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97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韩忠彦避而不见,来到了章惇府邸之外,坐在马车里,静静等着章惇下班回府。

    他这一等就是一夜,章惇居然没有回来!

    马车外一个老管家,看着紧闭的章府大门,回头向马车里,低声道:“主君,这章相公不可能不知道主君在门外,这是故意避而不见。”

    韩忠彦满脸疲倦,双眼通红,轻轻叹了口气,道:“罢了。去客栈,洗漱一番,天亮之后,进宫吧。”

    老管家变色,越发低声的道:“主君,是要见官家,还是太皇太后?”

    赵煦与高太后,现在俨然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政治态度,后一种有着巨大的风险以及危险!

    韩忠彦想到赵煦就回忆起紫宸殿,腿上隐约湿漉漉的,内心烦躁,眉宇拧结,沉思良久,道:“不见太皇太后。”

    现在,他去见高太后没有任何意义,除了火上浇油。

    老管家这才放心,连忙应着,调转马车前往客栈。

    这会儿赵煦已经起床,简单吃了点东西,活动一下,便来到了机要房。

    随着各路情报站的组建,从环庆路方向来的情报是越来越多,尽管没有涉及到环庆路具体的战况,还是能从中看到一些什么。

    赵煦慢慢的翻着,推断着环庆路的情形。

    折可适、种师道都在环庆路,虽然具体布置在哪不清楚,但他们一直没有军报,那就说明决战还没有开始。

    尽管心中迫切想要知道,赵煦还是强自镇定着,慢慢翻阅,不时安抚一下机要房里的人。

    章惇,蔡卞近乎住在青瓦房,不时会来一趟,请示些事情。

    辰时刚过,就要黄门来报:“启禀官家,韩忠彦韩相公入宫,求见太妃娘娘。”

    赵煦抬起头,清醒了下头脑,而后一怔,道:“你是说,他求见太妃?”

    黄门躬着身,道:“是。”

    赵煦坐直身体,眨了下眼,旋即不自禁的感慨的笑道:“还真是无孔不入啊。”

    机要房里的人悄悄抬头看向赵煦,慌忙又低头,装作十分忙碌的样子。

    赵煦心里默默盘算一阵,看向那个黄门,道:“让他去吧。陈皮,你去青瓦房走一趟,给章相公说一说,对于一些被罢黜或者致仕的官员定一些规矩。”

    门外的黄门应着,快步离去。

    陈皮跟着侧身,出了机要房前往青瓦房。


------------

第一百八十章 讳莫如深(第三更~)

    陈皮到了青瓦房,将赵煦的话转述给蔡卞与章惇,没有多停留,快速又走了。

    章惇自然知道韩忠彦回京,也知道韩忠彦昨夜在他府外等了一夜。

    此刻韩忠彦去了庆寿殿,皇帝的传话,自然针对的也是他。

    章惇思索片刻,与蔡卞道:“传话给吏部,御史台,命他们二部合议,尽快上奏政事堂。有三条,第一,罢黜、致仕官员可以密奏上书言事,不得公开评论朝廷大政方针。第二,朝廷四品以上官员,出入京城须提前禀报,得到政事堂允许方可。第三,考铨法要加快进度,官家说的‘责任到人,严禁推诿’要落实清楚。其他细节,由他们详议。”

    蔡卞听着记着分辨着,而后道:“晚上,我去见林希与黄履。对了,吏部打算着手裁减冗余官吏,前期两千人,你怎么看?”

