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吧小说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宋煦_分节阅读_第98节
小说作者:官笙   内容大小:2.64 MB   下载:宋煦Txt下载   上传时间:2021-03-04 12:49:24
!”

    章惇还没看完,接过来,睁大眼,仔仔细细看到最后一个字,脸上的担忧尽去。眸光炯炯,内心澎湃如潮。他不止在振奋于章楶不负众望,大败夏军,更在于,这一仗胜利后,他将更有能力推动恢复‘熙宁之法’!

    赵煦还是有些难以平静,对三人摆了摆手,将许将与章楶的联合奏报再次拿过来,按耐激动,再次认认真真的审阅。

    奏报里说,折可适率部在洪德成埋伏,又有将领佯装败退,将夏军一直引到木波镇,同时章楶命人驻扎在肃远寨,悄悄拦住了夏军的归路。

    夏军久攻木波镇不克,只能后退,种师道等率军尾随,折可适在洪德成率军杀出,夏人命数万铁骑断后,宋军六万人死战不退,大破夏军于洪德城外。

    夏军死伤无数,践踏,坠崖不知道多少,甚至于夏人太后都差点没能走脱。

    章楶率军追杀,一路将夏人全部赶了出去,并且迅速占据了数十处要塞!

    赵煦哪怕看过一遍,还是激动不已,深深吸了口气,笑着与苏颂,章惇,蔡卞,道:“三位卿家,你们说,该怎么赏?”

    苏颂神色松缓,听着赵煦的话,瞥了眼章惇,道:“官家,章楶此番大功,乃我大宋数十年未有,当重赏。臣建议,加集贤殿修撰,知应天府。”

    赵煦一怔,这算什么?

    蔡卞倒是迅速反应过来,见赵煦疑惑,悄悄看了眼章惇。

    章惇面无表情,严肃的双眼里似也有思索之色。

    赵煦接到蔡卞暗示,跟着反应过来。

    章惇与章楶是堂兄弟,章惇已经是实际上的宰执,章楶在西北手握重兵,战后叙功,既不能继续留在西北,也不能调回京。

    不说两兄弟同入中枢太过扎眼,单说这样的一文一武,任谁能安心?

    赵煦瞥着章惇,沉吟片刻,道:“具体封赏由政事堂来列,朕不管你们怎么想,该有的功劳,一点都不能抹杀!要章楶,许将等上奏清楚。另外,命章楶尽快收拾残局,带着诸将回京领赏!”

    章惇无所觉,倒是苏颂更为了解赵煦,从赵煦的沉吟中就能猜到一二,道:“官家,章楶是该重赏,但不能留在京中!若是留下,这对章楶,对章惇,都不是恩赏。”

    苏颂说得很清楚,章楶一旦回京任要职,两兄弟皆列中枢,以大宋朝廷向来的‘小心谨慎’,势必是轩然大波,将来或许会害了这两兄弟!

    章惇继续面无表情,这件事,他不能开口。

    蔡卞张了张嘴,没有说出声。

    章楶的能力毋庸置疑,哪怕没有这次大捷,章楶的才干也早已证明,步入中枢拜相完全够资格。

    只是,有了章惇这个‘事实宰执’,章楶又在西北领有二十多万大军,这样的两兄弟一同拜相,着实令人心惊与不安。

    赵煦自然知道他们的心思,目光在三人脸上搜寻,心里慢慢的转动,继而沉声道:“朕,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大宋是堂堂天朝,岂能因为一点猜忌弃贤能于不用?这件事,你们无需多言!待章楶回京,章惇解去枢密院副使,章楶任枢密使!不得多言,朕是天朝之君,当有天子的气魄!你们是天朝重臣,也该有重臣的胸襟!斤斤计较,处处防范,就知道在窝里逞凶斗狠,对外就卑躬屈膝,能有多少出息?更不会有什么雄图大业!将你们的眼光,给朕看的远一点,放的大一点!”

