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78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疆将帅手里?

    章楶对此心知肚明,所以没有立刻说话。

    赵煦没有这样的顾忌,在幽暗的环境中,只当章楶是在思考,继续说道:“这个机构,要用密语,一层一层的部署要细致,精密,纵横交错中,要多线并做,互不统属,不能一个人倒了,整个情报就体系崩溃……”

    赵煦已经不管章楶的反应,继续说道:“战争除了情报之外,取决于胜负的还有另一个重要因素——速度!步军要讲究速度,骑兵更要!朕已经命兵部在筹建一支骑兵。中原王朝历朝历代之所以败给北方游牧势力,主要就是骑兵。汉唐之所以强盛,打的草原抬不起头,那也是骑兵的功劳!所以,朕要练一支,不,起码三支强大的骑兵……”

    “除此之外,就是火器。火器的威力是越来越大,可利用的方式越来越多,在将来的战场上,火器必然举足轻重,不能小视……”

    “未来的战争,必然是多兵种协作,不能倚靠单纯的兵部或者骑兵,关于作战的方式方法,要认真研究,与时俱进,不能墨守成规……”

    陈皮再进来的时候就发现,原本是章楶讲得多,官家听得多,现在完全掉了个,官家在讲,章楶在听,偶尔还问两句。

    等饭菜上来了,赵煦抱着碗与章楶对坐,一边吃,两人还一边聊。

    章楶渐渐听出味道,这位官家非常有想法,有些想法见解独到,他闻所未闻,令他大开眼界。可有些地方,又显得十分幼稚,连常识都不了解,完全是异想天开。

    慢慢的,他自认明白了,这位官家从小长在宫里,或许看得书多想法得多,但实践少。

    但即便是‘纸上谈兵’,也着实令章楶这六十多岁老人,从戎半生的人倍感惊讶。

    直到宫禁时间过了,赵煦才依依不舍的送章楶出宫。

    站在垂拱殿前,赵煦看着满天繁星,背着手,朗笑着道:“良臣良将!”

    章楶在陈皮的陪送下出宫,一路上没有说话。

    陈皮送到宫门口,十分客气的道:“章经略,请慢走。”

    章楶点点头,径直出宫。

    刚走没多久,就看到了一两辆马车,马车旁立的人,他很熟悉。

    章楶眉头皱了下,走过去,上了马车。

    章惇坐在里面,等章楶坐下,淡淡道:“官家怎么说?”

    两兄弟确实很像,尤其是眉宇,眉毛,不同的是,章惇太过严肃甚至是严厉,章楶则镇定,刚直。

    章楶默默一阵,道:“官家,有大志。”

    “废话!”

    章惇直接的道:“我问你,官家允准你节制秦凤路,永兴军了吗?”

    章楶眉头再次皱起,看着章惇道:“不止,还有河东路,河北两路。”

    章惇脸色骤变,双眼大睁,继而皱眉,陷入沉默。

    河东路,河北两路与辽国交接,加上抵御夏人的秦凤路,环庆路,永兴军路,五路是大宋北方所有的防线,总兵力有十多万!

    几乎大宋最强的军队都在这里!

    节制这样五路的经略使,简直不可想象!

    章楶见章惇少有的沉默,出声道:“这并非是好事。”

    历朝历代的文臣武将都希望得到皇帝的信任,但这种‘信任’必须有边界!

    过渡的信任,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

更新推迟

端午节在外面聚餐,更新推迟,12点没更,就明天补哈?
------------

第一百五十章 酷似隋朝末年

    第二天,赵煦锻炼了一阵子,便来到青瓦房,与三位相公,外加章楶‘闲聊’。

    当提及让章楶主管北方五路的时候,包括章惇在内,苏颂,蔡卞三人齐齐反对,态度十分坚决。

    ‘朕的江山,朕都不担心,你们担心什么……’

    当然了,赵煦也只是心里腹诽一句,没有说出口。

    现在朝野沸腾,诸事复杂,话题很快转换。

    朝廷内外尽管各种非议声四起,但已经阻止不了赵煦以及政事堂的改制,虽然阻力丛丛,但改革还是在稳步推进。

    赵煦,苏颂,章惇,蔡卞以及章楶,五人坐在青瓦房,对朝廷内外诸事,改革的方向,步骤,策略等等,也包括对辽,夏,吐蕃等外部威胁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除了对外的策略,其他的几乎都有不同的声音。

    苏颂态度暧昧犹豫不决,章惇是求大求全求快,蔡卞则对熙宁之法产生了怀疑,希望只恢复部分。章楶则以‘边臣不预政事’,缄口不言。

    最终赵煦乾纲独断,定下了‘先军后民,兼而有之’的策略,先对军队进行变革,以此触发变法,稳定根基国本。

    两天后,赵煦送章楶回环庆路,在出城的路上,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赵煦将手里的一块金牌递给他,道:“这块金牌,可以让卿家节制环庆路,秦凤,永兴军三路,总数十二万的禁军,厢军。夏人真的要来,给朕狠狠的打回去!并且不是防守,是进攻!只要有机会,就给朕狠狠的打!虽然朝廷纷扰不断,但朕对边疆的支持,不遗余力,战事如果在十月后开始,朕会再给你派两万人甚至更多……”

    章楶已经充分感受到赵煦的意志,不同于真宗,仁宗,甚至不同于神宗,对夏,辽,这位官家有着非常坚定,自信的想法。

    章楶并非是‘旧党’,对外一直主张‘以战为守’,而今官家定义为‘先发制人’,章楶自不会退缩,当即接过金牌,沉声道:“陛下放心,臣定然着力整顿三路,重振边事!”

