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94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赵颢说着,看了眼隔壁,道:“母后怎么说?”

    长史认真了一分,道:“太皇太后没什么话,但很生气。”

    赵颢不意外,掀开锦被要起身,道:“母后肯定生气,官家走的越来越远,不生气才怪。”

    长史连忙扶着。

    两天后,机要房。

    户部尚书梁焘,工部尚书杨畏站在赵煦的身前。

    杨畏一脸的凛然色,抬着手,道:“启禀官家,今年的汛期基本已经过去,河北两路不会再有大涝,请官家安心。”

    杨畏这个人虽然品行不太行,但能力确实有,这次治水,许将对杨畏的评价是‘衣不解带,夙兴夜寐,兢兢业业,一丝不苟’。

    赵煦微笑点头,道:“朕看过你们的奏本了,十三弟对卿家很是夸赞。卿家辛苦了,等边疆战事停下,政事堂会叙功。”

    杨畏面色从容,道:“臣不敢居功。”

    赵煦笑着,继而又一肃,道:“工部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杨畏稍稍思索片刻,道:“官家,工部目前有两大计划,第一个是对全国官道,桥梁等铺设,整修等。第二是以‘两河’为主的河道疏浚,目前工部在紧张做着计划,前期准备。”

    赵煦当即道:“侧重点,重点先是北方各路,要加强对各路,尤其是军队的支持。不止是对官道,还有城寨建设方面,工部也要给予支持,工部与兵部合议,拿出具体的条陈给朕看。”

    杨畏一躬身,长声道:“臣领旨!”

    赵煦嗯了一声,转向梁焘。

    梁焘抬手,却有些迟疑,道:“官家,今年的夏税目前上来的不足一半。除了汛期的关系,还有地方的故意拖延,按照往年惯例,到年底能上来八成左右。”

    宋朝国都开封城的位置,决定了漕运的重要性。宋朝赋税的绝大部分,高达八成的钱粮,是通过漕运。

    长江、黄河汛期一来,漕运受阻,必然会有所延迟。

    但到了临近十月,才上来一半,其中就大有问题了!

    赵煦能猜到一些,无非是那些‘旧党’故意的。

    他面色如常,淡淡道:“军饷有没有问题?”

    梁焘连忙道:“官家放心,军饷充足,并无不妥。”

    赵煦习惯性的右手捏了捏耳垂,道:“传话政事堂,以战事趋紧,地方赋税拖延为由,在职官员俸禄暂发一半,无职位的发三成。”

    杨畏神色立变,飞速又恢复如常。

    陈皮应着,快步出去。

    赵煦的目光,转向梁焘,杨畏左手边的人。

    这是枢密院承旨,他一脸坚毅表情,道:“官家,目前通往环庆路的情报站,信鸽等基本准备就绪,其他各路也在加紧准备中……”

    “嗯,其他问题呢?”赵煦顺手拿过茶杯的问道。

    承旨神情越发坚毅,道:“回官家,北方各路,尤其是环庆路附近,出现了大量的逃兵,大部分都是官宦,富家子第,各路以及州府等查报上来,大约有两千多人了……”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环州被围

    梁焘,杨畏听着这个承旨的话,神色暗凛。

    大敌当前,出现这么多逃兵,可不是好现象!

    赵煦虽然意外,但一想就能想通。这些享受惯荣华富贵,无忧无虑的日子的豪门士绅们,就算敌人打到家门口想的也是‘和为贵’,又怎么会愿意让他们的子侄去拼命打仗?

    回想着历史上,金人二围开封,朝廷上下依旧是‘和谈’一片,甚至撺掇皇帝去金兵营帐‘求和’的荒唐戏码,赵煦心里涌起怒气,看着枢密院承旨,淡淡道:“传旨给环庆路,凡是临战畏缩,逃逸乱军心者,斩立决!其家族三代以内,禁止科举,有官职者,罢黜永不叙用!”

    杨畏立马躬身,眼神慌乱。

    梁焘心里也急速思索,他家里有没有在北方当兵,会不会有逃跑回来的。

    这种情况下,官家可不会对他们容情!

    陈皮应着,已经转身出去了。

    赵煦看着那个承旨,道:“枢密院与兵部,联合商讨一个严格的军律出来,一定要严格。另外,军法处要加紧组建,由枢密院与各军双重节制,尽快做,呈递上来,朕要看。”

    “臣遵旨。”承旨抬手道。

    赵煦想了想,道:“关于环庆路的战报,不管是什么时候的,朕都要第一时间看到,另外,北方各路都进入战备状态,不得懈怠分毫!”

    “臣遵旨!”承旨道。

    在赵煦与他们说话的时候,宫里的‘鸽坊’信鸽扑腾的来来去去,带着各地的情报,不断汇集。

    黄门取下信纸,挨个记录,而后快速送到机要房。

    机要房的一个房间内,一群文吏正在奋笔疾书,对各种事情进行处理,而后送到各个房间,交给各个主事,然后汇总送给章惇或者赵煦。

    又过几天,深夜里,赵煦被急切的敲门声拍醒,外面响起陈皮的声音:“官家,夏人围困了环州。”

    赵煦正搂着孟美人熟睡,听着猛的睁眼,掀开被子就要往外走。

    孟美人连忙道:“官家,请更衣。”

    说着她顾不得没穿衣服,慌忙下床,给赵煦拿过衣服,为他穿起来。

    赵煦困意尽去,急急的穿着衣服,向着门外道:“章相公在哪里?不管他在哪里,传他来机要房,快!”

