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迷梦 中文版》TXT全集
飞越迷梦 中文版
书籍作者:罗尼 奥沙利文
书籍类别:英文小说
书籍格式:TXT
授权方式:免费下载
书籍大小:解压后(3.84 MB)
书籍字数:231624 字
更新时间:2017-01-13 16:03:38
上传用户:桂和暄
书籍来源:未知
已被围观:1491
快捷下载: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内容简介

    我九岁时首次赢得了一项赛事的胜利。那只是一项小赛事,是每个星期在俱乐部举行的那种比赛。每次比赛都只有五六个球手参加,比赛获胜后得到的奖品不是金钱,而是一个奖杯,外加一张券,让你在某张球台上免费打六个小时。我得到了免费打球的券,虽然我并不真正需要免费球台,因为我父亲总是确保我的球台付了钱。我真正想要的是那奖杯,可我却没有得到。我很伤心。他们说,“对不起,那奖杯还没有准备好,不过我们正在准备。”于是,我就等啊等。大约等了两个月,我都以为那奖杯不会有了。我不断问他们奖杯在哪里,他们一再向我保证,说快了。有一天,我们一群人正坐在那里那多少有些像社交俱乐部,大家的年龄从十岁(比方说我)到二十五岁不等那该死的小奖杯终于送到的俱乐部。俱乐部里的职业球手尼克?特里告诉我,得到奖杯的时候要亲吻它。“亲吻它一下,”他说。我心中却在想,你想拿我开涮,我就不亲吻这该死的奖杯。他说,“我来教你怎样亲吻奖杯。”于是,他开始亲吻我的奖杯。我一直不愿意亲吻奖杯,我从来没有那种冲动感,现在也只是为了拍照才亲吻奖杯。但是我特别喜欢将奖杯拿起来,举过头顶,抚摸它们,看着它们。我一直为奖杯而疯狂。
    对于我来说,奖杯一直比金钱更重要。几年后,在我十四岁那年,我在利兹的一项赛事中获得了胜利,赢了五百英镑,但他们又没有给我奖杯。我站在那里想:我的奖杯在哪里?我想要一样东西来纪念我所获得的胜利。奖金早晚总是要用完的,所以我需要在我的奖杯柜里添一项纪念物。我回到家时非常伤心,几乎要流泪了。我甚至都没有告诉母亲我赢得了比赛的胜利。我只是伤心地嘟哝了一句,“妈,他们没有给我奖杯。”
    尽管我平生第一次赢得了一项赛事的胜利,但我对人的态度却没有任何改进。我小时候脾气坏透了:只要父亲不在场,我每次打出空杆都会气急败坏地胡作非为;可只要他一走进俱乐部,我就会立刻变成最听话的乖孩子。不过,俱乐部里的人会把我的表现以及我所说过的脏话告诉他。他们会说,“你要好好说说他。我们不能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在俱乐部里脏话连篇,每次打出空杆就将球杆摔在地上。”父亲会来到俱乐部,如果我在打球的时候又是放声大笑又是和他开着玩笑,他就会严厉地看我一眼,这一眼足以让我立刻收敛起来。我只要一看到那目光,就会胆战心惊。他从来不当着别人的面说什么,但回家时他会在汽车内说,“这样不行。我进来时看到你在球台上乱来,我为你每小时付五英镑,不是让你去那里鬼混的。如果你想鬼混,完全可以和你的那些伙伴们去骑自行车。我下次再来俱乐部时,不想知道你是赢了还是输了,我只想看到你脸上面无表情。”
    他的话当然是对的,因此我只好洗耳恭听。如果我不听他的话,比赛的结果一塌糊涂,他就会对我说,“瞧,我早就告诉过你吧。虽让我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正确,但百分之九十九的时候我都是对的,我不希望你经历人生中的这些挫折。”他只希望我能走正道:一心一意地打斯诺克,不是打牌,不是玩老虎机,也不是到处鬼混。他总是希望我能认真对待斯诺克,即使在我只有十岁时。
