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54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这些话,大概是朝野相当一部人,或者绝大部分人的想法。朝臣犯错,小惩大诫,训斥两句或者发配的远远就是了,皇帝应该大肚能容,怎么能抓人下狱呢?

    赵煦放下茶杯,道:“在李卿家眼里,吕相公大概就是‘教子无方’或者‘德不配位’,应该训斥几句,或者贬谪就是了。那,李卿家可曾看到吕大防等人带来的恶劣影响?”

    李公彦眉头微皱,接着就道:“陛下,臣认为,凡是不能太过。朝臣纵然有错,也当依祖制处置。不可随心所欲的杖、杀。我大宋向来以宽仁治国,统御万民。陛下以威御人,生死恫吓朝臣,非圣君所为,请陛下三思。”

    还是很有道理!

    陈皮站在一旁听着,悄悄瞥了眼赵煦,不动声色的立直。他心里很清楚,这位宗正寺寺卿的话不令官家喜欢,这位可能要倒霉了。

    赵煦看着李公彦,心里慢慢的思索着。

    李公彦的话,代表着现在朝野文官的心思。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无数的奏本以及人来见垂拱殿,大同小异的说着这样的道理。

    必须堵住!

    赵煦双眼眯了眯,这样的陈词滥调,他很不喜欢,朝臣们需要学会什么是敬畏,什么是分寸!

    尤其是,糜烂不堪的颓靡风气,必须要改!

    赵煦抬头看向李公彦,淡淡道:“李卿家,你此言诛心。”

    李公彦怡然不惧,平静的抬手,道:“请陛下训示。”

    赵煦看着他,道:“你可知道,三司衙门亏空的三百万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数十万百姓一个月的花销!环庆路三百万军饷的消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边疆大危!在开封城,上下其手,肆意贪污,无视百姓困苦死活,不管边疆安稳将士安危!困苦不安的百姓是朕的臣民,不顾性命守卫边疆的将士是朕的臣民,在开封城里,不顾他们死活,置我大宋军民于不顾而自肥的也是朕的臣民!现在,朕的臣民有一方要掘我大宋根基,挖我大宋城墙,吸我大宋骨髓,你却来告诉朕,朕要宽仁?你有没有问问,那些百姓,那些将士,他们要不要朕这样的宽仁?读书人,为国为民,李公彦,你读书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这些贪官污吏,还是为了你自己可以像他们一样?将来有这一天,也要朕的宽宥!”

    赵煦越说越严厉,到最后,他更是满脸怒容,猛的一拍桌。

    嘭

    桌上闷响,令垂拱殿的气氛像是要窒息。

    陈皮绷了绷脸,微微躬身,余光看向李公彦,眼神极其不善。

    李公彦神色微惊,连忙跪地,道:“臣不敢。”

    赵煦越说越怒,冷声道:“那为什么你没有在吕大防那道奏本上署名?”

    李公彦没想到赵煦反应这般激烈,他只是‘正常谏言’,感受到赵煦的愤怒,他脸角动了动,道:“臣当时……不知。”

    赵煦冷眼盯着他,道:“首鼠两端!来人,拉出去,杖八十,罢黜一切官职,流放岭南,永不赦!”

    李公彦大为惊恐,抬起头道:“陛下,臣不知犯了什么错,还请陛下明示!”

    赵煦神情越发冷漠,道:“好好好,那朕就告诉你!第一,吕大防把持权柄,欺君罔上,阻塞言路,专权误国这么久,你是宗正寺寺卿,你不知吗?第二,吕大防结党营私,党羽纵横朝野,肆意排斥异己,打击对手,这不违反祖制吗?第三,三司衙门弊案,吕家牵涉那么深。吕家家产数百万贯,吕家里里外外发生那么多事情,你就一点没有听到看到吗?!吕大防那么多的事情,朕就是杀他一百次都不嫌多!李公彦,你是看不到,是瞎了,还是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故意来朕这里说这些,来给朕难堪,好向天下展示你的忠直!李公彦,你在踩着朕邀名,你大胆!你这还不够诛心吗!”