    “是。”陈皮大声应着,快步安排人传话。

    赵煦穿好衣服,一边弯腰穿鞋一边一只脚的要往外跳。

    孟美人顺手披衣,看着赵煦急切的背影,抿着嘴,面露忧色。

    赵煦赶到垂拱殿旁的机要房的时候,机要房内灯火通明,各个官员大气不敢喘,全是凝重色。

    他们看的赵煦披头散发的进来,连忙起身行礼。

    赵煦摆了摆手,在主位上坐下,道:“快说。”

    兵部朗中拿过一张纸,递过来,道:“官家,环庆路的信鸽,刚刚到不久。”

    赵煦几乎是抢过来,在灯下打开看去,只见上面是一行小字:七年十一月十八,夏围环州,进而攻木波镇,臣楶令坚守。

    就这么短短一句话,赵煦仔仔细细的看着,皱着眉头思索半晌,抬头看向郎中,道:“还有别的吗?”

    郎中道:“没有了。”

    赵煦眉头拧的更紧,面露沉色。

    环庆路,是环州与庆州的统称,环庆路被围,那么庆州与也有危险,其他各路的沿线州府同样受压。

    章楶这封信就是一个通报,没有其他战略战术的内容。

    赵煦不清楚具体情况,心里不安,道:“机要房,制作一份军中通信的暗语,尽可能复杂又简练,让通信的内容增加,尽快传给章经略,日后就这样传信。还有,给章经略去信,不要追问什么,要他尽可能的多汇报一些。”

    “是。”兵部郎中抬手,神色谨慎的离去。

    赵煦又拿着章楶这封信看,里面除了夏人围困环州,没有其他内容。

    就在赵煦沉思的时候,章惇从宫外急匆匆而来,不顾头上一脸燥热冷汗,抬手沉声道:“陛下,以章楶之能,节制二十万大军,汇集我大宋精兵强将,绝不可能一触即溃,请陛下宽心!”

    上次蔡卞就安抚赵煦,章惇又来。

    赵煦暗暗吸了口气,心里明白,这些大臣估计是觉得他年纪小,没有经历这些,会像前朝那些皇帝,未战之前雄心勃勃,一遇到半点困难就退缩,转向求和。

    一旦赵煦这个皇帝转向求和,朝廷里的风向会迅速转变,章惇等‘主战派’未必拦得住。

    赵煦摆了摆手,道:“坐下说。”

    章惇观察着赵煦的脸色,在一旁椅子坐下,回想着环庆路的地理,慢慢的道:“官家,北方五路城寨密集,又有重兵把守,环州未失,问题不大。”

    赵煦默默点头,没有说话。

    这一战,对赵煦,对大宋来说十分重要。对赵煦,关乎他能否拥有足够的威望,压住保守势力,推动改革。对大宋,若是继元丰年间的五路北伐大败后再败,对宋朝朝廷,军民的信心打击不可想象,或许永远都没有北伐之日了。

    赵煦沉思着,忽然一怔,看向章惇道:“你刚才说有重兵把守?为什么夏人还能畅通无阻的到达环州,更是包围了环州?”

    章楶的那封信赵煦看了好些遍,都能背诵了,这回还是下意识的又仔细看了眼。

    没有问题。

    章惇神情严肃,却没办法回答赵煦。

    在宋夏边境,宋朝建立了大量的城寨用以防守,这些是从庆历年间就开始的,数十年间,不可能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还让夏人轻易突破,以至于包围了环州府!

    赵煦看着章惇的神色,坐直身体,神情在幽暗的灯下微微变幻。

    章惇见着心头一跳,越发沉声的道:“陛下,夏人裹挟三十万大军,太后,皇帝亲征,边军有所不支也是自然,还请官家给章楶等众将一些时间。”

    赵煦看了他一眼,心里斟酌着,嘴上也缓慢的道:“朕不懂军事,不会打仗,所以不会外行干涉内行,朕不可以,朝廷也不可以。另外,朕要结果,不问过程。但章楶采用了什么战术,有什么战略,朕希望能知道。”

    赵煦越是这样说,章惇越不敢大意,他害怕赵煦如真宗一样大胜之下畏缩,何况这才开战开始,沉吟着,道:“陛下,章楶是臣同族之弟,他的能力臣十分清楚,也信得过。臣以人头担保,章楶绝不会怯弱,环庆路这一战,绝不会败!”

    赵煦见章惇一个劲的安抚他,肚子里一肚子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抛开这些,道:“这些,只有机要房可以知道,禁止外传。即刻起,机要房列入禁地,没有朕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出入!”