    章惇道:“我觉得是少了!不过,他们要求稳就先稳,等环庆路战事定下再说。”

    蔡卞也是这个想法,道:“好。我待会儿拦住韩忠彦,看看他见太妃娘娘谈了什么。”

    章惇冷哼一声,道:“有什么可问的,无非是请太妃给陛下施压。”

    蔡卞有些警惕的道:“那也要看他的目的,官家向来孝顺,时不时前往庆寿殿问安,若是太妃娘娘开口,官家多半为难。”

    章惇双眸泛起冷意,道:“不用问了。你通知蔡京,待会儿韩忠彦出宫,就立即将他送回原籍,命当地知府看着。”

    蔡卞皱了皱眉,道:“这样是否不太妥当,怕是会引起一些麻烦来。”

    章惇道:“我没空理会他们,麻烦就让蔡京挡着。我待会儿去一趟户部,今年的税收问题太多,各地方以及各路转运司需要大力整顿。”

    蔡卞提醒道:“今年的事情太过复杂,莫要操之过急,梁焘等人压力巨大,施压过多会适得其反。”

    章惇已经站起来,言辞果断的道:“我心中有数,分头行事吧。”

    蔡卞这才放心,与章惇一同离开青瓦房,分别行事。

    这时,赵煦已经在垂拱殿,他要批阅的奏本越来越多。并且关于‘新法’的内容是日渐丰富,他要付出更多的精力。

    韩忠彦在庆寿殿待了足足半个时辰,在两个庆寿殿黄门的陪同下,离开出宫。

    刚到宣德门外,就看到蔡京单枪匹马的立在不远处。

    韩忠彦看到蔡京,神情微霁。

    他厌恶蔡京,这个人两面三刀,是个十足的奸佞小人。

    韩忠彦心里同样清楚,蔡京出现在这里,多半是秉承了宫里某种态度,还是走了过去。

    蔡京两鬓白发更多,脸角更加的刻薄,看着韩忠彦走过来,面色淡薄——他一样厌恶韩忠彦。

    元祐这七年来,他之所以四处漂泊,居无定所,韩忠彦在里面也有大功劳!

    蔡京站在马车旁,语气无喜无悲的道:“奉命送韩相公回乡。”

    韩忠彦倒是没想到宫里做的这么决然,才进了一次宫就要赶他出京。

    他脸角鼓动了下,道:“是官家的意思还是章惇的意思?”

    蔡京没空跟他废话,道:“请韩相公上车,会有刑部以及宫中禁卫护送,确保韩相公安全回乡。”

    韩忠彦看着蔡京,又转头看向宣德门以及偌大的皇宫,心里忽然渐渐沉重。

    不管是官家还是章惇,这般毫不客气的驱赶他,说明宫里要做的事情已经十分坚定,容不得他多置喙半分了。

    容不得他,也容不下太皇太后时的诸多‘旧人’。

    “我要见官家。”韩忠彦看着蔡京道。

    蔡京淡淡道:“韩相公不必挣扎了,请吧。”

    韩忠彦脸角绷了绷,沉沉的内心陡然泄了口气,神色苍老了几分,默默一阵,上了蔡京准备的马车。

    到了这种时候,他已经不是曾经煊赫的枢密使,没有什么能力抗拒了。

    蔡京当即一挥手,道:“启程。”

    马车动起来,刑部衙役,宫中禁卫,护送着马车出城。

    不远处,似乎有人注意到,却没人上前。

    韩忠彦来的没有什么动静,走的同样是平静无波。

    开封城里的很多人,都不知道韩忠彦曾经来过。

    ……

    赵煦在垂拱殿没多久,就又回到了机要房——许将来信了。

    赵煦看着许将的信,他的内容比较多,是一封破译后,相对完整的信,足足五六百字。

    赵煦认真的看着,他身前是机要房一堆人。

    许将这封信写的比较多,有熙河路的。进攻熙河路的夏军受挫,已经离开,转向环庆路。

    也有环庆路的。环庆路章楶采用的是‘诱敌深入之策’,他命令几个关键城寨坚守,同时令折可适、种师道等率军时战时退,又有各军尾随,埋伏。

    木波镇是一座坚城,易守难攻,如果夏军无法攻破木波镇就难以向南寸进,是扼守环庆路的要道。

    如果夏军无法突破,那只有退军一途。

    章楶等人在筹谋,静候时机。

    仔仔细细揣摩完这封信,赵煦心里大定。

    他对许将十分信任,这个人行事果断,谨慎,不会信口开河,为了安抚他以及朝廷胡乱搪塞。

    看完许将这封信,赵煦默默估算时间,夏人进攻木波镇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可能长时间耗下去。

    “就这几天了吧……”

    赵煦自语,暗暗又紧张起来。

    真的要是决战,究竟谁胜谁负呢?

