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80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曹政紧绷着脸,没有说话,心里认真分析这里面的问题。

    蔡卞断然不会轻易软禁黄履,这样的罪过,百官容不得,官家更容不得——除非他有足够的理由!

    蔡京双眼里光芒闪烁,他在想蔡卞刚才的表情,明显是心中忽然想到了什么。

    他知道他这个弟弟与章惇有分歧,但还不至于决裂,这样突然软禁黄履,到底是顾忌什么?

    黄履神色很冷,语气变得很快,看着蔡卞道:“还请蔡相公给下官一个说法,否则下官恕难从命。”

    御史中丞地位超然,正常来说,连宰执,少宰都能硬刚。黄履即便没有章惇这个靠山,也不怕蔡卞。

    蔡卞面色比他还冷,道:“因为黄中丞身体不舒服,请吧。”

    黄履见蔡卞不给他任何解释,神情越发不好看,但是没有真的反抗,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了。

    禁卫连忙‘护着’,圣旨是要他们听候三相吩咐。

    蔡京见蔡卞真的就软禁了黄履,面色渐渐平静,道:“我能知道吗?”

    蔡卞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近来做的事情太多了,消停一下。”

    曹政立时不敢说话了,蔡卞对待亲哥哥都这么无情,何况他了。

    蔡京审视蔡卞一阵,没有再追问。

    蔡卞没有跟他们解释,蔡京,曹政走后,他坐着思索一阵,起身去政事堂。

    青瓦房虽然有苏颂的位置,但苏颂‘不喜欢’这里,所以他的值房还在政事堂。

    这会儿,赵煦正在福宁殿的书房内,看着河北两路的奏本,其中有赵似,许将,李清臣的署名。

    三人联合署名,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

    这道奏本详细描述了河北两路境内黄河的情况,用了诸多‘不堪’的字眼,严重之意充斥字里行间。

    赵煦面露沉色,心里忧虑重重。

    宋朝的体制问题,导致地方上几乎没人做事,百年的人浮于事下,事态糜烂可以想象。

    只是,黄河一旦决堤,不止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朝廷需要费尽力气赈灾。

    河北两路还是防御辽国的最前线,这两个地方要是被洪水冲垮了,后果不可想象!

    “希望他们不要让我失望……”

    赵煦轻声自语。他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就期盼许将等人的能力了。

    皇宫里的事情,就没有什么能瞒得过赵煦的,蔡卞还没到政事堂,就有人来汇报了。

    陈皮听完后,心里一惊,连忙进来,将事情禀报赵煦。

    赵煦听着怔了怔,蔡卞居然软禁了御史中丞黄履?

    私自软禁朝廷大员,形同谋逆,可是大罪!

    赵煦转念一想,看着陈皮道:“他没有过来?”

    陈皮紧绷着脸,道:“没有,去政事堂了。”

    赵煦神情玩味,笑着道:“有意思了。”

    蔡卞软禁了黄履,还没来解释,这说明,必然有什么事情,令蔡卞顾不得过来。

    会是什么事情呢?

    赵煦想了想,道:“去将那个案子调过来,我要看看。对了,苏相公,章相公明天到京?”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司马光埋下的祸根

    陈皮看了眼外面,道:“现在官道不好走,大致应该是明天。”

    赵煦点点头,道:“那些经略使,节度使不太安分?”

    陈皮顿时神色警惕,瞥了眼外面,上前一步,低声道:“官家,他们与原本三衙的那些人走的很近,有几位还去了慈宁殿,待了半个时辰。”

    赵煦斜靠在椅子上,右手托着侧脸,想了一阵,笑着道:“我估计,他们还没胆子乱来。先看一阵子吧。”

    赵煦已经控制了朝局,章惇等变法派充斥朝廷,开封内外的军队借着这次‘抗洪救灾’都被章惇与许将,楚攸等联手打乱调走,即便想乱来,这些人也没什么力量。

    陈皮不敢多嘴。

    赵煦又思索一阵,摆了摆手,道:“蔡攸那边,今后你就别管了,盯着南天友,好好栽培他。”

    陈皮愣了下,似乎有些没想透赵煦的话,习惯性的应道:“是,小人遵旨。”

    赵煦没有再说话,继续批阅奏本。

    赵煦这边忙碌着,蔡卞到了政事堂,费尽力气,将一些陈年案卷给找出来,带回青瓦房慢慢的看。

    到现在,他都没有去福宁殿请罪或者解释。

    朝廷里,是没有秘密的。

    不过一炷香时间,蔡卞软禁黄履的消息,就在高层之中悄悄流转,各种揣测应声出炉。

    “蔡相公与章相公这是决裂了吗?”

    “蔡相公是反对为阿云翻案吗?他是站到了另一边了?”

    “据说,他解释都没有,连官家那边都没去!”

    “什么!他疯了吗?私自软禁朝廷大员,这可是死罪!”

