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47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看,直接打开奏本,在最前面的署名页,工工整整的写上‘秦炳’二字。

    邓洵武看着吕大防,又看了眼其他人,来到桌前,将奏本翻看,扫了几眼,沉色拿起笔,

    接着吕升卿,他也看了几眼,果断拿起笔。

    屋子里的人,一个个上前,有的看,有的不看,纷纷拿起笔,在署名页落款。

    秦炳,吕宏宥陪在吕大防身旁,脸角肃容,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吕大防垂着眼帘,一直等到众人写完,这才道:“签完了,回去上书,这道奏本,我会择机送上去。”

    一群人齐齐抬手,道:“谨遵宰辅之命。”

    八十多人抬着手,说完,不少人想说什么,最终还是陆陆续续的离开。

    吕宏宥看着吕大防,欲言又止。

    吕大防转向秦炳,道:“带着,去问问那几位,要不要签。”

    那几位,就是朝廷里剩下的几个相公,苏颂,范纯仁,范纯粹等人。

    秦炳拿起这道厚厚的奏本,沉声道:“是!”

    说完,便离开了吕府。

    吕大防转过身,道:“不用说了。”

    吕宏宥嘴巴张了张,没有说出声。

    吕府的人出来,消息再次传遍各处。

    各种议论声都有,沸沸扬扬,谣言四起。

    枢密院。

    苏颂布置好一些事情,坐在椅子上,看着宫外,轻轻叹了一声。

    枢密承旨姜敬悄步走过来,躬身在他身前,道:“相公,为何叹气?”

    苏颂瞥了他一眼,道:“吕大防做的过了。”

    姜敬看着苏颂,犹豫再三,还是道:“其实,下官不明白,为什么相公不劝阻官家。天下人苦所谓变法久矣,对王党深为痛恨,相公为什么不表态?”

    实则上,所谓的‘变法’,历来都是少数人的事情。历史上的变法者,没有一个有好结果的。

    声名尽毁,家破人亡,几乎无一例外。

    苏颂望着宫外的天色,少有的感慨道:“当初司马君实要尽废新法,我与他争论过,但他丝毫听不进去。王介甫并非一无是处,而今毁之过甚了。”

    这种看法从元祐初到现在非常多,姜敬不奇怪,道:“那,吕相公到底是为什么?他这么做,肯定会激怒官家,后果难料。”

    苏颂这次忽然的沉默了,好一阵子,才道:“家国天下事,生前身后名。王介甫不顾,他得要。”

    姜敬细细琢磨着这句话,若有所悟的道:“谢相公指点。”

    在姜敬看来,苏颂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王安石改革变法,是为了家国天下,为了革除大宋弊政,长盛久安,不顾生前毁谤,也不在乎身后荣辱,甚至是史册上的评价。

    但吕大防不一样,吕大防既要活着时候的清望,也要死后青史留名。

    ‘或许,也在怕新党之人清算他们吧……’

    姜敬心里自语。

    姜敬猜测,吕大防以及他的那些人,也是怕‘新党’上台后,会像他们对付‘新党’那样对付他们。

    姜敬这样想着,不自禁的转向垂拱殿方向。

    吕大防等人这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面对汹涌澎湃如巨浪的飞飞你朝臣,官家会怎么做?会像神宗皇帝一样退让吗?

    ‘这是最后的相争了吧?’

    姜敬暗道,这一次之后,要么官家退让,放弃变法之念;要么,吕大防等人彻底出局!
------------

第九十六章 君无戏言

    宫外,秦炳带着那道奏本,四处登门。

    二范以及众多高官的府邸,不管他们态度如何,是否愿意署名,秦炳都将‘礼数’尽到,一个没落下。

    这样的动作,还能瞒得了谁?

    梁焘,沈琦等人看过这道奏本,气的浑身发抖,凑在一起准备赶赴垂拱殿告御状。

    马严,黄鄯等人深陷三司衙门,脱不了身,哪敢乱掺和。

    倒是御史台的言官们,纷纷署名,更是在这道奏本上来之前就忙着写弹劾奏本。

    开封城内,太多的高官紧闭府邸,如同小媳妇,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暗潮已经涌到表面,偌大的开封城人心惶惶,谣言四起,甚嚣尘上。

    蔡京这会儿已经回府了,他还不知道他好儿子蔡攸干的好事,正坐着在凉亭里沉思。

    他两鬓有些发白,神情疲惫,双眼里却有灼灼锐利之色。

    蔡京的对面,坐着一个犹豫,畏缩的男子,他看着蔡京,道:“蔡兄,真的要这么做吗?一旦出手,可回不了头的。”

    蔡京眼中的锐利之色缓缓退去,平静的道:“不拼一把,你我这辈子或许就要终老岭南了。”

    户部左侍郎杨畏表情微变,眼神闪烁一番,咬牙道:“好!那就再赌一把!”

    蔡京看着他,眼神的锐利之色再次闪动,神情坚毅,脸角狠狠抽了抽。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不能扳回圣心,以官家的年纪,他的年纪,真的可能会老死在岭南!