    赵煦还没思索停当,陈皮从外面进来,瞥了眼四周,在赵煦耳边低声道:“官家,九殿下与十三殿下在福宁殿蹴鞠,一言不合打起来了。”

    赵煦猛的站起来,边向外走边道:“人没事吧?为了什么?”

    陈皮跟在身后,道:“没事没事,就是磕破了点皮,就是蹴鞠事,太妃娘娘已经过去了。”

    赵煦深吸一口气,面色不渝。这两个小混蛋成天惹事,得好好治一治了。

    赵煦赶到福宁殿的时候,就看到球场上二十多人踢的十分激烈,赵佶,赵似来回奔突,完全不像刚才打过架的样子。

    朱太妃站在球场外,一脸担心,不时的喊一声。

    赵煦走过来,一众人看到赵煦,连忙停下来行礼。

    赵煦摆手,向朱太妃道:“小娘,您怎么来了?”

    朱太妃蹙着眉,神色愠恼,道:“他们才九岁,你就让他们跟这群禁卫蹴鞠,万一撞到了,磕绊了怎么办?你让他们赶紧给我停下,我带他们回宫。”

    赵煦一愣,朱太妃还是第一次对他发脾气,又看向球场上走过来的两个小家伙,咳嗽一声,陪着笑道:“小娘不用担心,朕一直让人看着他们。”

    朱太妃哼了一声,看都不看赵煦,直接对着赵似,赵佶,一脸心疼的道:“快,跟我走,我让太医给你们看看,今后这蹴鞠就不要玩了……”

    赵佶与赵似站在一起,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仰着小脸,露出讨好笑容来,余光却看向赵煦。

    赵煦不太清楚朱太妃为什么突然对他生气,这两个小家伙不是好好的吗?

    赵煦陪着笑,道:“小娘,就在我这里看,天色也晚了,小娘,在我殿里用膳吧……”

    朱太妃理都没理赵煦,直接上去拉过赵似与赵佶,往庆寿殿方向走去。

    赵似与赵佶被朱太妃拉着,满脸不情愿,还想玩,却找不到什么借口,只能苦着脸,眼巴巴的看着赵煦。

    赵煦看着朱太妃的背影,一头雾水,与边上的陈皮道:“小娘这是怎么了?宫里还有其他事情吗?”

    陈皮想了想,道:“除了韩忠彦入宫以及刚才二位殿下打架,没有其他事情了。”

    赵煦听着,若有所思。

    赵似与赵佶打架并不是多大的事情,九岁的小孩子,再打又能怎么样,何况还有一群禁卫看着。

    “难道是韩忠彦……”

    赵煦自语,思索着,道:“韩忠彦出宫后,小娘还做了什么?”

    陈皮道:“是太妃娘娘亲自送韩忠彦出的宫门,其他就没有了。”

    赵煦知道朱太妃一向远离朝廷,也不喜欢掺和,韩忠彦说了什么,能让他小娘有这么大反应?

    不等赵煦想明白,一个黄门急匆匆过来,道:“启禀官家,太学,国子监以及众多候补官员堵住了开封府。”

    赵煦皱眉的看向他,道:“是为了朝廷改制以及削减俸禄的事情?”

    黄门道:“是,有一百多人,群情激奋,与衙役纠缠在一起。”

    赵煦正恼火,顿时冷着脸,道:“命刑部将带头的几个拿下,严肃处理!通知政事堂那边,好好研究一下,拿出一个方案来!”

