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85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置上,在高太后想来,赵煦这是要借刀杀人,利用朝臣的反对,公开处死赵颢,避开以侄杀叔的恶名。

    对这个儿子不满,高太后却也不能看着赵煦将他杀了。

    高太后仿佛能看到了那一幕,内心涌起愤怒,盯着赵颢,冷声道:“还不是你做的好事情!要不是你与那个贱人合谋,还害死了高公纪,官家怎么会记恨你?你这是自作自受!”

    赵颢跪在地上,浑身一颤,急声道:“母后,儿子也不想的,儿子有把柄在她手上。再说,再说那日儿子也不是要逼宫,是担忧母后安危,官家可能……”

    “闭嘴!”

    高太后脸色铁青,道:“官家再怎么样,我也是他祖母,他还能杀了我吗?”

    赵颢头磕在地上,满脸的惊惧之色,双眼却是十分的冷静,等了一阵,又颤声的道:“母后,官家,官家或许不敢对您怎么样,可他会杀我的,儿子,求您救救我……”

    高太后心里越发愤怒,冷声道:“收起你的心思,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赵颢双眼凝色一闪,继而急切的道:“母后,儿子只求苟活,做一个富贵清闲的王爷,我我可以立刻出京,再也不回来了……”

    高太后盯着赵颢,心里尽管愤怒,但到底是她儿子,深吸一口气,压着愤怒,道:“你要我怎么做?”

    她现在被赵煦软禁在慈宁殿,没有什么权力,她以往所依赖的朝臣,吕大防,范纯仁等人都被赵煦清洗了,范百禄就在眼前。唯一剩下的苏颂已经叛变,她根本没有什么能力去阻止赵煦。

    赵颢语气中有惊喜色,急声道:“母后,您到底是官家祖母,虽然过去有些苛刻,但终究是祖母,您要是开口,官家总得给您面子的……”

    周和在一旁听着,悄悄瞥着赵颢目露警惕。

    赵颢的话里,给他一种挑唆的感觉。

    高太后双眼冷漠,内心的怒意更多,盯着赵颢好一阵子,寒声道:“你真的愿意离京,再也不回来?”

    赵颢静了下,连忙道:“是是是,儿子愿意。”

    高太后又盯他一阵,道:“去吧,今后不得出府,还有,少跟一些人来往!”

    赵颢连忙磕头,道:“是是,儿子回去就闭门不出,听候母后消息。”

    高太后一脸冷色,看着赵颢战战兢兢跑出去。

    周和看着赵颢走了,神情不动,静静的看着高太后。

    高太后轻轻吐了吐了口郁结气,面上渐渐漠然,默默了好一阵子,道:“去,将朱太妃给我叫来,请来。”

    周和神色不动的抬起手,道:“是。”

    ……

    赵颢出了慈宁殿,走在出宫的路上,表情畏缩,心里犹自在思索。

    走到垂拱殿不远处的时候,他忽的停住脚步,眼神冷漠,片刻之后,他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塞入嘴里。

    他深吸一口气,脸上恼怒之色一闪而过,如刚才畏缩的走在路上,路遇黄门,宫女都是笑脸相迎。

    刚刚要穿过垂拱殿的时候,他骤然脸色苍白,双眼大睁,口吐白沫,直直的倒了下去。

    “燕王燕王……”

    四周的黄门,宫女见着吓了一跳,纷纷跑过来。

    赵颢倒在地上,剧烈抽搐,满嘴吐着白沫,脸色扭曲,但眼神里十分冷静。

    离的最近的青瓦房知道的最快,一个文吏急色的道:“章相公,燕王突然病倒在路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黄门已经就近安置,去找太医了。”

    蔡卞听着,放下手里的笔,面露思索。

    这赵颢病的真是时候,是地方。

    章惇面上淡漠,道:“让太医好好瞧瞧,瞧好了再出宫。”

    前台词就是,没好利索之前,就一直关在宫里。

    文吏听出来了,愣了下,连忙道:“是。”

    看着那文吏走了,蔡卞道:“他之前去慈宁殿,太皇太后会不会……”

    蔡卞言未尽,意却明白。

    会不会是高太后插手了,支的招?

    章惇剑眉微翘,眼神有厉色,道:“太皇太后已颐养天年,赵颢怎么会与她有关,不用多想。时间差不多了,请那些朝臣入宫吧。”

    蔡卞看着章惇侧脸,明显看到了一抹厉色,心里暗惊,这章惇不会要对高太后出手吧?

    蔡卞连忙按住内心惊慌,甩掉这个念头,想了想,道:“是到政事堂,还是垂拱殿?”

    章惇脸角如刀削斧凿,淡淡道:“紫宸殿。”

    紫宸殿,是朝议的地方,最为庄重,在那宣读诏书,将是最为正式,肃重!

    蔡卞想了想,道:“好,我让人去通知。对了,御史台那边闹的有些凶,要不要弹压一下?”