    赵煦嗯了一声,看着北方,眸光闪烁,若不是被绊住手脚,他真想好好干一场!

    宋朝其实并非是打不过,问题都出在内部,真的要好好打,西夏根本不是对手!

    章楶看着赵煦的侧脸,双眸炯炯,花白的发丝舞动,仿佛一根根利剑。

    ……

    七月初,礼部侍郎李清臣奉旨出京,督京东东路,河北东路两军于河北东路辖内抢修黄河下游,疏浚河道。

    七月十二日,京东南路与京西西路的禁军、厢军第一步抵达开封黄河口,兵部尚书许将,工部尚书杨畏,联合出面,对这两支军队进行拆分,调派,全力疏浚河道,休整各路缺口。

    总数不过三万人,有兵部,工部两位尚书弹压,并未出现多大乱子。

    七月二十,开封城开始下雨,黄河中下游更是大雨连绵,无休无止,黄河水位迅速暴涨,远超往年。

    朝廷上下,包括赵煦在内都十分警惕,章惇甚至是苏颂都相继出京,巡视黄河各处。

    各处的军队并没有调集齐,不得已再次招募民夫,动用了超过十五万人!

    垂拱殿。

    赵煦听着外面的大雨声,皱眉看着身前的奏本。

    这是黄河各处州府送上来的,全部都是‘情势不容乐观’!

    蔡卞站在赵煦身前,神色凝重,道:“官家,黄河几次易道,每一次都造成巨大的洪涝,至今难以平息。工部几经勘探,都不建议再改道,目前正在抢修加固,同时疏浚各处河道,尽力排洪……”

    赵煦沉着脸,默默的看着。

    黄河的问题并不是宋朝才开始,历朝历代屡次整修,但每次最多只能管四五年,越修越高的地上河,危险也是越来越大,造成的后果越来越严重。

    蔡卞见赵煦的表情,顿了顿,道:“官家也不必忧心。陛下高瞻远瞩,朝廷早有准备,动员了十多万人修堤,今年不会有大涝。”

    赵煦抬眼看了他一眼,道:“不改道。楚攸的两万人还在做着弹压?”

    楚攸是殿前司都指挥使,他的身份最能弹压各路禁军,厢军,并且还带有两万人以防不测。

    蔡卞道:“是,各路军队有桀骜不驯者,需要震慑。”

    赵煦心里想了想,道:“陈皮,传话给楚攸,必要的时候,他也要上,黄河不能决堤!”

    黄河决堤后果太过严重了,不止是开封,防御辽国的河北西路,河北东路可能会被冲垮!

    蔡卞眉头皱了皱,没有说话。

    赵煦左思右想,道:“再传话给苏颂,章惇以及许将等人,准许他们便宜行事!”

    “遵旨!”陈皮应道。

    蔡卞神色沉吟,继而道:“官家,城内谣言纷飞,还需有所制止。”

    赵煦一系列动作之下,造成了朝野的急剧混乱,外加改制,混乱就更大了,开封城里谣言四起,无数居心叵测的人在游走,趁风而起,火上浇油。

    赵煦瞥了眼陈皮,淡淡道:“你去见蔡攸,告诉他怎么做。”

    陈皮抿了抿嘴,小心谨慎的躬身道:“遵旨。”

    蔡卞微怔,连忙道:“臣已命刑部,开封府弹压,张贴告示,安抚人心。”

    赵煦点点头,道:“刚刚改制,难免运作不熟,蔡卿家,你召集六部七寺,稳住他们,再发文给沿黄河各路州府,要他们全力协助,但有推卸敷衍,严惩不贷!”

    “臣遵旨!”蔡卞抬手应声。

    赵煦目送他离去,脸上沉色的犹自在沉吟。

    亲政之后,接过的不仅仅是权力,还有责任。随着了解的增多,他压力越大,改革之心日益急切。

    此时,开封城大雨倾盆,犹如河水倒灌,路上的积水没过小腿,三丈之外看不清人。

    即便如此,还是阻挡不了谣言的传播。

    一处古色古香的茶楼内,一群身穿儒衫,三十上下的男子们在窃窃私语。

    “听说了吗?这是龙王爷发怒!”

    “是啊,听说是官家倒行逆施,惹怒上天,这才降雨惩罚!”

    “城外传来的,我听说,要决堤了,堵不住!”

    “这真是龙王爷发怒啊,好些年没有洪水了……”

    “谁说不是呢?官家上不尊祖,下杀贤臣,废祖制,罢三省,还有比他更昏庸的皇帝吗?”