    陈皮有些担心,道:“官家,外面本来就沸沸扬扬,要是刑部抓人,怕是会闹腾的更厉害。”

    赵煦摆手,转身回垂拱殿,道:“让他们闹去,只要闹不到宫里来就行。”

    陈皮欲言又止,只得跟上。

    赵煦刚刚到垂拱殿坐下,机要房又有了新的情报。

    赵煦来到机要房,看着一个个送过来的翻译好的纸张,神情肃然。

    这些情报都是来自于熙河路,鄜延路等,这些情报显示,夏人加强了进攻,有策应环庆路的意图。

    而环庆路的情报少之又少,讳莫如深。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胜了!

    兵部郎中站在赵煦身前,抬着手,肃色道:“官家,夏人看似撤走了熙河路的一路,但在环庆路周边却加强进攻,这或许是个好消息,说明夏军主力遇挫,需要从其他方面想办法。”

    赵煦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道:“这么看,确实如此。但也不能掉以轻心,三十万大军,哪怕真实的只有十几万,也够环庆路承压的。”

    虽然赵煦给章楶调配了二十多万大军,但要防守各个城寨,分散在熙河路到鄜延路的边境,章楶能灵活调派的,或许还不到八万。

    兵部郎中看着赵煦,继而躬身立着。

    赵煦看出来了,道:“有什么话就说。”

    兵部郎中越发躬身,抬着手,尽量让他的语气显得平静,道:“官家,城外的虎畏军是否可以调派支援,即便不真正参战,鼓舞士气也是好的。”

    赵煦面色不动的审视他片刻,慢慢的说道:“虎畏军刚刚组建没多久,不能轻动。”

    “臣明白。”兵部郎中道。

    赵煦又观察了他一阵,道:“去吧。”

    “是。”兵部郎中心里有些惊悸,强按着不安。

    虎畏军,是目前能够弹压开封城异动的,绝对听命于赵煦的唯一一支军队。楚攸手上的殿前司两万人,赵煦都没那么信任。

    毕竟,里面太多的是高太后的人,楚攸能勉强控制住,却不是绝对万无一失的。

    眼见环庆路就要有结果了,赵煦没心思管其他,直接让陈皮将奏本搬到了机要房,坐在一个小房间内,一边做事一边盯着。

    章惇,蔡卞等人回来,还算是稳得住,汇报了一些情况,便各自继续忙碌着。

    一连又过了两天,在赵煦以及众多朝臣焦急等待中,终于等到了环庆路的奏报。

    ——这是许将与章楶的联合捷报!

    赵煦拿着看,双手都在颤抖,苏颂,章楶,蔡卞挤在他身后,努力凑过来,睁大眼睛盯着。

    赵煦一目十行,飞速看着,匆匆看完,顿时大喜,大喝道:“好好好!传旨,嘉奖!重奖!奖什么都行!”

    赵煦激动的呼吸急促,语无伦次。

    苏颂七十岁多了,老眼昏花,眼见赵煦这么激动,心痒难耐,竟然出手,从赵煦手里‘抢过’奏报。

    章惇,蔡卞两人一样急不可耐,绕过赵煦,站到苏颂身边,伸着头看起来。

    赵煦不以为忤,双手摩擦着大腿,犹自激动不已。

    不多久,蔡卞就看完了,面露振奋,向着赵煦抬手道:“官家,章经略在环州大败夏军,收复旧地,连克数十寨,更是差点生擒夏人太后,是大捷!大功!”

    赵煦连连点头,满脸笑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章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在环州大败夏军,斩敌无数,将夏人赶出边境,更是探入夏国境内,占据了诸多要地!

    苏颂仔仔细细的看完,紧绷的老脸长松一口气,将奏报扔给章惇,抬手向赵煦深深拜下,沉声道:“恭贺官家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97
首页   上一页   ←   97/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