    李公彦瞬间满脸苍白,双眼恐惧的不停的眨,后背冰冷,心神大乱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朝廷是什么模样,大家心知肚明,只是都‘习惯’了,没人在意。眼见赵煦这个官家捅破这些,李公彦根本不知道怎么应话,又在害怕杖八十,流放岭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没有一言出口。

    赵煦见他不敢说话,冷哼一声,道:“没话可说了?”

    李公彦还想挣扎,可内心恐惧的令他一个字说不出来。

    赵煦懒得多费口舌,一摆手。

    陈皮早就忍耐不住,直接向外喝道:“来人,都死了吗?拉出去!”

    当即有四个禁卫冲进来,将李公彦向外拖去。

    李公彦喉咙动了动,似乎还想什么说,应着赵煦冷峻的目光,最终还是瘫软的被禁卫拉走了。

    垂拱殿外,很快响起了李公彦的惨叫声。但还没到八十下,外面就没了动静。

    一个禁卫进来,道:“启禀陛下,人……死了。”

    赵煦哼了一声,道:“死了就死了,让章相公重新遴选一个宗正寺寺卿就是,我大宋缺当官的吗?”

    禁卫不敢说话,躬身应着退出去。

    陈皮抿了抿嘴,心里暗自为赵煦感到痛快。

    赵煦也很痛快,心情好了不少,继续看着资料,他看的主要是‘青苗法’,在认真的审视。

    就在赵煦与陈皮君臣俩痛快的时候,‘官家垂拱殿前杖毙宗正寺寺卿李公彦’与‘章惇相公当街杀巡检司巡检宋链’的两件事,在开封城里飞速演绎,如同长了翅膀,传遍了大街小巷,高官府邸,瓦栈勾栏。
------------

第一百零七章 怒气腾腾

    御史台。

    原本韩宗道与马严正在商讨章惇当街杀巡检司巡检宋链的事,还没等商量出个所以然,居然传出宫里又杖毙人的消息。

    杖毙的还是宗正寺寺卿!

    两人对视一眼,刚要说话,外面突然爆发出剧烈的吵嚷声。

    “凭什么杖毙李寺卿!”

    “一个个堂堂正四品的正卿,岂能说杖毙就杖毙!”

    “到底是什么原因?宗正寺寺卿说杖毙就杖毙,完全不问司法,这是何道理!”

    “不管是什么原因,陛下都不能这般行事!如此暴戾,岂不是想杖毙谁就杖毙谁!”

    “我大宋体统何在?祖制何存!”

    “身为风宪,我等当挺身而出,谏言不法,劝阻君上过失!”

    “不错,立刻上奏本,请陛下明思己过,昭示朝野!”

    “好,就这么做!”

    言官们义愤填膺,愤怒难当,一个个摩拳擦掌,怒气腾腾。

    韩宗道与马严对视一眼,两人面色凝重的坐回去。

    韩宗道面沉如水,道:“你也看到了。”

    马严是御史中丞,是实际上的‘台长’,还没有从苏辙一案脱身,现在御史们明显被激怒,要搞事情,他比韩宗道更头疼。

    太阳穴跳动了两下,马严道:“你打算怎么做?”

    巡检司公然围困皇城司,这件事闹起来,开封府是半点套不了好!哪怕是章惇当街杀人,板子也打不到章惇身上。

    韩宗道胸腔全是烦闷,压抑,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入宫请罪。你看着吧,不管是三司衙门,还是吕相公的,亦或者今天的事,都只是开始,咱们这位官家没了掣肘,怕是真的要搅的天翻地覆……”

    马严听着脸角抽搐了几下,却没办法说话。

    那位是官家,连吕大防都进了牢房,他们能怎么办?