    垂拱殿。

    一直到晚上,赵煦废寝忘食,看的是头昏脑涨,腰酸背痛。

    陈皮掌灯,走到赵煦身旁,轻声道:“官家,天色晚了,要不,明天再看吧?”

    赵煦抬起头,直觉眼前一片黑,脑中剧透痛,狠狠闭上眼,连连吸气,这才慢慢缓解过来。

    定了定神,赵煦拿起手边的茶杯,轻叹道:“之前看那些文章,没有这么深入的了解,这一看下去,就不由自己了。”

    陈皮虽然识字,读的书却不多,听着道:“官家,要不要,让人整理一下,让官家看个清楚一些?”

    赵煦摆了摆手,道:“他们一整理,我想看的就看不到了。外面有什么消息吗?”

    陈皮立马肃色,瞥了眼外面,低声道:“串联的人越来越多,并且堂而皇之,无遮无掩。”

    赵煦看向外面,道:“有什么好遮掩的,‘祖制’是大义凛然,我是才是那个坏人。父皇也就是皇帝,要不然,毁誉的不会比王安石差多少。说起来,王相公也是替父皇背了黑锅的。有机会,你提醒朕,要给王相公恢复名望。”

    陈皮不敢说话了。

    赵煦低头看着一桌的资料,拿起笔又记了几句,道;“这里的东西不准人动,外面的再盯一盯。”

    陈皮应着,陪着赵煦回转福宁殿。

    宫外是风波诡谲,宫内也有些奇怪。

    高太后似乎兴致不错,在慈宁殿召集一群宫内嫔妃闲聊半晌,晚间居然还去了御花园走动。

    朱太妃,孟美人全程陪同,朱太妃有些拘谨,倒是高太后与孟美人有说有笑,几乎没有冷场。

    赵煦内劲外松,在福宁殿吃完饭,便继续看书,睡觉。

    第二天一早,赵煦招来一群禁卫,在福宁殿前蹴鞠。

    刘横这个都虞侯现在自恃身份,不肯下场了,赵煦与一群人在球场上奔突,足足踢了一上午。

    到了中午的时候,陈皮一边递过毛巾,一边道:“官家,几位相公没有什么动静。倒是政事堂那边收到了几十道奏本,全部是弹劾王相公以及章惇,蔡卞等人的,指责他们‘恶法害国,祸国殃民’。”

    赵煦拿过毛巾,擦着脸上,脖子上的汗,道:“这才是开始,后面接着就应该是人身攻击,栽赃陷害了。”

    陈皮知道,赵煦要用这些人来稳住朝局,这个时候决然不能退,凑近低声道:“官家,要不要做些什么?”

    赵煦擦着汗,对着刘横道:“让他们休息吧,今天不玩了,那个,胡中唯,踢的不错,提拔他做押官。”

    胡中唯是一个高大青壮男子,听着大喜,单膝跪地道:“谢官家。”

    刘横看了他一眼,笑着应道:“是。”

    他们也都是这样提拔上来的。

    赵煦对着陈皮摆了摆手,进了书房,吃点东西,便继续前往垂拱殿看那些资料。

    赵煦看的很仔细,手边记录的是越来越多,厚厚一叠。

    还没到朝廷下班的时间,童贯就拿着一道奏本,急匆匆的进来。

    “官家,政事堂送上来。”童贯低着头,饶是他,也很是心惊。

    赵煦看了他一眼,拿过来翻开。

    只是匆匆扫了几眼,赵煦眼皮就一直的跳,继而神情晦涩,目露冷芒。

    这是御史台监察御史庞林的奏本,他细数了王安石变法带来的害处,将这些年内外发生的事情,全数推到了王安石身上,要求朝廷夺了王安石的谥号,食邑,爵位等等,甚至于,还要‘开坟掘棺,以谢天下’!

    赵煦盯着这道弹劾奏本良久,轻声叹道:“好狠啊。”

    童贯站在一旁,极力保持平静,心里暗想:这哪里是狠啊,堪比绝户了。都说文官杀人不见血,这人都死了好些年还不肯放过,果真是可怕。

    赵煦看着这道奏本,心里很清楚,攻讦、追究王安石是假,还是冲着他来的。

    这是更进一步的试探,或者说,是吕大防等人进一步的动作,离图穷匕首见不远了。

    赵煦将这道奏本放到一边,暗自吸了口气,继续看着资料。

    这一天,过的还算平静,朝野的幺蛾子还不算多。

    等转过天,赵煦如常在福宁殿前蹴鞠的时候,童贯带着两个黄门,端着盘子,上面是层层叠叠的奏本。

    “官家,这些是今天的奏本,大约六十份。全是关于新法得失以及弹劾‘王党’中人的。”童贯恭谨的道。实则他心里非常紧张,外面不断的串联,这攻讦新党,新政的奏本如同潮水汹涌而来,还只是开封城内的,若是等几天,只怕全国的反对声会山呼海啸,惊天动地!

    赵煦将球踩在脚下,看着六十多奏本,抬手叫停了游戏。

    陈皮快速走过来,低声道:“官家,得想办法了。”

    如果等全国知道消息,齐声协力的反对,任赵煦是皇帝,也不能继续硬来,与天下人作对!