    章惇起身,抬手道:“臣领旨。”

    赵煦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道:“就我们君臣二人,没必要那么多虚礼。战事一开,必然诸多纷扰。你与蔡相公,苏相公等如果处理不来,可以举荐,政事堂满员是九人,你可再举荐两人。”

    章惇坐下后,沉默了会儿,道:“陛下,辅臣事关重大,又值此关头,需要慎之又慎,容臣等妥善商议。”

    赵煦点头,歪着身道:“这也是个好机会,趁机将改制后的权职梳理清楚,运作中有什么问题,加紧解决。用人方便,要吸取熙宁变法的教训,用能用贤,若是用错人被有心人抓到痛脚,朕也不能一昧袒护……”

    “臣明白。”章惇侧着身,伸着头,认真的聆听。

    熙宁变法是‘新旧’两党斗争最为激烈的时候,文人之间的的争斗,往往通过‘道德’来彻底否定对方。是以,从王安石以下,几乎所有人都被攻讦的体无完肤,一个个似是而非的谣言铺天盖地。

    王安石到底持身守正,没有被抓到把柄。但下面的众多人却不同,加上王安石性子执拗,对一些人极力袒护,这就是火上浇油,促使党争更为激烈。

    这也是神宗皇帝对变法产生动摇,王安石两度罢相,‘熙宁变法’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君臣二人在灯光下细谈,在外人看来,这两人就是头凑到一起,犹如老友一样在窃窃私聊。

    两人一直聊到天亮,这才分头行事。

    赵煦回到垂拱殿,按着心里不安,继续处理政事。

    章惇则若无其事,按照计划在政事堂召开列会,处理朝廷内外各种事务。

    但细微的变化的还是瞒不过朝臣,一个个目光都不自禁的投向环庆路方向,想要探寻大战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一天之后,为了缓解开封城里的过于紧张,赵煦带着孟美人,亲自在开封城里四处走动。

    先是去了相国寺祈福,又去了太学、国子监,最后还去了太庙。

    开封府知事韩宗道一路陪同,在傍晚,临近回宫的时候,他跟在赵煦身旁,慢慢汇报着开封城近来的事情。

    说了好一阵子,韩宗道忽然躬着身,道:“官家,开封城里纷扰诸多,巡检司又被刑部拿去,各州府官员新命,臣,着实有些力不从心了。”

    孟美人跟在另一侧,偏头看了他一眼。

    赵煦手里的折扇啪的一声,合在一起,脚步停下,道:“韩卿家,这是想要急流勇退了?”

    韩宗道神色微凝,道:“臣年老体衰,不堪重任。开封城事涉京畿,责任重大,臣不敢拖累国事,还请官家允准。”

    赵煦左手慢慢的扳着着折扇,梳理顺畅,轻声道:“韩卿家,你选了个好时候啊。”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诛心

    赵煦话音落下,跟随赵煦的一众人鸦雀无声。

    他们这位官家,可不是以往的大宋皇帝!

    陈皮低着头。

    孟美人紧抿着嘴。

    其他一众人纷纷躬身,大气不敢喘。

    韩宗道在这个时候‘急流勇退’,明摆着是给官家难堪。太多人心里担忧,恐惧,官家会不会在大街上,直接将号称储相的开封府知事给处置了!

    韩宗道听着赵煦平淡若惊雷的声音,脖子也是一冷,但他已经仔细盘算过,确定赵煦不会在这种时候把他怎么样,犹豫了片刻,抬着手,尽可能的谦卑道:“官家,朝廷诸事已定,有无臣并没有区别,臣会交代好事务,不会给官家添乱。”

    赵煦手里的折扇轻轻动着,发出轻轻的吱呀吱呀声,面上平静,心里在思索。

    高太后留下的朝臣,基本上被他清理干净,唯独剩下两个人:一个是现在的宰执苏颂,一个是储相的开封府知事韩宗道。

    韩宗道在这个时候选择辞官,应该是看清了大势下的明哲保身之举,并不意外。

    但赵煦怎么可能放他走呢?

    赵煦需要‘新党’的锐意革新,却也不等于一棍子将‘旧党’全部打死,这不止是政治要求,也不符合帝王术。

    赵煦啪的一声又打开折扇,笑着道:“韩卿家,正值改革盛举,怎么能急流勇退?朕加你为参知政事,承启朝廷改革。朝廷决定以开封府为改革试点,韩卿家总领此事。”

    孟美人暗暗松口气,立着不动。

    陈皮听着,嘴角笑意一闪而过。

    韩宗道是太皇太后留下的人,是‘旧党’大人物,要是这个‘旧党’大人物统领了‘新法革新’,那场面一定非常好看!

    跟随韩宗道一起的人心头顿沉,看着赵煦的背影,隐约有畏惧之色。

    杀人不过诛心,官家这一手,着实是快很准!

    韩宗道脸色变了又变,哪里能想到,官家不但没有顺水推舟的送他走,反而给他加官进爵了!

    只是,这个加官,不是他想要的!

    韩宗道沉色抬手,道:“官家,臣真的不能担当此任,还请官家另选贤良。改革事关社稷,请陛下三思。”

    韩宗道这是摆明了他反对重启‘熙宁变法’,坚辞不任了。

    赵煦怎么会给他机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94
首页   上一页   ←   94/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