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53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陈皮应声,道:“是,小人这就去。”

    赵煦顿了顿,目光转向童贯,淡淡道:“见过蔡京了?”

    童贯躬身,小心的看了眼赵煦,道:“小人见过了。蔡学士回答说:陛下所指,万夫不当。”

    “陛下所指,万夫不当……”

    赵煦琢磨着这句话,哼笑了一声,道:“这狗东西还真敢说。”

    童贯低着头,没敢多半句。

    赵煦想了一会儿,面露思忖,道:“先不管他。巡检司……你去将巡检司的资料找一找,朕要看。”

    童贯是个极其敏锐的人,顿时想到了这个安排的一些可能,越发恭谨的道:“是。”

    赵煦挥了挥手,看着满桌的酒菜,吃了几口就让人撤下,转身前往垂拱殿。

    坐在正殿,认真的翻看着厚厚的资料——赵煦现在,需要恶补很多东西。

    这时,章惇大步出宫,直奔事发地。

    而开封府内,韩宗道面色阴沉,看着身前的推官刘桁,冷声道:“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刘桁头皮发麻,脖子冰冷,畏缩的道:“宋链曾经受过吕相公的恩惠,加上皇城司横冲直撞,撞伤了路人,这才引发的。”

    韩宗道冷哼一声,道:“我不管你们打的什么主意,现在立刻将人给我撤回来,在陛下宣我入宫之前,将事情给我摆平了!”

    刘横表情纠结再三,道:“怕是,得您亲自去。”

    韩宗道双眼厉色的盯着他,心里不清楚这刘桁是畏惧还是也掺和了其中,沉声道:“既然你们不怕背黑锅,那就接稳了!”

    韩宗道说完,大步出了门。

    刘桁脸上晦涩的挣扎片刻,一咬牙,跟着韩宗道出了开封府。

    在韩宗道赶去事发地的时候,章惇差不多已经到了。

    这是朱雀门外的御街上,一队巡检司四十多人,将二十多人的皇城司给围住了,并且还是皇城司两大领事之一的南天友!

    南天友愤怒的盯着开封巡检司巡检宋链,手里一直握着刀柄。

    他没有蔡攸的狠厉,不敢乱来,因此被宋链带人围在这里动弹不得。

    宋链腰膀肥圆,神情冷漠,就站在南天友对面与他对峙。

    南天友看着他,咬牙道:“你不过是一个小小巡检,就真的不怕后果吗?!”

    宋链面无表情,道:“要么你老实跟我去开封府受审,要么就在这里耗着,看看谁来救你。”

    南天友面上极其难看,心里更是恼火。

    但他不敢真的硬来,毕竟皇城司确实冲撞了路人,有过在先,真要闹将起来,官司打到御前,连官家脸上都不好看!

    所以,他只能忍,等着有人出面调和,日后再算这笔账!

    宋链似是有恃无恐,带着人,将南天友围在大街上,任由四周的百姓围观,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章惇从不远处走过来,剑眉半竖,双眸冷如冰。

    沈琦陪着他,走到近前,直接冲着宋链喝道:“宋链,章相公来了,还不过来见礼!”

    四周百姓的议论声更大,好像忘记了章惇,指指戳戳,议论纷纷。

    宋链瞥了过来,淡淡道:“你是哪位?据我所知,朝廷里没有姓章的相公。”

    沈琦大怒,刚要呵斥,章惇抬手压住他,走过去,直接对着他。

    章惇比宋链高半个头,平平淡淡走过去,气势俨然,压迫感十足。

    宋链姿态不变,依旧注视着南天友,似只要南天友一动,他就拔刀。

    南天友暗吸一口气,抬手向章惇,道:“下官南天友,见过章相公。”

    章惇没理会他,盯着宋链道:“皇城司不隶三衙,不归枢密院,政事堂也无权插手,是天子亲兵。小小巡检司居然敢围困,你可知罪?”