    苏颂,章惇,蔡卞三人神色惊变。

    皇帝的话,没有什么慷慨激烈之言,但却仿佛有一道宏图画卷在他们眼前展开,烘托出他们的狭隘与自私。

    不远处的一些文吏听着,怔怔出神,忽然间坐直身体,面露凛然之色,心里豪气顿生。

    苏颂张嘴就想反驳,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章惇目光灼灼,教书匠般严肃的神色,陡然绷直如铁,猛的抬手而拜,声音坚定如磐石,道:“臣章惇,领旨谢恩!”

    蔡卞看着赵煦,心里是此起彼伏,无数念头涌动。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畏威而不怀仁

    这一天的傍晚,永乐城。

    这里一片狼藉,处处是火光浓烟,碎片瓦砾,残肢断臂,鲜血遍布。

    宋军在来来回回的搬运着尸体,打扫战场。

    章楶与许将并肩立在城头,眺望着西北方向。

    章楶脸角坚毅,目光如炬,一直盯着西北,夏人的国都兴庆府离这里并没有多远。

    许将看了眼章楶,笑着道:“拿回了永乐城,想必官家一定很高兴,足以告慰神宗皇帝了。”

    章楶嗯了一声,白发有些散乱,随风飘飞。

    永乐城丢掉已经有好些年头了,当年神宗皇帝一直致力于北伐,命人铸造这座战略位置险要永乐城。

    元丰五年,夏人发兵二十万攻打,永乐城失陷,军民死伤二十多万,神宗皇帝当朝痛哭。

    许将转头看向其他各处,见来往军民匆匆,道:“葭芦、米脂、浮图、安疆四镇都已经拿回来了,各处战略要地都已经拿到手,日后就不用那么被动了。”

    葭芦、米脂、浮图、安疆四镇是在元祐初,高太后以及司马光等人做主,割让给夏人,以求罢兵才失去的。

    章楶道:“夏人身为蛮夷,不服教化,好利畏威,必须要给予足够的惩治,打的他们不敢肆意妄为,这样才能保证边疆稳定,否则刀兵无休无止。我的想法是,既然不能一击功成,就要逐步蚕食,遏制住各路要道,接连出击,日损月消,这夏人必亡!”

    许将看着章楶,想着朝廷以及赵煦,道:“官家以及朝廷诸公都不是激进的人,应该不会逼迫你尽快出兵灭夏,可以从容的来。夏人这次虽然败了,但并没有伤筋动骨,须要再谨慎一些。”

    虽然这一次章楶大败夏军,宋朝这边也不会膨胀的就要去灭夏。

    这一次,主要还是战略战术上的胜利,夏军没有伤筋动骨,加上元丰五年五路伐夏的大败,宋朝还没有足够的底气能够灭夏。

    这时,有一个侦骑跑上来,单膝跪地,大声道:“启禀经略,种将军,折将军在凉水河斩敌五千。敌据河以守,不可追,二位将军请命返回。”

    章楶点头,看了眼渐黑的天色,道:“传令各军守兵,严密监视夏人动向,各军晚上轮流休息,谨防夏人去而复来夜袭!”

    “是。”侦骑应着,大步离去。

    许将前后看了眼,道:“趁着天还没黑,去其他城寨走走。”

    章楶看着许将,道:“晚上要见诸将,还请许尚书到时在官家以及朝廷面前多多美言。”

    武将的功劳在朝廷文官眼里向来是大打折扣,何况大宋向来重文抑武,一个不好,功劳没有还有可能被问罪!

    许将微微一笑,道:“我会据实奏禀,章经略放心。”

    章楶抬了抬手,没有多说。

    许将与章楶并肩下了城墙,心里也在思索着北方五路的后续安排。

    此番大胜,朝廷肯定会更加重视,加强布置,以备将来伐夏。那么,对于这五路的一系列的经略,将帅的安排,将要做认真、通盘的考量才行。

    开封城内。

    环庆路大胜的消息还没有传出去,赵煦,政事堂要趁机做些布置。

    鸿胪寺。

    嵬名阿山被困在这近一个月,对外面的消息一无所知,越发暴躁,近乎要失控了。

    小院内,一群夏人百无聊赖的在玩着摔跤,另一群人则吵吵嚷嚷。

    嵬名阿山坐在凳子上,抬头看着夕阳降落,心里越发的燥热,双眼阴翳,道:“还没有什么消息吗?”

