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46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直接向他汇报。

    三司衙门被他封了,涉及钱粮等权限大部分移交给了户部。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合并于政事堂。

    空悬三省,政事堂领六部的格局基本形成,在外的就是御史台,大理寺了。

    现在拿捏了马严与钱升,初步的目的已经达到。

    ‘更进一步,就是清理政事堂了……’

    赵煦抱着茶杯,神情若有所思的心里轻语。

    或许料理吕大防,二范等人容易,但要改变这种制衡交错,人浮于事的朝廷格局很难,毕竟是一百多年的病灶。

    但朝廷要不集权,强权,又怎么去改变整个宋朝错综复杂的体制,地方上官员的浮于事?

    在赵煦心里不断思忖的时候,陈皮悄悄过来,道:“官家,沈大夫求见。”

    赵煦唔的一声,放下茶杯道:“刚才就见他有话说,让他进来吧。”

    陈皮应着。

    不多久,沈琦就进来了。

    不足四十岁,一脸的精明强干,他来到赵煦桌前不远,抬起手道:“臣沈琦参见官家。”

    赵煦微微点头,对这个第一倒向他的人,还是格外看重两分的,微笑着道:“沈卿家不用担心,即便大婚推迟,朕也给你留了位置,中书舍人。”

    中书舍人虽然品轶不高,却是政事堂的大管家,并且太多的达官显贵,宰相做过这个位置!

    沈琦脸上惊喜一闪而过,飞速镇定,抬起手,有些迟疑的道:“臣并非为了邀官而来,是……蔡京昨夜到了臣府邸。”

    赵煦听到他提蔡京,神情有些不善。

    蔡京这个人,原本赵煦想着他入京,或许能帮他一二,没想到到现在不见人,那要他何用?

    沈琦见赵煦脸色不爽,连忙道:“他给了臣一道奏本,是关于神宗年间新法的。”

    赵煦看着他,抬手向陈皮示意。

    陈皮连忙上前接过来,递给赵煦。

    赵煦现在对于变法内容是极其渴求的,他在书房里看到的终归太笼统,空洞,需要综合多方面的看法,尤其需要了解现在的实际情况。

    赵煦接过来,面无表情的翻看看去。

    略过前面的‘臣蔡京伏请圣鉴’,蔡京这道奏本里提及了‘方田均税法’、‘免役法’、‘铜钱法’、‘盐法’等等。

    赵煦看着,暗自摇头,蔡京这里面内容虽然多,也有不少切合实际的新措施,但总的来说,是王安石之法的一种阉割,妥协版,并没有多少创新。

    赵煦合上,看着沈琦,道:“蔡京此人蛇鼠两端,品性不佳,卿家日后,还是少与他来往吧。”

    沈琦见蔡京在赵煦心里已经判了死刑,心里微惊,本来蔡京说的‘投名状’他也不敢提了,躬身道:“臣谨记官家教诲。”

    赵煦嗯了一声,道:“去吧,日后有事,就来垂拱殿见朕,无需通报。”

    这可是巨大的信任,沈琦大喜,抬着手,深深拜下,掩饰不住激动的道:“臣遵旨,告退。”

    赵煦目送他离去,低头看向蔡京这道奏本,多少是个借鉴。

    这时,一个黄门悄悄从侧门进来,在陈皮耳边低语了几句。

    陈皮挥退他,转向赵煦道:“官家,那个蔡攸来了。”

    赵煦听到,想到蔡京就厌烦,刚要摆手,忽又道:“让他进来。”

    蔡攸这个人,是一个狠人。他爹不堪用,他或许可以用一用。

    陈皮应着,命人去传。

    赵煦的茶杯还没端起来,蔡攸就有些慌不择路的进来,甚至在门槛上还绊了一下,他身形一慌,顺势就跪下,行磕头大礼,伏地大声道:“臣蔡攸,为父亲怠慢陛下,目无君上,特来请罪。”

    赵煦的茶杯已经到嘴边,手一个不稳差点摔下去。

    陈皮登时睁大双眼,看着蔡攸,心里震惊不已:这蔡攸,是卖爹求荣来了?
------------

第九十四章 矛盾激化(求收藏~)

    赵煦稳住茶杯,看着蔡攸,神情还是惊讶。

    他隐约记得,历史上这位为了跟他老子蔡京争权,父子仇寇,那叫一个狠,没想到现在就来了。

    只是片刻,赵煦就淡淡道:“蔡京让你来的?”

    蔡攸跪在地上,神情肃然,道:“回陛下,还没有找到家父,是微臣主动来的。”

    赵煦暗自抖了下眉头,心里感慨:这蔡京,怕是万万想不到,他儿子会干出这种事情吧。

    赵煦拿起茶盖,拨弄着茶水,心里慢慢推敲,道:“你觉得,朕该怎么处置他?”

    蔡攸来之前就已经想过了,此刻语气十分平静,道:“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微臣不敢多嘴。”

    赵煦轻轻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有了主意,道:“既然如此,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朕现在擢你为武功大夫,并与南天友一同领皇城司,监察内外不法。”

    武功大夫,正七品。加上皇城司这样一个特殊的机构,又是官家亲自擢升,分量可见的重!

