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93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帝来见我们!”

    他对面的衙役特别有底气,瞥了眼四周墙壁,那后面都有皇城司禁卫,不冷不热的道:“想吃就这些,打翻了今天就没有了。至于官家,是你们想见就见的?等着!”

    衙役说完,转身就要走。

    一群夏人大怒,纷纷撸袖子就要围攻这个衙役。

    衙役脸色蓦冷,当即抽出腰间佩刀,冷声道:“敢乱来,格杀勿论!”

    嵬名阿山阴沉着脸,按住了其中一个人,寒着脸,道:“告诉你们皇帝,怠慢我大夏使臣,是要付出代价的!”

    衙役盯着嵬名阿山,道:“少来这一套!老实呆着,要是乱来,你们别想活着回去!”

    夏人大怒,哇哇大叫,却都被嵬名阿山压着。

    嵬名阿山深吸了口气,道:“我不为难你,你尽管去传话。”

    衙役冷哼一声,插回刀,大步离去。

    衙役走后,夏人其中一个壮硕大汉满是愤怒的盯着嵬名阿山。

    嵬名阿山强压胸内翻腾的怒火,阴沉着脸道:“我们不能空来一趟,等太后大胜宋人之后,看他们还怎么嚣张!”

    夏人这样一听,这才愤怒稍减,眼神里的杀意涌动。

    又过了几天,赵煦正在垂拱殿审阅政事堂上呈的‘方田均税法’,这个新法,主要是用来丈量全国土地,清算人口,用以整顿赋税,增加朝廷收入的。

    这是王安石时代的新法,确实有很大作用,但并没有完全尽全功,除了‘旧党’的全面抵触,还有就是宋朝的官制,地方上人浮于事,想要贯彻新法,简直难如登天。

    赵煦认真的看着,章惇等人新起草的‘方田均税法’显然有了一些改动。

    陈皮进来,道:“官家,鸿胪寺里的夏人,一个劲的要求见官家。”

    赵煦嗯了一声,旋即思索片刻,忽然道:“燕王那边怎么说?”

    陈皮缓缓低头,道:“燕王,又病了。”

    看着‘方田均税法’方略的赵煦眨了眨眼,自语般的道:“又病了?哼,让政事堂发布公告,就说燕王病重,太皇太后渴求天下名医。”

    陈皮怔了下,继而脑后阵阵发冷。

    赵煦的命令很快传到政事堂,政事堂那边还没有传话给开封府贴公告,慈宁殿就已经知道了。

    赵颢苍白的脸上,露出恍惚之色,道:“你说,官家说我病重,招募天下名医为我治病?”

    长史看着赵颢,不知道是不是心里问题,他觉得赵颢的脸,真的苍白了几分,犹豫了下道:“是。”

    赵颢有没有‘病重’,其实赵颢与赵煦都心知肚明,无非是装病躲大理寺卿的位置,但赵煦突然来这么一手,就足够令赵颢心惊胆战了。

    ‘病重’的消息传播开来,那病重不治就很自然了。哪一天赵颢突然死了,天下人也怪不到赵煦身上!

    赵颢慢慢皱起眉头,轻轻吐了口气,道:“当初还是做的露骨了一点,让我这大侄子记恨上了。”

    长史没有说话,涉及到‘皇位’争夺,再宽仁的皇帝也不会手软!

    想到这里,长史心里暗叹,上次向太后的谋划其实算是周全的,唯一的漏洞,就是那位官家突然表现出的果决,只身出现在宣德门下与他们对峙,破坏了他们的计划。

    赵颢默默思索好一阵子,道:“躲不过去了,还得找母后。”

    长史连忙上前,扶起赵颢。

    两人找到高太后的时候,就看到高太后正在逗一只猴子,极其高兴。

    “哎呦,这猴子,还真是好玩……”高太后手里拿着一个点心,随手扔出去,不远处艺人牵着的猴子,立马跳起来接住,吭哧吭哧的吃起来。

    高太后看的更加高兴,连呼‘好玩’。

    周和瞥着赵颢进来,又看了眼高太后,见高太后正高兴,他便没有提醒。

    赵颢站在不远处躬着身,苍白的脸上没有以往的畏缩,皱着眉,沉色稳重。

    好一阵子,高太后挥了挥手,笑道:“不行了不行了,再玩下去,老身非被乐死不可,今天就到这吧,周和,看赏。”

    周和连忙应着,将艺人带下去。

    大殿里,只剩下高太后,赵颢母子。

    赵颢上前,噗通一声跪地,道:“请母后救命。”

    高太后脸上的笑容满面敛去,面无表情的道:“现在知道怕了?不自作聪明了?”