    章惇心里早有计划,直接道:“先让他们蹦跶。我们今年要做的事情很多,打好基础,为明年的变法革新做准备。先去紫宸殿吧。”

    现在朝廷里都已有了共识,那就是,今年不会复起熙宁之法。

    蔡卞点头,道:“我去请苏相公。”

    章惇拿起赵煦的三道诏书,目中平静如常,迈步出门。

    慈宁殿内,高太后听到赵颢突然病倒,气的将桌上的茶杯扔了出去,在地上摔的粉碎。

    “蠢货!蠢货!自以为是的蠢货!”高太后怒骂,满脸铁青。

    周和立在一旁,心里暗自摇头。这位燕王为了躲开这个大理寺卿,还真是狠得下心。只是这么做,会更加令官家警惕,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高太后发泄一阵,左思右想,到底不能让赵颢这样下去,道:“去,将人接到慈宁殿来。朱太妃……我亲自过去!”

    周和吓了一跳,道:“娘娘,您亲自过去?”

    高太后什么时候这么低声下气过?

    高太后面色铁青,心里也是恼恨,摊上这么一个自以为是的儿子,她能有什么办法?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吗?

    紫宸殿内。

    此时林立着四十多人,因为赵煦的改制,有一大部分官员没了资格,比如原三省,三司衙门等的高官,加上三衙被赵煦压着,也没能上朝。

    所以,现在站在紫宸殿的,基本都是六部七寺以及御史台等的官员,其中大部分是章惇,蔡卞等举荐的新党,还有一些是赵煦亲自点名的。

    再有一些不在,出京在外比如杨畏,许将,李清臣等人。

    一众人立着,他们几乎都知道来这里的目的,神态相对轻松,彼此交头接耳的聊天。对于眼前的事情,他们只字不提,全部都是政务上的。

    不多久,苏颂,章惇,蔡卞三人从外面进来。

    “苏相公。”

    “章相公。”

    “章相公。”

    “章相公。”

    “蔡相公。”

    满殿人,齐齐问好。

    三人面无表情,走到最前面,抱着板笏而立。

    三人刚站好,沈琦就在禁卫的护送下,大步进来。

    沈琦作为中书舍人,随着改制,位置一再凸显,已不容忽视了。

    沈琦瞥了眼满朝的人,心里暗突,这还是他第一次站的这么前。

    “旨意下!”

    沈琦定定神,朗声道。

    “臣等接旨!”

    苏颂,章惇,蔡卞领着六部七寺等高官,整齐划一的抬手而拜。

    沈琦拿过一道圣旨,摊开后,又看了眼下面,沉声道:“朕绍膺骏命……奸佞叠出,恶事横行,不愿加罪,奈何天怒人怨……司马光,范百禄等倒行逆施,罪不容赦……”

    苏颂举着板笏,即便早就知道这旨意,听着还是压抑难受。

    最后一个了。

    苏颂心里这么叹,也有不少人冒出同样的想法。

    不提死去多年的司马光,范百禄一去,高太后垂帘听政的痕迹,基本上就被抹除的干净了。

    沈琦读完第一道,就拿出第二道。

    群臣依旧举着板笏,第一道与他们关系不大,是处置范百禄等人的。

    沈琦再次朗声道:“朕绍膺骏命……朝纲之坏,法纪之乱,始于佞臣,盛于庸碌……众臣无睹,难辞其咎。特旨警示,凡我大宋臣民,须恪尽职守,持身守正,知有所为有所不能为,逞凶弄权,肆意坏政……”

    不少人面色发紧,身形躬的更多了一些。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围堵皇宫

    到了第三道旨意,就是今天的重头戏了。

    沈琦神色也肃了几分,摊开旨意,沉声道:“……大理寺为我大宋最高审断之所,任何人、衙门不得插手,干涉或者其他手段予以影响……大理寺由皇族兼任大理寺卿,设六少卿……分设京路府三级,再设巡回司,地方衙门不再分管审断……”

    即便在场的几乎都是‘新法派’,听着这道旨意,还是神情变幻,眼神凝色。

    一个拥有独立审判权,不受朝廷节制的大理寺,令他们不安,令天下百官惶恐!

    苏颂听着,神色肃重,他能预感到,这个大理寺真的改下去,将来一定会出很多事情,开封内外,整个大宋别想安宁了。

    章惇脸上的严厉之色更浓,眸光灼灼,似有利剑隐藏。

    这里面,心思最为复杂的,可能就算蔡京了。

    原本的三法司,随着大理寺的骤然抬升,拿走了太多权力,刑部已经沦落为‘侦捕’部门。

    原本是官家点名的第一人,不说没有像章惇,蔡卞一样拜相,连沈琦都不如,已经快被边缘化了。

    蔡京举着板笏,刻薄的脸角犹如铁铸,眼神闪烁着似乎下了某种决心!