    赵煦早有预料,神情不动,沉吟片刻,道:“不玩了,去看看小娘。”

    赵煦踢走球,转身径直前往康宁殿。

    陈皮对童贯等人摆了摆手,快步跟上赵煦。

    赵煦来到康宁殿,就发现孟美人也在。

    朱太妃欣喜又有些紧张,拉着赵煦道:“官家快坐,我刚刚做了酥饼,我拿给你吃。”

    赵煦笑着,在椅子上坐下,赵似,赵幼娥不在,他就看向孟美人,道:“你来了。”

    孟美人坐在赵煦身侧,倾着身,道:“臣妾来看太妃。”

    赵煦微微点头,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看到朱太妃端着盘子出来,连忙道:“小娘,快坐,我不饿。”

    “没事,你快吃。”朱太妃笑着坐下,将盘子推给赵煦,但表情有些僵,余光一直看向孟美人。

    朱太妃是藏不住事情的人,赵煦拿着酥饼,余光扫了眼孟美人,道:“有事?”

    孟美人抿了抿嘴,躬着身,道:“官家,臣妾与太妃,想请您慢一点。”

    ‘慢一点’是十分委婉的说法了。

    赵煦酥饼放到嘴里,轻轻咀嚼,心里暗自摇头。

    他算是体会他父皇神宗皇帝当年的难处了。

    神宗皇帝当年面对的是太后高氏、太皇太后曹氏,他面对的是朱太妃。太皇太后高氏。一样的是外廷群臣沸扬,天下反对声浩荡如潮,内外重重压力,神宗皇帝要重孝守礼,恪守朝纲,尊重清议,是不退也得退,能做到那样,已经很不简单了。

    朱太妃看着赵煦,一脸的紧张。

    孟美人则相对淡定一点,却也紧抿着嘴角。

    赵煦知道她们二人为什么说这个,无非是高太后那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

    他慢慢吃着酥饼,心里计较着。

    高太后与吕大防这么做,其实目的很简单,还是要将他逼回去,放弃变法之念,守着祖宗之法,做个垂拱而治的太平皇帝。

    ‘可是,太平皇帝还能做多久……’

    赵煦心底自语了一句,刚要说话,陈皮拿着一道奏本进来,悄悄递给赵煦。

    赵煦看了他一眼,拿过来翻看。

    看着里面的内容,赵煦双眼精芒爆闪,神情忍不住的激动起来。

    这甚至让他不在意末尾的两个署名中,有一个是他厌恶的蔡京。

    赵煦合上奏本,心如电转,当即道:“陈皮,传旨,明日开朝议,所有人都得来,告假的那些,用担架将他们抬上来。你亲自去慈宁殿,祖母身体如果可以了,请一起上朝。对了,小娘,孟美人,你们一起来。”

    赵煦话语一落,陈皮,朱太妃,孟美人三人大惊失色!

    陈皮震惊的是,要让太皇太后再次临朝吗?

    朱太妃清醒过来连连摇头,道:“我也去?不合适不合适。”

    孟美人抿嘴看着赵煦不敢多嘴,饶是她向来镇定,这会儿也害怕了。

    这么大的阵势,绝不是儿戏!

    赵煦一摆手,道:“就这么定了。”

    陈皮压住心里的惊慌,小心谨慎的看着赵煦,低低应了一声,惶惶的出去传旨。
------------

第九十七章 奸臣有道(求收藏~)

    陈皮在传旨政事堂之前,第一站是去的慈宁殿。

    听完陈皮的话,高太后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静静的看着他。

    陈皮对高太后向来畏惧,这会儿站立不安,头皮发麻,心里惴惴。

    周和内心比陈皮还要害怕:官家这么大动作,岂能是‘知道错了’,怕是被外面那些人逼急了!

    高太后静了好一阵子,淡淡道:“知道了,去吧。”

    “小人告退。”

    陈皮如蒙大赦,转身几乎小跑着出了慈宁殿。

    高太后看着他的背影,没有一丝表情。

    周和低着头,瑟瑟发抖,一个字不敢多说。

    接到旨意的政事堂,迅速将消息传出去。

    苏颂坐在枢密院,听到消息,长叹一声,默默摇头。

    再次接到消息的就是吕大防,他坐在椅子上,双手猛的一动,拢了拢袖子,一向沉默的表情出现了一抹决然之色。

    范百禄,范纯仁也是各有情绪。

    开封城内消息灵通之人,更是惊愕不已,惶惶不安。

    马严,黄鄯,韩宗道等凑集在一起,只能暗叹,想躲都躲不开。

    而梁焘等人,聚集一起密谋一番,似要在在朝堂上搞事情。

    随着赵煦不断的崭露头角,宣示在大宋的地位,朝廷里官员们的派系是日渐清晰。

    福宁殿里。

    赵煦坐在书房里,赵佶坐在不远处,握着笔,一脸苦涩不情愿的在练字。

    赵煦认真的看着资料,拿着笔,在不断的做记录。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皮从外面进来,低声道:“太皇太后召见了吕相公,苏相公以及二范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47
首页   上一页   ←   47/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