    赵颢跪在地上,沉默很久,道:“孩儿已经没有那奢望,只求苟活。”

    高太后看着他,也不知信与不信,淡淡道:“既然官家说你病了,那就是病了,在我宫里好好养着,日后会好的。”

    赵颢听明白了,又一磕头,道:“谢母后庇佑。”

    高太后看了眼外面,眸中是一片冷色,慢悠悠的道:“官家要打仗了,你不要添乱,回去写一道请罪奏疏。”

    “是。”赵颢头磕在地上,恭敬的道。

    就在这时,一道信鸽突然飞入皇宫,带来了环庆路的一道消息:西夏大军提前到了,大战即将开始!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连下诏书

    ‘夏人突忽而来,已至韦州,战事提前’。

    信鸽很快被送到了赵煦手上,看着短短十几个字,赵煦深深吸了口气。

    苏颂,章惇,蔡卞三人肃色的站在赵煦桌前,神情各异。

    赵煦审视着了一阵这十几个字,抬头看向三位相公,道:“三位卿家,说说吧。”

    苏颂惯常沉默,蔡卞第一个开口,抬起手道:“官家,环庆路等目前策略是以守为主,这么多年了,守住是完全没有问题,请官家宽心。”

    蔡卞的意思,是宋朝这边主打的是‘防守反击’。从宋朝建国开始,与辽,而后是夏,打了近百年,大大小小数百次,尽管开封城不安,却从来不会有人真的想过,辽夏会打到开封城来。

    这是百年来的自信!

    赵煦不置可否,看向章惇。

    章惇剑眉倒竖,眸光灼灼,抱着手,声音平淡的道:“陛下,既然要打,那就好好打。我朝众志成城,加上吸取了元丰年间的败事教训,以章楶与北方五路将领的能力,臣以人头担保,这一战,绝不会败!”

    苏颂面无表情,皱眉的看向章惇。

    章惇在当着他们与官家的面前立‘军令状’,若是真的败了,事后哪怕有所缓和,这个朝廷他也是待不下去了。

    蔡卞跟着面露凝色,接着就道:“官家,我朝这次同心协力,动员二十万大军,北方精锐尽在,当是无忧,请官家安心。”

    赵煦神色暗动,蔡卞,这是在安抚他?怕他动摇吗?

    苏颂看了赵煦一眼,沉吟片刻,开口道:“官家,夏人这次是倾巢而出,我们除了战场上的应对,还可以通过辽国那边施压。”

    赵煦一怔,看向他,道:“这个怎么说?”

    苏颂道:“夏国近来内讧频频,对辽国诸多挑衅,若是我朝通过辽国施压,或许可以分散辽国的注意力,为前线减轻压力。”

    章惇余光瞥了他一眼,道:“休想。辽人想要的好处,半点没有!”

    赵煦听明白了,找辽人施压,还得付出不小的代价。不管是钱财还是各种互市的政策,亦或者那一份‘臣子’的书信,赵煦都不会给!

    赵煦抬手,示意苏颂不要再说,坐直的注视身前三人,沉声道:“事关与夏一战,所有决策,从机要房出,即刻起,朕坐镇机要房,所有事情,一律为机要房让路!这一战,朕要胜,要大胜,谁敢添乱,以叛国论处!”

    苏颂,章惇三人神色各异,肃色抬手,道:“臣遵旨!”

    赵煦望着外面,道:“陈皮,拟旨,晓谕百官,大敌当前之际,务必同心协力,不得内讧!”

    “遵旨。”陈皮应声。

    ……

    半个时辰后,政事堂。

    不大的政事堂会议室内,苏颂位于主位,章惇,蔡卞列于左右。

    六部七寺御史台等的尚书,侍郎,寺卿二十多人,恭谨的站在不远处。

    苏颂面无表情,道:“夏人来犯,陛下与朝廷意志坚定如山,绝不退让!朝廷必须戮力同心,众志成城,不得生乱!”

    众人齐齐抬手,道:“下官领命!”

    苏颂环顾众人一阵,瞥了眼章惇。

    章惇端坐,目光看着这些人,道:“第一,政事堂下令,朝野不得再争论,这一战已然开启,任何人胆敢拖后腿,视为投敌叛国论处!刑部,御史台,可先拿后禀!”

    黄履,蔡京出列,抬手道:“遵命!”

    “第二,户部尚书、兵部尚书列机要房,参预军机,统筹钱粮,兵甲等后勤调度,各部须定力支持,不得以任何借口敷衍塞责!”章惇道。

    “领命!”一众人齐齐抬手。

    章惇顿了片刻,道:“第三,开封城里外的兵力布置,包括皇宫将会重新调配,你们无需大惊小怪。”

    众人神色暗凛,没有说话。

    这里面的事情,太过复杂,他们不敢多想。

    “第四,”章惇面容严厉,道:“各部要加快处理好各部事务,不得拖延,尤其是钱粮,兵甲,地方上若是敷衍,要第一时间追责,立几个靶子,警示天下!”

    “是。”众多朝官心头凛然的再次抬手。

    他们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一次,朝廷是前所未有的动真格,在失去诸多掣肘以及官家坚定支持的情况下,章惇与政事堂能做的事情,远远超过以往!

    苏颂,蔡卞没有说话,坐看章惇的布置。

    章惇一连说了十几条,而后就等着这些人说困难。

    这场大会,从中午一直到晚上,地点从政事堂转移到青瓦房又到垂拱殿再到赵煦的书房,人数不断变化,几乎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政事堂就连续发布诏书政令。

    第一道,就是盖有赵煦大印的,对西夏宣战诏书。这种公然宣战诏书,以往从未有过,着实震惊朝野。

    第二道,就是‘动员令’,对北方五路进行人力物力的全面动员,已然成了一场举国之战!

