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86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关说,威逼利诱者,一律罢官夺职,下狱论罪,不问何职何人!”

    曹政连忙出列,道:“臣大理寺卿曹政遵旨!”

    沈琦看着曹政,又看了眼群臣,咳嗽一声,道:“没有了。另外就是官家的嘱托,希望诸位臣工,同心协力,尽快厘清朝政,稳住朝局,制定详细施政计划,莫令天下万民以及官家失望。”

    即便不是口谕,众臣还是连忙行礼,道:“谨遵圣谕!”

    沈琦不敢接,连忙抬手,快速离开。

    不等朝臣们松口气,章惇突然说话,道:“诸位,请到青瓦房,详细商讨一下时局以及未来施政的方针大政。”

    章惇的无冕宰执,大部分又是他的人,自然没二话。

    这时,皇宫前,慢慢的竟然聚集了上百人,在宣德门外,吵嚷着要冲进去。

    守门禁卫如临大敌,这些都是‘读书人’,他们不敢动刀兵,只能紧闭大门。

    慈宁殿内。

    高太后看着昏睡不醒的赵颢,面沉如水,心里愤怒一波又一波。

    他愤怒于赵颢的自作聪明,也愤怒于将赵颢逼到这种程度的赵煦。

    同样愤怒于赵煦抢夺她的权力肆意妄为!

    周和悄步从外面进来,瞥了眼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的赵颢,低声道:“紫宸殿……定下了。”

    高太后的表情越发愤怒,铁青一片,甚至能听到磨牙的声音。

    周和瞥着高太后的侧脸,忽的脖子发冷,悄悄站了回去。

    周和在宫里二十多年,深知高太后对‘祖制’的坚定维护意志。

    他不敢多想!

    这时,赵颢醒过来,睁着眼,似有些迷糊看了看,转向高太后道:“母后?我这是怎么了?”

    高太后看着他,神色难看,顿了一阵,才淡淡道:“太医说,你是肝气郁结,发泄出来,休养半年就没事了。”

    赵颢眨了眨眼,连忙道:“劳母后担忧了。”

    高太后内心怒火汹涌,语气也是不善,道:“老实在我宫里待着,没事不要出去了。”

    说完,她就起身离开。

    周和连忙陪着。

    赵颢看着房间里空了,这才轻吐口气,自语的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宫内宫外各有热闹,章惇充耳不闻,按部就班的为明年复起变法做着紧张的准备。

    赵煦还在城外军营,视察着军队。

    这时的齐州,抗洪的众人一片紧张。

    齐州府衙。

    赵似绷着小脸,坐在主位。

    他左右下首,分别是兵部尚书许将,工部尚书杨畏,礼部侍郎李清臣以及齐州知府季淋熙。

    许将看着手里有些湿漉漉的文书,道:“殿下,诸位同僚,虽然大雨停了,但水位一直居高不下,现在,必须要泄洪,工部选择了三个地方,预计在两天后泄洪,现在需要我们做的就是通知下游的百姓撤离,做好安抚,抚恤,不能闹成民变……”

    赵似端坐,决定完全是由许将,杨畏等人做出,听着许将的话,他静静的看着许将。

    季淋熙连忙接话,道:“许尚书,这件事齐州府来做,一定尽快说服百姓,加紧泄洪,不能再有大涝,否则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决堤了决堤了……”

    季淋熙话音未落,忽然有人急匆匆跑过来,急声大喊,踉踉跄跄,几次摔倒在地上。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狗胆包天

    季淋熙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吓了一大跳,连忙冲出来,道:“哪里决堤了?快说!哪里决堤了?”

    许将,杨畏等人同样是大惊失色,连忙跟出来,即便是九岁的赵似也是如此。

    如果有决堤,咆哮的洪水找到宣泄口,可能会冲出更大缺口,洪水汹涌而下,可不是淹没几个州府那么简单!

    河北东西两路,可能要大半被淹没!

    那样的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来人是一个指挥,他满头泥水,急声道:“殿下,诸位尚书,就在齐州府几十里外,原本计划泄洪点的另一边,方向是冲着京东东路去了……”

    季淋熙差点没站稳,满脸急色的道:“怎么会是哪里?那里水位低,堤坝高,不可能溃堤的!”

    京东东路也就是后世的山东半岛,与河北两路交界。京东东路一侧地势相对较高,洪水很难冲过去,但真要是出现缺口,洪水很可能会倒灌而回,漫出堤坝!

    那样的气势,季淋熙想想就头皮发麻!

    许将,杨畏等人更是面沉如水,洪水一旦决堤,想要再堵上就难了,缺口会不断变大,裹挟泥沙滔滔不绝之下,神挡杀神!

    赵似一直记着赵煦交给他的任务,忍不住的道:“诸位,现在怎么办?”

    杨畏慌乱,没了主意,看向许将。

    李清臣倒是忽然醒悟,道:“云捷军二十个指挥在那边,他们在干什么?”