    “你们看到没有,眼前的情况,像极了隋末,当今,与隋炀帝何其之像……”

    “是啊,大运河,调集无数军民,劳民伤财,寒尽天下人心……”

    “不瞒你们说,我有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要出大事情!”

    “像!太像了!”

    ……

    这时,河北路登州,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坐在一棵大树下,浑身湿透,手里拿着干饼,咬了几口,看着瓢泼大雨,擦了擦脸上的雨水,眼神坚定,再次上路。

    李固渡河口。

    黄河的水浑浊不清,在大雨之下,汹涌的拍打着河岸,滚滚入地龙,咆哮如雷,仿佛随时都可能冲出来。

    李清臣神色肃重,指挥着数千人抗洪加堤。

    如果这里决堤,洪水冲出来,河北两路起码要被淹没大半,后果不堪设想!

    苏颂,章惇,许将,杨畏等遇到的情况几乎很相似,这一次的大雨前所未有,他们调集了几乎所有的人力物力来堵住缺口,防止洪水冲出河道。

    新体制下的朝廷,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抗洪救灾上,但这没能消解党争,反而越演越烈。

    双方攻讦的焦点转移到了‘治河方略’上,从动用军队抗洪救灾‘不合祖法’、‘卫国利器,御于泥水’、‘人心不安,望企改正’等等。

    同时,对苏颂,章惇,蔡卞,许将等人的攻击,几乎是全面化的,从头到脚,被抨的一无是处,全部都是古来‘极恶’!

    赵煦没空理会他们,一天到晚都盯着黄河,若非他不能离开,一定想去现场看一看!

    伴随着外面的‘争议声’,宫内也不太平,奇奇怪怪的流言蜚语肆虐,有些黄门,宫女看赵煦的表情有些怪怪的。

    庆寿殿。

    赵煦正在陪朱太妃吃饭,神情犹自不属,不时翻看一下陈皮等人送来的奏本。

    朱太妃看着赵煦疲惫的神色,面露忧色,不断的给他夹菜。

    赵似吃了几口,看着赵煦,忽然说道:“官家,我为你分忧,我跟宫里的人说好了,都去帮官家治河。”

    赵煦正翻着河南府的奏本,听着微微一笑,刚要夸奖两句,猛的转头,双眼大睁的看向赵似。

    赵似被吓了一跳,不自禁的往后缩。

    朱太妃与赵幼娥也有些害怕,不安的看着赵煦。

    赵煦连忙收敛表情,笑着看着赵似,道:“十三弟,你确实可以帮我。陈皮,拟旨,命十三弟赵似为钦差,代朕巡视河道,抚慰赈灾军民!”

    朱太妃一惊,抿着嘴,看着赵煦欲言又止。

    赵煦自然知道朱太妃担心,笑着安抚道:“小娘,没事的。赵似就是去走一走,不会去危险的地方。”

    不等朱太妃说话,赵似就板直小脸,一本正经的肃色道:“是!”

    赵煦看着他,九岁的小家伙脸上颇为坚毅,暗自点头,又转向陈皮,道:“将童贯叫回来,还有刘横,陪着十三弟去,用朕的御撵。”

    朱太妃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陈皮应着,转头去安排。

    赵煦满心记挂黄河的事,又安抚了朱太妃几句,便匆匆离开,回转垂拱殿。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换思想就换脑袋

    第二天,赵煦就在垂拱殿,当着群臣的面,命十三弟赵似为钦差,持金牌,代他巡视河道,抚慰抗灾军民。

    赵似小脸肃色的接旨,当天就以钦差的身份,代赵煦出京,童贯以及刘横,率领大批禁军随行。

    这样的重视程度,宋朝开国以来仅见,朝臣们也明白了赵煦的态度,更加不敢怠慢。

    赵似带着一百万贯的钱粮以及各种紧急筹措的物资,第一就去见了苏颂,而后沿着河,一路东走,向着河北路去。

    赵似的出现,确实大大鼓舞了治理黄河的军民。大量钱粮的涌入,也令官民振奋。

    七月底,雨势开始减缓,各处危险的缺口基本被堵住,只是河北两路依旧危险,作为黄河下游,没有足够的泄洪能力,压力都在两路各处河口。

    许将,杨畏以及赵似,相继赶了过去,全力应对。

    垂拱殿。

    赵煦与蔡卞,林希等人商讨过后,决定继续加强,并且增派更多的军队与民夫。

    雨季还没有过去,现在或许是最危险的时候!

    赵煦从内库,不断拨出钱,调集各地钱粮,林林总总高达八百万贯!

    开封城里衙役,百姓都在忙着排水,赵煦也出宫,四处的巡视。

    蔡卞跟在他边上,站在城墙上,望着城内,道:“官家,被冲垮的民房有上百间,还淹死了一些人,开封城里的粮油米面恐有短缺,政事堂已经命各路转运司运送入京,只是,大雨连绵,河道暴涨,怕是一时半会儿进不来。”

    赵煦看着一片泽国的开封城,默默一阵,又转头看向城外,道:“不知道城外怎么样了?”

    蔡卞跟着转头,道:“从各处的奏报来看,问题应该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78
首页   上一页   ←   78/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