    韩宗道脸色沉冷,一会儿之后又道:“这位章相公对吕相公等人充满了怨愤,从今天的事情就能看得出来。”

    马严忽然听出了言外之意,心头微惊,道:“你打算做什么?”

    韩宗道哼了一声,道:“能做什么?开封府里现在人心思异,一个个都在找新靠山。还有,我听说,那杨畏一天找了章惇四五次,更不知道多少人堵在章府门外。”

    马严听着外面依旧难以停歇的吵嚷声,强忍着,道:“我待会儿去刑部,黄尚书可能压不住了,有人在企图搞诛连。”

    韩宗道神色微变,道:“官家不是说不计过往的吗?”

    马严看了他一眼,道:“想上位的人那么多,官家想轻巧放下都难了。”

    马严心里多加了一句:你真的以为,官家会轻巧放下?要不是刚刚亲政不够稳妥,怎么会只是杖毙一两人,怕是早就血洗朝堂了。

    韩宗道不是傻子,有些烦躁的站起来,道:“行了,该给你说的都说了,你自行斟酌吧。”

    马严没有说话,也没送他。

    韩宗道来这里说了这么多,其实话外之音已经十分明显:他准备辞官了!

    马严坐了一阵,直觉头疼不已,深吸一口气,起身出了御史台,前往刑部。

    一进到刑部,在黄鄯的值房里,黄鄯直接不耐烦的道:“我们两边都不靠,以往吕相公等打压我们,现在章惇打压我们,死个巡检做个试探,有什么可奇怪的!”

    马严不想扯这些事情,直接道:“将苏辙之死查清楚,吕大防让皇城司去办,再这样下去,我辞官回乡算了。”

    黄鄯近来压了一肚子火,没好气的道:“你想走?哪那么容易?苏辙,吕大防的事怎么可能轻易善了?我听说,苏相公,二范以及宫里的太皇太后都被惊动,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动作……”

    马严比黄鄯好不了多少,想着御史台那些言官正在忙着上书,企图‘规劝’赵煦,头痛不已,道:“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了,抓紧了结这些事情,不要总被抓着尾巴。”

    黄鄯也只是发泄两句,不可能真的撂挑子,起身道:“走吧。”

    于是,两人再次对吕大防等党羽进行审讯,想要厘清三司衙门,苏辙死等等案情的真相。

    在刑部这边加大审讯力度的时候,韩宗道到了垂拱殿外。

    赵煦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各种资料,陈皮等了一个空隙,连忙道:“官家,开封府韩宗道来了。”

    赵煦翻着书页,道:“只是来请罪的?”

    陈皮道:“是,他这样说。”

    赵煦摆了摆手,头也不抬的道:“口头应付罢了,让他回去吧。”

    陈皮眨了眨眼,明白了,这韩宗道还是不肯站队。他躬身应着,悄步转身出去。

    门外不远,韩宗道听着陈皮的转述的‘回去吧’,有些谨慎的上前一步,低声道:“陈公公,官家真的没有追究的意思?”

    陈皮抱着浮尘,便面无表情,道:“是官家的原话。”

    韩宗道看着陈皮,心里揣摩着赵煦这句话的意思,却怎么也想不透真正的含义。

    是真的不问罪,还是要严惩?或者就是无所谓?

    韩宗道拿不定主意,心头沉沉,只得道:“谢谢公公,告辞。”

    陈皮看着他的背影,目露嗤笑,转身回了垂拱殿。

    赵煦没有说什么,他很忙,一来要恶补很多知识,二来要对朝局多加考量,尤其是人事方面,需要仔细斟酌。

    到了傍晚,开封城内的喧嚣不降反升,政事堂收到的各式各样的弹劾、谏言奏本,多达六十多本,简直比神宗年间‘旧党’攻击‘新党’的时候还要多!