    这个指挥连忙道:“末将来自对岸的清塞军,来之前就看到他们仓皇后退,其他的不清楚。”

    许将沉着脸,思索良久,道:“第一,快马加鞭,通知溃堤下游的百姓撤离。第二,我们要加紧在缺口下游泄洪,尽快撤离下游百姓。第三,命云捷军不惜一切代价,用所有手段,加紧堵住缺口,能堵多少堵多少!第四,命各军停止休息,再次加固堤坝!这天气,可能还会再下雨。”

    杨畏,李清臣齐齐变色,立即就道:“好,我们这就去!”

    季淋熙听到‘还会再下雨’,惊慌失措,不安的道:“下官这就去!”

    登时,齐州府衙内,本来镇定,从容的气氛,变得一片大乱。

    赵似紧绷着小脸,看向许将道:“许尚书,这样安排能挡得住洪水吗?”

    许将看了他一眼,肃色道:“这还得看缺口有多大,但奔向高的一面,问题应该不大。”

    赵似虽然小,还是听出了许将话里的不确定,不安,眨了下眼,道:“官家让我来巡河,不能这样干等着,我们去河边吧,哪怕鼓舞士气也好。”

    许将眼神诧异一闪,旋即道:“好,我让禁卫保护好殿下。”

    赵似学着赵煦一摆手,道:“不用,我不怕。”

    说着,他就拿过披风,自己裹上,大步向外面走去。

    许将看着他的背影,神色不掩饰的露出异色来。

    宗室里的极少有这么勇敢的,大部分耽于享乐,遇事就躲。赵似小小年纪能这般勇敢,还真是令他侧目。

    许将也只是诧异了下,旋之就跟着出门,连翻布置,安排。

    在河北两路,许将奉旨调集了两路,加上河北两路,总共四路,差不多七十个指挥,禁军、厢军、民夫近五万人。

    河北两路黄河段的各处人马迅速被调动,全力抢救,加筑河岸。

    随着黄河有决堤危险,河北两路以及京东东路都被惊动,各路州府全都动了起来。

    朝廷这次这么重视,不止调集了军队,两个尚书,连官家亲弟弟都派来了,谁敢不重视?

    但是就像许将所预料的,第三天,果然又下雨了。

    河北两路外加京东东路,三路如临大敌,投入更大力量抗洪救灾,动员的民夫以及军队更加的大了。

    许将以兵部尚书的名义,分别从三路调集厢军三万,林林总总,投入了十多万人!

    而开封很快得到消息,政事堂将开封,洛阳附近的军队迅速给派了过去。

    第三天,齐州府是大雨倾盆,雨势前所未有的凶猛。

    许将与赵似,走在河堤上,看着浑浊不堪,犹如巨龙咆哮的黄河,两人神情都是一片凝重。

    他们穿着厚厚的蓑衣,小指大的雨滴砸在身上也无所觉。

    他们身边处处都是搬运泥沙袋,挖掘泥土,搬运石头,滚木的士兵,民夫。

    走了好一阵子,季淋熙赶了过来,表情有些放松,带着笑的道:“殿下,许尚书,好消息,那处缺口总算是堵住了。”

    许将没有高兴,那处堵住了,可也已经淹没了不知道多少地方,他们原本计划泄洪的那个点反而不能轻易掘开,两边都已承受不住泄洪时的巨大冲击力。

    赵似有些似懂非懂,抬头看着依旧无休无止的倾盆大雨,道:“水位还在上涨,河堤能撑得住吗?”

    季淋熙笑容没了,咬牙道:“殿下,撑不住也得撑住!今年雨水太多,要是撑不住,河北两路至少会被淹没一半!”

    赵似是经常看河北两路的地图,听到那么大的地方可能被淹,脸色微变,抬头看向许将。

    许将思索一阵,道:“殿下宽心,我们已经在泄洪,上游也在排洪,压力没那么大。”

    季淋熙听着,当即振奋的道:“许尚书,当真如此?”

    许将淡淡的看了眼这位齐州知府,这位还真是不识趣。

    赵似在两人之间看了眼,道:“还要泄洪。”

    许将点头,看向季淋熙,道:“季知府,还要另选一个点,得快。”

    季淋熙马上道:“是,下官这就回去准备。”

    季淋熙刚走,一个郎中深一脚浅一脚的过来,抹了把脸,道:“尚书,永晟军那边有些麻烦,十几个指挥的士兵们不愿意动了。”

    一个指挥,领五百人。

    许将一点都不意外,直接道:“将他们调下来,分散打乱安置,京城殿前司那边的援军一到,让他们顺手带回去。”

    郎中又抹了把脸,道:“是。”

    这些天,赵似见了不止一次了,这些禁军,厢军相当娇贵,起初并不肯治河,还是许将威逼利诱之下才能才行。

    又过了两天,到了八月中,雨势稍减,黄河水位不再继续大涨,加上泄洪力度不断加大,水位逐渐平稳,令齐州府上下悄悄松了口气,睡眠严重不足的众人稍稍缓口气,睡的多了一点。

    中午的时候,兵部郎中带着一个浑身狼狈,身上有血的中年人,制服上看应该是一个指挥,急匆匆进入齐州府衙。

    “郎中,尚书刚刚睡下,还没有半个时辰。尚书已经几天没合眼了,没有急事,您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门卫低声说道。

    郎中眉头一皱,瞥了眼身边紧张忐忑的指挥,忽然道:“殿下睡了吗?”