    等我一开始参加各种比赛,我就意识到,如果我想取胜,我就必须改变我的态度。我必须学会在对手打球时坐在那里集中精力。在斯诺克这一行中,你必须接受自己会打出空杆这一事实,然后尽量不要让对手看出你心情紧张,因为对手会利用你的心态,让你更加紧张。如果你在比赛时勃然大怒,那么最终你会连日子都不知道。即使是在今天,尽管我的脾气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但已经比以前好上了一千倍。我现在常常会在输球后气急败坏,说一些蠢话通常是我再也不打斯诺克了。我已经明白,只有像我这样热爱这项运动的人才会说那样的话。
    我小时候,只有在斯诺克球馆里,脾气才会这么糟,在球馆外,我要放松得多。我常常和我的伙伴们一起踢足球。我太争强好胜,任何运动项目都不喜欢输给别人足球、乒乓球、高尔夫。不过,这些项目当中没有一样会像斯诺克那样让我感到紧张。我特别不愿意看到自己打出空杆时对手就在球台旁。我常常会恼羞成怒,心中想:我是想把球打进球袋,而不是给对手创造机会。
    我在学校里比较腼腆,绝对不是人们注意的焦点,因此没有人真正了解我。我在女孩面前尤其腼腆,结果直到十五岁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虽然我有许多机会跟一两个女孩交朋友,但是我没有勇气邀她们出去。我讨厌学校,讨厌早晨起床、背上书包、步行去学校,因为我知道自己在学校会无所事事。我会坐在课堂上,将书从头至尾翻一遍,但我从来不会给它百分之百的注意力。我唯一稍微感兴趣的课程是木工课和体育课。我常常急不可待地盼望着木工课的到来,然后画图,拿出锯子。我动手做了一只非常漂亮的斯诺克球盒,唯一的问题是我将公分和英尺混淆在了一起。我边做边对老师说:“我的盒子不要这么宽。”可他却坚持说没问题,因为我的草图完全是按比例画的。“不,”我说,“我家里有个盒子,一点也不是这个样子。”“不,你就这样做下去,你没有弄错。”结果,完成之后,那看上去像巨人用的球盒。
    不过,不管我如何讨厌学校,我从来不逃课,因为我很害怕父亲会对我说什么。我知道,如果我逃课,我们家就会收到学校的来信,父亲就会暴跳如雷,给我那种让我胆战心惊的眼神,然后便是屁股享受一顿痛打,疼得我好几天都无法坐下来。我倒是从来没有被严厉惩罚过,也没有被关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准出来。我受到的惩罚要么是屁股被痛打一顿,要么是一连几个星期不准打斯诺克。我想这比严厉的惩罚对我更有效,因为我会因此无法做我唯一喜欢的事。
    我总是在学校里做完作业,然后尽快离开学校。我从最近的出口飞快地跑出去,不是下到地铁车站,而是直接穿过人来人往的雷德里奇绕行路线,为的是要赶上放学铃声响后九分钟,也就是三点二十四分开出的148路公共汽车。我要是赶不上这辆车,就得在那里干等着,而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如坐针毡,因为我会损失半小时打球的时间。我一到家就扔下书包,抓起球杆,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我至今仍然记得那号码!),出租车立刻就会过来接我。我三点五十分就可以赶到斯诺克俱乐部。我从九岁起就过上了这种习惯性的生活。
    父亲每天给我二十英镑,用于出租车来回车费,外加零花钱。他说:“在俱乐部里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打多久得球就打多久。”他会在每个周末支付所有费用至少要100英镑。只要我表现好,他不在乎我花多少钱。