    中书舍人沈琦神色凝重,等到了天色将黒,他分拣好,一部分送往垂拱殿外的瓦房,一部分送到垂拱殿内。

    赵煦只是随手翻了翻简略,就全部扔到一边。

    在垂拱殿一直待到天色黑透,赵煦这才告一段落,休息片刻,回转福宁殿。

    陈皮跟在赵煦身后,亦步亦趋的道:“官家,章相公的事,李公彦的事,在外面引发震动,闹将的人不少。”

    赵煦揉捏着肩膀,感觉右胳膊有些抬不起来,随口道:“闹的越大越好,找机会,再添把火。楚攸什么时候回来?”

    陈皮连忙道:“楚攸那边递回过来口信,早则五天,迟则半个月。”

    赵煦嗯了一声,道:“只要开封内外的军队控制住了,其他问题就不大。枢密院那边,要继续盯着,还有,蔡卞,曾布到京了,第一时间叫来见朕。再让章惇,梁焘他们多多举荐一些人才,该招回来的,全数招回来,能不能用,先回来再说。”

    陈皮应着,小心的看了眼赵煦,道:“是。另外,太皇太后很生气,据说又杖毙了一个黄门。”

    赵煦目光看向慈宁殿方向,沉吟片刻,道:“再等等。”

    陈皮低着头不敢多言,跟着赵煦进了福宁殿。

    赵煦吃完晚膳,休息一会儿,还是觉得肩膀胳膊酸痛,在临进寝宫前,想了想,道:“陈皮,传孟美人侍寝。”
------------

第一百零八章 竞相入场

    赵煦在床上躺下好一阵子,孟美人才从外面进来。

    赵煦支着头,看着她走近。

    刚刚沐浴过,头发丝还有水泽,面色清秀,锁骨半露,平添了一丝丝妩媚。

    “臣妾见过官家。”孟美人来到床边,轻轻行礼。

    门外的黄门,宫女都已悄悄退下,只有童贯伫立在门外不远处当值。

    赵煦打量着孟美人,直接翻过身,道:“肩膀太疼,来,给我按按。”

    听到赵煦这句话,孟美人一怔,饶是她也有些愣住了。

    不过,旋即她就抿了抿嘴,只当赵煦是情趣,应着就拖鞋上床,给赵煦按压着肩膀。

    “嗯,贴近一点。”

    “位置不对,向后,再向后。”

    “使不上劲?你坐到我臀上。”

    “好,对,舒服……”

    ……(此处省略三千二百八十一个字整)

    第二天一早,赵煦神清气爽的出了寝宫,梳洗一番,简单吃了点东西,就站在门口,冲着胡中唯道:“胡中唯,找人,蹴鞠!”

    “诶,是!”胡中唯大喜的应着。他是前不久与赵煦蹴鞠,被提拔为押班的。

    赵煦活动了下肩膀,等人齐了,就下场踢了起来。

    或许在昨天肩膀疼的厉害,加上历史上的英年早逝,赵煦决定要好好锻炼身体了。

    踢了几个回合,童贯带着人,端着一大堆奏本来到球场边缘。

    赵煦抬手,示意中场休息,一边用毛巾擦汗,一边走过去,道:“什么事情?”

    童贯将盘子端过来,躬着身道:“官家,这些都是关于吕大防的奏本,有四十多道,有汴京城内的,也有外面来的。”

    赵煦伸手,随便翻了几本,道:“有什么重要的吗?”

    童贯低着头,道:“有张商英,左谏言潘杭壹,还有驸马王诜。”

    前面两人赵煦直接跳过,听到‘王诜’,眉头却不禁跳了下,翻了翻,将王诜的奏本找出来。

    赵煦认真的看着,王诜在奏本里,讲礼说法,大概意思就是请赵煦,朝廷慎重,凡是要‘礼刑得当,咸服人心,圣人有为,莫之不从’。

    赵煦想着王诜与苏轼的特殊关系,按理说,为苏辙的死,王诜应该大肆攻击吕大防,为苏家求得一个公道才对,但细细琢磨着,王诜这道奏本的意思,居然是为吕大防开脱,请求赵煦‘宽宥’的!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54
首页   上一页   ←   54/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