    宋链见章惇上来就扣大帽子,不卑不亢的道:“我是开封府巡检,职责所在。我不管你是谁,你越权了。”

    宋链面对章惇的不卑不亢,实则就是强硬的很了。

    沈琦,南天友脸上不好看,心里却暗自凛然。

    这宋链居然敢围住皇城司,背后没人指使,说出去鬼都不信!

    但这个时候,还敢阻拦皇城司,这背后之人的身份,就很值得认真对待了。

    章惇的剑眉跳了一下,道:“我并不在乎你是谁的人,今天不出来,明天也会出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拿你的人头,警告宵小。”

    宋链眼神微变,沉声道:“我忠于职守,维护开封街道安宁,你有什么理由杀我?再说,你凭什么杀我!”

    很显然,宋链并非不认识章惇。

    章惇抬头看向不远处,看到韩宗道急匆匆而来,语气冷冽三分,喝道:“就凭你围困皇城司这一条,形同谋逆!南天友,砍下他的人头,其他人敢乱动者,视若谋反,诛九族!”

    南天友当即就拔刀,一来,他认为章惇是奉旨来的,第二,他已忍无可忍!

    南天友面露狠厉,一挥手,带着人逼向宋链。

    宋链手里紧握着刀,脸角铁青。

    他身边的巡检衙役们纷纷面露恐惧,不自禁的后退。他们或许不认识章惇,但‘相公’一词就能大概猜到身份,外加‘谋反’、‘诛九族’这样的字眼,哪敢真的与皇城司冲突。

    宋链看着南天友带人拔刀过来,转脸阴沉的看向章惇,道:“奸佞小人!无法无天,不得人心,迟早还是会败亡!就算今天杀了我又能怎么样?邪不胜正,朝廷诸公还会回来的,会加倍还给你们!”

    章惇双眼冷厉之芒爆闪,他想起了神宗驾崩后的一些情景。

    王安石郁郁而终,他们这些力主变法的人,一个个被发配去岭南,多少人死在路上,多少人被折磨的含愤屈辱而亡!

    章惇心里怒火澎湃涌动,寒声道:“我不会再给他们机会了。杀!”

    章惇这个‘杀’字极其干脆利落,但沈琦却心惊,他感觉这个‘杀’透着彻骨寒意,一直缭绕在耳边,久久不散。

    噗嗤

    南天友憋了一肚子火,早就忍耐不住,猛的向前一冲,挥刀砍向宋链的脖子。

    宋链还在看着章惇,没来得及反应多少,脖子咕咕冒血,他双眼大睁,犹自不信,捂着脖子,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愤怒又惊恐的倒了下去。
------------

第一百零五章 风波荡

    宋链倒在地上,挣扎着,很快就会死。

    偌大的御街,忽然一片安静!

    宋链的带来的衙役,缩在一起,紧紧盯着地上的宋链,大气不敢喘。

    南天友带来的人,似乎也被惊住了,看着这一幕,如同被施了定身法。

    两边街道本来围观的百姓,更是瞬间失声,错愕,震惊,不可置信!

    这是开封府,天子脚下,那是巡检司巡检,是‘官人’,有人居然敢当街,众目睽睽的杀人!

    只是片刻,章惇余光扫了眼四周,看向地上挣扎的宋链,道:“以为有人会出来救你?是不是很失望?君子们不坦荡荡了,推你出来送死。”

    宋链已经没办法正常交流,捂着脖子,满脸的绝望,挣扎。

    韩宗道从不远处赶过来,看着地上已然快不行的宋链,心里既惊又怒。

    他知道章惇是个火爆脾气,却又怎么能想到,章惇居然敢当街杀人!

    韩宗道沉着脸,看着章惇道:“章相公,好大的官威,好大的煞气!”

    韩宗道被激怒了,在开封府当街杀人,杀他的人,这般肆无忌惮,不管是什么原因,都触碰了他的底线!