    那禁卫愣住了,连忙道:“应该醒了,殿下这个时候,多半在给京里写信。”

    郎中拉过指挥,奔着赵似的房间。

    赵似本来正在给赵煦写信,听着郎中进来,放下笔,听着他们说。

    等他们说完,赵似还是有些不了解,疑惑的道:“你是说,上次的溃堤,是有人故意掘堤?为什么?是坏人吗?”

    这个指挥见赵煦只有九岁,但确是官家的亲弟弟,耐着心道:“具体原因不知道,我看到夜里有几十人悄悄扒开了河口让河水冲了出去。”

    赵似眨了眨眼,还是不明白,看向兵部郎中,道:“你听懂了吗?”

    其实,这个郎中也不知道,道:“殿下,此事是因为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在蓄意掘堤,必须阻止,这一次好在控制住了,下一次就未必了。”

    这次赵似能听懂,想了想,道:“请许尚书,杨尚书,李侍郎,季知府来。”

    赵似从来没有这样传过人,许将,杨畏等人被熟睡中叫醒,稍一清醒就暗惊,慌忙来到赵似的房间。

    等他们众人细细听过,纷纷神色惊变,继而面沉如水,细细推敲其中的问题。

    掘堤,黄河泛滥,对什么人有好处?什么人有这样的胆子,居然敢决堤!这样的后果,抄家灭族,谁能承受!

    杨畏,李清臣,季淋熙都百思不得其解,这是百害无一利的事,谁会做?目的是什么?

    许将满脸疲倦,双眼通红,心里飞速推敲着,看向那个指挥,道:“你可还有其他什么线索?”

    那指挥连忙摇头,道:“小人没有看到其他的。”

    许将默默点头,这么大的事情,必然隐蔽非常,能被人看到就已经不易,很难再有其他破绽可寻。

    杨畏想不通,直接道:“以轮休作为借口,将他们调开,暂时不动声色,等水位退了再祥查!”

    李清臣跟着点头,这确实是个办法。

    许将心里不安,抬头向季淋熙,道:“季知府,你有什么想法?”

    季淋熙作为地头蛇,却也想不透彻,摇头道:“他们挖开的是冲着京东东路,那在高地,不易造成洪灾,反而是对面,几乎都是良田,都在京城的达官贵人手里,即便有人要报复什么人,也应该掘开对面的才对。也不对,那里是我们选定的泄洪点,也用不着他们来掘……”

    许将听着脸色微动,心里好像抓到了点什么,却一闪而过,想不仔细。

    李清臣见许将沉吟不语,道:“许尚书,这雨就要停了,他们一计不成,可能还会再来,当务之急,还是要将云捷军调开,免得再出乱子。”

    许将微微点头,抬头看向其他人,道:“嗯,我待会儿亲自去。诸位再去巡视其他地方,暗中查一查,记住,不要打草惊蛇。”

    众人当即应声,没有再说其他,匆匆离去。

    只留下了许将与赵似。

    赵似还在思索,奈何他经历太少,转向许将道:“许尚书,这件事,有古怪。”

    许将何尝不知,单是敢于在这种情况掘开堤坝就不是一般人敢做的。

    但眼下却不能大张旗鼓的查,甚至露出查的口风都不行,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度过了汛期再说。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全数罢黜

    许将,杨畏等人不敢懈怠,对河北两路的黄河段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并更加认真对待。

    这才八月中,雨季可能要到九月中才能过去,还不是放松的时候。

    黄河经历了数次人为的改道,防洪泄洪能力大有问题,哪怕这次平安度过,后面也要花费大力气去整顿。

    一众人不敢懈怠,赵似更是在黄河两岸来来去去,代表赵煦慰问军民,鼓舞士气。

    开封城里,在军营待了几天的赵煦,刚刚回到皇宫,就接到了赵似,许将等人的八百里奏本。

    赵煦只是匆匆看了眼,猛的看向身旁的童贯,双眼跳动怒芒,道:“你说的是真的?”

    童贯深知其中有大问题,这也是赵似,许将等人派他回来的原因。

    童贯躬着身,道:“是。十三殿下与许尚书等人不敢隐瞒,第一时间派小人回来给官家报信。”

    赵煦猛一合奏本,冷声道:“真是好大的胆子!将三位相公叫来见朕。”

    说完,他快步向着垂拱殿走去。

    在他不断加码,显示重视的治河事上,居然有人敢掘堤!

    太胆大了!

    陈皮,童贯不敢多说,跟着赵煦回到垂拱殿。

    垂拱殿内。

    苏颂,章惇,蔡卞轮流看过赵似,许将等人的奏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86
首页   上一页   ←   86/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