    朝臣们心思各异,静静听着旨意。

    与此同时,蔡攸带着十几个皇城司禁卫,来到了范百禄府门前。

    范府,哭声一片。

    范大娘子拉着范百禄的衣袖,喊叫着道:“主君,你跟官家求求情,说说软话,我听说了,官家也没杀几个人,只要肯低头就没事了……”

    范大娘子身后,还有众多的范家人,以及一些门生故吏。

    他们欲言又止,神情担忧,恐惧。

    很明显,范大娘子的话,就是他们教的。

    范大娘子说着,一堆儿孙还跑过来,哭喊声一片。

    范百禄早就想通了,看着一群人从容一笑,道:“要论讲道理,你们比不过我的。你们放心吧,苏相公已经答应我了,不会牵连你们。该说的,我之前都说了,你们能听进多少,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范百禄说完,就推开范大娘子,转身拉开门。

    范家的哭喊声顿时更大,不少人甚至瘫软在地上。

    范百禄打开门,就看到了蔡攸。

    蔡攸看着范百禄以及身后,笑着道:“范相公,请吧。”

    范百禄走出门,对于后面的哭喊声充耳不闻,来到台阶前,看着熟悉的街道,风景,又看向蔡攸,道:“蔡家一门三杰,小心过满则溢。”

    蔡攸笑容越多,上前迎着范百禄,道:“范相公,你既然这么有自知之明,为什么还走到这一步?过满则溢了?”

    范百禄看着他,道:“眼下局势太乱,水太浑,等稍稍平息,一切都会清晰明了,你们蔡家藏不住的。”

    蔡攸懒得听范百禄讲道理,道:“还是请范相公跟我走一趟吧,去的慢了,上面怪罪下来,我不好受,范相公肯定更为难。”

    范百禄没理会他,看向皇宫,紫宸殿方向,道:“现在,怕是一言堂了。”

    蔡攸不想多废话,道:“范相公,走吧。”

    范百禄无非是路尽头的感慨,默默一阵,就走向台阶。

    皇城司禁卫立刻围住他,‘护着’他前往皇城司。

    这一幕,不知道被多少人看着。

    有人悲痛不忍,有人感慨万千,有人兔死狐悲,有人无动于衷。还有人要冲过来,暴打皇城司,但蔡攸早有准备,没跑掉一个。

    谢麟等人就躲在人群中,看到范百禄被带走,一个个脸色大变。

    几人不敢多待,连忙掉头离开。

    在一个茶馆的包厢里,大胖子不断擦着脸上的冷汗,道:“谢兄,你说怎么办,范相公被皇城司带走了,下一个会不会是我们?”

    “是啊谢兄,快想想办法吧,那皇城司我听说了,有进无出啊……”

    “谢兄,我听说,你与马帅有些关系?”

    “谢兄,我们可都是按你说的做了,你不能害我们啊……”

    谢麟这会儿也是六神无主,本以为法不责众,官家以及朝廷就不会轻易处置他们,谁知道范百禄这个中书侍郎,当朝相公说抓就给抓了。

    那他们这些人,算个什么?

    谢麟心慌意乱,强自镇定道:“诸位,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们分头行事,看有什么关系,全部用上吧,再不疏通,以后就没机会了!”

    众人一听,仿佛恍然大悟,连忙各自掉头奔走。

    谢麟看着他们走了,拧着眉头,自语的道:“我不认识马帅,倒是认识侍卫马司的都虞侯,不知道能不能有些用处……”

    原本的大理寺地方,附近的十几处民宅已经被大理寺买下,正在动工拆迁,上百个工人在忙忙碌碌,准备扩建。

    而御史台里,这会儿简直要炸开。

    一大群,二十多御史聚集在一起,满脸的愤怒,怒不可遏,桌椅板凳哗啦啦作响!

    “那个阿云案,怎么能是司马相公的错!”

    “大理寺本是三法司之一,现在抬升到一品,法度瞬崩,祖制何存!”

    “不行!绝对不行!三省,三司衙门,现在又到了大理寺,这样下去,朝廷还像朝廷吗?”

    “绝不能答应!那些变法的都是奸佞小人,不能相容!”

    “走,现在我们就去承情,否则就天下大乱了!”

    “大义所在,在所不辞!”

    “诸位,是我等杀身成仁的时候了!”

    “走!不能再等了!”

    众多人冲出了御史台,奔向皇宫。

    此时的紫宸殿内,群臣抬手,向着沈琦,沈琦手里的圣旨,沉声道:“臣等领旨!”

    沈琦将圣旨放到一边,继而道:“官家口谕。”

    在场的人都没想到还有口谕,哪怕是章惇也意外,看了眼沈琦,继续抬起板笏。

    沈琦面色凛然,似乎在学着赵煦的口气,道:“朝政败坏,腐朽成风的根本所在,是纲纪废弛,法度缺失。政事堂,重订朝廷纲纪法度,着重于惩处,颁布天下,警示百官,勿忘本心。”

    苏颂,章惇,蔡卞三人齐齐抬手,道:“臣等遵旨。”

    他们身后的六部七寺的尚书侍郎们,纷纷悄悄对视,他们有种预感,以往的好日子正在快速远离他们。

    沈琦看着这么多大人物向他躬身,心里十分紧张,还是强撑着道:“‘登州阿云案’,命大理寺重审,独立审判。凡干预司法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85
首页   上一页   ←   85/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