    章惇审视着韩宗道,知道幕后不是他,道:“韩相公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向陛下解释,开封府巡检司围攻皇城司这件事。”

    韩宗道是开封府知事,号称‘储相’,但除了老百姓或者低级官吏会称呼‘韩相公’外,一定品轶的这样称呼,就是其他味道了。

    章惇,就是讽刺。

    韩宗道神色有些阴沉,眼见着宋链没气,越发愤怒,道:“我就不信陛下会容忍你这般肆意妄为,朝廷诸公会漠视!”

    章惇确定韩宗道不是幕后人,懒得理他,目光在身前两边扫了一眼,与南天友道:“今晚,你与蔡攸,到我府邸来。”

    南天友激怒之下杀了宋链,这会儿冷静下来,头上冒出丝丝冷汗。

    当街杀人,言官不会轻易罢休,何况是开封府巡检司,还有貌似正当的理由。

    皇城司,超然特殊的地位已经被遗忘了很多年。

    ‘相公会保我吧?’

    南天友心里很不安,抬手道:“是。”

    章惇没有再多说,转身就走。

    沈琦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连忙跟着章惇离开。

    南天友不在乎韩宗道,直接带人继续他的任务。

    韩宗道站在原地,看着宋链的尸体,脸色阴沉变幻,忽然转向身后的推官刘桁,双眸寒意如实质。

    刘桁脖子一缩,身体又颤了下,狠狠咬牙,极力镇定,道:“是中奉大夫。”

    章惇当街杀了宋链,多杀一个推官,似乎也不算什么事情!

    刘桁,怕了!

    韩宗道听到这四个字,神情越发难看。

    说到底,还是吕大防被下狱的事引起的。

    韩宗道看着章惇离开的背影,阴沉着脸。他预感到,这件事后这开封城是没法平静了。

    韩宗道心头凝重,飞速想着应对之策。宋链公然围困皇城司,一旦严肃追究,形同谋逆。纵然宋链只是被利用了,当了枪使,韩宗道这个开封府知事也难逃干系!

    韩宗道左思右想,看向刘桁,道:“你收拾一下。还有,告诉开封府所有人,再敢乱来,休怪我无情!”

    刘桁连忙道:“是。”身前是还温热的宋链的尸体,刘桁敢说不吗?

    韩宗道又看了眼快消失的章惇的背影,转身向御史台方向走去。

    章惇离开御街,没有去宫里或者其他地方,而是来到了刑部。

    刑部尚书黄鄯已经知道消息,听到主事禀报说‘章相公想要去牢房见个人’,黄鄯皱着眉头,没有立刻答话。

    主事似乎看出来了,悄步上前,低声道:“尚书,虽然当街杀人确实太过了,但这件事明摆着不简单,我们还是不要掺和了。”

    黄鄯瞥了他一眼,神情犹自凝固,道:“哪那么简单,这位章相公现在就是个灾星,等着吧,我们很快就要有麻烦了。”

    主事一笑,道:“尚书,还能有什么麻烦?我们现在的麻烦够大了。”

    黄鄯脸色不好的瞪了他一眼,道:“请他去吧,看好了,不要在刑部里出什么事情。就说我不在。”

    主事应着,出去迎章惇。

    章惇没在乎刑部这边的借口,也没打算见黄鄯,径直去了大牢,到了吕大防牢房门外。

    吕大防的牢房是个单间,没有其他人那么脏乱差,床是干净的,还有桌椅,文房四宝,除了穿囚服外,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犯人。

    吕大防在写东西,神情专注,仿佛没有听到外面的脚步声。

    章惇双眸锐利,审视了他一眼,道:“宋链带巡检司围困皇城司,被我当街杀了。”

    吕大防的笔头忽的顿了下,又继续写,沙哑着声音,中气十足的道:“谁是宋链?”