    第三道,是对北方五路的官员进行任免,加章楶为‘兵部侍郎衔’、‘枢密院签事’,统领北方所有军民两政。

    第四道,朝廷将对‘改制’进一步强化,梳理权职,明确责任,加强与地方的联系,各路转运司的权职得到加强,俨然凌驾于各路州府之上。

    第五道,是对开封府所属的各府州县的知府,知县知州进行调配,对很多错综复杂的官职直接空置,任命了‘知府’、‘知县’,明确了权职,责任,任期等等。

    第六道,以‘云捷军哗变’为由,免除了‘三衙’除殿前司外的侍卫马军司,侍卫步军司的指挥使,副指挥使以及都虞侯等,权职暂由兵部代领。

    ……

    这一道道诏书,政令的发布,在朝野内外迅速引起波澜。

    这些诏书里面,不止大肆动员作战,违背宋朝以往的‘和为贵’国策,还在试图突破了‘祖制’,为变法做准备。

    哪一条都是‘旧党’以及保守势力所不能接受的,太多人心慌慌,朝日担忧,食寝不安。

    赵煦坐镇垂拱殿,不时来往于青瓦房,机要房,对各种事务进行了解,调整,处置。

    元祐七年,九月二十一日,大战开启。

    西夏在熙河路,泾原路,环庆路三路边境,分做五路大军,几乎是一种全面的进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杀鸡儆猴

    皇宫里,如临大敌。

    赵煦坐镇机要房,看着从各处来的情报,也盯着开封城的各种事态。

    慈宁殿外不远处。

    一个中年黄门,拿着鞭子,狠狠抽打着地上跪着的两个黄门,三个宫女。

    啪啪啪

    十几鞭子下去,五个人是皮开肉绽,血迹若隐若现,却没人敢吭声。

    中年黄门盯着五人,冷声道:“给我记清楚了,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这皇宫里,黄门令是陈公公,最大的是官家,再敢三心二意,我打死你们!”

    说着,中年黄门挥动鞭子,再次狠狠抽去。

    五个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啜泣不止。

    不远处围观黄门,宫女,缩着头,抿着嘴,脸上都是惊惧之色。

    宫外乱象是此起彼伏,风潮变幻,宫里也不太平,怪事跌出!

    中年黄门打了一阵,冷声道:“收拾东西,即刻出宫,还有什么同党,自己带着赶紧走。念着几年的情分我不追究了,要是再有糊涂的,直接通通杖毙了!”

    “谢给事!谢给事!”

    五个人连连磕头,惊慌又惊喜的爬起来,急匆匆跑走。

    中年人看五人的背影,冷哼一声,目光冷漠的环顾四周,道:“你们也给我听好了,老老实实做事,不要想有的没的,若是心怀不轨,做了糊涂事,不止你们的小命会丢,还会连累家人!”

    黄门,宫女神情变色,纷纷躬身。

    中年黄门又看了眼,转身离开,来到了垂拱殿正殿的侧门外。

    陈皮正站赵煦边上,他瞥了眼,对着赵煦微微躬身,悄步退到侧门外。

    中年黄门躬身上前,低声道:“已经做好了。”

    陈皮抱着手,眼神冷意森森,道:“便宜他们了。你继续盯着,再有跟慈宁殿不清不楚的,找个理由,杖毙几个。”

    中年黄门躬着身,低声道:“小的知道。另外就是,宫外进进出出不少人,那燕王府的长史最频繁,每天出入好多次。”

    陈皮回头看向垂拱殿里面,想了想,道:“燕王身份特殊,不能乱动,盯仔细了。另外,御厨,裁造院等也要盯好了。”

    中年黄门深刻的感觉到了宫里的肃杀气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道:“是,公公放心!”

    陈皮嗯了一声,不敢离开太久,交代几句便又回到垂拱殿,安静的站到赵煦身侧不远。

    赵煦正看着奏本,仿佛无所觉。

    慈宁殿。

    一片肃静,本来走动的黄门,宫娥不知道去了哪里,半个人影看不见。

    赵颢坐在床上,正看着书,忽然侧耳动了动,皱起眉。

    外面是一队队陌生,杂乱又整齐的脚步声。

    长史从外面匆匆进来,道:“大王,刚刚打了几个黄门宫女,现在,禁卫冲进来了,说是近来宫里不太平,保护太皇太后与大王的。”

    赵颢双眼睁大了一些,放下书,摇头道:“要说我这大侄子,行事大胆不说,处处还谨慎。他近身的禁卫是换了一批又一批,宫里的防卫也不时调配,真是谨慎的不能再谨慎了。”

    长史深为赞同,道:“我还听说,城外有两千人入城了,来自那虎畏军。一千入宫,一千归皇城禁军。”

    赵颢笑了声,感慨的道:“还真是里里外外,一点角落不落下。”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93
首页   上一页   ←   93/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