    蔡攸大喜,猛的一磕头,道:“微臣领旨谢恩!”

    他仿佛忘记了,这个差事,是要他去调查他老爹蔡京的。

    赵煦暗自哼笑了一声,道:“去吧。”

    这样的人,也不需要赵煦多嘱咐什么,绝对会比赵煦预期做的更好!

    蔡攸再次一磕头,道:“微臣告退。”

    蔡攸起身,缓步后退,直到出门都不曾抬头。

    陈皮看着蔡攸的背影,眉头皱起,眼神厌烦。这就是一个卖父求荣的小人!

    赵煦没有理会这些,抱着茶杯,沉吟片刻,道:“从现在开始,全力戒备,要有麻烦了。”

    陈皮神情微惊,连忙转过身,道:“官家,什么麻烦?”

    赵煦看着门外,双眼微微眯起,道:“我将朝廷中枢的头头脑脑几乎全给轰走了,这朝廷运转都快停顿了,宫里宫外,马上就坐不住了。”

    陈皮登时明白,肃色道:“是!小人这就去找刘横,再传信给楚攸。再让皇城司盯着宫外的动静,尤其是那几位相公。”

    赵煦目光幽幽,道:“枢密院,步军,马军衙门那边也要盯一盯。虽然苏颂不大可能乱来,但要盯着。慈宁殿那边不要放松,但他们想做什么,不要拦,先看。”

    “是,小人这就去办。”陈皮小心的看了眼赵煦,心里总觉得官家想要做些什么,却不敢乱猜,急匆匆的离开垂拱殿。

    陈皮离开了,赵煦思索片刻,便拿起桌边的资料,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他现在要恶补很多东西,这个国家问题太多,需要全面,细致,深入的了解,研究,判断。

    与此同时,赵煦将范百禄,范纯仁放假三个月的消息,迅速传向宫内外。

    慈宁殿。

    高太后坐在软塌上,怒视着周和,脸色铁青的道:“你再说一遍!”

    周和低着头,浑身冰冷,语气颤抖道:“官家准了二范相公的告假,准了三个月。并且,将中书,门下,尚书三省的人全部迁入了政事堂,由苏相公暂代宰辅。并且,将章惇,曾布,蔡卞等人召回,加封副宰,领六部事……”

    高太后腾的就站了起来,脸角狰狞可怖,双眼幽红,仿佛要择人而噬,胸口剧烈起伏,怒不可遏的道:“好好好!真是太好了,真是我的好孙子!我大宋的好官家!这是嫌我大宋亡国的慢啊……”

    高太后真的怒了,从赵煦逼走韩忠彦,查封三司衙门,下狱苏辙,再到夺取皇宫,软禁她,接下来又是逼退吕大防,查封尚书省,现在更是直接召回那些变法派,这一系列的事情,在她眼里,全部都是亡国之举,大逆不道!

    蔡卞是王安石的女婿,章惇,曾布是王安石的副手,她当年与朝臣们废了多大力气才赶走王安石,直到元祐才清算那些祸国殃民的王党小人。却是没想到,短短不过七年,她眼皮底下长大的孙子,要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将那些人全部召回来,再现当年那些扰乱大宋,威胁赵家江山的祸乱之事!

    “绝对不可以!”

    高太后嘶声力竭,前所未有的愤怒。哪怕赵煦夺了她的权柄,软禁了她,也没有今天这般愤怒!

    周和缩着脖子,剧烈颤抖,心底恐惧的无法呼吸。

    高太后走来走去,满面铁青,阴晴变幻不定,猛然间,喝道:“周和,你去,将他给我叫过来!我倒是要问问,他是不是一定要这么干,是不是非要天下大乱,亡了大宋的江山不可!”

    周和差点没吓破胆,张口结舌半天,还是说道:“娘娘,官家肯定也被激怒了,要是这时候将官家叫过来,再激怒他,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还会发生什么?还能发什么!”

    高太后厉声喝叫,道:“都要亡国了,还有什么可担的!你不去,我去!”

    高太后说着,就直奔门外。

    周和脸上苍白无血,双腿打颤,不敢再劝,急急的跟上。

    但高太后刚走几步,忽然身体一晃,颤颤巍巍,好像要倒下。

    周和吓了一大跳,连忙扶着她,急声道:“娘娘,娘娘……”

    周和扶不住,硬是拖着她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娘娘,娘娘……”

    周和连唤几声,见高太后没反应,刚要转头喊太医,高太后忽然一把抓住他的腕子,十分用力。

    周和看过去,见高太后已经睁开眼,只是眉头紧锁,眼神泛红。

    “娘娘,您要吓死小人了……”周和哭了出来。

    高太后睁开眼,依旧是满脸怒容,但好似平静了一点,喘着粗气道:“你,出宫,去见吕大防,你就问问他,天都要塌了,他是不是老了,不中用了,没年轻时候的锐气,也怕死了,学会明哲保身了……”

    周和看着高太后的神色,一脸不安的道:“娘娘,还是先传太医吧……”

    “快去!”高太后厉喝。

    周和不敢多说,只得答应着,带着万分的忐忑不安,急匆匆的离开慈宁殿,出了皇宫,赶向吕大防府邸。

    高太后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神情仍是厉然,双眼通红,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脱口而出的道:“除非我死了!”