    可是我的表现却并不好。尽管父亲为了我在俱乐部里花了那么多钱,俱乐部里的人仍然不喜欢我。由于某些原因,许多人就是不喜欢我。这种情况现在少多了,但仍然存在。总有那么一些人想让我日子不好过。我现在仍然不明白那其中的原因。我和一些人关系密切,但这些人与父亲圈子里的人截然不同。在以前,父亲会把我介绍给不同的人,我却在心里想:不,多谢了,他们跟我不是一路人。父亲总是跟什么人都自来熟,而在这方面,我与他有着天壤之别。我这个人总的来说不爱说话,我只有熟悉某个人之后,才会向这个人敞开心扉,才会和他们一起放声大笑。
    终于,我十七岁那年,在我赢得第一个大奖赛冠军后不久,我因为自己带了吃的东西而被伊尔福德俱乐部禁止入内。我总是去“马克和斯宾塞”快餐店买三明治和水果沙拉,因为俱乐部里所有的食物都是油炸的。俱乐部的老板娘莫尼卡走到我跟前,对我说,“宝贝,你不能将自己的食物带进这里来。”她叫谁都是“宝贝”,但她对我的态度中没有任何爱意。“如果你想吃自己带来的东西,你就去俱乐部外面,在那里吃。你不能在俱乐部里吃这些,宝贝。”她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我难堪,居高临下地训斥我。
    就在她轻蔑地离去时,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声说道,“莫尼卡,你有没有勺子可以借给我喝酸奶?”
    她勃然大怒,气急败坏。大家放声哈哈大笑,把她气得满脸通红。
    我在这家俱乐部的日子走到了尽头。她丈夫罗恩死板着脸走到我面前。“你这样和莫尼卡说话,以后就别再来这里了。”但这件事与我对莫尼卡说话的态度没有任何关系。我不是故意给她捣乱,我这样做是因为他偏爱肯?达赫蒂。
    我从九岁起就在伊尔福德的这家俱乐部打球,是他们这里最佳的消费者,至少我父亲是。如果我父亲走进这家俱乐部,看到里面有二十个人,他便会给所有人买点吃的,外加一杯茶。他给这地方带来了生气。肯?达赫蒂只是一年前才从爱尔兰来到这里,然而这地方到处贴满了对肯阿谀奉承的肉麻话这项赛事赢得出色,那项赛事赢得漂亮。当我获得了世界上第二大赛事英国锦标赛(原文:英国冠军赛)的冠军时,肯赢得了皇家威尔士赛冠军。尽管皇家威尔士赛的规格根本无法与英国冠军赛相提并论,俱乐部里却到处张贴着“肯?达赫蒂,皇家威尔士冠军”,而且是用五颜六色的正楷写在非常漂亮的纸上。对于我的胜利,他们只是随便在墙上贴了张破纸,上面潦草地写着,“祝贺罗尼?奥沙利文,英国锦标赛史上最年轻的冠军。”肯可以免费打球,而我在将自己的标准球台放进俱乐部前,他们连五分钟免费时间都不给我。
    当他们把我赶出来时,我已经将自己专用的价值4000英镑的标准球台放在了那里。我对罗恩和莫尼卡说,“公平合理,但我要将自己的球台带走。”
    “不,你可以把球台留在这里,”罗恩说。
    “你真是太可笑了,”我说,“装球台的工人下星期就会过来,将球台拆走。没问题。多谢了,罗恩宝贝。”这件事就此结束。
    我小时候听到人们说我将成为斯诺克冠军时,从赛没有想到过我会赢那么多钱,我只是想上电视。我想出名,想得到人们的承认。我想走在街上,听到人们在喊叫,“快看,那位斯诺克球手就在那里。”然后,他们就会走到我面前,和我握手。我常常幻想着等我毕业离开学校后,我可以走进一家夜总会,被一位姑娘认出来。然后,她走过来对我说,“啊,你是罗尼?奥沙利文。”我们会天南地北地聊起来,在不知不觉中,谈话的内容就会变成:“你明天晚上干什么?我们一起出去吃晚饭吧!”“哦,好的,宝贝!”我希望能碰到我不必主动出击,胡说八道的情景。因此,我就必须出名因为我不擅长与人交流。我以为那样一来,我的生活会容易一些。

155
0
+++本文作者罗尼 奥沙利文的其它电子书下载+++

下载地址


扫描二维码下载本书

用户评论

自古评论出人才,欢迎您发表您的精彩评论!
《飞越迷梦 中文版》最新评论