    他身旁一个侍卫,道:“没有,宋人看的很紧,外面进不来,我们也出不去。”

    嵬名阿山默默推算时间,心里莫名的有些慌,突然起身,道:“跟我来!”

    院子里几十人听着他的话,早就按耐不住,纷纷跟着他,向着门口走去。

    他们这一动,门外的鸿胪寺衙役,以及四周的皇城司禁卫迅速动了起来,一些短弩长箭,纷纷悄悄对准了他们。

    不少夏人一惊,纷纷顿步。

    嵬名阿山仿佛没看到,径直来到门口,手里还提着凳子,看着如临大敌模样的鸿胪寺衙役,冷声道:“我要见你们皇帝,至少要见一个相公,今天如果见不到,你们就将我们全部杀死在这里吧!”

    说着,嵬名阿山就要强闯。

    他身后的夏人胆气升腾,跟在他身后,一副要决然拼命模样。

    衙役见着,神色凛然,对视一眼,见着这帮夏人真的要拼命,其中一个竖起长枪,喝道:“你们不准动!等着,要是敢乱动,格杀勿论!”

    嵬名阿山盯着他,道:“告诉范祖禹,我一定要见说的上的话的人,否则今天就是死也要闯出去!”

    衙役警惕着,稍稍布置一番,快速离开。

    嵬名阿山看着他的背影,转头看向四周,看到皇城司禁卫已经站到墙头,一根根箭矢对着他们,可见的就有五十人,眼神冰冷,心里那股不安越发强烈。

    不多久,衙役就到了范祖禹的值房。

    范祖禹听完,疑惑的道:“你说,这帮夏人拼命也要闯出去?”

    衙役道:“是,态度很坚决。”

    范祖禹面露思索,道:“你去安抚住他们,我去见章相公。”

    “是!”衙役应着,转身离去。

    范祖禹又沉思片刻,离开鸿胪寺进宫入青瓦房。

    西北大胜的消息,目前也就机要房知道。章惇刻意隐下来,正在趁机对一些人事布局,等着消息传开,好让一些人无法张口反对。

    范祖禹急匆匆而来,将嵬名阿山的异动说了。

    章惇哼了一声,道:“他们要想死就成全他们,我让人通知皇城司,敢走出院子半步,全部格杀勿论!”

    范祖禹神色微惊,有些不明白,这就要杀夏使了吗?

    他瞥着蔡卞继续低头写东西,充耳不闻,心里忽然猛的一动,上前两步,低声道:“相公,环庆路有消息了?”

    章惇瞥了他一眼,道:“不要多问,去吧。对了,我已经请示过官家,鸿胪寺合并后,你出任户部侍郎。”

    范祖禹又惊又喜,抬手道:“下官多谢相公。”

    章惇刚要摆手让范祖禹回去,蔡卞这个时候抬起头,道:“他们真的要硬闯,不要全杀了,留几个活口,还有用。”

    范祖禹怔神,有些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情况,见章惇没有反对,抬手想蔡卞道:“是。”


------------

通知:更新放到晚上

今天的更新放到晚上一起更新~~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地狱司

    范祖禹离开皇宫的时候,心里已经猜不透政事堂的态度了。

    是环庆路败了,所以恼羞成怒?还是一直胶着不下,政事堂以及官家失去了耐心?

    可不管是哪一个,泄愤于夏使都是不理智的!

    范祖禹想不透彻,在回鸿胪寺的一路上还在想着应对的办法。

    在他回到鸿胪寺,关夏人的小院子的时候,抬眼就看到了蔡攸以及一群皇城司禁卫。

    范祖禹皱眉,他不喜欢蔡攸,这个年轻人太过狠厉,那皇城司渐渐有了‘地狱司’的恶名,死在里面的朝臣不知道多少。

    蔡攸无视范祖禹,手里拿着一根耳耙,看着站在院门内的嵬名阿山,一脸叹气的道:“明知道我很忙,还这么折腾我,你是觉得我真的不敢杀你吗?”