    “实在是不清楚,蔡相公没给出任何解释!”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很多位置或者眼光足够的人,都察觉到了这里面有问题。

    蔡卞不是愣头青,这么大的事情不会冲动,他既然敢这么做,必然有足够的理由促使他这么不顾一切!

    不管蔡卞是什么理由,这都不是小事情,这是凭白给人送把柄。

    外面立时间不知道多少人在磨刀擦枪,并且一些刚刚入京的大人物加入战场。

    京东东路节度使谢麟上书,抨击朝廷近期的乱象,反对改制,将罪责都怪在章惇身上,顺手将蔡卞打为同党,引申出蔡卞软禁黄履之事,指责他二人‘大奸似忠,图祸天下’。

    章惇,蔡卞是‘新党’魁首,王安石以来的所有改革派,几乎全看着他,指着他,怎么会容许章惇被人扳倒?

    眼见首次有节度使加入,一些人似乎预感到斗争范围扩大,迫不及待的上书为章惇等辩驳,同时大肆攻讦谢麟。

    ‘旧党’前不久被章惇以‘另调他用’为名,一口气‘罢黜’了近百人,天下‘旧党’惶惶不可终日,自然奋力进攻与反击。

    由着‘阿云案’引发,一场声势浩大的党争再次开启。

    第二天一大早。

    比章惇先回来苏颂,没有回府,也没入宫,直接去了蔡卞府邸。

    蔡府凉亭。

    蔡卞近乎一夜没睡,顶着黑眼圈,双眼通红的看着他苏颂,轻叹道:“我知道苏相公要问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态度:不了了之。现在最为关键的,是要说服章子厚,要让他不要抓着不放。”

    “不了了之?”

    苏颂沉着脸,品味着蔡卞这句话,而后狐疑的看着他,道:“你为什么不乘机翻案,这个案子翻出来,你们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换人了。”

    蔡卞神色动了动,十分坦然的道:“从内心来说,我反对将阿云绞刑,这不合律法,也不合情理,理当翻案。司马相公太过意气用事,埋下了祸根。”

    司马光将时隔二十多年,将早已定性的案子翻过来,还判了个绞刑,常理来看,确实过分,党争痕迹太过明显!

    苏颂面色渐渐有了冷峻之色,道:“我要知道真实理由。”

    他从蔡卞软禁黄履以及刚才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对于苏颂的冷峻,蔡卞没有反应,道:“苏相公,我能说的就这么多,我希望你出面,按住一些人。事情真的要闹大,我们都收拾不了。”

    苏颂越发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回想着那个案子,突然又道:“将案卷还回来。”

    蔡卞摇头,道:“苏相公还是不看为好,章子厚就快回来了,我会用一样的话劝他。”

    苏颂眉头拧紧,老脸上阴晴不定。蔡卞向来小心谨慎,他既然敢这么做,可能这里面真的藏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藏了什么呢?

    既然蔡卞没有多说,苏颂就要起身。

    “不要去见官家。”蔡卞忽然说道。

    苏颂听着,先是一怔,继而神色微变,黑沉着脸,坐回,不动。

    蔡卞心里一叹,苏颂老于宦海,只要点破一点就能明白,只是不知道苏颂想通后,会做出什么选择。

    蔡卞不管他怎么想,道:“官家的态度你应该知道。章子厚你更应该清楚,这个案子,最好就是不了了之,你若是趁机做什么,官家与章子厚,不会轻易善了。”

    苏颂很快就恢复表情,看了他一眼,拄着拐杖,径直起身走了。

    蔡卞看着他的背影,良久,轻声自语道:“希望看出来的人不会太多。”

    大雨过后的开封城,妖魔鬼怪齐出,本就不安定的朝局,越发暗潮汹涌。

    一道道奇形怪状的奏本出现在政事堂,出现在赵煦的案桌。

    不到中午,章惇也回到了开封。

    他一回来,朝野顿时更加沸腾。

    御史台的言官们,继二连三的上书,借着‘阿云案’,对司马光等口诛笔伐,从司马光对‘熙宁之法’的废除,对夏辽的卑躬屈膝,对‘阿云案’的反复等等,进行了全方位的抨击。

    ‘新党’闻风起舞,朝野力量迅速发动,包括还没有被调回来的蔡确,曾布等‘新党’大佬也争相露面,将这一案视为‘消灭’‘旧党’的关键。

    一道道重量级的奏本,将这个陈年旧案迅速抬高,俨然超过了三法司可以处理的范围。

    宫内,政事堂。

    多日辛苦巡河,赶路,又一夜未睡的苏颂,睁着通红双眼的看着眼前,高大壮硕的谢麟。

    苏颂沉着脸,道:“你以边臣预政事,你可知后果?”

    谢麟满面肃色,道:“相公,而今的朝局,难道还要我们三缄其口吗?”

    苏颂眉头皱起,谢麟也是屡有功绩的人,已经到了节度使的位置,下一步就是一路安抚经略使,将会是封疆大吏的重臣!

    “这件事,你不要再掺和!”

    苏颂接着就以一种命令的语气,十分果断的道:“告诉其他人,到此为止!不要跟我说什么大义凛然的话。蔡卞能软禁黄履,我也能关了你!”