    周和这边一出慈宁殿,陈皮就知道了,急忙汇报给赵煦道:“官家,黄门令出宫了,应该是去吕相公府邸。听说,娘娘身体不大好,后宫的娘娘还有太妃娘娘都过去问安了。”

    赵煦正在看资料,听着陈皮的话,沉吟片刻,道:“盯着吧。祖母这会儿估计也不想看到我,我晚些时候再去。”

    陈皮应着,便继续立在一旁,无声无息,如同一个工具人。
------------

第九十五章 权力的疯狂

    周和来到吕府。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却是最为紧张,陌生的一次。

    吕府很冷清,家丁,婢女不多,偌大的宅院,看不到几个人影。

    周和在吕宏宥的接引下,来到吕大防的书房。

    周和看着一如既往沉默,不动如山的吕大防,轻轻抬起手,道:“吕相公,娘娘让我来的。”

    吕大防肥胖,须发皆白,看着周和,沙哑着声音,道:“我知道了。”

    周和从吕大防的声音中没有听到以往那种厚重,低沉感觉,反而有些沧桑,虚弱,心里一惊,道:“吕相公,娘娘真的生气了。”

    吕大防看着周和,默默好一阵子,道:“回去告诉娘娘,我知道了。”

    周和一路上想了很多,有很多话想说,可这会儿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许久之后,他抬起手,道:“拜托相公了。”

    吕大防没有再说话,甚至连送,或者让他儿子送的意思都没有。

    周和担心高太后,顾不得这些,急匆匆的出了吕府。

    吕宏宥看着他父亲,神情凝重。

    他很了解他父亲,他知道,他父亲要做些事情了,并且十分激烈,冒险!

    吕大防抬头看了他一眼,道:“去将他们都叫来吧。”

    吕宏宥几次想要张嘴说话,最后还是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不多久,吕府的客厅里,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

    每一个都穿着常服,但每一个都神情凝肃,不苟言笑。

    吕宏宥与秦炳一直在迎接着,安排座次。

    吕宏宥在一旁默默记着,神情不自禁的凝重起来。

    枢密直学士签书院事王岩叟、谏议大夫、给事中朱光庭、太中大夫、敷文阁侍制上官均、门下侍郎吕升卿、吏部侍郎邓洵武、工部尚书范纯粹,户部侍郎杨畏……

    来的人,几乎都是四品以上,全都是朝廷要员,哪一个放出去都令人侧目,更何况,足足有四十多人!

    门外,还有人不断的在赶过来。

    吕府突然这么大动作,自然惊动了开封城,不知道多少人慌乱的眺望吕府。

    范纯仁府邸。

    管家上前,低声道:“主君,四伯去了。”

    他说的‘四伯’,是范纯仁四弟,范仲淹第四子,范纯粹。

    范纯仁面无表情,摆了摆手。

    范百禄府邸。

    范百禄正在与人下棋,听到这个消息,直接起身,负手而走。

    在枢密院忙着调兵遣将的苏颂,听着默默了好一阵子,没有说话。

    倒是赵煦,听到这个消息,坐在垂拱殿的椅子上,抬头看着门外,神情一动不动,目露冷色。

    慈宁殿里,来来去去不知道多少人,高太后忽然高兴了,召见了众多后宫嫔妃,罕见的拉起家常。

    吕府。

    来了足足八十多人,大大小小的,在朝在野,有官有名,勋贵公卿,几乎涵盖了方方面面!

    人数众多,再难保持沉默,不少人慷慨陈词,言语激烈。

    “‘王党’余毒,害国不浅,我等绝不能容!”

    “王党所为,至今历历在目。贪渎不法,妄自尊大,戕害苍生,嗜权如命,霸占朝堂,排斥异己,不折手段,多少人死于其手!”

    “小人!一群小人!为天下计,为江山计,我等绝不能相容!”

    “我大宋百年江山,岂能毁于一群小人之手!”

    “官家是受小人蒙蔽,不知其险恶,我等应当戮力同心,请官家明白,是非善恶,功过是非!”

    一大群人说话的人并不多,只要七八个,但不大的厅里,还是显得抑扬顿挫,言辞慨然。

    大部分人很沉默,眉头紧拧,表情变幻,目光闪烁。

    不知道过了多久,吕大防慢慢的从侧门走进来。

    一众人连忙收身,齐齐抬手道:“宰辅。”

    吕大防站到正中,目光扫过这一大群人,沙哑着声音,平淡无奇的道:“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不逼你们,想签的,就过来看一眼,签了。”

    吕大防说着,拿出一道奏本,放在身后桌上笔墨的旁边。

    秦炳第一个上前,看都没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46
首页   上一页   ←   46/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