    皇城司的禁卫手里都拿着兵器,尤其是举着短弩的,他们余光一直看着蔡攸,等待他的命令。

    只要蔡攸一个眼神,他们就将院中的夏人射成马蜂窝!

    嵬名阿山除了是这次来宋的正使,还是西夏皇族,他心里不信宋人敢杀他!

    他脸色阴郁,冷声道:“从今天起,我们要自由出入鸿胪寺!还有,我要尽快见到你们的皇帝!否则,你们就杀了我,看我大夏铁骑,能否踏平你们的汴京城!”

    范祖禹以及鸿胪寺众多衙役脸色难堪,眼神里愤怒的冒出火光来。

    这些夏人,嚣张的过头!

    外人不知道环庆路的真实战况,但作为皇城司的指挥,情报站铺设的主力之一,蔡攸怎么可能不清楚。

    他眼神不屑,嗤笑一声,道:“我也想看看,你们能不能打到开封来。所有人听令,这些夏人,尤其是这个嵬名阿山,敢踏出院门半步,给我将他剁成肉泥!”

    范祖禹张嘴就想阻止,不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单说环庆路战况未明,岂能轻易斩杀使者?

    万一落败,后面会不可收拾!

    皇城司却不给他机会,一群人向前几步,长枪长刀,短弩短弓,齐齐对准了不大的院门。

    夏人更为紧张,纷纷抬起了拳头以及手里的桌椅板凳。

    嵬名阿山没有动,他双眼森然,冷峻的盯着蔡攸。

    这个年轻人的表情随意轻佻,又狠厉无常。嵬名阿山看不透,但是他这个态度,是否透露出大夏进攻的失利?否则宋人怎么真的敢杀他们?

    嵬名阿山注视着蔡攸,余光又扫了眼脸上不安的范祖禹,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试一试。

    蔡攸同样在注视着嵬名阿山,忽然间神色微动,伸手推开拦在他身前的两个禁卫,迈步走入了院子,在嵬名阿山的脸上审视片刻,自言自语般的道:“你是夏人的皇族……应该知道不少事情吧?”

    蔡攸身后的皇城司如临大敌,只要这些夏人敢对他们的指挥不利,他们会立刻发动进攻,将这些夏人杀光!

    嵬名阿山心里挣扎犹豫,眼见蔡攸逼过来,冷声道:“你想怎么样?我大夏即将攻克环庆,你们嚣张不了多久!现在你们对我无礼,到时候你们会跪着来求我!”

    蔡攸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眼神幽幽闪烁着,忽然退后出来,沉声道:“将他们所有人给我带走,押去皇城司!”

    皇城司的上百人,院外的迅速翻入院子,院门前面的更是举着刀兵逼进院内,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范祖禹忍不住了,上前与蔡攸道:“不可!他们是夏使,你们不能押去皇城司。”

    蔡攸哪里会听他的,直接道:“我会向章相公交代的。”

    不等范祖禹再说,嵬名阿山却紧张了,道:“你想做什么?我是大夏正使,你们若是敢乱来,我大夏三十万大军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蔡攸脸上冷笑更多,再次一挥手,道:“所有人听令,但凡夏人敢反抗,就地格杀!”

    嵬名阿山这次确定了,他们大夏的情况或许不太好!否则这些宋人不敢这么嚣张!

    他登时心里有些慌乱,眼见这些禁卫如狼似虎,真的动了杀机,连忙竖起手,道:“所有人不得妄动!”

    说着,他转向范祖禹,沉声道:“我们是大夏正使,哪怕有战事,也不能对我们无礼,我要见你们相公!”

    范祖禹沉着脸,完全不知道蔡攸要做什么。没有理会嵬名
本文每页显示6000字 共255页 当前第98
首页   上一页   ←   98/2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宋煦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