    章惇冷哼一声,道:“不管是你还是其他什么人,收起你们的龌龊手段,我不是王公,有了上次的教训,我不会手软!”

    吕大防慢慢写着,声音平和有力,头也不转,道:“说吧,你想我怎么样?”

    章惇的气势一点都不输,道:“我要你认罪伏法!”

    吕大防好似写完最后一个字,缓缓抬笔,道:“要杀要剐随便,谈条件就免了。”

    章惇剑眉半竖,道:“还记得,你们是怎么诋毁王公的吗?我会请王公入太庙,配享神宗庙。而你,包括司马光等人,我会夺了你们一切尊荣,让世人看看你们的真面目!”

    吕大防沉默了,好一阵子,慢慢开口道:“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章惇盯着他,声音越发冷厉,道:“现有的证据就足以让你遗臭万年,你既然要做圣人,我就成全你!”

    章惇撂下话,转身就走。

    吕大防坐着,枯静了良久,再次拿起笔。只是,比刚才更加显沉默。

    这时,章惇当街杀人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开封城很多地方。

    韩宗道在与御史中丞马严‘细说’,苏颂在枢密院面沉如水,‘告假’的二范也出了门。而各级官吏震惊不已,纷纷三五成群。

    垂拱殿。

    宗正寺寺卿李公彦站在赵煦的桌子前,神情平静,语气朗朗,道:“陛下,这是所有的玉碟与账簿,宗正寺年年盘点,并无差错。”

    赵煦看着名录以及支出,倒是并不多,赵家宗室人口不过一万多,勋贵也没多少,历年的支出相比三冗简直九牛一毛。

    赵煦暗自点头,将这些放到他的抽屉里,看向李公彦,直接道:“宗室勋贵里,不少人与吕大防等有牵扯,朕要你做的干净利落一些。”

    李公彦看了眼赵煦,神色不变的抬起手,道:“陛下,吕大防一事,朝野众说纷纭,但牵涉吕大防的最多也就是‘德不配位’,不知道陛下要怎么处置那些联署的宗室以及勋贵?是什么罪名?”

    赵煦眉头微挑,打量着李公彦,道:“李卿家的意思,是朕做错什么了吗?”

    李公彦放下手,神色肃然,道:“陛下,国朝以宽仁待天下,士大夫尤为清贵。吕大防为当朝宰辅,不说未有大过,即便有,贬谪就是,为什么要下狱?甚至于,还要大肆诛连。”
------------

第一百零六章 君臣皆杀人(求收藏~)

    外面关于吕大防的声音,逐渐强烈。

    有的弹劾,言辞激烈;有的辩驳,如江如潮。

    赵煦早就等着有人不断到他面前,分说这件事,为吕大防求情,护佑朝臣‘刑不上大夫’的特权,却没想到,第一个会是宗正寺寺卿。

    宗正寺与大宋皇室的关系不言而喻,这位寺卿,似乎没有站在赵煦的立场上。

    到底也是守旧文官!

    赵煦情知这只是个开始,顺手拿过身边的茶杯,沉吟片刻,微笑着道:“李卿家,三司衙门亏空三百万,环庆路军饷三百万消失,都与吕家千丝万缕,你说是‘德不配位’?”

    李公彦面色肃然,道:“陛下,纵然吕相公教子无方,总归不影响他的操行。吕相公在朝野声望隆重,天下文人咸望,敬重如父,陛下如此严厉处置,令天下人何以自处?并且,即便有过,下旨斥责,贬谪就是。对一朝宰辅如此严苛,怎能显示陛下的宽宥?朝廷最重和气,不应动辄杖毙,下狱……陛下的体面,朝廷的体面,我大宋的体面,陛下不应该顾及一二吗?”

    说的很有道理!

    赵煦看着李公彦,轻轻喝口茶,双眼微微闪烁。

    李公彦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53
首页   上一页   ←   53/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