放着吧。”

    通事舍人见他真的就放到一边,轻声问道:“是否送往福宁殿?”

    秦炳骤然神情冷漠,道:“这些事不是你该问的!”

    这个通事舍人目光微微闪烁,抬手道:“是。”

    秦炳没理会他,收拾一番,又在各个房间看了一圈,这才下班出门。

    他站在门前,又向西面的枢密院看去,犹豫着要不要去见见苏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43
首页   上一页   ←   43/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