    谢麟一惊,没想到苏颂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百思不得其解,章惇要翻案,一旦翻案成功,必然会对他们这些‘旧党’进行疯狂打击报复,身为宰执的苏颂,首当其冲,他怎么还压着,坐以待毙吗?

    谢麟并不傻,思索一番,越发肃然的抬起手道:“请相公明示。”

    苏颂冷哼一声,道:“我话就说到这里,你以及背后的什么人要是执迷不悟,不用章子厚出手,我以宰执的身份,会抢先一步送你们去岭南,甚至是詹州!”

    詹州,在后世的海南岛,宋朝最为偏远之地,是大宋朝廷以往对官员最为严厉的处罚。

    谢麟看着苏颂坚定之色,神情犹豫再三,道:“相公,我可以不说话,但阻止不了其他人。”

    苏颂道:“那你就看着其他人被我送去詹州!”

    谢麟脸角动了动,还是不甘心的道:“苏相公,而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们要是什么也不做,只怕詹州都是都去不了!”

    苏颂眉心厌躁,心里更是烦闷,道:“只要你们不乱来,就没事。章子厚,我还压得住他!”

    谢麟根本就不信,在外界看来,苏颂之所以还能坐在宰执位置上,无非是先前朝局还不稳,章惇已经逐渐掌控朝局,岂能容忍苏颂这个‘旧党’一直把持这个位置?

    苏颂不想多废话,道:“我去见章子厚,你告诉那些人,今天之内,撤回所有奏本,不要再写了。今天我要是再看到关于阿云案的奏本,不要怪我不客气。”

    谢麟刚要开口,苏颂已经拄着拐杖,径直出了值房。

    谢麟站在原地,看着苏颂的背影,神情怪异的自语道:“蔡卞关押黄履,你要关押我,到底怎么回事?”

    ‘新党’关押‘新党’,‘旧党’关押‘旧党’,两者不斗,反而内讧了?

    青瓦房。

    章惇刚刚回来没有多久,稍作休息就来了。

    蔡卞坐在他边上不远处的位置,想着之前不知道有没有说服苏颂,沉吟片刻,蔡卞从抽屉里拿出两道公文,站起来,递给章惇,道:“这个案子,要化解于无声。”

    蔡卞说着,就看到章惇正在写的奏本,瞳孔畏缩——是弹劾司马光的!

    章惇笔头不断,也知道蔡卞说的是什么,淡淡道:“我若手软,用不了多久,你我还得去岭南,凄凉老死在路上。”

    宋朝确实极少杀士大夫,但比杀还狠!很多人七老八十被折腾的调来调去,最终死在赶赴新任的途中。

    蔡卞心里叹了口气,道:“你先看看吧。”

    章惇快速写完,认真审视一遍,这才拿起蔡卞递过来的两道公文。

    不及看完,他猛的转头看向蔡卞。

    蔡卞点头,道:“我也是突然想到的,用不了多久,想到的人会越来越多。他们比我们人多,要是架起来,我们的处境会很难堪。”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打官家的脸

    章惇严肃的脸上变得冷漠,慢慢转回头,看着这两道公文。

    他没有看完就知道这是什么,因为这不是什么秘密,众所周知,只不过很多人暂时没有反应过来。

    章惇双眼闪烁厉芒,神色愤恨,怒声道:“该杀!”

    蔡卞知道章惇愤怒,沉吟着,道:“今天一早我见过苏相公了,他应该已经猜到。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态度,任由这样下去,你我怕是得自请流放。我将黄履放出来,你让他们收手。再与苏相公谈一谈,将一些人送出京,淡化这件事。”

    章惇神情严厉,转瞬压下了愤怒,冷静的思索一番,道:“没那么容易了。”

    章惇话语刚落,苏颂就走了进来。

    苏颂看着两人,从两人表情上也知道他们在聊什么,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还想继续争下去吗?”

    章惇面上难看,冷哼一声,道:“你们干的龌龊事,现在提都不能提了?”

    苏颂嘴角动了下,这件事着实没办法去分辨,涉及当初的那些人差不多都已作古了,他沉着脸,道:“我要知道你们想怎么做!”

    蔡卞默然思忖,目光看着章惇。

    章惇如果不肯罢休,那他们也没辙,真的要闹将起来,结局将十分的难料。

    章惇满脸厉容,心里将司马光等人恨死,咬着牙,脸角铁青,好一阵子,他忽然变得平静,盯着苏颂,冷声道:“苏相公,这件事难堪的不是我,是陛下!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陛下解释吧。陛下要是震怒,你不见得还能站着!”

    苏颂见章惇不给实话,暗吸一口气,压住烦闷,拄着拐杖,转身前往福宁殿。

    章惇说的没错,这件事的焦点已经不在这个案子上,而是在官家!

    蔡卞看着苏颂走了,双眼有些凝重,道:“你说,官家会怎么做?”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80
首页   上一页   ←   80/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